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时高人管宁,锄地见金,挥锄不顾。同锄者华歆,捡而视之,复掷于地,虽心生欲望,但能因为面子而掷之,已属不易。

“又不是第一次去了,虽然山里的路不怎么好走,我开慢点就没事了。你不用担心,这次和果园的老板把合同签了,从年底到年初基本就没什么事情忙了,还可以大赚一笔。”

苏阳是这家小型鲜果公司的三个股东之一,今年刚过三十的他,虽然还称不上事业有成,但家庭美好。

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

穿着白色制服、带着黑色口罩的年轻人,已经在这里忙碌了几个小时。他们就是穿梭在日本各地的,处理“孤独死”的特殊清洁人员。

日本社会对孤独死的定义是,独居者在其他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孤独地离开世界,尸体一段时间后被人发现。

聚精会神看着手里厚厚一叠资料的苏阳全然没有察觉有人站在他身后,直到耳畔传来一阵酥麻。

有调查显示独居男性“孤独死“占了全体的七成,年龄以65岁至69岁为多,而女性则是在85岁以上。

感受着身旁传来的淡淡的香水味,以及身前那饱满的丰臀不合事宜的扭动,苏阳呼吸渐渐缓重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有一天,孤独死也会在我们国家悄然流行起来,我们是不是也会不打一声招呼,就默默得离开这个人世。

“放心吧,这辈子我就只对你好。等把年底的最后一单合同签了,我就在家好好陪你一段时间。”

曾经老猫的好友狗哥写过一篇文章,讲的是日本国的年轻人们“传宗接代”的欲望低下的事,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移步这篇文章看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