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玉真这个角色挺常规的,戏份摆在那里,就是一个串联剧情的大花瓶嘛,而且还是个喜剧,别的角色都能搞气氛,花瓶却不行,限于角色定位,不能太过,过了就失了佳人的身份。其次实在也是没啥戏可让你发挥,统共就“闺誓”一场肉子,其他都是陪小生玩儿,没数过唱词,俺光知道当初看戏时她出场的间隔——那叫一个长。

6月5日,王文娟老师在上海越剧院的排练厅,接受了中央电视台《中国文艺-向经典致敬》栏目的专题采访。一听节目名称,内容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从《红楼》到《追鱼》再到《孟丽君》一一道来。

这出戏,张继华虽然戏份多,其实不如王玉真“有戏”,因为张继华一路误会到底,直到香珺的“18赵小姐”,他就这么一路自说自话,虽然感情大喜大悲,其实都是他自己在“想当然”(徐老说的好,这个角色一定要“投入感情”,否则就是个傻小子了)。

在这样的条件下,王能在闺秀风格的框架里,突出王玉真果敢有主见的一面,还留下一段传世唱段,已经殊为不易。

反观王玉真,戏不多,却非常出彩,将夏玉和张继华误为一人时的决绝(扔梅花,扔梅子,对翠云说的话一个字也听不进去),发现误解时的愧疚与矜持(虽然非常抱歉,但女儿家的身份又不好意思当面道歉,欲语还休),闻程家逼婚时的坚强(完全没有像其它戏中的女主角一样先哭一场再说),都已与其它才子佳人戏中的女主角(例如崔莺莺的黏乎乎)完全不一样,让人耳目一新了,但更出彩的还在后面的“闺誓”,像这么有主见的女主角在才子佳人戏里可是比凤毛麟角还要少啊,有主见又重情义,爱情与亲情并重。

这角色不难,太普通太平常了,以至于人人都能演,但也因此要出彩很难,所以也可以说不好演。

接下来的两折里,虽然是以张继华为主,但有没有王玉真,戏的厚度就完全不一样。张继华自顾自的“想当然”,王玉真的烘云托月增加了戏的“笑果”,不信的话请与王玉真出场前的半场相比较。张继华固然把王玉真当成了“赵小姐的芳魂”,王玉真也完全没发现对方搞混了。这两人一个说东,一个说西,完全是鸡同鸭讲嘛。

说到戏份的问题,我觉得啥角色,比起《北地王》里的崔氏来说,都要算有戏了。崔氏总共就《杀宫》一场戏,外加第二场带孩子出来晃一圈,就完成任务,大戏变成折子戏的工作量,难怪王还有闲工夫帮徐弄那个“哭庙”的油妆。

方汝将,国家一级演员,中国戏剧梅花奖获得者,温州市瓯剧艺术研究院副院长,温州市文联副主席,温州市戏剧家协会主席, 当今瓯剧艺术表演领军人物,他成功地塑造过一系列个性鲜明的舞台人物形象,深受广大观众的喜爱。他曾获得中国戏曲红梅大奖,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奖,浙江省戏剧表演金桂奖等等全国全省的最高戏剧表演奖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