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美的乡村”婺源,淡淡炊烟笼罩的马头墙、山间梯田抽象的线条……如果你还想醉倒在亮眼的油菜花田,那么几何君建议你不如再趁着这隔世宁静来一份禅的休宁。

来莫干山吃什么?除了名声在外的清研土鸡,这个时候的莫干山春笋鲜嫩多汁,佐以雪菜,便能胃口大开。还有私房红烧肉,每家都能做出自己的灵魂,但奇妙的是,所有红烧肉都美味到家!

尚逸•云何堂,以禅文化为主题,其中可食可宿,但并非佛堂,肉食者不必“望望然去之”;不过也不是星级酒店,一应设施难称奢华。食宿之外主要是希望为有缘者提供一个禅修的体验场所,在婺源这个山清水秀的清静之地,亲近自然,修身,养心。上下三层,八间客房。房名取自禅宗公案:指月、目鸿、赐棒……一展开都是一段段故事。房间布置,除了床与洗漱间,每房皆有一榻,可坐可卧,能对饮,宜品茗,便闲谈。而且,有些里面还暗藏机关,上下无碍。房名有拈花,一个个房间就宛如朵朵花苞尚未绽放,等待有缘之人共春风同来,春风化雨,滋润出片片花团锦簇。

每年农历正月初二至初六,居住在周围山区的傈僳族群众都带上行李,备好食物, 从四面八方聚集到到怒江边上的登埂温泉附近, 搭起帐篷或竹棚,举行一年一度的“澡塘会”。 他们在温泉住上三五天,天天沐浴, 直到完全松弛了筋骨,身心舒畅、尽情尽兴之后,才依依不舍地回到大山深处的家中。

因为天气原因花期受影响,相比往年稍推晚开放(3月初),所以花期持续时间就有可能会推后谢幕,估计可能会持续到4月底仍将五一。清明的油菜花可算是开得旺盛的。

4.投稿邮箱:10266193@qq.com 5.QQ交流群号:421839595

女主人目前正在忙碌地撒种子、摆花盆,她要将这里打造成百花盛开的庭院,到时,不仅有饼干的香味,还有花朵的芬芳;除了有孩子的欢笑,还有花开的歌唱。

2.稿件费用:任性是我们一贯风格,稿费¥100起步,上不封顶^_^我们会选出优秀稿件优先发布,并支付给满足条件的作者稿酬。

昨天晚上是个周三,丽水浴池里没什么客人。和我一起洗澡的只有一个人,我实在是没办法不去看他。一开始,我们都泡在一个池子里,我从眼角余光发现这位的脸很大,平头。后来,他泡够了起身。我看见水位顿时少了几公分,因为惊诧所以大胆地把目光全放到了他的身上。这真是一头硕大的罕见的非洲白犀牛,皮肤白的晃眼,一层连着一层的皮下脂肪被强行包裹在白皙的皮肤下面,在重力作用下争先恐后地扑向大地。这具身躯,前胸包着肚子,肚子吞吃大腿,大腿和大腿亲密无间的像两个可以凑在一起说另一个人坏话的挚友。

人体的恒定温度一般在37℃左右,据研究,38℃的水温不仅最能打开毛孔、洗净污垢,也是人体最舒适温度,最能释放情绪放松心情!(注:当然,如果是怕冷的人也可以朝红色线条的方向继续旋转至喜欢的温度哦。最高温度为49℃度。)

有着十年时尚品牌主理人工作经历的女主人,经常穿梭于欧洲、日韩的专业展会和潮流圣地。也许就是这样的职业经历,让她对这个家的每一个细节都特别的挑剔和在意。

我知道我的身体里住过我一生至今所有的灿烂,住过大海,住过世间所有流浪的爱人。他们会在我沉入池塘的一刻,钻出我的身体。他们用着别人听不到的声音告诉我:正因为我有一个类似笨蛋的执着和热情,这个世界才显得有些浪漫。

又开始下雨了,家对面的那一排新建的高楼还是鲜有人入住。一楼有着急的商家零星开了业,彩色气球粘在门前风雨飘摇着。有些已经漏气干瘪,避孕套似的耷拉着脑袋。这个无力的城市正在接受着一个无力的季节。洗干净的我回家继续看佐野洋子《无用的日子》我想起冰箱里还有一些剩菜,它们也曾热火朝天的堆在一个精致的盘子里,一派活色生香的模样。其实回一下锅,味道应该更可口。不用啤酒为佐,它们有没落但独立的骄傲。

新年伊始,很多地方还是隆冬,但位于祖国西南边陲的泸水却暖阳高照、木棉花开,一切都在昭示着:春天来啦!每年大年初二,这里都会举办澡堂盛会,澡塘会是泸水的传统节日,明朝永历二年就已具有一定规模,是保存和延续传统民族文化的一种重要形式。

这里有一片山野田地,可以种菜采摘;这里有沙坑,可以搭建宝宝的梦想城堡;这里将山野自由的氛围和星级酒店的舒适性完美融合到一起,非常接地气;这里还有在莫干山相传了14年的红烧土鸡,独门烧法让食客络绎不绝。

院子里有棵超过六十年的李树,开花的时候非常惊艳,满树的白花绿叶,但是一年的花期只有半个月,主人家每次都会很用心地欣赏这短暂的美丽,也会邀请朋友们一齐来赏花聚餐。四月,院子里的李树该开好了。

周日来这里的人不多。我喜欢把自己全部浸于池子中央,像一坨茶砖泡在水中那样。体会身体那种慢慢发热而开始膨胀的奇妙感觉。每当这个时候,我就会仔细观察我的身体。从不甚清澈的水面向下望,会看见细如微尘的各种念头慢慢渗出皮肤,整个人会变得轻盈空旷。如一张崭新的白纸浮在水面,随波荡漾。每当这个时候,我会闭上眼睛。我听爷孙们含糊不清的对话,听不远处淋浴头射下的水柱击打在地面后碎裂的声音。我轻轻挪动了身体,再换一个舒展的姿势。水面跟着我晃动,我藏于深处的身体也随即被暗流推着,有力且毫无声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