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如1945年合作的《挖耳图》,齐白石画掏耳罗汉,题曰:“白石老人八十五岁时用七十岁后自造稿。”陈半丁补山石,题曰:“白石翁写罗汉奇逸孤冷,神似雪个,近人不能为也。乙酉元旦半丁补成。”白石所作罗汉席地而坐,一只眼半闭着,似乎正掏到痒处,神情毕现,质朴而幽默。陈半丁画的山石以勾为主,笔意简洁,尽量靠近齐氏的白描风格。而半丁对白石人物的高度评价,也是由衷而发。

跟这样的男人相处,就像手上握着一个看不到时间的定时炸弹,你知道他会爆炸,但你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突然发难!

曹克家,师从陈师曾、王梦白、齐白石、陈半丁诸氏,翎笔花卉,尽得师传。尤擅画猫,所作栩栩如生,神态逼真。

梵高生前曾有一个心愿“总有一天我会找到一家咖啡馆展出我自己的作品”。梵高去世百年,欧洲争相为他建造规模宏大的美术馆。梵高用自己的勤奋最终走上人类世界的艺术顶峰。

链接:http://www.zhihu.com/question/31097469/answer/225592103来源:知乎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谢稚柳先生曾有一幅极为精彩的人物长卷《旗亭赌唱》,画的是高适、王昌龄、王之涣三位唐代诗人酒醉之后,隔着屏风赌另一面的歌妓唱谁的诗词更多的典故。

此作完成之后,由夫人题款,参智永千文之笔意,潇洒流畅,又不失法度之严谨,同画作相得益彰。伉俪二人用印亦是一白一朱,出双入对。

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何日见许兮,慰我彷徨。不得於飞兮,使我沦亡……

傅抱石生性嗜酒,无醉不成画,他的印章便是“往往醉后”四字。傅、关二先生夜以继日埋头创作,每人每天要喝一瓶茅台酒、抽两盒中华烟。《江山如此多娇》先由傅抱石拟出初稿,同关山月协商修改后,再将画稿扩为巨幅。

新林院8号像多年前的北总布胡同3号一样,成为了教授和学生们愿意到访的沙龙活动中心。这种活动对病床上的林徽因来说是巨大的精力消耗,对从未停止过学术思考的林徽因来说是必不可少的精神食粮,兴之所至经常忘记自己是个重症病人。

丁日昌为江南制造局拟订了经营大纲。他提出要留外国技术人员为教习,培训华人技艺,力争自主,不受洋人控制。鉴于局中原有设备以造船机器为多,触类旁通,制成大小机器30余台,用以制造枪炮。后来,他又设法扩展该局的生产能力,由生产枪炮进而制造轮船。1868年8月,江南制造局所造的“恬吉”号轮船下水,上海全市为之轰动,“军民无不欣喜”,中国第一艘明轮蒸汽舰试航成功。“恬吉”号长185尺,宽27.2尺,马力392匹,排水量600吨,装炮9门,与日本横须贺造船厂同期所造的“清辉”号相比既快又好。

抗日战争时期,徐悲鸿与傅抱石同在重庆中央大学任教,他欣喜地看到傅抱石在艺术上的突飞猛进,傅抱石最终成为中国著名的山水画大师。一九四五年九月十七日,徐悲鸿五十寿辰,傅抱石精心绘制了一幅《仰高山图》,以表达对恩师的崇敬之情。

判断一个人爱不爱你很简单,不要看他心情好的时候对你有多好,而要看他心情不好的时候对你有多坏。

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张充和对保存和收藏古墨格外注意。家里的整墨舍不得用,成年以后在各个地方走,也注意收藏好墨、古墨。

次年,昆明也因为战乱待不住了,梁思成林徽因辗转到了四川的李庄。因为战时物资匮乏,这个物产相对丰富的村庄成为战时后方一个人才文化荟萃的中心(营造学社、中央研究院的史语所、中央博物院等学术单位都迁到了李庄)。

司马相如平定了西南夷,按理应该受到封赏,但因为有人诬告他出使西南曾“受金”,汉武帝一度免了他的职。  等到汉武帝搞清真相,给司马相如官复原职,司马相如不想干了,他对官场感到厌倦了。

邛崃文君井有一副对联更是这样赞美他们的爱情:“君不见豪富王孙,货殖传中添得几行香史;停车弄故迹,问何处美人芳草,空留断井斜阳;天崖知已本难逢;最堪怜,绿绮传情,白头兴怨。我亦是倦游司马,临邛道上惹来多少闲愁;把酒倚栏杆,叹当年名士风流,消尽茂林秋雨;从古文章憎命达;再休说长门卖赋,封禅遗书。”

司马相如憋足了劲,竭尽才智写了一篇《上林赋》,大肆炫耀汉天子游猎上林苑,压倒齐楚,表明诸侯国的那点排场微不足道。司马相如一发而不可收,又写下《大人赋》,歌颂汉武帝不惜血本向往神仙。汉武帝听得龙颜大悦,马上封司马相如为郎官,“随朕左右。”皇帝夸他写得好,皇后又来找他:第一任皇后陈阿娇遭冷落,派太监送千两黄金到相如府上,这就是所谓“千金求赋”。司马相如以一篇《长门赋》写尽废皇后的哀怨之情,开了“宫怨诗”的先河。

卓文君闻夫君别有他意,遂写诗《白头吟》以自决:“皑如山上雪,皎如云间月。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今日斗酒会,明旦沟水头。躞蹀御沟上,沟水东西流。凄凄复凄凄,嫁娶不须啼;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竹竿何袅袅,鱼尾何簁簁。男儿重意气,何用钱刀为!”并附书:“春华竞芳,五色凌素,琴尚在御,而新声代故!锦水有鸳,汉宫有水,彼物而新,嗟世之人兮,瞀于淫而不悟!”

当时国内对中国古建筑的学术研究成果几乎为零,十分看重唐代木构建筑审美的日本学者断言当时中国已经没有唐代木构建筑了。

到达昆明后,1939年冬,梁思成请人用未烧制的土坯砖盖了三间小屋,这是两位建筑师一生中为自己设计的唯一一所房子。梁思成也断断续续和营造学社的社员去各地考察古建筑。

此后辗转几千公里的逃难,梁思成和林徽因携带的物品几乎遗失殆尽,但是凝结着他们学术研究心血的营造学社的研究资料,包括照片、实测草图、测量记录等,无论多紧急的危机情况,他们一张未丢。

照例大宴宾朋,王吉、程郑等人都来了,相如谈笑如当年,却透露了他和王吉唱的鬼把戏,举座大笑。贵人搞阴谋,是可以原谅的。

三位大师的一次有趣而成功的“反串”,留下的不仅是一幅无上精品,更是一段友谊的见证。

我不知道这件事的后续是什么,但我只想说,不管作为丈夫还是父亲,这个男人都是失职的。

试想啊,大冬天晚上,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高速上,柔弱的母女三人如果没有向交警求助,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丁大人听罢,觉得又好气又好笑,沉思片刻说:“真有此事,诸生着实可恶,定当重责不饶”。

成都第一次出了司马相如这样一位文才超群、得到天子重用的人才,这不仅是司马相如本人的荣耀,也是蜀郡数万百姓的光彩!大家听闻司马相如将乘驷马高车荣归故里,无不感到兴奋、喜悦,以至于万人空巷。

款署:徐石雪画双凤、白石画牡丹、于非闇写桐、汪慎生画竹、胡佩衡写水口、溥毅斋画月季、溥雪斋写兰、关松房画石、潘素写坡草。

她曾打趣的说道:“我这里的墨分两种,松烟墨和油烟墨,松烟墨,墨色浓厚但不亮,渗进纸里显得很厚重;油烟墨,是用桐树油烧制的,墨色发亮。我喜欢把两种墨磨在一起,用它写小字,墨色又厚重又发亮,很好看。当然,还要看你用的什么纸张。你看,这是用松烟墨写的字,不发亮;油烟墨发亮,合适用普通纸,写扇面。”

这首诗也便成了卓文君一生的代表作,此诗将司马相如的数字回信中的十三个数字正着写了上半段,倒着写了下半段,男儿读来生爱怜,女儿读来肝肠断,爱恨交织跃然纸上。

谢稚柳出身常州书香世家,幼承庭训,受业于江南名士钱名山门下,醉心于古代书画的观摩、临摹。早年学陈老莲,后上溯宋元,直追五代,工花鸟、山水,精于鉴赏。德配夫人陈佩秋,1950年毕业于国立艺专,入职上海文物管理委员会。1955年被上海中国画院聘为画师,专职创作,最擅长北宋院体工笔花鸟。

据林徽因的儿子梁从诫所说,《你是人间的四月天》是林徽因为他的出生创作的。现在,诗里跃动着的“四面风”“梁间燕”“细雨”“星子”,这些美好、轻盈、灵动、温暖的词汇于我来说有了更深远的人格内涵。

丁日昌,字持静,号雨生、禹生,清道光三年(1823)出生于广东丰顺县汤坑镇(原属揭阳十图),晚年定居揭阳县榕城。其一生为官25载,从清咸丰七年(1857)至清光绪七年(1881)仕途步步高升,官声甚好,政绩斐然,关心人民疾苦。

人民英雄纪念碑也凝聚着梁林夫妇的心血,林徽因设计了底座的浮雕花纹图案,可惜的是,她并没有等到纪念碑在天安门广场上建立起来的那天。

据相关统计,不管多恩爱的夫妻,一生之中总有100次以上离婚的念头,以及50次以上想掐死对方的冲动。

作者简介:界元,心理咨询师,专注婚姻、育儿。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凯叔讲故事(ID: kaishujianggushi),1400万孩子听故事大全。

徐悲鸿说:“你完全不必要仿,你自己刻得很好嘛!”傅抱石没有再说什么。徐悲鸿又看了他的画,顿觉眼前一亮。画面上峰峦密布,画幅不大却气势恢弘,一股灵气扑面而来,徐悲鸿赞赏不已。

编有《持静斋书目》5卷,收录宋本55种,元刊46种。另有《百兰山馆藏书目录》,著录图书3万余卷,善本书目《持静斋藏书纪要》由莫友芝代编并作序。因藏书管理不善,在晚年,藏书即开始散佚,去世后20余年,所藏书多由北京、上海书贾购去,部分归于李经迈、刘体智、顺德李文田、广州莫伯骥等藏书家手中。著有《抚吴公牍》、《保甲书辑要》、《百兰山馆诗》、《奏稿》、《五洲政要通考》、《百将图传》、《巡沪政书》、《丁禹生政书》、《百兰山馆古今体诗》,重编《牧令书辑要》等。

陈淑贞说,她曾买下一件“汉代绿釉”的瓦片,吴处长看完摇摇头说这是广东新做的,目前仍常用来补盖屋顶。陈淑贞说:“听完这话就跟浇了盆凉水一样,从头冷到脚,心里很难受。一次次地枉交学费,但我仍不气馁。”之后她陆续又拿了七八件东西给吴处长看,可没有一件是对的,其自信心差不多消失殆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