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某天,爱丽丝突然从大卫的生活中失踪,百年前的血腥案件似乎再现。大卫成为重要嫌疑人,而他怀疑当年杀人犯的恶灵正盘桓在一家人的头顶上空……

当千军万马包围了高城,当呼啸的战机疯狂地扫射,当每一条街道,每一处角落都在发生屠杀、掠夺与强奸之时,昔日美丽的高城,转眼就变成了罪恶之城。

库布里克拍[闪灵]的时候说:在奇幻作品中你要将事件表现的尽可能写实化。就像[2001漫游太空]中宇航员开会那样,强调自然人平凡的一面。和传统恐怖电影相比,[闪灵]想要一切场景都看上去真实可信。

这五年的经历,证明刘晓光“阿甘”的别名,还真是没有白叫,这种执着,执拗与执迷,当然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个中甘苦,恐怕也没有多少人能明白和理解。

不过,当关于一部电影的所有评价都主要集中在一个角色,且是一个反派上的时候,我们理应警惕。

在影片的几个标志性场景中,库布里克通过快速剪辑来营造一种慌乱感。其中有那么一个镜头序列:丹尼在酒店走廊上踩自行车突然拐角处闪过双胞胎,随即闪过双胞胎被杀,再切到全景,在切换到血浆四射的场景,下一个镜头是丹尼惊吓表情的特写,再接全景双胞胎,快切被杀场面。几个重复场景的快速剪辑,制造了视觉和心理上的恐惧。

放眼全中国,恐怕没有第二个导演,对于先锋电影如此执着,对于弗兰克·米勒画风如此痴迷。

该剧的悬疑色彩强烈,层层案情解密将让观众体验到真正的推理玄机,而且最后一刻还会让他们大吃一惊。谋杀、爱情、背叛……囊括了悬念剧几乎所有的经典元素,该剧作也被誉为当代悬念剧的完美体现。典型英式海岸别墅,其写实风格,让观众有身临其境的感受,能很快进入剧中的规定故事情景中,特别是舞台上的别墅显得暗机重重,令人时时生疑,在营造悬念方面有着独特的魅力。

这时候的恐怖片,处处都有现实的烙印,恐怖得太老实了,恐怖得太此时此刻了,人们渐渐不满足了,转而追求更具普遍意义的、更空灵些的恐怖。1989年,《黑楼孤魂》出现了,以现代社会为背景,而且当真有鬼。给它撑腰的,是80年代后半段的狂欢气氛,那些直接以录像带形式发行的影像制品里什么都有——鬼怪、连环杀人狂、色情。

《钢刀》将镜头对准了上世纪三十年代的河西走廊,讲述的是一对好兄弟陈铁金(李东学饰),和王炳生(何润东饰),因为处于不同阵营而最终决裂,挥刀相向的故事。

诡话君友情提醒:资源贩子会让加他们微信或QQ骗你花钱买;警惕个别公众号网络诈骗/三无产品/垃圾广告。你们的每一次传播提醒,就会减少一个被骗的人。

但当他进入抗战题材领域,一部《我不是王毛》,便吸引了将近两万名豆瓣用户打出了综合7.7分的高分,更帮助主演王大治拿下了他职业生涯中的第一个“影帝“——邦达尔丘克国际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奖。

《钢刀》中,阿甘不仅身兼导演、编剧和美术指导,还亲自担任了电影的出品人。片中特效镜头有1800多个,甚至超过了《三打白骨精》的1300多。在没有军方支持的情况下,拍摄一部如此规模,且有强烈视效和暴力美学色彩的电影,难度可想而知。

当然,票房回报是惊人的:《京城81号》创下的4.1亿票房记录,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成为遥不可及的业内标杆,向雄心勃勃的后来者宣示这一类型片市场潜在的惊人容量。

冯绍峰的唐僧显然是想要学习大话西游的罗家英吧。必须承认,如今的唐僧都不同程度受到大话的影响,就是喜剧化的唐僧。讲讲冷笑话,卖卖萌,不过,冯绍峰的表演其实也不太好,各种尴尬。

他写闪灵是为了排解内心焦虑,鼓励自己戒酒。库布里克边拍边调侃说:“这是一个关于已死之人还反复出现的喜剧”。同一个故事两种解读,就像苹果和橘子,口味大不相同。

非常感谢大家能够抽时间来继续这件事。爱你们。下下周我想为大家介绍[洛丽塔]以及它的电影版,依旧是库布里克的作品,希望大家喜欢。

知识经济年代,好的版权不仅稀缺,而且昂贵。对于囊中羞涩的中小成本电影片商,公有知识领域的IP就是不要钱的“唐僧肉”,吸引着一大批电影在题材“撞车”的路上前赴后继:《笔仙》、《笔仙II》、《笔仙3》、《笔仙惊魂》、《笔仙惊魂3》、《笔仙魔咒》、《笔仙诡影》、《笔仙归来》、《笔仙撞碟仙》……仙乐飘飘,铜板在叮当作响。

轻度的、可控的恐惧,未必是居家旅行必备良品,却也是不可或缺的生活调料。《恐怖:起源、发展和演变》里说,恐惧感来自扁桃体中神经细胞间微小的纤维链扁桃体,扁桃体“确如轮轴一样是恐惧之轮的核心”。一个人,如果老是天不怕地不怕,多半是因为患有扁桃体反应缺乏症。这么说来,恐惧是天赋的,由身体里的硬件造成,天然合法。合法的情感,当然需要激活,需要释放。恐怖片正担此任。

放眼今天的中国影坛,小成本恐怖惊悚片相当流行,而阿甘早在本世纪之初,就以《古镜怪谈》《闪灵凶猛》《凶宅幽灵》等作品为业界瞩目;青春偶像电影已经严重过剩,却很少有能达到阿甘昔日的《非常浪漫》《短信一月追》的创意水准;各种喜剧搞笑电影纷纷上马,可又有多少能好过《大电影》《高兴》呢?各类真3D伪3D大片层出不穷,可早在2010年,阿甘就拍摄出了中国第一部全3D电影《魔侠传之唐吉可德》,又为两部明星云集的奇幻大片《西游记》担任监制。

优秀的小说被改编成平庸的电影,这种遗憾很大程度上要归结于影片的长度限制。库布里克找来戴安.约翰逊一起重写剧本,提炼出故事的精华,压缩并加强了一些薄弱环节,把精彩的段落重新打散组合到一起,甚至对人物形象也做了新的定位。

这场《三打白骨精》,我是和一个朋友看的,他是个多年工作经验的影院经理,对电影的认知也比较直接,就是精彩程度至上。而对 三打,他是抱有极大希望的。开场几场视觉部分,他忍不住叫好,因为符合他的期待,视觉特效精彩。不过,大概看了一半之后,就没这么精神了。

不过,这次他不是导演,而是制片人。为什么不亲自当导演,我就不得而知了,只是,关注这个系列,一定不能忘了这背后的阿甘导演(也就是现在的制片人刘晓光)。我仍然相信,他对这个系列,是做出了非常大贡献的。而且,从这两部的表现,特效确实是有进步的,我们还是要实事求是。

不过,又何必看恐怖片呢,要释放恐惧情绪,我们的社会新闻,是更好的地方。新疆黑砖窑,远比《得州链锯杀人狂》要恐怖。所以,事情可能是这样的,当社会问题无法管理的时候,就得着重管理情绪,既然没可能刮骨疗毒,剪掉箭尾也是好的。

经典的悬疑剧其创作风格和手法并非单一的所谓“杀人游戏”式的惊悚恐怖,而是更多开掘了推理剧里的人物心理深层次,在如剥茧抽丝般慎密推理过程中,让观众观察到了人性的善恶,这才是悬疑剧获得成功和受欢迎的缘由。

小沈阳的猪八戒也根本不是猪八戒,那还是小沈阳,只不过变得胖了点,却也还是小沈阳,他演的仍是他自己。

宋丹丹小品里,夫妻俩调情,女人指责男人尽给她看鬼片,“吓得我直往你怀里钻”——这可能是恐怖/惊悚片选择跨年档和情人节档期的动机之一。当然,真实的原因是,恐怖/惊悚片是少数能够盈利的电影品种,怎么着都得放个好档期。暑期档是禁区——要保护青少年——只有放在跨年档和情人节了。那么,中国人不忌讳吗,大过年的放这个?不会。因为,我们的恐怖片里,不会有鬼。

值得一提的是,阿甘总是能邀请到名演员放下身段接拍电影,合作过的明星遍布两岸三地。例如,《古镜怪谈》(1999)的主演是谢霆锋、林心如,均为当红辣子鸡。

毕竟,当一部好电影诞生,它的好应该是全方面的,有人可能夸剧情,有人可能夸服装,有人夸表演,有人夸特效,有人也许只是夸其中一两个动人的细节。而对《三打白骨精》,大多是夸巩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