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骨瓣莕菜是台湾使用的名称,中国植物志英文版(Flora of China)中称之为刺种荇菜,这两个名称都非常形象,台湾使用的名称描述了它中部龙骨状凸起的花瓣,而FOC则采用的名字则描述了它种子具刺的特点。龙骨瓣莕菜较之莕菜更为小巧,花朵则是白中带黄,莕菜的花冠上长着流苏的边缘在龙骨瓣莕菜中正是“龙骨”两侧平展的部分。

食用莕菜的历史早已过去,如今的莕菜已几乎无人采撷,想来也许是口感不甚佳;作为一种适应性强、生长旺盛的原生种,现在莕菜被大量运用于公园水泽中作为观赏植物,每到夏季便开出一片黄花,在绿意盎然的夏季景致中加入一点亮色。

订货方式:点击下面阅读原文,选择相应的颜色尺码,填写收货地址、收货人电话,提交订单,我们尽快发货,一般3-5天送到,到时您先验收后再付款给快递员, 如遇部分快递小哥不让拆包验货还需亲及时联系我们来解决

⑸参差:长短不齐的样子。荇(xìng)菜:水草类植物。圆叶细茎,根生水底,叶浮在水面,可供食用。

《关睢》出自《诗经·国风·周南》。别看《关雎》这首诗短小,可是它在中国文学史上却占据着特殊的位置。《诗经》是中国文学最古老的典籍,它以“风”开篇,《国风》又以“南”开篇。《关睢》又恰恰是《周南》的第一篇。因此可以说,《关雎》在整个《诗经》中处于开篇统领的地位。一翻开中国文学的历史,首先遇到的就是《关雎》。

(精油成分:玫瑰精油+烟酰胺,临床测试粉色款4周肤色能提亮20%,细腻感提升50%)。

时空流逝,几千年过去了,后人再读起诗经的时候,会不会好奇,《诗经》里那些唯美浪漫的事物究竟是什么样子呢?

孔夫子说:不学诗,无以言。这个“诗”指的是《诗经》,大意是说:不学《诗经》,怎么敢开口说话!今天,夏萌姐姐就和大家一起分享《诗经》中的第一篇诗歌《关雎》!

到了日本江户时代,有一位名叫细井徇的日本儒学家,为了让后人对《诗经》名物有一个直观的了解,他遍寻画工,编绘出一本《诗经名物图解》,《诗经》里那些原始而茂盛的草木,奔跑的野兽,飞鸟与游鱼,鲜活细腻,像穿越了几千年的时空,倏地出现在我们眼前。

图为我国画家、艺术教育家林风眠的作品《仕女》。他笔下的女子既有古典仕女的风韵,又有优雅慵懒的气质;无珠光宝气的华贵,亦无堆粉积脂的香艳;一方面流溢着异性的温馨,又一方面透露出对人欲物欲的厌倦。

《万物有灵:<诗经>里的草木鸟兽鱼虫》文末附有生僻字注音,只要按码索骥,就能轻松找到注音,或直接扫码跟随白云出岫老师一起诵读。

《詩經》頭一篇就是「關雎」,很多人對這首詩理解錯誤,認為這是講男女談戀愛的一首詩,全搞錯了。

传说中,关雎鸟感情专一,雌雄伉俪情深。若一只死了,另一只也会因忧思不食而死。诗歌前两句以诗人眼前所见河边的关雎鸟而起,比之坚贞不渝的爱情,用比兴结合的手法,突出了全诗的主题。紧接着,男主人公眼中的姑娘采荇菜的一举一动与男主人公辗转反侧的状态交替出现。体现着男主人公对姑娘一见钟情之后无法忘怀,痴情真爱,又刻骨铭心。接着,诗人用“流”、“采”、“芼”这些不同的动词,体现出了姑娘采荇菜时的姿态。“悠哉悠哉,辗转反侧”更是写出了男主人公对姑娘的思恋缠绵,遣词恰到好处、深入人心。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很多人把這個「好」字念成「好」字,把意思就全搞錯了。就好像說君子很愛好追求窈窕淑女,這就太俗氣了,完全違背了聖人的本意。這個字不能念「好」,應該念「好」。「好」就是形容詞,「逑」就是指伴侶,好的伴侶,不是君子很想追求一個伴侶,不是。

脱下钢圈压迫的内衣,换上吊带背心,比慵懒睡衣更透气轻盈,面料中精油成分不仅美肤,助眠效果更棒~穿上它,给身体美美做个滋养~

李贺27岁的短暂一生,掩盖不住的惊天“鬼才”|跟着诗词去旅行NO.155 《雁门太守行 》

這個聖母之德,孔老夫子用這首詩來歌頌,就是後妃之德,沒有嫉妒心。這是蕅益大師講出來的,我過去講《論語》的時候,看到了蕅益大師這個注解,讚歎得五體投地,這是過去沒有看到的。

先民们用他们身边的山川景物,用他们所熟悉的草木鸟兽作为象征,来抒发他们心中最纯净质朴的情感。他们歌颂君王、表达爱情……

▲防吊带是背心的灵魂,可调节式,完美勾勒出胸部线条。面料很有型,不是那种紧身的,所以特别洋气好搭配。

从诗中,我们可以看到,男主人公自从遇见采荇菜的窈窕淑女之后,便日思夜想,食不知味。她的每一个动作,都在男主人公的脑海里反复不断的涌现。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只是想想,心里都觉得舒服与美妙。他想要为她弹琴唱歌,然后慢慢接近她,再赢得姑娘芳心。想着想着,渐渐睡去,男子做了一个美梦。他骑着马,带着迎亲的队伍吹吹打打的来到姑娘家门前,把心爱的姑娘娶回了家。梦中也尽是笑意了。

▲将纳米级胶原蛋白纳米胶囊织进布料中(欧洲皇室才会采用的面料技术)。研发人员通过负压的方式将胶原蛋白肽与纤维发生化学键链接(非传统的黏合工艺),牢牢地锁定在面料内部。

虽然人们放过了莕菜,却直到今日也没有放过它的同属亲戚,这也就是今天我们要提到的龙骨瓣莕菜N. hydrophylla。生活在北方的《关雎》作者,如果来到遥远的南方尝到了今天日历中的这个物种,可能也会像今人一样弃莕菜不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