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格蒙德.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1856年5月6日—1939年9月23日),奥地利精神病医师、心理学家、精神分析学派创始人。

1895年,弗洛伊德与布洛伊尔将共同研究歇斯底里病症的成果写成《歇斯底里症研究》一书。这本书的出版为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学的创立奠定了理论基础。

阅读是一种智慧、转载是一种动力、分享是一种美德。而懂得分享乐于分享的人,才能够提升人生的情趣与境界,才能赢得人们的尊敬。我们可以通过设置白名单公众号功能,允许您修改网球之家文章的内容、格式、排版等,甚至转载文章将不再由系统注明出处。喜欢网球之家文章并乐于分享的您可以加微信2766255联络我们。

自我防御机制最早由精神分析学派系统地加以论述。所谓自我防御机制就是自我在精神受干扰时用以避开干扰,保持心理平衡的心理机制。防御机制包括压抑、否认、置换、文饰、投射等。常常考查对于这些机制的理解与区分。

弗洛伊德比一般孩子提前一年进入中学,并经常在班里名列前茅。他的德语与希伯来语非常流利,在学校里他还掌握了拉丁语、希腊语、法语和英语,而且还自学了意大利语和西班牙语。在孩提时代,他就喜欢读英文版的莎士比亚。弗洛伊德兴趣广泛,喜欢军事史,但当在维也纳仅有的几个对犹太人开放的职业中进行选择时,他选择了医学。这并非是由于他想要成为一名医生,而是因为他认为学医可以通向科学研究事业,进而带来他所渴望的名望。在维也纳大学获得医学学位之后,他进行了关于鱼类脊髓以及鳗鱼睾丸的生理学研究,并在这一领域做出了重要贡献。

1885年在法国巴黎的萨尔拜特里尔医院向精神病大师沙可学习了半年多,主要工作有三项:参加会议,研究病例,听讲座。沙可对癔症、催眠术、和性病因的研究使弗洛伊德大感兴趣,颇有收获。而他仍旧保持了坚持不盲从,勇于独创的治学精神,在关于癔症的研究上,他认真研读了沙可有关癔症的各种论著,走遍了萨尔拜特里尔医院的各个病房,研究了各种类型的癔症,撰写一篇《癔症性与机体性症状学比较》的论文。阐述了和沙可的不同观点,并且得到了沙可的同意编撰在沙可的《精神病学史料》上。

纵观弗洛伊德一生,在1905年以前,他并不是一个家喻户晓的人物,并不是被大众所接受的人物,更是一个时时被抨击的对象,而面对学术上的争议和人们的不理解,以及生活上的窘迫(入不敷出占据了多数生活),疾病缠身,弗洛伊德并没有放弃他的学术精神,更加坚持走在自己的精神分析道路上。弗洛伊德精神感染的当时时代的许多科学家,有了一批像弗洛伊德式的人们来发展和坚持精神分析道路,才有了现在我们看到的精神分析应用。值得一提的是,弗洛伊德一家不仅夫妻之间而且父母和子女之间的关系甚好。尽管弗洛伊德一生内忧外患,十分坎坷,但他的妻子玛莎竭尽全力为其排忧解难,让他生活的舒适愉快。玛莎既是一个贤妻良母,又是一个令人钦佩的管家。弗洛伊德既是一个和蔼可亲的慈父,也是一个溺爱孩子的爸爸。弗洛伊德经常说:“人生有三件事不能打经济算盘,那就是:健康、教育和旅行”每当孩子们患病的时候,他总是焦急如焚。他大女儿五六岁时,差一点死于白喉。在最危急的时候,弗洛伊德问她最喜欢什么东西,女儿说:“草莓”。那时草莓已经过季了,只有一家有名的商店里可能买到,弗洛伊德不顾一切的采购到手,就在孩子吃第一颗草莓的时候,引起一阵咳嗽,把卡在喉咙里的那些白喉假膜都吐了出来,第二天病情就好转了。大家都说,一个草莓和一个爱子心切的父亲救了她的小生命。不管他的儿子还是女儿,他们后来的发展,都令人满意。小女儿安娜·弗洛伊德更是继承了弗洛伊德的衣钵,成为国际著名的精神分析家,获美国克拉克大学、奥地利维也纳大学等多所学校名誉博士学位,并授予大英帝国骑士爵位。弗洛伊德身上的那种顽强甚至与顽固的精神是他的民族和他的家庭带给他最宝贵的财富,而这样的精神最终成就了他在事业上的辉煌。心理学界把弗洛伊德精神一直潜移默化的沿用至今,影响着无数的心理学家,心理治疗师。(完)

早年的家庭教育和种族背景,让弗洛伊德养成了坚毅的性格,在他后期的求学和研究道路上奠定了精神基础。

1896年,经过几年的临床实践后,弗洛伊德确信,性冲突是所有神经症的首要原因。他声称,大部分的女性患者在童年时都有过性创伤经历。在这些事件中有类似的诱惑物,诱惑者通常是年长的男性亲属,最典型的就是父亲。现在,我们将这种经历称为童年性虐待,通常包括强奸与乱伦。弗洛伊德认为,正是这些早期的性创伤造成了成年期的神经症行为。

经过再三考虑,弗洛伊德断定,患者所描述的幻想对于他们自己来说是真实的。他们相信,那些可怕的性活动曾经真实地发生过。因为这些幻想仍然集中在性上面,所以性仍然是成年人神经症的原因。1898年,他写道:“我们可以从来自性生活的各因素中发现关于神经症的最直接,并且从实用的角度讲,也是最显著的原因”(quoted in Breger,2000,p.117)。

上的承认,应美国著名心理学家,克拉克大学校长斯坦利·霍尔的邀请,偕荣格、弗伦茨、琼斯、布里尔赴美,参加麻省克拉克大学二十周年校庆,并做了提名《精神分析的起源和发展》的五次讲演。并会见了20位著名心理学家,其中包括詹姆士、铁钦纳、卡特尔等人。弗洛伊德本人在致谢词中激动地说:“这是对我们的努力的第一次正式的合法承认”1910年在德国纽伦堡召开的第二次国际精神分析学大会上建立了国际精神分析学会,并有瑞士著名精神病学家荣格当选第一任主席。

弗洛伊德的母亲是他父亲的第三任妻子,弗洛伊德出生时,他父亲已经40岁,并且已经做了祖父,而他的母亲却只有20岁。父母通常是子女的第一任教师,家庭教育在人的一生中起着奠基的作用,父母及其他成员的思想、品行,性格、习惯潜移默化的影响,为他一生的发展奠定基础。弗洛伊德在回忆他的童年生活时经常说,他的父亲和母亲对他思想形成和人格塑造具有极其重要的影响。

连续3年弗洛伊德通过研究自己的梦,对自己进行精神分析。也就是在这一期间,他完成了在建立人格理论方面最具创造性的工作。通过探索自己的梦境,他首次意识到,他对自己的父亲存在多么强烈的敌意。他回想起童年时对母亲的性渴望,并梦见对自己长女的性愿望。他大部分理论都是围绕自己的神经症冲突与童年经验而形成的,就像是把他对自己梦的解释滤过一样。正如他敏锐地注意到,“对于我来说,最重要的患者就是我本人”。

他1873年入维也纳大学医学院学习,1881年获医学博士学位。1882—1885年在维也纳综合医院担任医师,从事脑解剖和病理学研究。然后私人开业治疗精神病。1895年正式提出精神分析的概念。1899年出版《梦的解析》,被认为是精神分析心理学的正式形成。 1919年成立国际精神分析学会,标志着精神分析学派最终形成。1930年被授予歌德奖。1936年成为英国皇家学会会员。1938年奥地利被德国侵占,赴英国避难,次年于伦敦逝世。他开创了潜意识研究的新领域,促进了动力心理学、人格心理学和变态心理学的发展,奠定了现代医学模式的新基础,为20世纪西方人文学科提供了重要理论支柱。

1884年,他发表了一篇关于可卡因有益效应的文章。后来这篇文章被看作可卡因在欧洲和美国泛滥的推手,这一看法一直持续到20世纪20年代。弗洛伊德因为放纵了可卡因的泛滥而受到强烈批判。这种公众关注给他带来的不是赞誉,而是声名狼藉,此后他一直试图消除早期支持可卡因所带来的影响,删除了个人传记中所有的相关信息。然而,根据他去世很久之后出版的一些信件所显示,他一直到中年还在使用可卡因(Freud,1985)。

你有没有做过什么让你后悔的事?我想,偷偷跟去神魔遗迹,大概是我这辈子做的最悔恨的事情。我害死了大哥。没有什么一波三折,尔虞我诈的背景。神魔遗迹会死人,谁心里都会住着一个可怕的恶魔。我的大哥是堡垒阵营出了名的英雄,一手盾牌一手长枪,他叫西格蒙德。而在混乱的神魔遗迹,当敌人的攻击蜂拥而至,他却拼了命的护住了还弱小的我。感受着大哥死死抱住我的体温,我突然什么都听不到了。这个人,从小陪着我长大,知我体弱,督促我强身健体,告诉我为人处世。他可以一往无前战无所惧,也可以温言细语哄我入眠。他可以是一个严厉的老师,也可以是一个护短的兄长。他那么好。可是那时他跪在地上护着我,鲜红的血液滴落在我脸上,我却在张了张嘴后发现自己连哭都哭不出来。

无意识(或者潜意识):弗洛伊德说,多数我们所想隐藏在我们清醒头脑之下,在我们下意识或者潜意识之中,这些被禁锢和拒绝的想法会从梦里或者“弗洛伊德式口误”中变个花样跑出来

弗洛伊德因为自己性生活的终止而责备妻子玛莎,很多年他都梦到,因为妻子自己放弃性生活而充满怨恨。“他充满愤恨,因为妻子太容易怀孕,在孕期又经常生病,而且拒绝参与除生育以外的任何性活动”(Elms,1994,p.45)。因此,弗洛伊德的阳痿可能与他担心玛莎再次怀孕有关。

1933年德国纳粹上台后,他们通过公开焚烧弗洛伊德的书籍表达对他的态度,其他所谓国家的敌人,比如物理学家阿尔伯特·爱因斯坦与作家欧内斯特·海明威,也遭到同样的待遇。

他在巴黎跟随精神病学家让·马丁·沙可学习了几个月,沙可是催眠疗法的先驱。也是他让弗洛伊德注意到了神经症可能具有的性基础。弗洛伊德无意间曾听到沙可说一位病人的问题根源于性,“这个病例,”沙可说,“总是一个有关生殖器的问题——总是,总是,总是”(Charcot quoted in Freud,1914,p.14)。弗洛伊德注意到当沙可讨论这一问题时,“将双手叠放在腿上,而且跳上跳下好几次……我惊讶地几乎要瘫倒(Freud quoted in Prochnik,2006,p.135)。

到1920年,仅仅距他去美国相隔11年,就出版了200多本关于精神分析的书籍(Abma,2004)。美国的主流杂志,如《妇女家庭杂志》《新共和》以及《时代周刊》都刊登了弗洛伊德的专题文章。曾获得极大成功,由本杰明·斯波克博士所著影响美国几代儿童抚养方式的婴幼儿保健书籍,就是基于弗洛伊德的学说而写。弗洛伊德对梦的解释,激发了一首流行歌曲的产生,歌词中有这样的句子:“不要告诉我你昨晚曾梦到什么,因为我读过弗洛伊德。”(quoted in Fancher,2000,p.1026)可能真的是美国让弗洛伊德身体不适,因此他才那样说,但也正是美国使他享誉世界。

弗洛伊德将科学研究作为职业的打算受到一名教授的阻止,这位教授告诉他,要获得教授职位,并在大学中挣到足以养活自己的薪水需要努力很多年。由于弗洛伊德缺乏足以自立的收入,他认为自己唯一的选择就是开设私人诊所。更深层的动力就是他与玛莎·伯尼斯的婚约,这个婚约一直持续了四年他们才有能力承担结婚的费用。1881年,弗洛伊德作为一名临床神经科医生开业,并开始探索情绪困扰患者的人格特征。

故事里,人死之前都会有遗言,有痛哭流涕,有依依不舍,有撕心裂肺。可是大哥只是抱着我,他什么都没说,眼睛里的光芒一点一点涣散,温度一点一点消失。我被压在尸体下,后来被森林阵营派出清扫战场的士兵捡到,带回了堡垒。布利大叔因为疏于管教受到了军罚,我也因为自己的顽劣,付出了对于那个年纪的我来说,几乎算得上是惨烈的代价。

他开创了潜意识研究的新领域,促进了动力心理学、人格心理学和变态心理学的发展,奠定了现代医学模式的新基础,为20世纪西方人文学科提供了重要理论支柱。

余老师:13790512785           刘老师:13712423592

弗洛伊德26岁时,爱上了一位叫玛莎·伯奈斯(Martha Bernays)的姑娘。在长达四年零三个月的漫长恋爱期间,他们整整分离了三年。弗洛伊德总共给玛莎写了九百多封情书,他把玛莎比喻成“一位嘴唇能降下玫瑰和珍珠的公主”。而生活的窘迫使得他们的婚期一拖再拖,直到弗洛伊德30岁,玛莎25岁时,他们才得以结成连理。而婚后的生活依旧入不敷出,弗洛伊德每月的收入只有45美元,家庭的生活费则需要120美元。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的老师布吕克极力劝他放弃理论研究工作,他听从了老师的劝告,离开了生理实验室,来到维也纳综合医院当了一名临床助理医师。这是他职业生涯的转折点。在这里,开启了弗洛伊德的从医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