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仓健在中国“大红”过两次。第一次是因为《追捕》,第二次是和中国导演张艺谋合作《千里走单骑》。2005年,已经息影多年的74岁的高仓健应自己的“影迷”张艺谋之邀,在《千里走单骑》中演绎了一个孤独自悔的父亲在中国寻找“亲情”的故事。

演员袁立说:导演山田洋次.用孤高形容高仓健,“他身边总是清清爽爽,不让捧场者接近。他对强大力量的冒犯,将自己置身于孤独的境地,也让我们领略到孤独之美。孤独,不只意味着减少了人际浓度,还意味着减少了人和人之间的模仿、让人少了成为类型人的可能,他代表了一种今天已经稀有的孤独的风范。

2011年8月23日宣布,80岁高龄演员高仓健,在电影《致亲爱的你》(「あなたへ」)中饰演主角

1990年十大名单的前八位,皆是1988年的优胜上榜者。仅有一次入选的是1988年第五位的三国连太郎与第十位的绪形拳,以及1990年第九位的大河内传次郎和第十位的榎木健一。

如果把1988—2014年27年间这六次十大男演员的投选结果排比一下,各人的成绩及表现就可一目了然:

其实《水滸豪傑百八人之一個》盛名,不仅是因为其造型夸张,有张力。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人物身上的纹身实在是太酷了,爱看水浒的朋友都知道,其实《水浒传》中身上有纹身的只有九纹龙史进、花和尚鲁智深、浪子燕青等个别几人。但歌川国芳根据人物个性,糅合了日本本土文化和自己的想象,给诸多好汉都匹配了帅气的纹身。

我想问问这些人,可还记得曾经歃血为盟的先辈,胆大肆恣,狠辣而毫不犹疑,血流成河天下缟素也在所不惜。

相比之下,同时选出的日本十大男演员有六位已辞世,一位近四年没有拍戏,余下三位的平均岁数接近59。他们十位的生平简介及特别推荐的一部代表作如下:

战后主演了《安城家的舞会》(1947,吉村公三郎)、《罗生门》、《雨月物语》(1953,沟口健二)、《浮云》(1955,成濑巳喜男)与《夜鼓》(1958,今井正)等经典电影,演技细腻感人。

1965年的[昭和残侠传],高仓健饰演的渡世人,臂膀、后背纹了唐狮子牡丹,犹如墨洒青山,苍劲雄浑。

通常是说某地存在多年的老黑帮,平时经营点赌博之类的营生,和乡邻也相安无事,但突然冒出来一个新兴黑帮,它在政客和现代财团的支持下,和老黑帮发生利益冲突,两者的行为模式和道德准则也完全不一样。

©️[高手]结尾,美国老兵向高仓健切手、鞠躬,有影评人认为,这可看作是美国对其战后在日本的所作所为进行道歉

究竟谁比谁强,无疑见仁见智,加上各位影评人所看过的电影亦不尽相同,看法自然也不一样。

他不想继承父业做寺院主持,宁愿在松竹做下级演员,过了悠长的十年,月薪只有28日元,夏天连蚊帐也买不起。他天性木讷、不苟言笑及不善言辞,幸而得到小津安二郎的赏识和提拔,竟然被打造成为一位出色的性格演员。

无论高仓健在后来的演艺生涯中出演过多少角色,但沉默坚忍的性格底色却很少改变,也许在他看来,人生总是需要坚守某种精神,区别只是看你用暴力还是其他手段。用暴力就是黑帮任侠片,用说服和劝解就可以是家庭温情片。

©️从左到右依次为,智多星吴用、行者武松、短命二郎阮小五,当时市面上卖得极好,歌川因此名声大噪

这是电影《追捕》里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台词了。1978年,高仓健主演的《追捕》作为文革之后登陆中国的第一部外国电影,在中国大陆引起了巨大的轰动,高仓本人也成为中国大陆一代人的偶像。迄今,高仓健已拍摄了204部电影。

在日本,传统的刺青大多被称为“手彫り”(tebori),这是一种传统的刺青方法。需要刺青师将细长的竹签(日语中被称为”nomi”)和针(hari)用丝线捆在一起,刺进被刺青者的皮肤内进行创作。

有个叫山口春吉的码头工,集合了50人,成立「山口组」,做性交易和买卖毒品,顺便搞个暗杀、绑架和敲诈。

2. 高仓健(1931—2014)生于福冈县中间市,1963年于东映制作的《人生剧场•飞车角》塑造了任侠电影的英雄角色后,继续在《日本侠客传》(1964—1971)、《昭和残侠传》(1965—1972)及《网走番外地》(1965—1967)诸系列影片中树立其坚忍克己的男性形象,其后的表演风格亦以深沉、含蓄和富于心理活动见长。

2012年,北野武导演的《极恶非道2》,加藤(中坐者,三浦友和 饰)带领山王会蹿升为关东最大暴力团,他身边站着帮会二号人物石原(加濑亮饰)。在他们的管理下,帮会不无讽刺地提出了对二级组织进行绩效考核的要求

介绍日本资讯最大级中文门户网站——日本通(www.517japan.com)的官方微信,但一点儿也不端架子。致力于做最有趣的日本相关科普,给大家还原一个真实的日本,看看11区人民究竟在想些什么。

1978年高仓健主演的《追捕》在中国引起了轰动,许多青年开始模仿那个孤独沉默的“杜丘”。当时28岁的张艺谋在看到“杜丘”之后,也开始竖起衣领、经常沉默,并且毅然辞去棉麻厂工作,考进北京电影学院。

在中国,我们都知道,如果你不是个狠角色,龙是不能随便纹在身上的。在日本,龙刺青除了用于极道,还受到江户时期的消防员“定火消”的青睐。

细心的影迷应该能看到,1994年高仓健出演市川昆导演的《四十七人的刺客》时,挥刀奔跑已经略显吃力。之后,与降旗康男合作的《铁道员》《千里走单骑》(日本部分由降旗康男导演)《致亲爱的你》三部电影,可以算是“老年三部曲”,这个昭和硬汉出演的蔼然慈父、深情丈夫,依然倔强和沉默,他只要用眼神和形体就能演出感人的细节,这种魅力只有昭和男儿才做得到。

断掉的指头包在帕里,以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姿态呈给帮派老大。十指连心,痛是必然,但也算入会表忠心的仪式。

《电影旬报》在1995年、2000年和2014年均有日本十大男演员的投选,其结果分别见于该刊的第1176期(1995年11月)、第1308期(2000年5月),和纪念《电影旬报》创刊95周年的专著《迄今最佳的映画遗产:日本映画男优•女优100》(2014年12月)。

“雅库扎”(Yakuza)是日本俚语,指的是日本花札纸牌中最差的一种牌,也有破落户之意。由于日本最早的现代黑社会都是来自社会底层的渔民、码头工人(山口组就是在1915年由50多名码头装卸工组成)和外来移民组成,“雅库扎”久而久之就成了黑社会的代称。黑帮成员间如果对某人表示一定的鄙夷或不屑,就会说“XX不过是个雅库扎”,意为上不了台面的混混和瘪三。在北野武自导自演的《极恶非道》中,身为一个三级组织头目的大友(北野武饰),在被老大玩弄于股掌间利用时,就只不过是一个雅库扎。

传真中提到,高仓健临走之时非常安详。“行者精进,隐者不悔。”可以概括他83年的人生。传真中还提到,在近亲的见证下,高仓健的遗体已秘密落葬。

运气实在好,刚成立不久,便吞并了大阪所有小型帮会组织。运气也实在不好,惹谁不行,偏惹上山口组。

听说,有个叫黑田次郎的,切了以后竟当场吞下,「我必须向组织证明,自己不打算重新修复手指。」

胜新太郎(1931—1997)生于东京市深川区,50年代已开始扮演盲人和恶人,并多拍摄古装武士片,也饰演豪迈不羁的角色,一生拍片约190部,代表作是写述为民除害的《盲侠座头市》系列(1962—1973),共有26部,影片享誉海外。

操刀鬼曹正的肩上,刺有一只章鱼,通常在日本浮世绘,章鱼往往带有色情意味,再者则会作为海底的虾兵蟹将出现。但也有西方学者研究发现,在日本文化中,章鱼往往会以龙神(Ryujin)的医生身份出现。因此日本古代的医生热衷于佩戴章鱼样式的护身符。

于是对酒当歌,大口吃肉,与五湖四海结八拜之交。团体动辄数十人,以各自赌场为中心,形成帮会文化。

北斋的水浒插图也让江户城一个不起眼的浮世绘新秀沉浸其中,这个人就是日后的浮世绘大师歌川国芳。虽然国芳是歌川丰国的徒弟,但是刚开始创作并不受欢迎,最落魄的时候曾经沦落到修榻榻米为生的地步。

可以这么说,中国人熟悉的《追捕》《幸福的黄手帕》《远山的呼唤》《海峡》《兆治的酒馆》还不太算高仓健的代表作。他中后期的作品,偏向主流商业和温情脉脉,没青年时那么血气方刚义薄云天。他的黄金时代永远留在了东映,留在了东映盛产的黑帮片、任侠片里。

日本NHK电视台跟踪采访了高仓健在中国云南省丽江拍摄外景的全部经历,制成了一部名为《高仓健遇到的中国》的纪录片,片子包括各种花絮、当地村民的印象,高仓健对剧本的感受,在现场与摄制组职员交换意见以至激烈的辩论等。村长接受NHK采访时说的话最让高仓健感动:“即使村子将来被淹没在水库里,数百年之后,人们仍然可以通过这部电影了解这个村子,也能知道高仓健曾经到这里拍过电影。”

代表作有《异母兄弟》(1957,家城巳代治)、《日本小偷的故事》(1965,山本萨夫)、《复仇在我》(今村昌平)与《一盘没有下完的棋》(1982,佐藤纯弥)等。

有人说在昭和年代中期,也就是1960年代前后,考验一个男性演员是否像个昭和男儿,除了去演刚直不阿的武士,其次就是演东映的黑帮片、任侠片,看这个男人在一圈男人里面能不能杀出来,从社会底层一步步拨开黑暗乌云,找寻光明未来。高仓健通过了这一关考验。刚刚从影的那些年实际上他也是英俊小生,从1956年的《电光空手道》到客串中村锦之助的《宫本武藏》都没明确戏路,直到《日本侠客传》等系列。

他的魅力在这个时候慢慢成型。早年的他,脸部线条过于柔软。30岁以后,那个我们熟悉的高仓健渐渐长成,从一堆冗余无用的影像中脱身,借助那些逃亡奔逐的故事,锤炼出坚毅的形象,成为东方男性气概的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