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白琳到店头又有一处古关隘,即王孙乞儿厂,相传宋室赵姓有一支脉在此播迁,其族以示不忘王室之后,以迁居地称为“王孙”。郡守李拔曾为此地题留“芳草留青”。明代何西泰写有《王孙铺》诗:“孤店当门野水流,空山乔木叫钩辀。篮舆春晚王孙路,芳草萋萋又远游。”

水北是福鼎陆路奔赴分水关入浙的一个重要隘口。水北溪踞桐山溪上游,其水源出于城北金尖山,经南流后汇入南溪,折转而历水北溪,并直下山前、萧家坝、后胆各溪流。

【李忠儒】:“我工作的那个年代,农村的交通、通讯很不发达,书信成了人们交流感情的唯一方式,家书抵万金,小孩读书,子女参军,唯有通过书信来交流感情。

清咸丰,浙南发生了一场“金钱会”农民起义,波及闽浙边界,金钱会与清军的几次战事也在水北溪隘口发生。

2017年是党的十九大召开之年,为了迎接十九大召开,以集邮文化为载体,展现党的十八大以来“一带一路”国家战略所取得的伟大成就,进一步加强集邮学术交流,促进集邮研究水平的提高,我会于2017年3月至10月组织开展以“驿路·丝路·复兴路”为主题的集邮学术研究活动,现将有关事宜通知如下:

在此之后的数千年历史中, “高邮”这个名字,一直沿袭至今,成为这座城市的天然印记,也冥冥之中散发着邮路两端的娓娓乡愁。

字数为3000--5000字,论文前附内容提要(不超过150字),文后附参考文献;

古代交通运输多依赖水运。早在楚怀王六年(前223)就有鄂君船队溯湘江到达阳县(治所在今全州县永岁)的记载。秦始皇三十三年(前214)开灵渠,渌步(今渌埠头)成为由湘江到漓江的门户。清代自渌步下航称东水路,20吨木船可常年进入洞庭湖;上溯称南水路,经灵渠至漓江可达广州。湘江在东安县境内航道长达50公里。石期站在湘江边,占尽舟辑之便,又成为水路交通枢纽。唐昭宗光化元年(898)马殷立东安场,渌步成为茶、盐、竹、木转运中心码头,石期站与大江口为中转码头。石期河与湘江交汇处有大小码头各一个,总长数十米,可停靠三十吨以内木船,常年夜泊客货船达数十艘。直到民国时期,新宁、武冈诸毗邻县的货物,仍然沿湘江航道经石期市取道白牙市进出。

倪文才正在筹建中国集邮家博物馆,这些邮票都是他从一些著名的邮票藏家手中募集来的。倪文才年轻时,集邮是一个非常流行的文化活动,但倪文才真正痴迷邮票,却和盂城驿相关。

正是得益于更多像倪文才、赵厚麟这样的高邮人对家乡“邮都梦”的惦念,古老的邮驿之城在现代化的高邮以新的方式华丽现身。如今,高邮全面进行电子商务平台建设,发挥区位优势,引进技术,利用农产品电子商务平台促进农产品的网上交易和展销,促进互联互通,做大做精产业链,给民众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

无论是从北方皇城来的政令,还是从南方沿海来的捷报,站在鼓楼上的守卫,只要看到驿道上飞扬的尘土,便会敲响身后的大鼓,提醒驿站中的驿丞有公文送到。驿吏在盂城驿前下马,将公文直接送到作为管理中心的皇华厅。若来的是官员使者,便会被引到皇华厅后的驻节堂。驿吏上交公文之后,就可以去往驿站后面的廊坊和食堂休息饮食。待交替驿送的其他驿吏拿到公文,便会在马神庙前拜祭保佑之后,重新上路。

文化是民族的血脉,是人民的精神家园。有着二千二百多年历史的中国邮驿是世界级的物质与非物质双重文化遗产,大运河则是中国古代劳动人民和水利专家利用自然与改造自然的伟大创造,充分反映了中华民族深厚的文化底蕴和聪明才智,养育了沿河两岸的运河儿女。“‘邮驿路 运河情’全国中国画作品展”正向我们呈现了纵横古今的邮驿文化、人们深厚的运河情怀以及新时代中华儿女多彩的生活画卷。

秦观45岁时被贬,辗转漂泊,从浙江处州、到湖南郴州、再到广西横州、直到广东雷州,最后客死广西藤州。在这漫长的漂泊人生中,秦观常常住在各地驿站中,在这里,他可以收到苏东坡等好友的问候信件,排遣心中寂寞,却往往又徒增伤感。

而随着文明的飞跃,古老的邮驿早已湮没在历史的长河之中。但在华夏大地上,仍有一个地方,悉心恢复保护着邮驿的遗迹,让它往昔的辉煌重新绽放。

亲,如果您感觉这条信息还不错,欢迎转发分享,并在下面的拇指处点一赞,欢迎给我们写留言,感谢您的支持!

暮春阵阵雷雨过后,天空还是显得那样的低沉。遥望水北,诸山云气弥横。惟见夕阳透过积压的流云,余晖绿荫浓密,江岸灯火通红。

曾经,家是一棵大树,枝繁叶茂是它立世的最大荣耀,树高根深是它传承的悠远高古。千年、百年,历代、今生,老家总是最后的归途。

和秦观一样,汪曾祺青年时期就离开了家乡,他在外工作生活四十多年,直到花甲之年才回到家乡。在他的小说里,大多都是自己关于高邮的记忆。家乡的水、家乡的美食、家乡的人、家乡的景,无不出现在汪曾祺笔下的字里行间。除了生动的人物、优雅的笔调,读者还能从中读出汪曾祺那淡淡却又悠远的乡愁。

当“邮路”拥有了储存人们集体记忆的属性,“邮”便获得了更广义的解释 ,它们正千姿百态地迎接着又一个新时代的到来。

在高邮举办的历届邮文化节中,有诸多像倪文才一样的人,悉心呵护着邮文化的光辉历史。也有一群人,他们着眼于邮文化充满无限可能的未来,赵厚麟便是其中之一。

展览筹备时间历时半年,自2017年9 月向全国发出征稿通知,共计收到参评作品4280 件,展览评委会本着公平、公开,宁缺毋滥的原则,经初评、复评严格甄选,共评出入选作品204件,其中入会资格作品52件。展览作品涵盖了山水、人物、花鸟,题材广泛、内容丰富,形式多样。美术家们深入挖掘历史文化遗产的内涵与价值,展示现代邮城风情,描绘运河两岸自然、人文风貌,深情表达了运河儿女的家国情怀。此外,新农村风貌、自然生态、低碳环保、科技振兴、现代工业、市井气息以及少数民族等题材也均有涉猎,作品笔法练达、精工细致,部分佳作在继承中国画优秀传统的同时,颇具新意。

各省级邮协和行业邮协围绕研究主题积极开展多种形式的学术研究活动,并推选出代表本地、本行业研究成果的优秀论文3--6篇,以电子版形式报送我会学术宣传部;

1997年,高邮举办了第一届中国邮文化节,倪文才是主持者之一。文化节全方位展示了高邮的邮文化,邮票展也是当时的一项重要内容。从1997年开始,高邮一连举办了7届邮文化节,引起全国乃至世界的很大反响,国际电信联盟、亚洲集邮联合会等国际组织多次来高邮参加活动,很多邮票藏家也热情到会,拿出自己的藏品,以供展览。邮票展即是一次艺术盛宴,也是邮票收藏爱好者沟通交流的平台,他们希望能有更多的机会展示他们的藏品。

【汪曾祺】:我的家乡在京杭大运河的下边,我们小时候常常到河堤上去玩,去看船,看打渔。有的时候到西堤去玩,那个时候运河比较窄,坐小船,两篙子就到了。西堤的外边就是高邮湖。

十一、收件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沙滩一号院32号楼  A座710,邮编:100083   (信封标注:展览名称)

您可以搜索微信号:PHILAELY-MAGAZINE,或直接点击文章最上方蓝色字体“《集邮》杂志”,然后点击“关注”,就可以收到精彩信息了!

【李国耀】:该塔建于明万历年34年,距今有四百多年历史。它是当时修塔时的一块记事碑,高邮州为垦培风气,以振人文,建文塔一座。 它是一座文塔,不是一座佛塔。

1945年12月,距离日本宣布投降已经过去了四个月,但高邮城依然处在日军的控制之下。日军依仗坚固的工事,对我华中野战军令其投降的通牒置若罔闻,还残忍地杀害了一名进城劝降的使者。在粟裕将军的指挥下,也在高邮老百姓的无私帮助下,华野作战部队于12月25日晚,一举攻下高邮城。攻下高邮几个小时后,受降仪式就在高邮日军司令部举行,日军向我华野指战员正式投降。

石期市人不但崇文,而且尚武,农闲季节,几乎村村设馆,人人习拳。广泛的群众习武风尚,在清朝未年,孕育出一位名震湘桂两省的大拳师。此人出生于市郊的石角村,叫蒋鸿章。他自幼酷爱武术,有次在街上见一艺人武艺精神,就请到家里,拜为师父,专心学习岳家拳和赵家拳。以后又师承丁桂枝的棍术和唐扬吾的腿功,终成大器,成为远近驰名的岳家拳的传人。据说蒋鸿章有次在广西鹿寨设馆授徒,有两个当地人来“拆馆”(来者与开馆者比武,如开馆者败,武馆即被来者霸占),来者气势汹汹,步步逼进,蒋鸿章步步退避,貌似怯恭。待退到堂层正柱边时,来者见他已无退路,便运动全身气力,抢上前去。说时迟,那时快,来者还没出手,蒋鸿章用屁股在正柱上磨蹲了几下,一座五柱七挂的大正屋,竟在瑟瑟声中整体移动了两三寸。来者大惊,双双跪下,叩头不已。蒋鸿章声色不动,说:“习武先习德,学武先学做人,去吧!”说完,又磨蹲了几下,大正屋又在瑟瑟声中回到原来位置,丝毫不差,片瓦无损。蒋鸿章一生都在广西和湖南开馆,授徒不下六七百人。高足周海泉曾参与《东安武术》一书的编写,周明德曾多次参加省级和国家级的散手赛,并获得名次。因为全民尚武,石期市武将辈出,仅在清朝咸丰、光绪年间,境内就出了两员猛将。一位是洪井村的唐仁廉,他从行伍出身,以军功擢升守备、游击、副将、总兵、提督,后以广东水师提督加尚书衔终。另一位提督是狮子铺村的荣维善,此人曾截获太平天国幼天王洪天福贵,死后被追赠为太子少保。

家就是遮风挡雨,保持生活的温度。路就是要不断行进,每个驿站都是补充能量的场所。人生不是豪赌,不必将所有押上赌注。房屋不是标杆和筹码,肯定不是幸福的全部。我们但求:日有三餐,夜有一卧。驿路的最后站点都是三尺垄头,一抔黄土。

这座坐落于大运河中间的塔叫镇国寺塔,当地人习惯称为西塔,距今已有1100多年的历史。它是我国仅存的几座唐代方塔之一,极其罕见。

石柱旁可以看到一条很宽的废弃的河道,现在它已经荒草萋萋,但这条河道却有过极其辉煌的历史。

石期市是幸运的,早在1000年前,以一个狮子岩吸引了一代贤相千古名臣寇准的视线,开始了她的历史文化之旅。清光绪《东安县志》载:狮子岩乃“驿路所经,有三洞,第一洞左有石如磬,第二洞右有石如碓,第三洞有穴如月,皆异境也。古有朱陵寺,宋谪相寇准有诗”。

由于所有的公文都是密封的,我们无从知道传递公文的具体内容,但毫无疑问的是,作为京杭大运河上的重要节点,一定有很多重要的政治军事情报从盂城驿传递出去。

近年来,为促进地方文艺繁荣发展,中国美术家协会逐步将文艺服务的手臂延伸到地方特色浓郁、文化底蕴深厚的地方,广受群众欢迎。高邮就是这样一座历史文化名城,她文化遗存丰富,古城格局保存完好,大运河通畅南北,古驿站连通古今,是具有独特风貌的运河明珠城市。为彰显邮驿文化风貌,延续运河历史文脉,中国美术家协会和高邮市人民政府共同主办了“‘邮驿路  运河情’全国中国画作品展”。

这位正在教小朋友唱歌的老人名叫王兰英,她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高邮民歌的传承人。现如今,82岁高龄的她依然坚持着传唱高邮民歌的公益教学,她把家乡赋予自己的水乡神韵交织在歌声中,又反过来传唱着家乡的灵魂。

曾经,家是一个快乐小窝。单身走尽便是恩爱相濡,小小的婚房里尽得阳光雨露,好像这才是真正的幸福。对曾经的家来说,我们就如大树上的一枝新绿,茁壮在一个新的驿站,骄傲地将理想高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