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地,视角切换至了现实世界。此时此刻,视角变为了第三人称,我们观测到了Lewis在现实世界中是怎样的,空无一人的黑暗的罐头鱼厂,传送带上已经没有鱼了可Lewis的双手却仍然做着日复一日的机械化工作,令人可悲可叹。

恐惧和逃避永远都躲避不了那总会发生的事情,不如让我们打开眼界,去欣赏这光怪陆离的一切。

尽管我富有满腔热血,但在现实中我仍然是那个模范员工。每天在家和工厂周转。每天与鱼打交道。

But the older you do get, the less likely you are to have any real notable "firsts" anymore. Or at least, those that you do experience become a whole lot less pleasurable. Gone are the days of first kisses and first dates, for instance, to be replaced by the first time you catch yourself groaning audibly while attempting to extricate yourself from a chair.

魔幻现实这个概念,是文学批评家对那帮拉美文学作品提出来的,而不是那群拉美作家们自封的。对他们来说,他们书写的是现实,只是那些现实在外人的眼里显得魔幻罢了。

Strengthen What Remains《Justice Creeps Slow》EP

如果一款流程仅仅只有两个小时的游戏买到68元还可以好评如潮,那么这款游戏一定有着足以让玩家所心动的地方。

“我是Lewis,我曾是罐头厂的模范员工,只是我的妈妈总以为我的精神不正常,她为我请了一个心理医生。

之前说到《What Remains of Edith Finch》是由一个个琐碎的片段组成。游戏非常有设计感的为每个片段都设计了独特且贴合主题的玩法。

其中有一部分游戏方式难度小、挑战小,有些乏味。好在大部分游戏模块设计的非常别致。比如其中有一部分是用漫画来诉说一个惊悚的恐怖故事,接下来玩家就是在漫画的宫格中去体验这个故事。

“我是Finch家族幸存的最后一个人,今天,我回到了这座房子来揭开家族死亡的秘密。”

同时,时间流逝,Lewis的想象愈发强大,想象世界的可见范围逐渐大于现实世界。你可以发现它占据屏幕的比例愈发强烈,遮挡住了他在现实世界中的一部分工作画面。他的想象世界同时正在以明显且惊人的方式不断进化,最初是如同RPG迷宫一般的2D俯视视角,然后是如同纪念碑谷般的45度游戏视角。

这个故事讲述了芬奇家族的最后一人,她回到老宅解开自己亲人的死亡真相。一般说来,这会是个恐怖游戏。但是制作组利用他自己的方式把每个死亡故事讲述的又不那么恐怖。

尽管Lewis的理智尚存,他的想象世界已经占据了整个游戏屏幕。(但你仍然可以操纵Lewis进行切鱼工作,但这时候一切只能凭靠你的感觉。)同时,在此时此刻,Lewis的想象世界已经从45度视角再度进化为了第一人称视角。

《What remains of Edith Finch》是一款2017年4月底发布的游戏。很多人称它为:“最好的步行模拟器游戏”。不过这款叙事型的步行模拟器游戏,在我的朋友圈里没多大名气。Steam中共有6518篇测评,其中95%为好评。

Lewis的幻想症不断恶化,有一天他甚至有了自己的领土与城民。随后,他甚至将自己想象成了如同拿破仑一般的传奇人物,接二连三的攻占侵略一个又一个国家与土地,将其全部改名为自己的名字。在最终,他远航而至一座位于太阳之东、月亮之西的金色宫殿。

Deez Nuts新专辑"Binge & Purgatory"即将发表 专辑同名曲MV发布

So I'll chalk this one up as a victory, especially if it turns out to be my sole attempt.

Florida's Strengthen What Remains permeates the hardest, most dedicated work ethic one can associate with a band. Through an unrelenting tour schedule and a breed of socially aware metallic-hardcore, they have cultivated a fanbase stretching across multiple continents. The group is readying the release of their 2017 demo, which features three vicious tracks and will be released via Blood & Ink Records on Jan. 27. Pre-orders are on sale now. Continuing their strenuous touring, Strengthen What Remains will then head to Canada and Asia later this year.

我们该如何看待这个不可避免的结果?是每天生活在恐惧和焦虑之中,还是坦然接受,用心去感受当下的世界?

Edie曾祖母是家族中最长寿的人,她和这个「遭遇诅咒」的世家似乎显得格格不入,其他家族成员都是早早离世,唯独她活到了93岁。而她也是唯一一个能够坦然接受这种「诅咒」的家族成员。

啊,什么声音?我的母亲在远处尽力呼唤着我,但是我的脑子里被金碧辉煌的宫殿充斥着。我沿着楼梯一步步走向高处。前方的亮光闪烁着我的眼睛。我义无反顾地走了上去。

《艾迪芬奇的记忆》是一位朋友推荐给我的。它并没有什么唬人的噱头,但是它却用最单纯的叙事、最震撼的美以及对死亡最真诚的思考打动了我。《What Remains of Edith Finch》用一系列故事,似电影般讲述了一个家族关于“诅咒”的怪谈。玩家扮演Edith进入 Finch 家族的大宅调查家族历史,试图弄明白为什么她是这个家族最后一个活着的人。期间,一个又一个故事被揭开。这些故事的年代从遥远的过去跨越至今,每揭开一个故事,玩家都会体验到一名新的家族成员在死亡当日的生活。该游戏的玩法和故事格调非常多变,每次变换一名家族成员,就变换一种风格。唯一不变的是你将始终处于第一人称视角沉浸在一个个故事之中,并且每个故事都以家族成员死亡收尾。故事的最后,主角Edith开始对诅咒、对死亡、对整个家族有了自己的认识。作为玩家,又懂了多少呢?《What Remains of Edith Finch》有着超高的美学价值,像是一个制作精致的八音盒,小巧却不简单。如果你细细品味,能发现许多之前忽视掉的细节,而这些细节全都是惊喜。虽然在游戏性上,《What Remains of Edith Finch》稍显薄弱,但是它已经是足够得到SS+评分的佳作了。

Connecting nature, food, life in mountains

It's said you almost always know when it's your first time doing something, but almost never know when it's your last.

对于我们每一个人来说,在现在的科技水平下,每个人的终点也都是死亡。死亡是每个人都逃不过的话题。人生在世,平均下来,不过大几十年,但是这个世界却有那么多的未知让我们疑惑。我们每个人都生,但每个人也都将逝,这一系列的轮回有怎样的价值?也许像游戏里说的那样,如果我们能一直活下去,也许我们就有时间去慢慢理解这些事。

Although his logic is still clear at that moment, his imagination has occupied the whole visible screen of the game. (But you can still control him to work, and you can’t see the tools, totally depend on your sensation.) Also, at that time, the imagination become a first player view, exactly, it evolved again.

变成怪物,尖叫女人,放风筝的人,画画天才,鱼罐头加工厂...说它是游戏,不如说它是我们亲自放的电影...

价格方面,小黑盒显示Steam史低40元。算是一张有点小贵的电影票吧,哈哈。如果你喜欢叙事电影、带有浓厚艺术设计感的游戏,那么你一定不会觉得这张电影票很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