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有人不知道,演艺事业顺风顺水的他,还有着另一重身份——歌手,而且与演戏相比,张智霖在歌唱领域里取得的成就毫不逊色。

谁知道他竟然直接吻了上来。我的唯一感觉就是很湿很热,还有这是我的初吻。今天的皇历是不是写着诸事大凶?先是我自己发神经,让海波把我刺激了一顿,然后被这个路人甲招惹。

天窗采用整体式无边框设计,智能防夹,安全性能可靠,畅享舒适新体验,蓝天美景一览无余。

惊喜感动的靓靓看着张智霖走向自己时,两人眼里全是岁月沉淀下来的深深爱意。恍惚间,仿佛当初的少年从时光的缝隙里走来,挽着她向前走去,再也不怕岁月无情。

"实话实说,今天我是失恋,咬了你是我嘴欠,你也咬我了不是,这还是我初吻呢  "糟糕,说漏了。(未完待续,看全文请看下面)

而在别人问及张智霖会不会因为自己太帅而招人怀疑 对爱情不忠时,张智霖是这样说的。张智霖说:”我很帅,很多人看到我都会觉得我不真诚,像是清场老千一样“

后来他转战演艺圈,离开歌坛十几年,直到2009年,他才重回歌坛。回归后不久,他又凭借歌曲《恋上外星人》获得2011年“十大劲歌金曲”奖,多年未“出声”的他,一鸣便惊人。

就在今年,香港又拍了一部警匪电影——《泄密者》,这部由邱礼涛导演,张智霖、吴镇宇、佘诗曼等演员主演的电影,讲述了围绕一家医药公司发生的一系列犯罪故事。

我认命地按下暂停键,抬头一看,哇塞,真是超级帅哥。要是平常,恐怕我会紧张到口吃,可是今天我心情很差,就是布拉德.皮特站这儿,我也不会给他好脸色看。

廖海波看了我几眼放开了我,我用手一摸,一手血,这小子咬得真够狠的。我今天是招谁惹谁了我?我忽然觉得特没劲,于是拎起大衣准备继续走人。这回他没拦我。

"还有,我最讨厌叫海波这个名字的男人。最好不要让我再看到你。"我恶狠狠地发言完毕,抓起大衣决定出去挨冻。

再说皮肤。生下来的时候,是乳白的那种,我爱极了,我无数次的希望,我孩子的皮肤不能像我,不白,有些偏暗。然而怕什么来什么,在儿子两个多月的时候,开始蜕皮,三个月时差不多蜕完皮,发现还是像我的皮肤。但自己的孩子,不管怎样都是好的,但别人说,这个孩子皮肤不白哈,我就说:“我们是男孩,不白就不白吧。我们不是女孩,不白怕嫁不出去。”

廖海波没揍我,而是按住我又吻了一次,把我嘴唇咬破了。这个混蛋,疼死我了。我眼泪廖廖地瞪着他,只恨没有及时咬住他。

http://item.taobao.com/item.htm?spm=a1z38n.10678284.0.0.6e111debpsIg8p&id=572287362393

这二十多年来,张智霖始终零绯闻,一如既往地爱着靓靓(袁咏仪外号),赚钱给她买包包。

就像歌词中写的:“早已认定对方,亦不必一张纸定情,用悠长的初恋证明,能够共度各种困境。”

我不想哭,我发誓我一点也不想哭。不过我靠在车座上一边抽烟一边眼泪就流水一样往下流。廖海波打开了车窗,于是听见外面不知道哪儿的乱七八糟的歌。

张智霖不是香港最帅的男艺人,却在二十多年前凭借漂亮外形被鬼才星探发掘。他也不是香港最好的男歌手,自1991年的《现代爱情故事》开始唱片就张张卖座。他更不是全港演技最好的男演员,却从未在大银幕和小荧屏被定型,人是旧人,戏中角色却是新鲜的。

古人陈文述曾有一语:“十年以前,慕君之色;十年以后,爱君之才。经岁以来,感君之情;一夕之谈,重君之德。”

外面冷得要命,酒吧里暖和得要死。我随便点了个酒,找了个角落打手机游戏。幼稚、可笑、无聊。现在这三个词一定适合我得要命。我妈不许我抽烟,这几天把我憋的,我一只手夹着烟,一只手打游戏。出于公德,我还按了静音。所以,可能在别人眼中我更加无聊。而事实恐怕是,根本没人会注意我,这些想法不过是我自做多情。不过我现在就是想打手机游戏,再过一分钟不让我玩这个,我一准死掉。

看过香港电影的朋友们都知道,香港的警匪片是港影的一大特色,不仅剧情紧凑、动作精彩,而且演员的颜值和演技往往都是一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