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乐中草药擦剂使用方法小诀窍:打开盖子后,再打开滚珠头的盖子,划开封口膜,开口的大小决定流量,吸收慢的就口划开小一点,再旋上滚珠头盖,即可来回滚动擦,涂抹患处,每天一次,量大用透是关键!!一次即可见证神奇效果,按疗程用可以根治,详见使用手册。简单擦一擦,轻松做保养,远离酸麻肿胀痛,预防胜于治疗!

其实,生活可以很简单,看看那些没有看过的风景,走一走那些没有走过的路,在美丽的山水面前,做一个容易满足的人。相逢是缘,只要我们曾经拥有过,温馨的往昔都会留存在记忆中,即使有一天,不再相聚,也无怨无悔。

星期六,我独自回到父母家。他们一见我就问:“怎么一星期没见到徐蔓了?”我就把我们闹别扭的事原原本本地说了。妈妈一听就责备我,做事不该只顾自己而不顾别人。我不以为然:“不就是吃了半个西瓜嘛,有什么大不了的?”爸爸笑了:“你也不用替自己辩解。明天是星期天,你们都过来一趟。”第二天,我和徐蔓带上孩子回到父母家。一进门,爸爸就支使我出去买醋。等我买了回来,爸爸说徐蔓带着孩子出去了。说完他就抱出半个西瓜给我:“看你热得一头汗,吃点西瓜解解渴吧。”那半个西瓜足有四五斤,爸爸递过来一个勺子:“吃不了就剩着,让你媳妇回来吃。”我接过勺子大吃起来,吃了不到一半,肚子已经胀了。一家人吃午饭时,爸爸突然抱出两个半拉西瓜放在桌上,对我说:“你看看它们有什么不同。”

风湿性关节炎、肩周炎、强直性脊柱炎、颈椎病、坐骨神经痛、腰肌劳损、腰椎间盘突出、肢体麻木等疾病,是严重危害人类健康的顽疾。中医称为痹症,病理为肝亏损,风寒湿邪趁虚而入,致使气血运行不畅,“不通则痛”、而出现筋肌关节沉困酸痛,屈伸不利或畸形,僵直,多以关节、肌肉疼痛为最常见症状。这类疾病一直是医学界的难题。长期以来,许多风湿患者因得不到及时正确的治疗,导致失治、误治而致残、甚至危及生命而影响终生。善乐会中草药擦剂是采用藏红花、透骨草、草乌、全蝎、蜈蚣等多种名贵中草药精制而成的中药液体擦剂。由于配方独特,该产品具有极强的渗透功能,将药液直接擦抹患处(痛处),不仅能够起到很好的清洁抑菌作用,而且能通过皮肤的渗透,药液内的有效成分,迅速渗达到患病部位的深处,从而达到祛风散寒、通经活络、活血化瘀,改善血液循环、增强血氧供应的功效,由浅入深,由内到外,上通下达,将体内寒湿逼出体外等,从而消除疼痛,达到标本兼治的效果。

我们这些戏友绝大多数是朝九晚五的上班族,遇到非节假日,得等到下午下班后出发,带晚饭分秒必争赶往戏场。常带的晚饭是特色小吃麦饼,土豆咸菜馅、海苔白糖馅等素食馅的麦饼冷热均可吃,打包携带也方便。到了剧场,大家围座埋头开吃麦饼,互相瞅着各自狼狈相,相视哈哈大笑,恰似一群傻大姑。所幸,其他观众不认识我们,斯文扫地暂且无妨。等以后我们老了,年纪大到七八十岁,追戏追不动了的时候,回忆起带麦饼看戏这股十足劲头,定然感叹追戏激情燃烧岁月真好。

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杨贵妃也迫不及待,打开酒埕,顿时酒香扑鼻,直沁心肺,使之心旷神怡,令人精神百倍。贵妃惊喜万分,立即开宴畅怀痛饮,饮罢,杨贵妃醉态迷人,走出席间舞起霓裳羽衣舞来,一飘一起,一步一舞,婀娜多姿,意态非凡,煞是动人,使得唐玄宗与众臣连连拍掌叫好。诗人李白即赋出“人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现,会向瑶台月下逢”的千古绝句来。还有“贵妃饮罢荔枝酒,霓裳羽衣舞不够”的“贵妃醉酒”的故事,不径而传了开来。

被我们追戏频次最多的演员是孟科娟。她这些年演出活动范围主要在台州、宁波和温州一带,距离我们最远的地方也在一个半小时车程内,比较方便。追看孟老师戏,我们一般选择节假日,时间充裕些,午饭后出发,慢悠悠来到剧场。与孟老师已经是亦粉丝亦朋友关系,交往轻松自在,没有拘束。大家跟孟老师聊天,看她化戏妆,一起到剧团食堂吃晚饭。孟老师细心热情,得知我们要来看戏,总是事先吩咐厨师为我们加菜加饭。在她那里吃过多少次饭,记不清楚了,片片温暖留在心田。

元和十年,予左迁九江郡司马。明年秋,送客湓浦口,闻舟中夜弹琵琶者,听其音,铮铮然有京都声。问其人,本长安倡女,尝学琵琶于穆、曹二善才,年长色衰,委身为贾人妇。遂命酒,使快弹数曲。曲罢悯然,自叙少小时欢乐事,今漂沦憔悴,转徙于江湖间。予出官二年,恬然自安,感斯人言,是夕始觉有迁谪意。因为长句,歌以赠之,凡六百一十六言,命曰《琵琶行》。

诗前的小序介绍了长诗所述故事发生的时间、地点以及琵琶女其人,和作者写作此诗的缘起,实际上它已经简单地概括了后面长诗的基本内容。左迁:指降职、贬官。湓浦口:湓水与长江的汇口,在今九江市西。京都声:首都长安的韵味,一方面指曲调的地域特征,一方面也是指演技高超,非一般地方所有。善才:唐代用以称琵琶演奏家。命酒:派人整备酒宴。悯然,伤心的样子。恬然:安乐的样子。迁谪意:指被降职、被流放的悲哀。作者说他被贬到九江一年来,每天都很快乐,只有今天听了琵琶女的演奏,才勾起了他被流放的悲哀。这种说法是写文章的需要,读者当然不会相信他。

一直相信有些相逢是命中注定,就像茫茫人海中,有些人转瞬便消失在各自的生命里,有些人却能深深烙进心底。时光匆匆,岁月一直静静地向前流淌着,生命里的那些人来了又走了,有多少人能陪着自己一直走下去呢。

“哥,我不卖身的……” 昏暗的房间里,我柔着嗓子哀求,希望浴室里正洗澡的男人能放我一马。 “嗯?” 吱呀一声浴室的门开了,走出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 他深刻的眉目微敛,半扬起眉毛,定定地看着我。 我愣了下。 一方面是他挺帅的,比我见过的任何男人都帅;另一方面是,我居然觉得有点眼熟。 可突然间怎么也想不起了。 “行了,别跟我来这套。” 男人敷衍的勾了勾薄唇,淡淡的打量了一眼用来装我的盒子:“玩情趣可以,别过头。” 我心里一沉,看来今天是绝对走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