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粤剧的历史里,粤剧的演出地点就像其它中国戏曲不断演变。粤剧的表演场所一般分为临时搭建的戏棚及永久性的戏台。明朝时期,人民生活富裕,大户人家会自设戏台,招聘私人戏班,而佛山祖庙前户外的华封戏台则是一个招待平民百姓的固定戏台。 到了20世纪初(民国初期)粤剧表演走进了戏院。随着设施不断完善,让观众更舒适地欣赏粤剧演出。以往广州、佛山、香港有很多著名戏院,而香港则有太平戏院、高升戏院、中央戏院、普庆戏院、利舞台,它们都见证了香港粤剧的黄金岁月。

中国电影女演员。原名金慧琴,曾名金秋。原籍江苏苏州,生于上海。1950年参加东北鞍山市文工团任舞蹈演员。1952年入东北鲁迅文艺学院表演系学习。1953年起任东北人民艺术剧院演员。先后在话剧《尤利乌斯·伏契克》、《美丽的姑娘》、《日出》中饰演重要角色。1956年参加第一届全国话剧汇演,在《前进再前进》中饰女主角,获演员奖。1958年参加拍摄影片《花好月圆》。后任长春电影制片厂演员。1959年在《我们里的年轻人》中成功地饰演农村女青年孔淑贞。1960年被文化部授予“二十二大明星”之一。1975年入峨眉电影制片厂,先后在《我的十个同学》、《被爱情遗忘的角落》等影片中饰演角色。1984年与红怡等人合作创作电影剧本《大雁北飞》,并担任女主角摄制成片。1987年调往深圳电视台工作,任导演。执导了电视剧《升华》、《豪华聚餐会》和大型歌舞电视片《歌舞荧屏--深圳》。

梅绮(1923-1966)原名江端仪,于北京出生,江孔殷之孙女。六岁时客串演出过《聪明笨伯》,1937年正式从影,参演第一部电影《百战余生》。从影二十三年,演出超过七十部影片,著名的有《夜上海》、《蝴蝶夫人》、《此恨绵绵无绝期》、《郎是春日风》、《家》、《日出》、《金兰姊妹》、《发达之人》、《金山大少》等等。1960年拍竣《哪吒劈山救母》后从事基督教传道工作,往返香港、台湾两地,直至1966年患舌癌病逝,享年43岁。梅绮戏路纵横,亦正亦邪,形像多变,不论是女佣、交际花、无知少女、杀人凶手,均能演得称职,堪称粤语电影第一人。从影二十三年,演出超过七十部影片。

毛剑佩(约1904—1931)是上海京剧海派名家毛韵珂(艺名“七盏灯”)的女儿,《中国影戏大观》介绍她是“以热心艺术故,打破家庭之阻力”才走上银幕的;毕业于上海立群女校,是同为20年代著名影星杨耐梅的中学同学。擅长舞蹈、戏曲。1925年在新华影片公司主演《人面桃花》,1927年加入“明星”,参演《湖边春梦》。1928年后相继在新人、大华、东亚等公司主演影片。1931年农历新年期间,因为失恋而自杀。年龄还不到30岁。1925《人面桃花》;1927《湖边春梦》;1928《金缕恨》《怪女郎》《多情的哥哥》;1929《大破黄河阵》。

陈思思原名陈丽梅,祖籍浙江宁波市,1938年出生于上海,后举家迁往香港。1954年陈思思考入长城影业公司,在石慧主演的《鸣凤》中扮演婉儿,后来相继出演了《云海玉弓缘》《双枪黄英姑》等电影。她在《三笑》中传神地饰演了秋香一角,以其俊美的扮相,潇洒自如的表演获得了观众的喜爱,成就了她电影事业的高峰,成为当时炙手可热的一线明星,和夏梦、石慧并称长城影业公司“三公主”。六十年代至七十年代初曾一度息影,1978年又复出拍摄了《密杀令》,曾被《长城画报》评选为香港大明星之一。陈思思从影十余年,主演影片三十余部。陈思思因胰头癌后期并发症抢救无效,于2007年10月7日9时30分在上海华东医院去世,享年69岁。

综观岳枫的创作生涯,尤其是从他反差极大的几次转变中,我们可以发现一些矛盾的面向 :从电影观念的角度说,岳枫受到“文以载道”思想的影响,以艺术反映现实、反映时代,体现了中国知识分子一贯的忧患意识,但他也会大拍缺乏社会意义、甚至逃避现实的娱乐片 ;从电影形式的角度说,他浸淫于古典美学和写实主义,但也深谙好莱坞电影的创作手法和类型成规 ;从意识形态及伦理道德的角度说,他既有大胆、激进的表现,又有落后、保守的一面。这些相互抵牾的表现,令人惊讶地汇聚在岳枫不同时期的影片中,构成了他复杂而多变的创作生涯的一大特色。

如此下去,粤剧会不会越来越小众呢?年轻人了解并喜欢粤剧,其实可以从有意思的粤语开始。

夏梦一生最杰出的作品,当属她担任制片和监制的《投奔怒海》。这部电影票房可观,获得了包括金像、金马在内的众多奖项,还成就了当时刚刚出道的导演许鞍华及演员刘德华。

陈云裳(1921—2016),女,生于广州,中国早期影星;原名陈云强,家境贫寒,曾当过舞女,后又在“健全音乐社”学习了京剧、昆曲、歌舞等。由于她天生丽质,各方面条件好,加之学艺认真,刻苦,技艺突飞猛进,在一次元宵灯会演出上,得到了观众的好评。由于她名振艺坛,香港导演苏怡请她去拍电影,在香港的四年中,连续拍了二十多部粤语影片。1938年上海新华公司经理张善琨,邀请卜万苍导演拍摄《木兰从军(1938)》,唯独缺少扮演花木兰的女演员。张善琨到香港看了陈云裳主演的粤语片《血溅宝山城》之后,认定花木兰一角非她莫属。经洽淡,与其签定了长期合同,张善琨决心要在上海捧红这颗明星。1939年春节,当影片《木兰从军(1938)》在上海沪光大戏院一上映,场场观众爆满,连续三个月,后又转到新光大戏院续演,又是“狂满”数月。陈云裳成为当时最受欢迎的女演员。到上海的五年中,她先后拍摄了20多部国语片,她扮演的主角大多是一些可歌可泣的美丽女性,如《木兰从军》中的花木兰、《王昭君》中的王昭君、《一夜皇后》中的李凤姐,她将这些角色演绎得栩栩如生;除《木兰从军(1938)》外,还有《秦良玉》、《苏武牧羊》等爱国历史片,也有《野蔷薇》、《重见光明》等反映现实的影片。特别是在根据巴金名著改编的巨片《家(1941)》中扮演的琴表妹一角,获得了好评陈云裳在影艺事业到达颠峰时遇到了如意郎君汤于翰博士——一位享有国际声誉的医学家,从此退出影坛,营造了一个世人钦羡的幸福家庭(1952年,她还曾为香港新华影业公司主演了《月儿弯弯照九洲》等影片)。

当时,不少电影人才尤其是编剧“南下”,夏梦参演的电影,透露出50年代香港进步电影界的价值取向与社会意识,也承载了一代电影人的审美诉求,洋溢着一股子民国时期上海生活的气息。夏梦从影的电影处女作《禁婚记》,就是这种社会写实作风的代表。影片针对当时香港失业状况严重的社会现实,以喜剧方式构思了一个丈夫失业、妻子就业的故事,因为深度写实,社会反响巨大,创造了公映8天收13.3万港元的票房佳绩,成为当年最卖座的国语片。

《花街》(1950)是岳枫为“旧长城”执导的第三部影片,也是新旧“长城”交替之际的作品。通过对时代氛围的逼真营造、对曲艺等民俗文化形式的调用,以及对20世纪20—40年代中国历史的反思,该片集中体现了岳枫等“南下影人”的“文化民族主义”倾向。影片开头,导演用一系列娴熟、流畅的镜头组接展示了花街的日常生活,以及相声艺人小葫芦(严俊饰)一家迎来新生命诞生的喜悦。这个女婴被取名为大平(周璇饰)。画面随即切至一个暗示战争的空镜头,并叠出字卡“北伐胜利”。抗战爆发后,小葫芦、白兰花(罗兰饰)及大平一家外出逃难,但在中途失散。白兰花和大平母女一路乞讨卖艺返回花街,而小葫芦亦在消失了数年之后毫无预兆地归来。历经曲折后,这一家人终于在被日本人占领的花街重聚。小葫芦被迫登台表演为侵略者歌功颂德的节目,但他修改了歌词,痛斥日本人的侵略行径,引来一阵毒打。在影片结尾处,画面叠出字卡“民国卅四年 抗战胜利”,在花街庆祝抗战胜利的画面之后,历经磨难的小葫芦一家围坐在一起,企盼国泰民安。

1967年,为避“文革”,夏梦和丈夫远赴加拿大时,金庸在《明报》发表了《夏梦的春梦》一文,里面写道:“在我们的想象之中,一定是加拿大草原的空气更加新鲜,能使她过着更恬静的生活,所以她才在事业高峰之际,毅然抛弃一切,还于幽谷,遗世独立,正是‘去也终须去,住也不曾住,他年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我们谨于此为她祝福。”

她的坟墓很特别,是一架钢琴。琴墓在中国取材,德国设计师精心设计,墓志铭下面铸有一排黑白相间的琴键,琴键上端刻有《如果没有你》的五线谱,那是白光生前最爱的歌。

白光的一生,或轰轰烈烈、或煎熬绝望,总算她也很幸运,最后遇到了生命中最爱她的男人,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有爱的人陪在身边,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的福气。勇敢抛弃看不到希望和幸福的婚姻,即便感到身边没有人爱我,却也不曾放弃对爱情的追求;遭遇受到世人诟病的爱情,也能勇敢选择与追求。

王人美(1915~1987)电影表演艺术家。原名庶熙。原籍恻阳。1927年人上海美美女校就读。1931年后主演或参加演出《野玫瑰》、《芭蕉叶上诗》。所主演的《渔光曲》于1935年在苏联第一届国际电影节上获荣誉奖。1950年从香港回上海,在北京电影制片厂相继拍摄《两家春》、《青春之歌》等影片。197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任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电影家协会名誉理事。著有《我的成名与不幸》等。王人美,湖南浏阳人,生于长沙。1926年考入省立第一女子师范学校。1927年,王人美到黎锦晖创办的上海美美女校学习歌舞。黎锦晖亲自为她改名为王人美,将这女孩列入王家的“人”字辈,是要破一破女性不入家族辈分的旧习。在美美女校学习歌舞期间,王人美就跟着黎锦晖学习歌舞,王人美果然没辜负期望,成为上海著名的歌舞明星。同年王人美到上海加入中华歌舞团。1931年加入联华影业公司为电影演员,明月歌舞剧社改组为联华歌舞班的当年,王人美在孙瑜编导的《野玫瑰》饰主角。该片公映,王人美一举成为明星。1935年入电通影片公司。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王人美拒绝为日寇拍片,积极参加抗日活动并参与了以“七七事变”为主题的大型话剧《保卫卢沟桥》的演出。抗战期间她主要从事话剧活动,后战火蔓延,转移到昆明大后方,由于英文优秀,王人美报考去了美国的一个救济总署做打字员。抗战胜利后返回上海,为防国民党对进步艺术家的迫害,在中共上海地下党的关怀下,王人美等一批影剧名人避居香港。1949年12月随港澳电影界观光团回广州参观,受到广州市长叶剑英、司令员陈赓设宴招待。

从此之后,史永芬成了白光。不过,因为种种原因,电影并没有拍出来,白光却和日本人山家亨好上了。这位山家亨,是著名的“满洲国独立”主要策划者之一,是川岛芳子的初恋情人,也是他,一手扶持白光成为了旧上海娱乐圈的顶级女明星。

粤剧是广东艺人吸纳外省入粤戏班的戏曲声腔,加以易语而歌并融进本地的歌谣、小曲而形成的剧种。明中时期,粤中各地已有乡俗子弟以 戏剧为生。明嘉靖开始,出现弋阳腔、昆腔。清雍正年间,广州有"土优"演戏时唱"广腔"。及至乾隆年间,本地班艺人在佛山镇大基尾建立了同业组织琼花会馆。乾隆至道光年间,来自外省的成百个外江戏班入粤,并在广州成立粤省外江梨园会馆。本地班向外江班汲取声腔和表演的艺术养料,逐渐形成演唱梆子腔为主的演出风格。咸丰四年(1854),本地班艺人李文茂以梨园子弟为骨干,组织红巾军起义反清,清政府严禁本地班演出,艺人只得转投外江班或冒称京戏登场。同治初年,本地班再度兴起,于光绪十五年(1889)在广州成立八和会馆。本地班在这时又吸收了二簧声腔,能以梆子、二簧腔为主,兼用大腔(地方化的弋阳腔、昆腔),演出江湖十八本、新江湖十八本、大排场十八本等众多剧目。表演角色分为武生、正生、小生、小武、总生、公脚、正旦、花旦、净、丑十大行当,武打技艺是由少林武功演化而成的南派武功。粤剧源自南戏,又称"大戏"或者"广东大戏",发源于佛山 。早在汉代,佛山的表演艺术已十分盛行。自明朝嘉靖年间开始在广东出现,粤剧是揉合唱念做打、乐师配乐、戏台服饰、抽象形体等等的表演艺术。是融汇明清以来流入广东的海盐腔、弋阳腔、昆山腔、梆子等诸腔并吸收珠江三角洲的民间音乐所形成的以梆子、二黄为主的我国南方一大剧种。

此种至情至性,泼辣洒脱,坚韧自强,却是没有几个人能做到的,因为无论婚姻还是事业,都是她自己主动选择的结果,她始终是自己人生的掌舵者。也正是白光能够最后收获幸福、几番患癌却能活到79岁高龄的原因。

在香港进行创作的二十余年间,上述矛盾的面向在岳枫的作品中亦有所体现。岳枫在战后香港电影史上的独特意义在于,他能够将娴熟的电影技巧与对人性、人情的细腻洞察相融合,并且因应市场及政治环境的变化及时做出调整,在传达道德教化观念的同时,表达对历史及自身离散经验的反思,拍出具有娱乐价值的影片。在拍摄《花街》期间,岳枫在接受访问时颇为感慨地说道:人在历史的齿轮上滚来滚去,滚得遍体鳞伤,历史似乎仍不肯对人宽恕。”(31)这句意味深长的话,恰是作为个体生命的岳枫与历史遭遇时的真实写照,亦透露出“南下影人”难以摆脱的精神创痛和委屈自怜的离散经验。

如果是你,晚一点也没关系。谁也没有料到,她爱的人会来得这么晚,但也来得这么暖。让白光的余生,都在贴心呵护下慢慢老去。

原名陈玉屏,广东惠州人,人称扁姨。1936年考入广州「国际影片公司」为演员,1937年到香港演出第一部电影《锦绣河山》(1937),正式展开其电影事业。白燕擅长演绎遭遇不幸的女性和端庄娴淑的贤妻良母,形象鲜明,与吴楚帆、张瑛、张活游合作最多。主演的名片包括:《蝴蝶夫人》(1940)、《春》(1953)、《寒夜》(19 55)、《春残梦断》(1955)、《豪门夜宴》(1959)、《人海孤鸿》(1960)、《可怜天下父母心》(1960)、《回魂夜》(1962)、《孽海遗恨》上、下集(1962)、《沧海遗珠》(1965)等等。1952年,白燕与著名演员吴楚帆、张活游、黄曼梨等创办「中联电影企业有限公司」,以制作优质电影为宗旨,力拒当时电影界「七日鲜」粗制滥造和「伶星不分家」(粤剧演员兼拍电影赚外快,电影公司因迁就其档期而赶拍、滥拍,造成粤语电影水准下降)的潮流,成绩昭著。1964年演罢《疯妇》後退出艺坛,1987年5月6日因骨癌病逝香港,享年六十七岁。著有自传《锦绣青春》。

当时上海电影公司高层,见到白光独特的个人魅力和巨大的商业价值,以至于当时的影片中一旦有类似“坏女人”的角色,总是不假思索地想到白光。她的艺术之路落入了一个固定的套路中:一部电影、一个“坏女人”、一首好歌。

* 本文系中国人民大学科学研究基金(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资助)项目“‘冷战’与华语电影的历史叙述 :以香港为中心”(项目批准号 :18XNI005)之成果。

黄曼梨(英文名:Mary Wong,1913年-1998年4月8日),原名黄文素,曾名黄曼丽,生于香港,广东中山人。香港著名粤语电影、电视演员,电影、电视作品无数,经常在电影里演恶家姑的角色。但在早期也演过不少贤妻良母、小家碧玉和大家闺秀的角色。其精湛演技及深厚的修养内涵,赢得“悲剧影后”美誉。原名黄文素。1930年入上海暨南影片公司任演员,参加拍摄默片《江湖二十四侠》。  1932年入联华影业公司香港分厂,主演《古寺鹃声》等三部默片。1935年在 有声影片《昨日之歌》中饰演角色。1940年主演粤语片《人海泪痕》,获得好评。1930-1966年参加拍摄影片 近三百部,塑造了众多性格迥异的人 物形象。主要影片尚有《人生曲》、《家家户户》、《家》、《危楼春晓 》、《原野》、《疯妇》、《慈母心 》等。1952年参加创办中联影片公司。曾与香港进步电影工作者共同发起 组织香港华南电影工作者联合会,担 任该会两届理事长。1971年转入电视台,参加拍摄电视剧《春晖》、《抉择》等。四十年代的黄曼梨已是华南影坛的风云人物,以精湛演技及深厚的修养内涵赢得「悲剧圣手」的美誉。光复後黄曼梨参演了四七年的《复员泪》,其他作品如《忍弃枕边人》(四九)及《守得云开见月明》(四九)等,均以表扬母爱伟大或替含冤妇女诉不平为旨。跟Mary姐演对手戏的往往戏假情真,甚至片场亦笼罩哀伤气氛,令幕後人员也洒下同情之泪。较多与她演对手戏的计有吴楚帆、张瑛、白燕、红线女、梅绮、小燕飞、紫罗莲等。

蔡明亮的情色电影《天边一朵云》反映了现代爱情的悲哀。电影结尾在诡异的性爱场景下,突然传来白光那首同名歌曲,有如高天苍雷,字字敲心。

如果说《荡妇心》只是一部略带黑色风格的情节剧的话,那么《血染海棠红》则是一部黑色风格鲜明的侦探片,该片的主题、情节、视觉风格及人物形象,都有着好莱坞黑色电影的鲜明印记。影片笼罩着浓厚的黑色氛围,幽暗的夜景、强烈的明暗对比、近乎表现主义的布光方式,以及人物亢奋而扭曲的心理状态,均显示了岳枫对这一类型的娴熟掌控。“海棠红”(严俊饰)遭到“老九”(白光饰)及其姘夫的陷害,并因误伤人命而锒铛入狱。在监狱的场景中,处在阴影中的主人公被禁锢在牢笼内,铁窗的阴影投射在他的周围,构成了画面的重要视觉元素。岳枫还通过出色的剪辑,表现人物的不同命运和对立,甚至制造出讽刺的意味。例如,“海棠红”在狱中的场景,便常常与“老九”纵情声色,或者女儿爱珠(陈娟娟饰)幸福生活的场景组接在一起。片中最能体现黑色电影视觉风格的,当属片尾处的一场戏 :伴随着画外急促的音乐,在“海棠红”的追赶下,在黑暗中无处躲藏的“老九”逃到楼顶,最终不慎坠楼身亡——欲壑难填而又难以捉摸的“蛇蝎美人”(femme fatale)得到了应有的惩戒。

白光直爽大条的性格也给自己圈了不少忠粉。比如抗战时,上海人的精神极度苦闷,有人问现在应该放映什么样的影片给民众?

(21)王申《1952 年国片概况》,原载《长城画报》1953年4月第27期,引自银都机构编著《银都六十(1950—2010)》第87页。

这首歌,我熟得很,收音机里常收得到白光灌的唱片。倒是难为那个女人却也唱得出白光那股懒洋洋的浪荡劲儿。

粤剧名列于2006年5月20日公布的第一批518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之内。2009年9月30日,粤剧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肯定,列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2.娱乐形式多元化给传统粤剧艺术带来了强烈冲击,导致粤剧消费市场萎缩。电视的崛起,从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人们文化娱乐生活,电话、互联网的出现,也改变了很多年轻人的业余爱好。粤剧这一传统艺术,正被日益多元的文化娱乐方式所排挤,退出了大众娱乐的主流。

建于旧城区民居之间的八和会馆面积虽小 , 但它对粤剧艺人的凝聚力和吸引力却是奇大的。

除了资本主义,封建主义是香港左派电影的另一重要批判对象。以反封建主义作为影片的主题,既不违背左派公司的创作路线,又可绕开对香港社会现实的观照,从而避免在审查上遇到麻烦,因而一度成为香港左派影人在特殊环境下“退而求其次”的选择。这类影片往往通过主人公的悲惨遭遇,以凄惨悱恻、催人泪下的煽情手法赢取观众的同情。《狂风之夜》(1952)就是这样一部影片。影片以浙江农村一个破落的封建大家庭为中心“,透露出封建制度的恶毒,大地主的残暴,以及妇女的受压迫等种种在旧社会中所发生的不合理现象”。(19)在片中,封建的剥削制度、宗族制度、遗产制度等,都成为被批判和否定的对象。

陈燕燕(1916.1.12-1999.5.7) ,原名陈茜茜,1916年1月12日出生于浙江宁波,1999年5月7日逝世。满族正黄旗贵族之后。幼年随父母迁居北平。曾就读于北平圣心女子学校。1930年出演处女作《自杀合同》,素有“南国乳燕;美丽的小鸟”之称。代表作有《南国之春》、《大路》、《家》、《不了情》等。陈燕燕,中国早期女演员,曾演 《奋斗》 《三个摩登女性》 《母性之光》 《寒江落雁》 《昨夜星辰》《三个摩登女性》,曾获得金马奖。1930年,“联华”公司在北京拍摄《故都春梦》时,她经常去看拍外景,遇到了蔡楚生。由于她酷爱电影,于是主动向蔡楚生自我推荐,他们认为她形象好,有培养前途,于是让她在片中客串了一个不重要的角色,从此她步入影坛。为了自己心爱的事业,她从北京到了上海,开始在“联华”公司当练习生,在暗房工作。不久,她在《自杀合同》、《恋爱与义务》等影片中开始饰演一些配角,渐渐地引起了人们的注意。为此,“联华”与她签订了长达五年的拍片合同。1932年她因主演了蔡楚生导演的《南国之春》一片一举成名。此时,她的表演受到了电影界内外的一致好评,也开始了她创作的丰收期。她先后又拍摄了《奋斗》、《三个摩登女性》、《母性之光》等多部影片。由于她擅长扮演纯洁的少女,天真可爱的小女儿,人们都亲昵的称她为“美丽的小鸟”。随年龄的增长,形象的变化,她一改往日的戏路,在马徐维邦的《寒江落雁》一片中成功地塑造了悲剧人物,再一次引起轰动。陈燕燕虽然家庭生活不顺,但这些从未使她放弃自己在事业上的追求。

如果说周璇是古典温婉的绝世美人,唱尽人间悲苦、世态炎凉,那么白光则是周璇的反面,唱遍了人们的道貌岸然和人世沧桑,是自带万种风情、妩媚妖娆的“一代妖姬”。

一头波浪发,一张长方脸,一双吊梢眼,浓黑的眉毛像倒挂的海燕,猩红的嘴唇像缠绕的毒蛇,她的身材高大窈窕、饱满丰腴,她的嗓音低迷怠惰、略带沙哑。和 40 年代的上海滩歌后们坐在一起,她明显有一种西方女人式的直白和大胆。

以“文化民族主义”的方式调用北方民俗元素的策略,在《金莲花》(1957)中亦有所体现。在这部同样以民国时期中国北方为背景的情节剧中,岳枫对各种传统文化形式的运用更加自觉而自信。不同于《花街》沉重的历史议题,《金莲花》采用悲喜剧的方式讲述了一对青年男女挣脱束缚、寻求自由恋爱的故事。精心铺排的视觉风格,对20世纪20年代社会氛围的生动再现,以及对社会心理和人情世故的细腻洞察,都显示了岳枫的导演技巧已近炉火纯青。世家子程庆有(雷震饰)不顾家庭反对,爱上了身份低微的女艺人金莲花(林黛饰),而对奉父母之命迎娶的妻子沈淑文(同样由林黛饰演)不闻不问 ;在道德与情欲之间苦苦挣扎的金莲花,亦在重重压力之下选择出走。就在这场跨阶级的爱情即将寿终正寝时,剧情峰回路转,创作者安排两人在一列火车上重逢。

李丽华,原籍河北,1924年出生于上海。十二岁移居北平,从师学京剧。十六岁入上海艺华影片公司,1940年因主演《三笑》而知名。后在艺华影片公司主演《千里送京娘》等十七部影片。1942年后在中联、华影主演《春江遗恨》等影片。1946年为文华影业公司主演讽刺喜剧片《假凤虚凰》。1948年后在香港长城、龙马、永华、邵氏等影片公司拍摄影片,主演的影片有《说谎世界》、《误佳期》、《拜金的人》、《红玫瑰》、《雪里红》等。1954年创办丽华影片公司,拍摄《一鸣惊人》等影片。1957年与严俊合组金龙影片公司,摄制《游龙戏凤》等影片。60年代在香港主演《武则天》、《杨贵妃》、《万古流芳》等影片。1968年因去台湾主演《扬子江风云》,获第七届金马奖最佳女主角奖。1978年在台湾主演影片《新红楼梦》及电视连续剧《圣剑千秋》。前后共拍摄影片一百二十余部。1983年息影,移居美国。1993年获第三十届金马奖纪念奖。1948年到香港,曾先后在大中华、永华、长城、五十年代、龙马、邵氏、新华等电影公司当演员。1955年,她主演了香港第一部彩色电影《海棠红》。1958年李丽华应邀前往好莱坞与著名影星维克多.麦丘一起拍摄《飞虎娇娃》,但因拒绝同男主角拍接吻戏遂返港发展。1960年,李丽华加盟邵氏,主演过多部名作,包括《万古流芳》、《杨贵妃》、《武则天》、《红伶泪》等。1964年,她以《故都春梦》而荣获第三届金马奖最佳女主角奖;1969年,她以《杨子江风云》,再获第七届金马奖最佳女主角奖。1983年息影移居美国。1993年,获得第三十届金马奖纪念奖。现定居美国的李丽华,一生共主演了140多部影片,这位时常被同时代影迷提起的高产女星,是中国影坛上一颗自始至终散发着耀眼光芒的明星。有影坛长青树之称。李丽华戏路很宽,能胜任各种角色,60年代她在邵氏主演《杨贵妃》,从此成为古装片的宠儿。随后《故都春梦》和《万古流芳》等片,更是多次创下票房的最高纪录,她的薪酬曾高达一部影片制作成本的三分之二。

著名粤剧编剧潘邦榛与杨子静合编的《广州话分韵词林》,就列出了52个广州话韵目,其中入声韵有17个条目:

在《荡妇心》中,岳枫成功地借鉴和改造了好莱坞黑色电影的特点,出色运用场面调度、明暗对比、画面构图和空间营造等手段,并通过女主人公的不幸遭遇,完成了道德反省、社会批判的目的。影片开头的一场戏,导演以高度电影化的方式展现了梅英(白光饰)身陷囹圄的情形 :伴随着画外女中音深沉的歌声《为了什么》,镜头从监狱的铁栅栏拉开,缓缓摇过空旷的走廊 ;切至另一个监狱的空镜头,纵深的画面及强烈的明暗对比凸显出监狱空间的幽深和压抑 ;昏暗的监牢内,铁窗的阴影构成画面的主体部分,景深处狱卒的身影投射在墙上,缓慢横移的长镜头一一展示了囚室中的女犯人 ;镜头再次横摇,被牢牢锁在铁窗内的梅英出现在画面左侧,特写镜头呈现出她冷漠的表情 ;牢房内,绝望的梅英颓然倒下。借助黑色电影的元素,岳枫表达了对弱者的同情、对社会不公的控诉。不过,他的道德教化有着明显的保守意味 :在影片结尾,“声名不佳”的女人从文本中彻底消失,男性主导的社会秩序得到确认和巩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