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七点,走出戴高乐机场。预想中的掉飞机、丢行李、车散架之类的事并没发生。在机场外找一个角落,装好车,架好行李,一推,我去!链条松了。

黎国明:最大的收获是那41天我活得很充实,真的是生存和生活着。人生中的悲喜交加就如同我一路的爬坡,要学会坦然面对。

中国小伙黎国明继续他的一个人环法之旅,骑行的路上,他见到了激动人心的薰衣草,也第一次遇到了国内的同胞,第一次补胎,经历了惊心,经历了艰难,也经历了感动。一路行去,美丽风景常伴。 一个对大都市钟摆式的生活渐生厌倦的青年,突发奇想准备单枪匹马骑自行车环法。各项准备已经做好,箭将离弦。一路上,他遭遇了爆胎、外公的离世、险些被抢劫,他露宿街头、每天的食物只是两根长棍面包,44天的坚持后,他终于成功抵达凯旋门。主题积极向上、叙述较为扎实、全片线索清晰,细节丰富、生动,节目制作较为精良。  导演自述:自从2010年开始我的工作地点就变成了中关村,住在通州的我每天上班要搭乘九十分钟的地铁。地铁里拥挤不堪,几乎每天早上都能碰见因为挤撞而打架的,早高峰大多是单挑,晚高峰还能碰见群殴。人多,拥挤,无秩序,安全隐患等,这些都日渐改变着我对出行和北京的看法。 忍无可忍,去年夏天 我开始决定骑车上下班,锻炼和出行一举两得。那天第一次从家到公司也用了九十分钟;将近三十公里,不觉得累,因为兴奋盖过了一切。后来慢慢地,速度提高,最快只用了一小时零五分,和地铁不相上下。 骑车对我来说更是一次次的运动和对自己的挑战;而我把运动也看成是对生命的享受。初中,老师就让我们写一篇作文说说什么是生活。至今我也没弄清它到底是什么。不过现在我肯定的是,我管不了什么是生活,我只管我的生活是什么。 虽然运动和自由是我的主要目的,但后来的出行于我来说渐渐地增添了抗议的色彩。抗议环境的污染,抗议生活的种种愚昧,抗议眼中看不惯的一切。在北京这样一座巨大的城市,生活渐渐成了吞噬生命的累赘;在这样一个城市,少做一件事儿似乎就能给自己少添点儿堵;身上哪怕多一件物品也是负担;每个动作都附带着风险,每个结果都是高成本的付出;你等的那趟公车也许永远也不会来了,可你就是意识不到;在这样一个城市,就连吃一顿午饭甚至也能让你狼狈不堪。 去年某个晚上我倒在床上突然想:我要去环法! 单车环法对于一个自行车运动爱好者来说好比是一次朝圣之旅,其实就是为了内心的那一份合理的虚荣;可虚荣的获得也是要经过自己的付出。所以他可以有足够的理由为自己感到骄傲。 一个人的旅程,除了单枪匹马更冒险和刺激之外,还能让你在路上迸发出潜在的意识。虽不是行走,但一个人的骑程,效果应该大同小异。我想知道在更加自然的状态下,会有怎样的人生体验和反映?我的潜能在哪里?我的生活会变得如何不同? 我期盼这一路让我对人生有更加宽广的认知。我期盼看到两个不同文明之间的相似之处。我期盼告诉外面的世界,在遥远的东方,有着很多热爱生命和世界的年轻人在努力改变着自己和周围的环境。 我最终决定要用影像记录下这些,让它们见证一个平凡人的人生新起点。

最后,我奋力从选择焦虑中挣脱,对着书架抱歉地说:没办法,带不动了。没听说最近流行一句话吗?身体和灵魂,你俩只能有一个在路上。

黎国明:吃的基本上是经过超市就进去买点面包和水储备着,但是不能买太多,装不下;有一次没水实在渴得不行了,幸好碰到田里干活的兄妹,他们帮了我。我只睡了一晚酒店,其他都是在露营地搭帐篷睡的,如果找不到露营地就会在街边露宿,有10晚是这样的;在法国的郊外不可以随便安营扎寨,都有指定的露营地提供帐篷或者房车休息,提供洗澡的地方;我的衣服脏了就那水过一下就好了,晾一晚就干了。

黎国明:最大的不一样是路人对你的反应。在国内骑车,别人看到了,就是看到了,没有别的。这里的人看到了,知道你在做什么,会沿路为你加油,公路上的车也会主动避让你。在法国骑车会得到支持,会产生更多的共鸣;在国内,感情没那么多。

Q:这么短的时间您就出发啦?如果要是骑起来部件坏了这么办?有没有考虑会发生意外什么的?

我很想带《孤独星球》和旅行英语等实用书,也想带三联和南方人物周刊出的专刊《法范儿》、《流动的盛宴》这种阅后即扔的方便读物,想带林达、比尔布莱森这些聪明人写的《带一本书去巴黎》、《东西莫辨逛欧洲》,也十分欠揍地想带梵高的书信和里尔克的法文诗集。还有朋友推荐最近大热的《巴黎烧了吗》,其实,海明威的《流动的盛宴》也很经典,还有《巴黎圣母院》......

在房间的小阳台上,看奥斯曼风格的楼群中露出一角蓝天。觉得巴黎的天空颇有女神风范,前一刻天色阴沉,让你不安地揣测暴雨何时来到,转瞬阳光灿烂,你又没心没肺地跟着穷开心。

此时,我想起自己没吃饭,头晕眼花,心已碎成渣。这种情况下,如果还骑车去肖蒙,即便只要二十公里,也很危险。再加上这是家小店,型号不全。所以决定去旁边大一点的城市图尔买,顺便在肖蒙歇两天,留一分侥幸看看车有没有可能找到。

一个天天搭乘地铁的白领,一个从未接触过自行车旅行的IT从业者,一个只在北京街头骑车上下班30几天的年轻人,忽然爱上了单车旅行这项活动,从而一发不可收拾。在没有受过任何专业训练的前提下,就选择沿着环法自行车赛的大致路线环游了法国。对于一些刚刚接触他的人来说,可能会认为是一次疯狂的举动。对于上班族或许会停下匆忙脚步好奇的问:抛弃规律的生活去干这么一件事值得吗?甚至我也会问,为什么骑上单车就出发,而且目标又那么远,一路上就你一个人,不觉得害怕吗?我以为他会扭捏一下,然后抒发一通感慨。可他却没有留给我太多情感发挥的空间,更多的是从理性的角度去分析这次环法旅行成立的理由。更让人觉得与众不同的是,他用摄像机记录了这次单车环法的全部过程,并制作成纪录片。在央视纪录片频道与大家一同分享那些看到普罗旺斯的美景而忘情的在草地上翻滚的镜头;那些一个人行走,男儿有泪也轻弹的镜头……归国后,回想起那次路程,他又意外的给我“生命何其脆弱”的伤感。接下来将在对话中,去了解纪录片导演黎国明内心的生命哲学。

中途去上了个厕所,投币1.5元,进去后大门自动封闭、灯光自动亮起、马桶盖自动开启,我回头看了看那森严的铁门,心想你妈待会儿不会打不开门吧?

我的骑车技术和体能在全国车友中忝列后十名,从小身体素质属于“能活下来就不错”型。加上这几年各种瞎忙,已经好久没长途骑行了。出发前几天,身体各部门听说要出远门卖苦力,纷纷撒娇耍赖闹民主求关注,手腕疼完脚脖子疼。我只好在夜深人静时和胳膊腿儿分头谈话,总体精神是:“作”没用哈,此事已定,不商量。

黎国明:睡不好啊,我后来只能找地面比较隆起来的地方睡。会不容易有积水,基本上我收了帐篷之后会留下一个四四方方比较干燥的地方,估计都被我吸干了。

还没到城市边缘,才拍了两张照片,导航手机就没电了。只好拽着一张快翻烂的打印地图,从车辆川流的高速,骑入路口被封锁的田埂,经过空无一人寒气森森的涂鸦厂房,乱入空无一人此路不通的广阔麦田,被开满云朵的天空纳入怀抱,被田间惊起的野雁和小鹿吓了几跳。以坏人来不及反应的速度,飞越地球人闻风丧胆的十八、十九区,在街巷如织的路口停车借问十数次,途中吃了一碗胡乱改良的中餐牛肉面,一会儿晴空万里,一会儿微雨凉风。

第二秒打回国内,让老公帮我挂失信用卡。——他没有像我想象的着急担心或催我回家,而是说了一句:丢了丢了呗!人没事就行。

把车费力地搬进仅可站两人的迷你电梯,一脸阳光的女主人正准备去和儿子共进晚餐。整个下午,房子里只有我和两只绿眼睛黑猫。

警察二十分钟后才来,我把小车最后的照片给他们看。他们一路开车寻找,看见无人的街角就跑下去找,看见一个骑车的人就追上去看。

找到旅馆,已接近十点。大门紧锁,拍了半天没人应,房东已经回家了。好在电话打通了,按照她说的开门密码,拿着她留的房间钥匙,终于进了屋。

黎国明:嗯,我当时为了准备零配件很费心,不知道该带什么带多少。因为根本没有概念,多亏了万能的网络和导购人员。他们会给我一些建议我。其实很担心发生意外。一开始就觉得配件越多越好,其实等你装行李的时候就发现严重超重了。我还准备了一些急救包。万一有个意外跌打还能用上。也买了保险。这个是在申请签证的时候必须的。还有各种当地的急救电话也要准备在身上以防万一。

采访的尾声,我问他为什么会想到用摄像机来记录这次旅行?他很坚定的告诉我,其实一开始没打算记录下来。他的朋友建议他其实可以拍下来,哪怕是留给自己一个回忆也是值得的,这段记录不是用来怀念或显摆的,是用来提醒他以后要坚持下自己的路。我又问他,如果错了,会后悔吗?他说,坚持了就来不及后悔了。后悔也没用,都发生了。况且本来就无所谓对错,如果是内心想要的,就去努力吧。很多人就是太贪心了,什么都想要,这是不太实际的。又想赚钱,又想要好工作,好身体,还要房子和车,还要名利双收;这些都可以理解,除非你能同时拥有,否则只能实现的过程。生命有限,去争取你内心最想要的。

盘算下飞机后不用带着大包小包坐车,而是直接躺床上倒时差,所以预定了一家机场附近的旅馆,结果出机场就傻了。在高速盘旋公交发达的机场,根本没有属于骑行者的路线,出机场大门绕上路就花了半小时。

连蒙带问好容易上了路,却死活问不到酒店。最后才发现我把酒店的名字roissy写成poissy。难怪所有法国人见到这个名字脸上都露出一脸惊讶,似乎有人用"屁"命名。

我一边左顾右盼,一边对自己说不要以偏概全。如果丢掉了心中的安全感,仿佛统帅的千军万马损失过半,元气大伤。这比钱财的丢失损失更大,所以,我要迅速地复原,在理性的基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