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中一名叫Fang Lang的中国年轻人,他是飘在一块浮木上,被最后一艘救生艇发现,并被搭救上岸的,当时他已经在冰冷的海水中奄奄一息。”罗飞告诉红星新闻。

“中国人会觉得,我的伙伴去世了,我活了下来,这件事情不值得炫耀。”罗飞说,“可能一些美国人会去努力找出证据,想告诉别人自己和这艘大船有关系,但是中国人,尤其是那一代华人恰恰相反,他们很内敛。”

当泰坦尼克号在撞上冰山后的2小时40分钟沉没,1522人葬身海底,705人生还。除了奥斯曼帝国的公民,这6位中国人成为了最大的一组非欧洲或北美乘客。这个获救比例更是远高于救生艇上获救的三等舱妇女和儿童的比例,如此高的幸存率引来了全世界质疑的目光,并触动了英美媒体的神经。

影片中矿长为了追求利益,对于未勘察区域强行开采,丝毫没有考虑可能会导致的后果。事故发生后,自行处理、恶意瞒报,严重凸显出人性的贪婪与无知,在这种情况下一旦政府的监管力度达不到,无形之中就助长这些人的胆量,在利益的驱使下国家的法律法规如同虚设,发生事故也将成为必然。

大家都知道《泰坦尼克号》中杰克和萝丝的感人爱情故事,但你对泰坦尼克号还有更深的认识吗?它的背后究竟还发生了什么事呢?

泰坦尼克号上的五十多名高级职员,除指挥救生的二副莱特勒幸存,全部战死在了自己的岗位上。

罗飞伸出胳膊,给红星新闻记者看了他小臂上的一串脚印形状的文身,那是海獭的脚印,他说,“我一直很爱大海的一切。”

他无论用什么方法劝说,太太罗莎莉始终拒绝上救生艇。她说:"多少年来,你去哪我去哪,我会陪你去你要去的任何地方。"

那一年,泰坦尼克号的起航对于世界无疑是一桩大事,这艘被称为“海上凡尔赛宫”的巨轮极尽奢华,头等舱中更是聚集了欧洲各种名流富商。但是,这些热闹和三等舱中的这8个中国人几乎毫无关系。对于他们来说,“泰坦尼克号”只是把他们从一个工地,“投递”到另一个工地的通路。

也正是在这个历史的断层,两位英国纪录片导演Arthur Jone和Steven Schwankert,决定站出来。“关于这几位中国人的真相太少了,这6人是那几百个幸存者中,唯一没有机会讲述自己故事的人”,在位于上海的工作室,Arthur Jone这样对记者说。

“在1912年,当这一灾难发生的时候,它是关于穷人和富人的一种隐喻,关于‘西方绅士’,‘西方淑女’行为的指南和标杆。尤其是这些西方白种男性绅士,他们是毫无疑问的‘好人’,‘体面人(graceful people)’,在危难之际让妇女和儿童先行离开,自己从容赴死,另外有一拨人,就得扮演那些反面的角色。但实际上,种种证据都指向,这不过是一种刻板的幻觉。”

他给太太留下的纸条上写着:"这艘船不会有任何一个女性因我抢占了救生艇的位置而剩在甲板上。我不会死得像一个畜生,我会像一个真正的男子汉。"

“这六个人,是第一代中国华侨的移民和缩影,他们走向世界的勇气和勤劳,值得被记住。”罗飞告诉红星新闻。

这六名中国人最后留下的身影就是在24小时之内,背负着身后“Chinese must go(中国人必须离开)”的骂名和排华法案的铁律,乘坐着一艘名为”Annetta”号的轮船调头返回大西洋,驶往古巴,最终消失在人们的视线里。

“我们不相信他们就这么凭空消失了,更不认同历史文献中给出的解释,这6人被讨论的应该是他们的勇敢和应变力”,另一位导演Steven Schwanker这样说。

而在之前,对于罗飞本人来说,泰坦尼克号是作为一个沉重的历史事件留在他的脑海中。早在导演卡梅隆的电影横扫全球票房之前,他就已经从各种报纸的周年纪念活动和书籍中熟稔这个事件,并做出了自己的解读。

“这艘沉没的巨轮,不仅是一个西方的故事”,纪录片导演这样说,“这是全球的故事”。而现如今,这段历史的真相需要被更多的中国人知道。

目前,团队已经掌握了一些线索,包括后代和知情人士的资料,但是令他们略感惊讶的是,大部分后代都对他们父辈的经历知之甚少,而了解过这些事情的后代在此前也并没有一个站出来声称,当时在船上的人是自己的祖父或者父亲。

1910年代,正是西方各国致力于“国民性”或“种族性”构建的时刻,抹黑敌人、为朋友漂白,是最快最有效形成民族共同体(Nationalism)的方式。

一位二等舱幸存者夏洛特(Charlotte Collyer)曾回忆说:“随后,他见身旁的水手累到划不动桨了,就主动把水手推开拿起桨划起来,像个英雄一般,直到我们被大船救起。”救生船上的长官也告诉记者:“……如果我还有机会搜救的话,像他这样的人我愿意再救上六次。”

两个儿子得救后,世界各地的报纸纷纷登载两个孩子的照片,直到他们的母亲从照片上认出了他们。不幸的是,孩子们永远失去了父亲。

就在这时,其中5个中国人发现船的甲板上,有一条破了的小船。        这5名中国人齐心协力,将这条实际上没法救命的小船抛入大海,再跳下海,浸在水中。幸好后来遇到了救生艇,被人救起。

△据说百万富翁古根海姆在沉船前换上了一身晚礼服,死也要死得体面。 (Topical Press Agency/Getty Images)

2014年,罗飞从自己相交20多年的老朋友,英国历史学家史蒂夫(Steven Schwankert)那儿第一次听到“泰坦尼克号上六个中国人”的选题。罗飞说:“我一向喜欢海洋探索的纪录片,而泰坦尼克这个题材是一个英国历史学家朋友找到我说起的,这让我有了兴趣。不是我找到这个题材,是这个题材找到了我。”

罗飞和团队根据目前已经掌握的资料给出了一个明确的解释—— 没有任何切实证据指向,他们采取了某种不体面的方式逃生,反而有直接资料显示,他们在当时曾经试图救助别人。纪录片的历史顾问,海事历史学家史蒂夫也表示:“这几个中国人的故事,展现的是勇气和智慧,而不是懦夫行为。”

老井王有四十年的工作经历,大大小小的事故经历了不少。像老井王这样的老矿工,身边因为矿难离去的工友都可以组建一个排了,他对于违规开采的后果应该是很清楚的,但是面对金钱的诱惑仍旧放弃了自己的底线。怀着侥幸的心理冒险一试。作为一名钢铁工人,我感触颇深,十几年来我身边这种事故屡见不鲜。发生这种事故的员工大多安全意识淡薄,存在侥幸心理。尤其是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经验少、胆子大、做事不计后果。往往成为事故的受害人和肇事者。

但是,您想不到的是,这个美丽的南海小岛,竟然与千万人瞩目的泰坦尼克号也有一段情缘。泰坦尼克号幸存的6名中国人当中,至少有一名是台山下川岛人。请看——

作为宣扬意识形态的需要,借助传闻、谣言、新闻等文学想象,“华人劣等”被刻画成了一种先入为主的顽念,以此强化“种族主义”的话语气氛。虽然,面对如此严厉指控的证据,除了一些含糊而矛盾的说辞,说到底只有一条:“中国佬的种族卑劣性”使然。

谈及现如今美国社会的种种亚裔歧视,也常常会追溯至《排华法案》设立的那段时期。可当我们拨开迷雾,看清历史的真相,曾经那些无意义的民族自卑感,只会掏空我们的民族认同。

“现在,我们想要做的工作,正是在这个新的时代给予泰坦尼克这个故事第三次隐喻,就是从这6个幸存的中国人的角度,后退一步,审视他们的整个人生。”罗飞告诉红星新闻,“泰坦尼克号是一个全世界的故事,亚洲人、非洲人、欧洲人都在船上有一席之地。”

凌晨二点一号电报员约翰·菲利普接到船长弃船命令,各自逃生,但他仍坐在发报机房里,保持着不停拍发"SOS"的姿势,直至最后一刻。

著名银行大亨古根海姆,在危难关头换上一身华丽的晚礼服说:"我要死得体面,像一个绅士。"

1996年,来自英国约克郡的小镇青年罗飞踏上了从昆明去上海的火车。那一年,他22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