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格森打磨产品的能力很强,但现代企业管理强调的不仅是这个方面,这就是为什么不好大张旗鼓地给弗格森贴上“商业天才”标签。我们甚至可以怀疑,弗格森强调的一些管理要点——例如不容侵犯的控制力——是否完全适用现代企业。弗格森强调以俱乐部利益为上,听着正气凛然,但他以此赋予自己无人能及的权力,让自己成为俱乐部利益的化身,不无独裁的感觉。他对待斯塔姆、贝克汉姆、基恩、范尼斯特鲁伊等异议球员时,手段专断强横;而谈起内维尔兄弟、巴特、弗莱彻等“听话弟子”时,却一副为不得不出售他们而痛心的样子。这背后隐藏的“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意味,一旦到了人家关系更复杂的商场,恐怕就成为溜须拍马、曲意逢迎的滥觞了。

不过身为工作狂,弗格森肯定不能“忍受”一年只忙20天的日程表。所以他通过“著书立说”来充实自己,同时继续创造增收渠道。

ACF体育推广公司用弗格森姓名的三个首字母组成。1983年,弗格森与妻子凯西创立了ACF,以管理两人的资产。2012年,弗格森的三个孩子马克、达伦、杰森也加入成为公司的总监。

与其说弗格森是在晚年展示商业天才,倒不如说他把擅长规划的优点发挥到极致。无论是五花八门的投资,还是一波一波的演讲与活动,弗格森在作出退休决定、未离开主教练岗位时,已经计划好自己的新生活。他根据自己的意愿以及合作伙伴的建议,让自己“退而不闲”。而丰厚的收入只是因他名望随之而来的福利,不太像是弗格森本人有意为之。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ACF用于“其他储备”的资金仅为3000多英镑,今年则达到628万。如果其他储备的资金消耗水平与去年持平的话,ACF的盈余将突破700万大关。

他不仅是全世界最伟大的主教练,他也是一名罕见的管理者,他可以是神父,牧师,法官,陪审团,也可以是刽子手,这个人在26年半的职业生涯中为他的组织赢得了49座奖杯,同时也将这个组织打造成了全世界家喻户晓的品牌,阿莱克斯.弗格森爵士:成功的秘诀。

退休后,弗格森较耀眼的动作是投资以小型信贷业务为主的Pockit银行。2014年,弗格森在初始轮投入了100万镑到这家始创于2009年的年轻公司。与面对高大上房地产市场的AAIM不同,Pockit的主要用户是英国的中下阶层,包括新生的移民阶层。企业为他们提供低额度信用卡,帮助他们疏解财务压力。Pockit官方号称已积累15万用户,近两年来融资已超过1000万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