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址:13 Lincoln's Inn Fields, London WC2A 3BP, United Kingdom

那Arcade Fire和The War on Drugs还是独立摇滚乐队吗?这个问题可以继续思考。也许当独立摇滚在形式上不再独立的时候,它概念已经逐渐转变为了一种精神上对独立的追求,也可能预示着它的发展即将进入新的阶段。

波多贝罗集市之所以会成为伦敦人心目中跳蚤市场排名的No.1, 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大概就是它的包罗万象。若是跳蚤市场的爱逛者,信步于此,定能觉察到多个不同市场的影子:比如说色彩丰富的大锅西班牙海鲜饭、香喷喷的可丽饼、墨西哥卷饼、印度咖喱饭、各种味道的芝士和面包就能跟伦敦著名食物类跳蚤市场Borough Market媲美,而那些装扮成小丑的样貌站在路边演出的街头艺术家或者为数众多以艺术装置作为招牌的小店又跟东区的创意集市红砖巷别无二致,店家从全球各地淘来的家居软装用品设计感不输肯辛顿区聚集的设计师专卖店,而那些专卖古希腊陶器的小店又带着Spitalfield市场的味道。

地址:13 Exeter St London WC2E 7DT, United Kingdom

这之后,众多的朋克乐队开始有样学样地自制专辑,各色独立厂牌也纷纷宣告成立,许多著名的厂牌便成立于那一时期,如: Rough Trade (1978), Factory (1978), Mute (1978), 4AD (1980)等等。这些独立厂牌的出现和独立专辑的发行,改变了摇滚运行和传播的形式,改变了乐迷对摇滚的认知,让乐迷接触摇滚的渠道也不再单一,使他们地选择更为丰富和独立,进一步促进了摇滚乐的发展。

维基百科上有这么一个词条:List of Billboard 200 number-one independent albums,可以让我们从美国的Billboard排行榜上看出独立摇滚在美国的崛起。除了九十年代有不到十张专辑曾在Billboard排行榜上获得No.1以外,其余的都在2007年之后,在The Suburbs发行的2010年,有三张专辑拿到No.1,此后每年都有三张左右的独立专辑拿到No.1,密度骤然加强。虽然其中并不都是摇滚专辑,但可以看得出来,独立音乐已经有了很广阔的市场,已不再是非主流的音乐形式。

独立摇滚或者说独立音乐在二十一世纪初的爆发和互联网音乐产业的发展有着极大的联系。成立于1995年的线上杂志Pitchfork以独立摇滚起家,凭借对独立音乐的关注和推广,其发展至今已经成为最有影响力的音乐媒体之一了。对比刚刚宣布停刊纸质版的NME,Pitchfork的成功更具有某种独特的意义。

除了Grunge,另一场轰轰烈烈的另类摇滚运动,或者说独立摇滚运动便是Britpop。有一些朋友可能会觉得Britpop不是独立摇滚,但我们从如今对独立摇滚的理解出发,去看英伦摇滚的领军乐队,无一不是独立厂牌出生:Oasis来自Creation,Blur来自Food,Suede来自Nude等等。虽然他们好些在成名后都投入了大厂牌的怀抱,但它们最早的最受好评的一些专辑也是由独立厂牌发行的。

对于室内设计和建筑专业人士而言,花上些时间在此,可以研究从古埃及一直到索恩所在的时代几千年里建筑设计主题的发展演变。而对于普通游客,来此一观则可窥见旧式英国建筑与英国家庭内装的风范。有机会的话,别忘了请工作人员打开约翰· 索恩爵士的油画收藏。暂且不说那些名画有多么的美丽昂贵,更直观有趣的是,前人如何想办法在斗室里收藏千百幅大可至10平米的油画同时不影响欣赏展示?去看了你就能明白!

The Smiths的成功,让更多的英国乐迷接触到了独立厂牌,了解其运作方式,为后来的英伦摇滚的出现做了一个铺垫。只是他们的影响很大程度上局限在英国,那大西洋彼岸的美国呢?

这所著名唱片店的中文名一直让人很费解。如果按音译来讲,“来福贸易”,多多少少有种乡办企业的味道;意译的话,“粗糙贸易”,更像是几个毛头小伙子晚上喝酒突然灵光一现要做一番大事业的心血来潮。来福贸易在伦敦的两家著名独立唱片店始创于1976年。1978年,史密斯乐队和兰博缇娜乐队的回归,使得这家唱片店一次又一次地创造了历史的辉煌。

我一直住在诺丁山区,而这里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公园。假日天气好的午后,这里总是挤满了人,但不管人潮怎么汹涌,你总能在这里找到些许的平静。

没有主流唱片公司对于利益最大化的追求,独立音乐可以有更多的自由选择空间,一个很明显的现象是,有了更多的女性的声音,比如去年发行了新作品的Jay Som, Marika Hackman, Big Thief, Girlpool, Courtney Barnett等等,都是很有个性也很有趣的音乐人。提醒一下,Barnett今年有新专辑。这是令人开心的新变化。

来福旗下的乐队主要以后朋克为主,当然也同时发展其他类型的音乐。不过跟后朋克相比,这些音乐项目也只是选择性地开发,或者只是在地下演出。随着时间和社会的逐渐推移,人们对音乐的要求也与日俱增,更多的流派,如独立流行、电子音乐、乡村、摇滚,慢慢都开始和后朋克比肩,来福也逐渐开始出一些合辑。

这是一间非常简单,也非常美味的餐厅。它就在我的办公室旁边,每个礼拜我会与同事来这里一到两次,它从来没让我失望过。

于是,美式食物也便在这里得到了最高贵的待遇。牛排、烧烤、沙拉、开胃菜、各种不同烹调的鱼、冰激凌、果冻、布朗尼,一切非正式的美国啤酒和世界各地优秀的葡萄酒都可以在这里混搭。所有的一切就是为了体现,美食如戏,一切要轻松享受。每一道菜都精工用台词烹饪,用舞美装裱,用音响调味,再用最完美的舞台表现力呈现在食客面前。料想莎士比亚在这里吃汉堡也能喊出“To eat or not to eat, it's no longer a question”的另一美誉。也许对于乔来说,他真正实现了大家常常开着玩笑说的“不想当好演员的厨子不是好商人”这个可爱梦想。

Arcade Fire作为独立摇滚的佼佼者,在Spotify上的月播放量为五百万,老牌独立大团Radiohead有六百万,而The War on Drugs, LCD Soundsystem这种同样在评论界和乐迷口中广为称赞的乐队的播放量也不过两百万,但与之相对应的,像Imagine Dragons这种被评论界嗤之以鼻的乐队却轻轻松松获得三千万的播放量,像Ed Sheeran和Calvin Harris这样的流行歌手能达到四千万。所以,独立音乐尽管在当下如此的火热,独立厂牌和主流厂牌之间在运营和推广上的差距还是十分明显,如果乐队有着更进一步的想法,似乎加入主流厂牌是最好的选择。

于是Rough Trade决心在The Smiths身上赌一把,以往都是比较随性的他们,一口气和后者签了四张专辑的合同。这宝押对了,The Smiths一出道就倍受评论界和乐迷的追捧,四张专辑全都进入了UK排行榜的前五位,其中还有一张专辑是No. 1。但也正是因为合同的问题,导致了The Smiths和Rough Trade之间的龃龉,弄得十分不愉快。而The Smiths的成功来得也太快而猛,让这家小厂牌薄弱的资金链出现了问题,在The Smiths离开并解散后没几年,Rough Trade就濒临倒闭,宣告破产。后又在一些人的帮助下,重获新生,凭借The Strokes大放光彩,这也是后话。

保罗·史密斯依旧将陈列店铺按照艺术馆的概念装潢。结合了Mayfair丰富的艺术特点,同时也向著名的画家本·尼科尔森和雕塑家芭芭拉·赫普沃斯致敬。女装区充分体现了保罗优雅与英俊共存的本质。保罗·史密斯将设计理念融入到每一个细节,多米诺骨牌墙壁让顾客在消费的同时更多享受了艺术带来的乐趣。而男装区则显得分外的阳刚与现代。木质纹理与黑钢轨道浸泡在充满男性荷尔蒙的空气里,明亮的黄色面板象征了男性激情与血脉贲张的特质。家具区则设计成开放式的画廊风格,干净中不乏意想不到的惊喜,一些原创作品充分赋予了保罗·史密斯新的生机。

与世界著名唱片公司相比,来福贸易的确保持着“毛头小伙子”的特点。“我们只做最好的音乐,我们尽力使人们理解这些音乐,然后掏钱。”这是来福公司最著名的格言。“反文化”是来福特有的企业文化,而这种特立独行的文化思维,恰恰证明伦敦多样性发展的不同趋势,也更体现了这座城市包容集大成的发展派头。

这两场运动更是促进了独立摇滚的发展,扩大了独立摇滚的受众群体,让更多人了解了独立音乐的运作方式,同样也为接下来的二十一世纪独立摇滚大爆发完成了积累。

地址:130 Talbot Road, London W11 1JA, United Kingd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