对于施夏明的感受,赵于涛也很是认同:“我演的角色是徐继祖的父亲徐能,辛辛苦苦养了十八年的儿子,最后要把自己当做仇人来审判,苦苦哀求儿子放自己一马。其中的情感起伏很大,每次演出结束,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要修复这种破裂的关系,有两种方法,一种叫“因行称义”,另一种叫“因信称义”。所谓“因行称义”,就是人靠着自己的善行和宗教来得救,这是人的方法。《圣经》认为这种依靠善行和宗教的方法并不能使人得救,因为人的罪孽深重,人的义在上帝眼中甚至也像污秽的衣服,人根本无力自我拯救。这就像一个溺水快要淹死的人,并不能靠拔着自己的头发把自己救上岸去。

写女性真实体验的作家一直都有,远有简·奥斯丁和勃朗特姐妹,近有多丽丝·莱辛和玛格丽特·阿特伍德。而今,MeToo运动的风潮再度使女性创作得到关注。去年年底在美国疯传的《纽约客》小说《爱猫人》就从女性视角描绘一场不甚愉快的性体验,令读者意识到我们是多么习惯听白人中年文艺男对日常生活的碎碎念,又是多么鲜少聆听年轻女性的内心戏(中老年女性则可能更为沉默)。显然,我们不能因为这种失衡就要求前者噤声,更好的办法是对前者进行反复注解而不是盲目膜拜,同时后者多发声,以易于接受的方式为更多人了解。

但第一章介绍房思琪和闺蜜刘怡婷时,那句“不是一个爱菲茨杰拉德,另一个拼图似地爱海明威,而是一起爱上菲茨杰拉德,而讨厌海明威的理由一模一样”,让我这个和作者年龄、爱好相仿的读者立刻进入了角色,也意识到这个故事不只是关于儿童性侵。

那么我们回过头来看,文玩市场的兴衰都带给了我们什么,留下了哪些印记。先说好的方面。

该片由道和影业总经理、著名导演虞军豪执导,邢岷山、白雨、张艺耀领衔主演,张波、周长龙、王惠乔、乔立生主演。电影讲述地产大亨朱大功(邢岷山饰)正值事业巅峰之时,突然接到一系列的恐吓电话,将一桩十五年的命案抛出水面。是金钱的诱惑?是商海的恩怨?还是道德的谴责?朱大功为何走上一条改变他人生轨迹的救赎之路?而这又是怎么的一条救赎之路呢?小编先卖个关子,稍后再向大家剧透啦。

由于常演、善演悲剧,而被大家称为“悲剧男神”。在谈到演绎《白罗衫》主人公徐继祖时,施夏明坦言,其中最难的就是要“全情投入”!“不同于《牡丹亭》、《玉簪记》这样谈情说爱的轻松戏剧,《白罗衫》是一出悲情大戏,演出时一定要走心,演完后很难从人物角色中抽离出来。”

但《圣经》之所以能在西方乃至全世界产生如此巨大影响,原因恰恰在于很多人认为那不是“神话”,而是“神的话”。

深沉而节奏舒缓的前奏乐。明快而充满热情的口琴曲。(画外音)敲打木器的声音。一位男子在一幢旧屋前修制棺材。对面,小学校的大铁门开了,走出来一位肩挎黄色背包、步态潇洒的青年男子。他是镇上新来的小学教师。一辆奔驰的货车进入小镇的街道,扬起一片纷飞的尘土。在小镇街道上行走的小学教师。货车从他身边飞驰而过。小镇街道两边的房屋。街道上、住房前闲散的村民。小镇的公用蓄水池,清冽的泉水注入水池中。山下,于戈兰的蓄水池边。于戈兰拧开水龙头,泉水立刻哗哗地流出来,流进水池,然后经过氷管,流到于戈兰的石竹花园。于戈兰走向自己的石竹花园。巴贝的石竹花园内。巴贝蹲在花垅之间,用剪刀小心地剪下石竹花。巴贝剪下一大把石竹花,又拾起地上的另一大把,合抱在右臂弯里,艰难地立起身来。不难看出,十年的时光,在他的身上刻下了许多衰老的印记。他左手拄着手杖,蹒跚着走出石竹花园。鲜艳的石竹花两行成一垅地排列着,花垄上搭有花架。花园周围挖有输水的水沟,此时,水还在不断顺着水沟流进石竹花园。巴贝走出石竹花园,随手关上园门,用一块水泥板堵住水沟,然后穿过一条乡村公路,走向于戈兰的石竹花园。这条公路正好将两块石竹花园隔开。一辆卡车带着尘土从公路上开过去。于戈兰的石竹花园。于戈兰弯腰快速地将一个个水沟堵上。外景。白天。巴贝家的庭院。花店老板和于戈兰坐在院子中间的圆桌旁边。巴贝拿着酒瓶酒杯从屋内出来。花店老板从钱筒里倒出一大把金币,于戈兰聚精会神地一一清点。花店老板:“拿着!下一次,我不再付给你们这个价钱了。在意大利人的竞争之下,我要破产了。”巴贝在三个杯子里倒上酒,举杯和花店老板碰了碰,然后饮了一口。于戈兰只是拿杯子碰了一下,又继续数钱。巴贝:“你给我们的这个价钱,只能应付肥料费。明年我们得改种鹰嘴豆了。”花店老板:“那我感到很遗憾,不能和你们这样的朋友打交道了。”于戈兰室内。于戈兰伸手掀开炉子上的石板,从底层取出一个长圆形的白铁皮筒,将手中的一大把金币扬起。金币一个一个落入筒内,于戈兰看得两眼放光。他下意识地用手捂住铁筒,警觉地朝门外望了望。

外景。白天。镇上的露天酒巴间。这里是村民们经常聚集的场所。酒巴间就设置在镇头的大树下。这里摆放着几张桌子,供村民们喝酒玩牌之用。巴贝、于戈兰、昂格拉德、贝卢瓦塞、卡齐来尔、菲洛克塞勒等人随便地围在桌边玩牌。巴贝两眼在桌面上扫过,又在自己手中的牌上扫过,一面催着昂格拉德出牌。小学教师走到这堆玩牌人中间,菲洛克塞勒和巴贝都向他问好。贝卢瓦塞(向小学教师):“喂,亲爱的贝尔纳先生,今天你干了些什么?”贝尔纳:“今天早上我去山坡上转了一圈,仔细察看了我找到的东西。这些都是褐煤,满山都是。”贝卢瓦塞(很随便地):“很有意思。”贝尔纳:“我在那儿还见到了一群没有牧羊人的羊群。”卡齐来尔(感兴趣地):“不是驼背女儿的羊群吧?”听见谈起驼背的女儿,几个人都竖起了耳朵。昂格拉德:“自从她父亲去世后,我还没有见过这个野女孩。”卡齐来尔(炫耀地):“我倒是见过她。那是个美人儿。”菲洛克塞勒:“如果象她妈,肯定很漂亮。”卡齐来尔(感慨地):“父亲是个驼背,女儿倒是个美人。”贝卢瓦塞(不解地):“驼背是谁?”菲洛克塞勒:“啊,贝卢瓦塞先生,你不认识他,那时你还没有退休哩!驼背是个城里来的读书人,他自愿来这里当农民。”巴贝(鄙夷地):“是个傻瓜。”昂格拉德摇头叹道:“噢,他可不傻。”巴贝见有人反驳他的意见,一时胀红了脸,说话的声音也变粗了。巴贝:“我说他傻,没有说他笨。我说他是个不理智的人。他原认为他能够饲养兔子、繁殖兔子,那只不过是纸上谈兵。”昂格拉德(不服气地):“为什么没有成功?因为这个地方缺水。(讽谕地)你倒是找到了水。你的石竹花长得不错。”一直沉默不语的于戈兰见他说到水,赶快转移了话题。于戈兰:“一般节日里人们需要花,尤其是圣诞节最需要。然后是封斋前的星期二、复活节,还有死人也需要带上花。”于是,这些人停止了谈论,又继续玩起牌来。

苏州,是昆曲的发源地,这次《白罗衫》三十周年演出选择在苏州,更像是在为它过生日。其实,苏州与《白罗衫》的渊源不仅如此……此次见面会主题为“渡不过的渡僧桥”,而很多人也许不知道,在苏州的阊门就有这样一座“渡僧桥”。

一直到最后,我都无法相信杀人的竟然是雪穗和亮司。我知道这两个小孩有问题,但在东野圭吾笔下,似乎每一个人都有问题。由老刑警口中得知了,雪穗有一个"枪虾和虾虎鱼"一般共生的人,并直言这个人是亮司。这才明白,这两个小孩之间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雪穗身边发生的种种有了合理的解释,而在亮司线屡屡出现剽窃案也有了不言自明的回答。

法国思想家卢梭说,人类原来处在很美好的状态,只是后来有人用篱笆圈了一块地,说:“这是我的!”于是,私有制产生了。人类的原罪不在于人自身,而在于社会私有财产。

看完文章后,我无法明确的分出是非,没有绝对的对错。没有人生来便是内心黑暗,报复社会的。雪穗受到的伤害我们无法想象,她的心灵如何扭曲成这样。亮司的世界只有雪穗而已,其他任何人或事对他来说都无足轻重。

外景。白天。山上。玛侬独自在山坡上采摘野花。山上到处盛开着各种颜色的野花。玛侬边摘花边向山下走来。远处传来男人们的说话声和铁铲碰击的声音。玛侬循声向山下望。一群男人正在清理蓄水池。他们中间有于戈兰、奥热、庞非勒。他们有的在挖池边的泥土,有的在清理池内的树叶。小学教师贝尔纳胳膊上搭着外套,在池边上转来转去。玛侬躲在他们不远的树丛中。于戈兰(一边干活):“不必每次都是这些人干活,水是每个人都需要的。”奥热:“清理一下蓄水池就得花六个月时间,真是比登天还难。”庞非勒:“还带有红沙,大风吹来的叶子……吃不上干净水啦!”奥热:“蔬菜也需要干净水啊!”贝尔纳在水池外随手抓起一把泥土,拿着放大镜细细看着。贝尔纳(自言自语地):“不粘吧……带有颜色的粘土,但不是粘土……不,这是铝土矿,这是铁矿和铝矿。这些是从哪儿来的?”奥热:“一场暴风雨过去七、八个小时后,由泉水带来的。流到蓄水池里就沉淀下来了。”于戈兰和贝尔纳分别站在水管的两边谈话。于戈兰:“到晚上就没有了。早上六点,我那口泉变红了,石头上还浮着一层象铁锈似的东西。”贝尔纳:“实际上,这就是铁诱,是铁的氧化物……”庞非勒:“那这东西有什么损害吗?”于戈兰:“没有。正相反,这有好处。”贝尔纳:“针对这个蓄水池而言,还是拿你的泉来相比?”于戈兰:“怎么相比?”贝尔纳:“就是说,你的泉的位置是高还是低?”于戈兰:“啊,很难说。”奥热:“依我说,罗马兰的山谷位置比较高。”贝尔纳:“那么,村里的水是从山谷通过矿层而流下来的。(从教堂那边传来钟声)已经六点钟了。好家伙,我许诺在中午之前到水。”庞非勒:“嗳,还不到中午哩!”奥热:“是啊,到村里还需要一个小时哩!于戈兰,加把劲。”贝尔纳(穿上外套,收拾好放大镜,挎上背包):“先生们,我很喜欢你们这个团体,但我有任在身,我得去镇长处。”庞非勒:“别让镇长等了,老师。”一直躲在树丛中的玛侬站起来,拿出那天拾到的刀,折迭起来,奋力朝贝尔纳身边扔过去,然后又蹲在树丛中。于戈兰(拾头望着玛侬藏身的地方,惊异地指着那个方向):“喂,喂,有人向我们扔石子了。”庞非勒:“这叫搞突然袭击。”卡布里当:“大白天看见有人搞突然袭击?我看你一大早就开始喝了白酒。”庞非勒:“我可以在祖坟上向你们发誓,我每天早上只喝咖啡。”玛侬猫着身子,快速移动身体,不一会便消失在几棵大树后面。贝尔纳弯睡拾起那把小刀,反复瞧着,脸上显出惊奇的神色。贝尔纳:“这是我几天前在山坡上丢的那把小刀。”奥热:“在这儿丢的?”贝尔纳:“不,我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山谷。”于戈兰:“这倒是非常新奇。”庞非勒:“这是一个女牧羊人扔来的。她来还你的小刀。”贝尔纳(颇感兴趣地):“她在哪儿?”于戈兰(显出急躁的神态):“女牧羊人?什么样的女牧羊人?你说的是玛侬?”庞非勒:“你指的是不是驼背的女儿玛侬?”贝尔纳(身体转向山坡方向):“你们觉得她是躲在那上面?”庞非勒:“她溜走了。”贝尔纳:“很遗憾,我想好好谢谢她。”于戈兰:“那好,等下一次吧。”庞非勒(玩笑地):“吻她一下是最好的谢法。”贝尔纳:“真是奇怪。那天晚上,你们给我讲了关于她的事。尽管我不认识她,但我却梦见了她,并拥抱了她。”于戈兰两眼瞪着贝尔纳,满脸紧张的神色。于戈兰:“那她让你拥抱吗?”贝尔纳:“在我的梦里,很少有女人反抗。”

文玩更是如此,总有人吹捧那些大佬们收藏了多少亿的天珠,多少吨的紫檀,某明星大腕戴的极品珠子,请问这些跟你有什么关系?重要的不是你们之间有多么大的差距,而是你有没有在意过自己内心的感受?这世界上从来没有哪个民族会因别人的成就而迷失自己。而时下的有些人竟然会管有钱人叫爸爸。说点鸡汤的话,马云、马化腾只有一个,杨子,成龙也只有一个,想成为第一,那是要付出无数心力加上几辈子的好运才有可能,普通人过好自己的一生就已经很好了。龙虾鲍鱼是一餐,清粥小菜也是一餐,重要的不是你吃的是什么,而是你有没有吃好,有没有让自己的身体吸收到营养。而无论昨天吃得什么转天都会一样会粪便。所以盲目跟随别人也是一种自卑,再说龙虾鲍鱼真的就比清粥小菜好吃吗?是的,确实好吃多了。

其实,人类从来都有一种救赎情结,否则就不会有那么多宗教了。人类渴望救赎的心结表明一个事实,那就是这个世界是不完美的,甚至是有根本性缺陷的,而人类的生存状态更是令人不满意的,甚至是令人痛苦到难以忍受的。人类总是渴望找到一些方法来解决这一根本问题。

房思琪和李国华正是《洛丽塔》的读者。“洛丽塔之岛”是李国华憧憬的天堂,他在补习班诱骗的女学生至少有十六岁,而房思琪只有十二三岁,他觉得可以摆布她的整个人生,“先让她粉碎在话语里,中学男生还不懂的词汇之海里,让她在话语里感到长大,再让她的灵魂欺骗她的身体。”

文玩这行业是从古玩行里分支出来的,所以它继承了许多古玩行里的DNA,假货就是其中之一,马未都说在中国从宋代开始搞收藏时就已经有假货了,不是说从今天才开始有的。但是毫无疑问,有收藏以来现在是最高峰的时候,我们是因为物质丰富了之后现在几乎人人都搞收藏,而真东西又没那么多,所以才有假货填补这一部分市场。亦或者编造故事,迎合消费需要,所以想玩好这行里的东西,要么眼力好,要么脑子好,不然就只能认交学费,还有人交了学费也浑然不知,那这交的就是智商税。

外景。傍晚。山坡上。暴雨铺天盖地地下着,山峦被裹在烟雨之中。朦胧中,只见玛侬在奋力驱赶着羊群。她在暴风雨中奔跑着,但受了惊吓的羊群却四散奔逃,不听使唤。玛侬全身都被雨水浇透了。暴风雨仍然在继续。玛侬索性跪在地上,掏出口琴,吹起了他爸爸当年经常吹的那支曲子。琴声在山坡上回荡,又被风雨声吞没。玛侬脸上流满了雨水和泪水。内景。夜晚。巴蒂斯蒂纳的小屋。自从父亲死后,母亲独自去了巴黎,玛侬一直和以巫术为生的巴蒂斯蒂纳老太太住在一起。这天晚上,玛侬回到这个山间小屋里。她换下了湿衣服,正坐在镜子前面,用一条干毛巾搓擦着湿头发。巴蒂斯蒂纳推门进屋,递给她一封信。这是玛侬的母亲来的信。玛侬的母亲(画外音):“我的孩子,今晚,我们在波尔多歌剧院演出《埃达》,我只是扮演一个小角色,但我已经感到非常高兴。如果你在我身边,我将是无边的幸福。爱你的妈妈。”玛侬读完母亲的来信,将信折叠起来。玛侬凝神思索着。渐渐地,她的脸上现出一种固执而坚定的神态。巴蒂斯蒂纳拿来一根蜡烛,点燃后放在餐桌上。饭菜早已摆好,两人坐下来开始用餐。巴蒂斯蒂纳(忧郁地看着玛侬):“你不能老呆在这儿,应该到你妈那儿去。”玛侬望着她,无语地摇摇头。外景。白天。山上。明媚的阳光照射着葱绿的野草和树木,远近的山丘显得明朗、秀丽而迷人。山上,于戈兰手拿着猎枪,在四处搜寻猎物。于戈兰(自言自语地):“既没有野兔,也没有山鹑,今天它们都躲到哪儿去了?或者是我成了聋子、瞎子?下一次来,我要带上面包师的短腿猎犬。(一只兔子从他面前的草丛中飞奔而过,于戈兰跟踪追去)噢,这只兔子我要了。”于戈兰追赶着兔子,来到一处地势较高的山崖边。但兔子早已溜得无影无踪。画外传来玛侬吆喝羊群的声音,吹口琴的声音。于戈兰将身子伏在一块岩石上,向下四处张望。玛侬赤身站在一汪泉水中洗澡。于戈兰的呼吸急促起来。玛侬吹着口琴从泉水中走出来,边吹边快活地跳起舞来。她吹的仍然是她爸爸吹的那支曲子,但节奏很快。她的舞也踩得轻松活泼,富有朝气。于戈兰颤抖着,伏在地上向前爬,一直爬到那块凌空悬着的岩石边。玛侬结实匀称的身体在阳光下闪着耀目的光泽。于戈兰头晕目眩,脸和身体都被血液胀红了。他喘息者,目光舍不得离开玛侬那舞蹈着的鲜艳的胴体。内景。白天。于戈兰室内。于戈兰回到尾里,仍然神不守舍,目光呆滞。那支口琴曲总在他的脑中回荡、回荡。他昏昏沉沉地爬上床去。

当爱情的火花迸发而出,冲破对金钱的占有欲时,他们变得真诚、善良,为了得到一份真情而奋不顾身地追求。

正如他们说的,在金钱占统治地位的社会里,人的自然的情感与本性被压抑,被扭曲,对财产的欲望使父子、母子、夫妻与兄弟之间尔虞我诈,虎视眈眈,一个个贪婪、狡诈、邪恶、虚伪。

马赛尔·巴涅尔是法国二十世纪享有盛名的作家。1895年生于法国南部普鲁旺斯省的奥巴涅小镇。极富浪漫气息的普鲁旺斯的乡村生活为他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创作源泉。马赛尔·巴涅尔的很多作品都反映了普鲁旺斯农民的生活,他素有田因作家之称。

只有门口的那颗大榆树,冷冷的看着这一切。就像那英魂不散的原配夫人一样 ,渴望着守护这一家人,又无力遮挡那场名为“欲望”的台风。

外景。白天。罗马兰附近的山上。巴贝拄着手杖,在一片地势比较开阔的山坡上转悠。远远看见背着猎枪的于戈兰从石竹花园那边匆匆走来,巴贝闪身躲进了近旁的树丛。于戈兰来到刚才巴贝转悠的池方,两眼先在周围巡视了一遍,确信没有什么人之后,他蹲下身来,将一只斑鸠圈进玛侬设置的鸟套。巴贝透过树叶看到了于戈兰的一举一动。山下的一条小路上,玛侬牵着一头驴子沿着山路走过,一路响着叮铛的铃声。于戈兰站在山上目送着玛侬。于戈兰得意地自言自语:“她去奥巴涅卖我的斑鸠去了。”于戈兰怀抱猎枪坐在山上的一棵大树下。于戈兰起身准备离开,突然发现了枯草丛中有一条结着的淡红色的发带。于戈兰小心地拾起发带,狂热地嗅着,吻着。

其实别看现在收藏热火朝天,成交价漫天飞,其实这个行业火起来不过20-30年的时间,甚至许多国宝级的文物在十年前都没人认得。那时候没有人懂这东西的价值,就更别提保护了。现在文玩火了之后,不管这东西是不是真的有价值,家里凡是有稀奇古怪的东西都会好好留着,所以我也经常看见许多啼笑皆非的东西,有人拿自己被人打掉的后槽牙来问自在哥值不值钱,我开玩笑的说,嘴里吐出人牙这不算本事,能吐出象牙来才叫厉害。

法国著名导演克罗德·贝里为了再现普鲁旺斯农民与自然作斗争的生活,花了九个月的时间把巴涅尔的这部小说《恋恋山城》和《甘泉,玛侬》改编成电影。

外景。白天。山丘上。小学教师挎着黄色背包,手拿一把小铁锤,似乎在考察什么。他走到一块大石头旁边,随手捡起上面的一小块,一锤子下去,石块碎了。他仔细捡出其中的一小块,拿到眼皮底下仔细察看。山坡上传来一串叮铛的铃响,树丛中钻出一条狗和一群山羊。只见一位打着赤脚的女孩子快速地爬上了近处的一棵大树。她有一张美丽清秀、青春焕发的面孔和一头金色的长发。贝尔纳看见羊群后,便径直走向这边。牧羊狗警惕地追着他狂叫着。贝尔纳对着狗斥责道:“你干嘛这么叫喊?我不会偷你的羊群的。”牧羊狗立刻听话地停止了狂叫。贝尔纳倚着树身坐下来,从挎包里掏出小刀、火腿和面包放在地上,然后用刀切开了火腿肉。几只羊凑过来,也想要吃他的火腿肉。贝尔纳轰开了羊群。看见老老实实在一边看着他的驴子,贝尔纳走过去将肉喂给驴子吃了。待他转过身来,山羊们早已抢开了他的面包。那位牧羊女躲在树上注视着树下的一幕,禁不住地想笑。她探出头来,但又很快缩回去,将身子藏在树身背面。一颗松子掉下来,几乎要砸着贝尔纳的头。他惊跳起来,抬头向树上看去,一只松鼠沿着树干很快爬上树顶。午餐全被动物们享用了,贝尔纳无可奈何。他叹声问羊群道:“那么,我吃什么呢?”和山羊逗乐了一阵,他起身收包离去。牧羊女滑下树来,一眼弊见了一把小刀。那是贝尔纳遗忘在这儿的小刀。牧羊女拿着小刀,大眼睛扑闪了几下。这位牧羊女便是让的女儿,现已十六岁的玛侬。

外景。白天。于戈兰室外。巴贝带着哑巴女佣走到于戈兰门前。巴贝用手敲了几下门。巴贝:“加利纳特!”巴贝和女佣推门进屋。女佣在屋内收拾。巴贝(对迷迷糊糊的于戈兰):“喂,你知道吗?已经五点了。你睡午觉睡得太长了。”于戈兰(情绪萎靡不振地):“我很闷。我没有喝醉酒。”巴贝:“不,你的脸色不好。你睡得太晚了。噢,到外面来。”(两人走出屋,坐在院子里)“你知道她什么也听不见,但她能猜出我对你说的一切。这是我们俩的事,不能让她知道。加利纳特,你已年过三十,是苏贝朗家族中的最后一个后代了。”巴贝态度很和蔼,但于戈兰有些心不在焉,只顾低头闷坐着。巴贝:“让我说吧。我经常对你重复这些,是因为你老不听。等你明白了,我就不说了。本来,苏贝朗家族人丁兴旺,你爷爷过生日时……”于戈兰(接住巴贝的话)::“有三十多人用餐,所有姓苏贝朗的人都是富有的。屋里到处藏着黄金。村里人老远见到我们就打招呼!”巴贝兴奋地眯起双眼,神往着昔日的盛景。于戈兰叹息道:“唉,好景不长。这又不是我的过错。这是命运。”巴贝:“不,命运是不存在的。讲命运有什么用呢、这一切的发生都是老一辈的错。”巴贝:“为了家里的财产不往外流,他们都近亲结婚。什么表兄、表妹,甚至叔叔和侄女结婿。对于兔子来说,这种关系也是不好的,何况是人。就这样,生下来两个疯子……三个人自杀了。你看,现在就剩下我们俩了。我不打算结婚了。苏贝朗家族中,你是最后一个了。”于戈兰反问道:“你要求我结婿,那你呢?你为什么不结婚?”巴贝现出恼怒的样子,但他没有发火。巴贝:“唉,我这种性格不适合结婚。我倒是想过此事,然而没有解决。当时由于一时冲动,我去非洲当了兵。你知道,我回来时,如果有一位女人能为我生个孩子的话,那我也就马上和她结婚了。(感慨地)我好比昂格拉德的樱桃树,只开花,不结果。”于戈兰:“那么,你要我结婚就是代替你了。”巴贝:“加利纳特,应该这样。”于戈兰:“不过,为什么呢?啊?为什么?”巴贝望着于戈兰傻乎乎的样子,脸上再一次现出恼怒激动的神态。巴贝(挥舞起双手):为什么?你问我为什么?为了财富,为了苏贝朗家的财富。这些财富不是银行里老鼠可以啃咬的票子,这是金子,是金币。你知道我对你说的一切意味着什么?总之,这些钱都是省吃俭用,靠劳动挣来的。你想让它们付之东流?”于戈兰:“当然不会。我也是喜欢这些东西的。”巴贝:“正因为你也喜欢,那就应该有人来管。”于戈兰:“巴贝,我觉得,你想象中的家不可能恢复到以前的样子。”巴贝:“十年来我一直在和你谈这些。”于戈兰:“是的。但不象今天这样严肃地提出来过。不过,我希望你让我自已选择。”巴贝感兴趣地问:“这么说,你有意中人了?”于戈兰不安地扭动双手,眼光不知投向何处才好。于戈兰(勉强地):“可能吧。”巴贝:“你是不愿告诉我是谁吧?”于戈兰:“巴贝,你听我说。今天,我晒了一整天太阳,觉得自己好象是傻了。……我会和你说的,不过你得忍耐点。”巴贝:“好吧,加利纳特,我很高兴。(他真的高兴地笑了)我只要求你一件事,(习惯地用手指点着)选择女人时,要考虑到孩子。”于戈兰:“你说什么?”巴贝:“你不要看脸蛋漂不漂亮。只要有宽宽的臀部,修长的双腿,大大的乳房……选一个会多生孩子的女人就行。”于戈兰:“是的。如果她还长得很美呢?”巴贝:“假如美不妨碍什么的话,那么,这将是苏贝朗家的美人,我会很好地待她。”

这一翻就不得了了,不仅是我近十年中第一次差点为一本书落泪(看《白鲸记》激动想哭不算 :P),我还为之专门去读了纳博科夫的《洛丽塔》,再在极短的时间内重读了一遍《房思琪》,很快把它加入了自己最爱的书单。那么,写篇书评也是必须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