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三十多年时间,由于审查制度的种种限制,电影市场始终没有僵尸片出现。喜欢这一类型片的观众很“饥渴”,只能不听翻看以前的经典作品来解渴。由于制作成本低,观看对象多为草根,内容尺度又较开放。一些无法在电影院看到的僵尸片,到了网络平台这里又开始繁荣起来。

另外秋生扮演者,还有豪哥师妹黄蓉的扮演者,在前半段时候没有入戏的感觉,到后面才渐入状态,我们就凑合看吧。

岂料飞机半路遭遇浓雾天气,他们失去了方向飞到了非洲,并在跳伞时和僵尸分散。僵尸被当地土著人历苏和族人们带回,而林道士和阿森却陷入了野兽的围困之中。林道士和阿森脱身后再度遇险,又是历苏出手相救,二人入住历苏族人的营地养伤,同时也找到了丢失的僵尸……

可是反观僵尸先生中,其鬼怪的制作比起几十年前没有任何进步,甚至还有倒退迹象。例如:警长验尸时的白衣僵尸曾在比1992年版更早的1985年旧版《僵尸先生》中也出现过,但无论服装还是化妆都不够用心,部分观众甚至觉得还不如1985年的更吓人。可以说,这部僵尸片中绝大多数鬼怪的制作都是采用让群众演员穿上套装再画上几个眼影的简单粗暴方式。

如今,刘观伟带着《新僵尸先生2》再度归来,谈及初衷,他直言,这部新片在很大程度上保留了原来《僵尸先生》的诸多元素:“我想让看过的人找到以前的僵尸片回忆,让没有看过的人从现在开始关注僵尸片,共同感受僵尸片带来的既刺激又好玩的观感。”

(刘观伟:香港著名导演,执导过《僵尸先生》《僵尸家族》《鬼咬鬼》等影片,与洪金宝、李连杰、林正英、刘镇伟等人均有合作)

这部电影不仅在戏内情节上能让人捧腹大笑,在戏外,大家也是欢乐不断,主演豪哥和导演也经常在剧组逗笑,欢乐的气氛一扫拍摄的疲惫,让剧组的拍摄气氛更加的融洽和谐。

1985年,在电影圈发展多年的林正英凭借一部灵幻恐怖片《僵尸先生》走红香港和东南亚影坛,并获得第5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男配角提名。从此之后,他的僵尸题材电影一发不可收拾,成为真正意义上,中国僵尸电影第一人,开启了一个“僵尸片”盛行的时代。

在线上流量采买受限的当下,新片场影业联合魔力TV旗下两大短视频品牌全平台覆盖:@魔力TV进行了主创专访,@魔力美食为影片专属定制“僵尸主题美食”、并在片尾片花、平台露出,微博秒拍等全平台KOL发布,累计播放量破百万,同时也拉动了影片线上播放量的增长。

对于熟悉僵尸题材的影迷来说,许多当时看起来比较新鲜的桥段在这些年中被反复沿用,却鲜有吸引眼球的新东西出现,僵尸片似乎自己走向了一个创造力枯竭的死胡同。

《新僵尸先生2》的高票房分账,纵然离不开其IP背后的经典的港片文化、严谨的创作态度,以及融入新元素的惊悚喜剧故事,但如果没有适合互联网平台的营销,让经典IP俘获港片粉之外的新潮年轻人,也就无法吸引大量用户付费观看。

僵尸片巧妙地将喜剧和恐怖元素相结合,一边搞怪卖萌,一边又有精彩的武打场面,趣味性十足。

据说里面还有九叔的吻戏?七月十五,鬼门大开,孤魂野鬼游荡人间。茅山道长九叔精心准备鬼月所需祭品,而顽皮的二徒弟文才却跑去看鬼戏。文才不知身旁已聚满群鬼,更有貌美如画的女鬼小丽将其相中。九叔命大徒弟秋生前去营救,秋生则为小丽美色所惑。最终师徒惊动群鬼,使得它们逃脱鬼差管制,徘徊人世。为避免群鬼危害世人,九叔请来师兄弟共同商议对策……

8、90年代是港式鬼片的极盛时期,然而进入新世纪后,此类作品的境遇就急转直下了。概括来说主要有三方面的原因:

看了之后他就会知道,内地许多电影项目不只是不要脸,打着致敬的名号干着抄袭的活,而且他们还没脑子,连抄都抄不好。

当年在老版中饰演九叔(林正英饰)徒弟秋生的钱小豪在《新僵尸》中一跃成为师傅,身着黄袍,但却在许多细节上都尽量效仿英叔的表演方式,但因为林正英=茅山道士这个观念早已深入人心,因此这样简单的模仿既不能讨好观众,也失去了个人风格。

好莱坞式大片绚丽夺目的恢弘画面极大改变了中国观众对电影的认知。抛开价值观输出的问题不论,不得不承认好莱坞作品制作的精良绝非传统华语电影可比。几乎每一部好莱坞大片的后期制作都要花费比演员拍摄更多的时间与精力,由此影片的质量就获得了保证。然而在走过了8、90年代的黄金期后,香港鬼怪片无论是市场还是资金实力都大不如前,既缺乏足够资金去升级影片制作技术,如收拢CG人才亦或是改善影视城条件,同时也无足够的决心在山河日下、困难重重的大趋势下去推动变革。

记忆中英叔饰演的道士九叔,一字眉,一身正气,怀揣各类画符技能,一边打怪还能一本正经地给你科普一些僵尸、风水、道法知识,还能时不时透露出小幽默惹人发笑。

然而恐怖片或鬼怪片的思路从来就不应局限于此,欧美的丧尸、怪兽电影《活死人黎明》、《生化危机》、《狂蟒之灾》、《侏罗纪公园》等,日韩的《怪谈》、《阴阳师》,或是近年香港李碧华拍摄的《迷离夜》、《奇幻夜》等,从来就不局限于单一的传说,而是融入人性、当代道德、科技等新元素。毕竟传统鬼怪电影时代已经结束了,编剧导演们忙活半天还是只能整出一部“夜提灯笼巧遇鬼”的旧桥段,为看鬼而不顾情节发展强行拍鬼,如何能占据电影市场。

然而今年上映的续集表现就不那么尽如人意了。由于尚在档期,票房最终数据尚未出炉,但从网友评价以及微博点击量中对于票房即将惨败的现实已然可窥一斑了。截止1月8日晚间,作为一部在预告阶段热炒,大咖齐推的大片,其微博点击量在影片上映两天半后仅为2000万。两千万点击量在互联互通的网络时代,实在少的尴尬了。

因此曾经炙手可热的僵尸题材一旦出现,无论制作水平如何,光凭情怀就能在网络大电影这片沃土上分得一杯羹。

我国传统文化素材多如瑰宝,新时代互联网结合下的网络大电影需要更多奇思妙想的新桥段,新想法,一味“炒冷饭,玩老梗”只能最终go die。

在那个年代,僵尸片将中国传统文化发挥到极致,涵盖了包括道家、风水、封建玄学等多种理论,也开发出许多引人入胜、极具创造力的桥段,比如用生糯米清除尸毒,贴黄符纸,让呼吸停止就能避开僵尸等等。

在首作中,影片设置的笑点基本为原创,但时隔将近30年,还在用老梗,似乎就不那么好笑了。这部新作中显然只是将过去几部片子的笑点简单揉到了一起,如锅灰隐身的笑点来自于林正英《灵幻先生》,僵尸抓人画面来自于1985旧版《僵尸先生》等。那么真的是找不到新笑点吗?

说起香港的影视明星或大导演,不难发现其中严重缺乏年轻血液。无论是现代人还能回想起的重量级影星张学友、林青霞、刘德华、邱淑贞等,还是著名导演王家卫、王晶、 程小东等均是老一辈的巨擘,年轻人才的缺失使得作品创新日渐乏力。这个现象的出现不在于香港人不进取,本质还是大陆市场丢失后,人才外逃的窘境,这个现象现在也呈现于台湾岛内。在大陆制片商可以以千万出场费作为条件招兵买马之时,台湾香港那点少的可怜的制作费用实在难以要求艺人们保持忠诚。

放眼近几年灵幻鬼怪片市场,欧美有吸血鬼、丧尸深受追捧;亚洲泰式和日韩鬼灵题材影片独树一帜,中国本土片在外来文化入侵的环境下步履艰难少有佳作,唯一能拿得出手的只有八九十年代的香港灵幻鬼怪片,其中独具中国民俗元素的香港僵尸片,用开创性的题材,融合恐怖、武打和喜剧等元素,一时涌现出很多经典佳作。

怀旧的画风,不呼吸僵尸找不到人、请神上身、隔空斗法等桥段都有展现,不过这次是反派降头法师和清代僵尸组队开黑,一起和钱小豪茅山门派打对抗。

香港八九十年代涌现的僵尸片在中国鬼怪片历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伴随着僵尸电影的繁华,堪称“纵横香港僵尸片宇宙”的林正英饰演的茅山道士成为80、90一代人心目中的经典形象。从《人吓人》第一次出演降魔道士,到奠定香港僵尸电影里程碑式的作品《僵尸先生》里饰演法力高强的道士九叔,以及之后的《僵尸家族》、《灵幻道士》、《新僵尸先生》、《驱魔道长》等影片,林正英的茅山道士毋庸置疑成为香港僵尸电影中一个符号式的人物。

也劝告那些用情怀坑观众的主创们,一次两次被骗是我们还有期待,但是不可能次次被骗,与其一次次消耗老IP,不如去创造好的新作品。

此外,豆瓣上的评分也让影片的未来蒙上了阴影。在500余人评价的评分表上,得分仅为3.3分,优于2%的恐怖片,下方的网友评价更是一边倒地表示了对影片的遗憾。

如今,网络大电影正值大变革,大转型时期,未来精品网大路线势在必行,一味地靠情怀,相信很难在市场上走得更远。因此,挖掘出更多新卖点,创造出更多具有想象力的新桥段,才能推动僵尸题材走上更加长远的发展之路。

随后,1986至1991年,短短五年间,香港拍摄的僵尸电影超过100部,也造就了僵尸片的鼎盛时期,给观众留下了许多关于僵尸片的回忆。尤其是林正英扮演的道士、钱小豪扮演的秋生以及许冠英扮演的文才,成了最经典的银幕僵尸组合。

电影刚开头,豪哥带着两个小徒弟去捉妖,给你们看一眼捉妖的场面,特效5毛不能再多了……

抖音KOL化妆成僵尸并创造#僵⼫舞#话题,为影⽚导流,视频点赞量超过2700⼈次。引起观众好奇心从而搜索影片,付费观看。

除此之外,作为一个在电影圈三十余载的资深电影人,谈及以前的电影制作与现在的影片拍摄差异,刘观伟不止一次感慨:“20年,电影风云变幻,太快!”以前是想到做不到,现在只要你能想到,技术都会满足。但越是这样,就越容易让一部分人迷失,轻易丢掉对电影的敬畏之心,导致作品不走心。

提及僵尸片,大部分人一定会想到一个名字:林正英。但其实,八九十年代,也就是僵尸片的巅峰时期,除了演员林正英、洪金宝等闪耀在荧幕,还有一个藏在幕后、于僵尸题材而言有着划时代意义的导演——刘观伟。

今天要说的有僵尸先生IP加持的《新僵尸先生2》(下面简化为《新僵尸》)也无一例外,仅仅3天票房突破2000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