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讳湛,字虔瓘,其先太原人也。七代祖献,从宋祖平慕容超,留镇广固,因家齐郡临淄。至大祖,世食京廪,因功河南府,今为阳翟颖川乡人焉。原其恤胤锡羡,拓迹开统。有后稷者,上帝之居歆;有文王者,西周之始王也。文之懿弟始封於虢,虢郭声近,因而氏焉。洎国为虞亡,地因秦入。诸侯力政,燕王筑郭隗之口;天子当阳,群公称郭解之义。有若郭有道之人伦东国,郭细侯之敦信北州。金穴摽其地灵,青囊表於人杰。毓德赞儁,亦何代无其人焉。曾祖慎,字密,随青州临淄、兖州任城二县令,袭泗水县开国公。地列子男,化行邹鲁。不口必获,宣尼不让於中都;登车有光,信臣见知於上蔡。祖晟,字正贵,皇朝金紫光禄大夫、太常卿、太原郡开国公。伯夷祑宗,桓荣经口。轨仪翼翼,人物饬於南宫;德行堂堂,河海连於北江。父讳庆,字君志,皇朝云麾将军、右监门卫将军、义章县开国子。城柝用虞,忠良是寄。德堪殊宠,入仕均於大夫;秩以崇班,出从加於校尉。维公恒代降精,风雷授祯。林膺期而杰出,命含章而挺生。麟德二年,属天下大宁,升中展册。千龄上庆,群后口玉而相趍;二月东巡,口口执干而警卫。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水不在深,有龙则名。惟有山的灵性和水的神韵,欢呼雀跃。除了流水和鸟鸣,山谷极其幽静,是怕扰了古寺的安静,还是怕吵醒了沉睡的佛,没有人能说得清楚。

步入遗址中心区,是一条自然水沟,清晰地可以看出水流的痕迹。水沟里不知名的杂草被凛冽的寒风吹得瑟瑟颤抖,夏天它们一定长得很繁茂。

周末晚间,休闲,观电影《西域大都护》;此影片乃记述西汉宣帝时首任西域都护郑吉故事,其中大汉将士、西域诸国衣着、装备、言谈皆佳,然不足处亦甚多:

《天将雄师》作为2015年春节档放映的贺岁片,是一部典型的香港风格的古装动作片,采用近些年内地与香港合拍的形式,由内地电影公司投资、香港导演李仁港执导、成龙与好莱坞影星约翰·库萨克等联合主演。这部电影最终获得7亿多的高票房,被认为是近些年最具国际范儿的国产大片,这不只是因为有好莱坞一线影星的加盟,更重要的是,这部电影讲述了一个国际题材的故事。

山水之美,古来共谈。你一触,就是一段神话,你再一触,就是一段超级幻想。个中玄机,无法破译。就让它与天对话,就像这山里的天气和云朵捉摸不定。太阳神在当头照耀,忽然,就有云朵缓缓地伸开它的巨手,像一把遮的阳伞,正当兴高采烈地享受这分难得的凉爽时,细密的小雨就会把你捉弄一番……,山风吹过,山谷上升起奶白色的雾,向四处飘散。雨湿衣杉,徒惹人烦。然天开了,露出碧蓝,太阳的光芒,炎热似火,让人感到一种厚重的温暖。寂静的山里,清脆的鸟鸣很快与峡谷的溪水声混合在一起,组成隐蔽的乐团演奏奇妙的山歌。

我在阳光沉积的岁月中游走,努力寻觅清晰幽深的记述。东晋隆安三年(399),六十五岁的晋代著名僧人法显从长安出发,经西域到天竺取经,途径焉耆,住二月余,然后向西南至于阗。法显记述,焉夷国的僧人有四千多人,都修习小乘佛教,教法规则整齐。

其后,莎车王贤还是因为他的穷兵黩武而付出了代价。在与于阗国的战斗中,莎车国大败,最后贤也死于乱军之中。匈奴见强大的莎车国完蛋了,大喜过望,于是纠集自己的属国,攻击于阗国。于阗国王广德没办法,只得臣服于匈奴。从此,匈奴占据了整个西域,并以此为基地,猛烈进攻东汉的边境。

编者按:吕光在征讨西域的过程中扩张了自己的势力,从而十分有利于他创建后凉政权。孝武帝太元十一年(386年)十月, 吕光建号大安,正式独立,开始了后凉政权。 但是,吕氏的后凉政权并不久长,前后不过17年。

这部电影最大的看点和最重要的角色显然是成龙。自上世纪70年代末期拍摄古装武打片《醉拳》成名,到80年代拍城市动作片《警察故事》系列,再到90年代成功进军好莱坞,成龙是李小龙之后最具国际知名度的华人影星,也是香港电影黄金时代的代表人物。成龙塑造的最为成功的银幕形象就是《A计划》系列和《警察故事》系列里的香港警察,每次都是正义的化身和惩恶扬善的大英雄。90年代,成龙在电影中走出香港的地域限制,开始扮演与机智勇敢的007相似的介入国际事务的香港刑警,如《我是谁》(1998年)、《特务迷城》(2001年)等。这些电影在呈现90年代香港人的身份焦虑(追问“我是谁”)的同时,也展现了大量的异域风情,显示出香港作为国际之都的自信。新世纪以来,与周润发、吴宇森等出走好莱坞的香港电影人回归大陆相似,“审时度势”的成龙也把拍摄电影的重心转到内地,2004年以《新警察故事》试水内地市场,此后几乎每年都会推出新片。

对于成龙来说,让昔日的香港警察的形象登陆内地并不太容易,而让成龙所代表的中国功夫转化为最具影响力的中国形象则不是难事—成龙是香港演员中少有的能经常以中华文化代言人的身份出演国家庆典活动的一位。这种香港人与中国人的双重身份也是近些年成龙电影中经常处理的问题。在《神话》(2005年)中,成龙借用古装穿越剧的形式将秦国大将与香港考古学家表现为前世今生的关系;在《大兵小将》(2010)中,成龙扮演的贪生怕死、渴望过和平日子的小兵与渴望建功立业、统一国家的将军之间形成了对立又和谐的关系;在《十二生肖》(2012年)中,成龙扮演的国际大盗最后变成了坚定的爱国者。而到了《天将雄师》,成龙这个香港警察变身为西域大都护,充当着政治和商贸调停人的角色。

人的心灵,若能如莲花与日月,超然平淡,无分别心、取舍心、爱憎心、得失心,便能获得快乐与祥和。水往低处流,云在天上飘,一切都自然和谐地发生,这就是顺其自然的平常心。拥有一颗平常心,人生如行云流水,回归本真,这便是参透人生,这便是禅!

汉章帝的诏令一下,班超非常沮丧,不得不带上自己的随从,踏上归国的旅途。班超一走,可把疏勒国和于阗国吓坏了。他们因为班超,已经把匈奴得罪了个干净。班超拍拍屁股走了,他们可跑不了,匈奴人回来肯定会反攻倒算。疏勒国一个都尉哭着说:“汉使走了,龟兹国肯定会发兵来灭亡我们,与其如此,不如死了算了!”于是,他在班超面前拔刀自刎,这也让班超震撼不已。到了于阗国,于阗的君臣都跪在班超的马前嚎啕大哭,不肯让班超走。在于阗人来看,班超智勇双全,一定能击败匈奴人。即使打了败仗,最后把责任都推给班超不就好了!

霍拉山,清《新疆图志》记载为日辉拉山,又因其形状像一只倚天盘踞而蓄势待发的冲天猛虎,背上驮一座神山,故称之为虎拉山,后又称霍拉山。上古奇书《山海经》曰:敦薨之山,敦薨之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泑泽。出于昆仑之东北隅,实惟河源。其中多赤鲑。

在汉章帝年间,北匈奴自己也面临自然灾害,所以无暇援助自己的龟兹盟友。所以,班超游刃有余地将西域局势暂时稳定了下来。随后,班超立即修书一封,报告西域现在的局势。班超强调,自己依靠于阗等属国,安定西域局势,从而达到以夷制夷的效果。但是班超也认为,拥有自己的嫡系部队也很必要。于是,班超要求汉章帝下拨一些汉人士兵给自己。

11.7----如何让世界看见你11.8----如何正确填写“动物实验伦理申请表”

郭元振(656~713) ,名震,字元振。魏州贵乡(今河北大名北)人,郭元振是初盛唐之际一位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将领和颇有成就的诗人。他是唐代一位杰出的政治家,在武后、中宗、睿宗、玄宗等朝发挥过重要作用;他又是一位优秀的文学家,“文章有逸气,为时所重”,(张说《兵部尚书代国公赠少保郭公行状》。

焉耆王见自己的诡计被戳穿,慌忙逃进群山之中,逃避汉军的追捕。于是班超又故伎重演,摆起了鸿门宴,说是要宴请焉耆国王以及另两个国家的君主,只要他们来赴宴,就一定能得到厚赏。而愚蠢的焉耆王不出意料地上了当,丝毫不吸取疏勒王忠的教训。疏勒王和另两国的君主兴冲冲地赴宴,希望得到班超的赦免和赏赐。到了会场,危须国君主和疏勒相国腹久发现气氛似乎有点凝重,有点不对头,于是悄悄地逃走了。

❖  版权归武威市凉州文化研究院所有,只能用于个人学习、研究或欣赏,以及其他非商业性或非盈利性用途,使用本品须经同意,违者必究。

在《天将雄师》中,成龙所扮演的霍安具有多重身份,一方面他是匈奴人,是汉朝名将霍去病收养的战争孤儿,另一方面他又是汉朝任命的西域都护府的负责人,代表中原王朝来治理地方事务。电影所展现的不再是以匈奴为代表的少数民族与中原军民之间侵略与反抗的战争,而是多民族合作共存的故事。霍去病也不再是武力驱逐匈奴的象征,而变成了和平的守护神,他去世后留下的铠甲成为和平的图腾。霍安继承了霍去病的这种精神,协力维护西域36国的和平安定。如果说这种多民族共存实现了中华文明内部的和谐,那么中国与罗马帝国的关系则成为中西文明对比的隐喻。与近代以来中国作为愚弱的民族以及80年代中国作为“落后就要挨打”的悲情民族不同,霍安可以平等地与罗马大将军进行中西文明的对话(借助于成龙所使用的香港英语),并且用中国的和平理念来说服你死我活的战争逻辑。在罗马大将军与霍安共同修筑雁门关的过程中,这种西方的机械制造和理性工具的能力也可以被中国人所借用,共同打造出一座中西合璧的新城。于是,中西对比不再是对抗,而表达为一种协作关系。

安西都护府和安西大都护府乃是唐朝管理碛西的一个军政机构的不同时期的名称,其统辖安西四镇,最大管辖范围曾一度完全包括天山南北,并至葱岭以西至达波斯,在武周时代北庭都护府分立之后,安西都护府分管天山以南的西域地区。

在一个漫天风雪的寒冬,我曾拜谒这座佛寺的遗址。偌大的佛寺遗址,空空落落,坍塌的废墟,与严冬的气候一样冷清,经历数千年风雨剥蚀的建筑废墟,虽然经过清理保护或简易的修复,仍然陈旧而沧桑。唯一令人感到耳目一新的是崭新的木栈道,穿行在幽幽深谷间,不由得感慨光阴和生命的瞬间即逝,无论怎样辉煌的历史,也如白驹过隙,终得于尘土。

贞观十六年(642年),唐太宗拜郭孝恪凉州(今甘肃武威)都督,又改任安西都护、西州(今新疆吐鲁番)刺史。郭孝恪在安西治所高昌故城推诚抚御,尽得当地民众欢心。

凉州刺史梁熙担心吕光的军队兵强气锐,返回中原后会趁苻坚兵败丧家之机夺取政权,故发兵阻止吕光入关,但是旋即兵败被杀。吕光遂自领凉州刺史,护羌校尉,占据了河西之地。建元二十一年(385年)七月,苻坚兵败遭擒;八月,被后秦王姚苌缢杀。吕光在姑臧闻讯后,一方面三军素缟,哀悼苻坚;另一方面则自称使持节、侍中、中外大都督、督陇右河西诸军事、大将军、领护匈奴中郎将、凉州牧、酒泉公,并且建号大安,正式独立,开始了后凉政权。 时当东晋孝武帝太元十一年(386年)十月。

这是一座让人怀念的丰富厚重的山。它并不奇峻、巍峨,论辈分,昆仑山是爷,天山是爹,霍拉山最多只能算是个孙子。但是它有内涵,有历史,山中的霍拉沟长年流淌着天山的冰雪融水,孕育了古焉耆国的文明,山水在此堆积历史的痕迹。

班超手下虽然有数万属国兵,以及一千多名汉人士兵,但是用起来非常不趁手。班超感叹道:“自己手下的汉人大多都不是善茬,而自己的属国也狡诈多变,咱的工作可真累啊!”但是有总比没有好,班超硬是将这些夷狄和社会渣滓拧成一根绳,在西域攻城略地。

丝绸之路起于西汉都城长安(东汉延伸至洛阳)。丝绸之路是一条东方与西方之间经济、政治、文化进行交流的主要道路。它的最初作用是运输中国古代出产的丝绸。因此,当德国地理学家FerdinandFreiherr von Richthofen 最早在19世纪70年代将之命名为“丝绸之路”后,即被广泛接受。正是由于唐代安西大都护府的建立,丝路的南北扩展和横行线路密布以及整个丝路网状结构的形成,陆上丝路发展到了高峰,形成了自汉以来东西陆路交通的极盛高潮。其时外陆效空前繁荣,亦如史籍所载:"伊吾之右,波斯以东,商旅相继,职贡不绝"。

大凡景区,十有八九是喧闹的,人来车往,熙熙攘攘。霍拉山却不是。人走在路上,就像轻尘落在地上。车无路通行,只有徒步,或走或停,都悄声细语。无吵闹之感。就如古寺院里的诵经声,经声抵达灵魂,却一点也不嘈杂。

广固之战:东晋义熙五年(南燕太上五年,409)四月至翌年二月,东晋中军将军刘裕率军攻克南燕都城广固(今山东青州西北),灭亡南燕的战争。 此战,刘裕善于料敌,利用燕军恃强弃险的失误,乘机攻击,以车制骑,在广固内城攻坚战中,又采取久围待其疲而后攻之的方略,将军事进攻与政治攻心相结合,稳扎稳打,掌握主动,一举获胜。

反观建国之后,则无论教师,师母,院长,护士,军人,几乎所有人物,无不人性泯灭、人与人之间皆为算计、狡诈、嫉妒、冷酷、冷漠、狂躁、疯魔;支边模范为两面人:人前灿烂阳光,私下自私怯懦,唯一爱国科研青年,初为爱情冷拒组织委派,后爱情小挫方转身逃脱,参加核研,其后,参加核试之后,因遭受辐射而脱发,乃见落发而酸涩苦笑,期间,无一心路历程之描述,萦绕此间者,皆为私情私意所驱使,略无一丝理想、热血与情怀;唯一闪烁人性之处,亦在穷乡僻壤、世外桃源,且此桃源者,即为民国难民儿童所遗留之处!便此化外之地,亦为运动风潮所袭击……

主讲人:张同标艺术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时 间:11 月 9 日(周三) 14:00

苻氏的前秦政权建于公元351年。此后,苻氏政权日见强大,而张氏政权则日益衰落。张瓘尽管曾对前秦使臣梁殊、阎负夸口“何畏于秦”,但最终依旧被迫称臣。10年后(366年),张天锡一度摆脱了与前秦的君臣关系;然而不久以后(371年)慑于其咄咄逼人的武力威胁,又赶紧遣使谢罪,再度称藩。苻坚遂拜张天锡为使持节、都督河右诸军事、骠骑大将军、凉州刺史、西域都护、西平公等。此时的前凉政权在形式上只是替前秦管理西域而已;前政权的影响实际上业已扩展至西域。5年以后(376年),苻坚正式击灭前凉。前秦遂直接取代了张氏政权在西域的角色,着手巩固和发展自己在西域的势力和影响。

西域诸国,彼时皆处绿洲之中,雪山之域,河流潺潺,湖水粼粼,水鸟成群,水草肥美,绝非皆为大漠绝域荒无人烟之境,此其误二也;

活动简介:谜纪推理协会携手MOON魔术社联袂登场,在紧张的期中给你的大脑更多刺激的体验!胡义、葛鑫、王鹏、帅鹏、鑫杰……知名魔术师给你带来精彩纷呈的大型舞台魔术表演。谜纪当然不甘示弱!全新原创的结局惊人的推理短剧、脑洞大开的海龟汤互动,给你三百六十度全方位推理体验!什么?你还想要原创周边?还想看两位社长的音乐才艺?还想要……那就不要错过魔推之夜,推理与魔术的碰撞,真相只有一个!

焉耆王被杀后,班超终于完成了一统西域大业。而汉朝也发布晋升令,班超正式成为西域都护。

自从张骞出使西域并打通了丝绸之路及李广征讨匈奴获胜之后,大汉在西域设置校尉,在渠黎屯田。至汉宣帝时,郑吉以侍郎的身份在渠黎负责屯田,很快,粮食就堆满了粮仓。为了制止车师等国劫掠商队、劫杀汉朝使者,保障西域之路的通畅,地节二年(公元前68年),郑吉奉命征调西域诸国3万兵马,连同一千五百名屯田士兵,向西挺进,攻打车师国。

贞观十八年(644年),焉耆王叛唐归附西突厥可汗欲谷设,郭孝恪请击焉耆(今新疆焉耆),即拜西州道行军总管,率三千步骑出银山道,夜袭焉耆,俘虏焉耆王龙突骑支。唐太宗玺书褒奖,设焉耆都护府。

匈奴人的数量是自己的三倍,想消灭他们谈何容易,于是班超想到了火攻。班超和随从先秘密潜入匈奴人的住处,并在房子周围放了一把火。班超和随从手持利刃,静待匈奴人从房子里冲出来。在大火之下,匈奴人惊慌失措,赶忙冲出房门。这时,守株待兔的班超等人一跃而出,像割麦子一样砍杀匈奴人。匈奴人因为过于慌乱,手中都没有拿武器,很快就被汉人全部杀死。而班超等人,并没有一人伤亡。

据《旧唐书》、《新唐书》记载:郭虔瓘,齐州历城(今山东济南)人,唐朝将领。开元元年(713年),累迁右骁卫将军,兼北庭都护。开元二年(714年),西突厥默啜可汗遣其子同俄特勤率精骑围北庭都护府,郭虔瓘率众固守,伏兵于城外;同俄单骑亲逼城下,伏兵突起,将其斩首。同俄兵众至城下后,见失主帅,相率乞降,请以军中所有衣资器仗赎同俄;及闻同俄已死,恸哭而去。默啜之婿火拔颉利发石阿失毕时与同俄共同领兵,闻同俄死,不敢西归,遂与其妻降唐。虔瓘因功拜冠军大将军,行右骁卫大将军,进封太原郡开国公。不久转安西副大都护、四镇经略安抚使,进封潞国公,赐封一百户。奏请募关中兵一万人往安西击讨西突厥余部,朝廷许之,但无克获之功。返回后授凉州刺史、河西节度大使,进右威卫大将军。开元四年(713年),奏家奴八人有战功,求为游击将军,宰相劾其恃功乱纲纪,不果。后又奉诏为安西副都护。

从整个历史的层面来看,班超是绝无仅有的。他不借助国家的力量,以一己之力平定远方。在他死后的两千年里,再也没有出现班超这样的人物。班超之后再无班超,这不得不说是中国的悲哀。中国人在儒学的软化下,逐渐失去了立功于外域的进取精神和冒险精神。统治者们和士大夫为了稳定,一再强调羁縻政策,一再强调不要妄开边衅,让华夏这个战斗民族最终失去了尖锐的锋芒,在与列强的竞争中失去了先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