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受瞩目的《莱茵的黄金》将在2016年9月19、20日于国家大剧院歌剧院隆重推出。

指环四部曲是瓦格纳的一部鸿篇巨制。不仅仅在于有着15小时的演出时长,更在于瓦格纳为了这部剧付出了长达26年的心血。

熟悉瓦格纳的人都知道,他的歌剧(自称乐剧)讲究戏剧、音乐、美术、表演融为一体,追求的是作品的高度完整和升华。故从始至终并无半点松懈。

场景转入瓦尔哈拉城堡,这是在高山上空旷之地,正在修建的一座神殿。神殿的主人是众神之父沃坦——Wotan是德语音译,对于80后来讲他还有一个大家更熟悉的名字:奥丁(Odin)——同样来自《圣斗士星矢·北欧神话篇》对不对?北欧海盗还有一句俚语,“把你的生命献给奥丁” ,这更便于大家记住这位众神的家长。

封面画为出生于日本的美国画家Kinuko Craft(1940-)所作的石版画,是为达拉斯歌剧院上演的《指环》系列海报之一,具有较强的新艺术风格。

然而无论怎样,瓦格纳作为想象力丰富,创造力巨大的作曲家,是得到全世界所公认的,他作为新时代的开拓者和带头人,为世界音乐的发展,起到了独一无二的引领作用。

众所周知,瓦格纳作品中最“要命”的声部是管乐声部(特别是铜管),它们往往起到的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的作用。发挥得好则锦上添花,发挥得不好则一败涂地。

瓦格纳还因为《指环》的演出要求而革新了歌剧院结构。在19世纪中期法国流行的“大歌剧”中,歌剧院内装饰奢华,作品过于注重优美的演唱和华丽的舞台布景,剧情毫无意义,各种艺术形式互不关联,瓦格纳称之为“丑陋的怪物”。他理想中的剧场,是古希腊式的巨大的阶梯状剧场。在这样的剧场里,座位上几乎人人平等,声音又好得出奇。于是,瓦格纳设计了拜罗伊特节日剧场,其观众席参考了古希腊剧场的半圆形阶梯状结构。为了让乐队的灯光不影响舞台效果,瓦格纳设计出了极其独特的下陷式乐池,完全隔绝乐队灯光。另外瓦格纳在台口设计了两块声音反射板,乐队的声音通过两次反射,与舞台的人声有机融合后到达观众席。这些剧场设计都是为了《指环》演出服务。在首部剧《莱茵的黄金》开头时,场灯全灭,剧场内一片漆黑,低音提琴的降E长音仿佛从无穷的深渊中呈现,之后和圆号奏出降E大调的“自然”动机。然后弦乐加入,“自然”动机发展成为“莱茵河水”动机,汹涌澎湃地从舞台前方向观众涌来,徐徐地揭开超过14个小时的音乐戏剧长卷,其现场效果令人难忘。

第4场:山顶上的空地。沃坦和洛格嘲笑阿尔贝里希想统治世界的野心,要求他交出黄金以获得自由。为了留住指环以得到更多的黄金,阿尔贝里希运用指环的魔力,交出了尼伯龙根家族的全部财宝;但在沃坦的逼迫下最终还是不得不交出手上的指环,他对着指环念出了邪恶的咒语:不管是谁拥有这枚指环,都将因焦虑而死;拥有指环者将饱受折磨,想拥有而不得者将因嫉妒而遭到毁灭(“Wie durch Fluch er mir geriet”)。唐纳、弗罗和弗丽卡欢迎沃坦和洛格胜利归来。沃坦和洛格赶紧向他们展示弗赖娅的赎金:堆积如山的宝物。这时巨人带着弗赖娅来到,但法佐尔特很不情愿放弃弗赖娅,剔除所有的宝物堆积起来必须要覆盖住弗赖娅的全身。弗赖娅的身上堆满了宝物,法夫纳却以还能看见弗赖娅的头发为借口,要求沃坦把隐身盔也放上去;法佐尔特也说从一个缺口处还能看见弗赖娅的眼睛,要求沃坦交出指环来填补,但沃坦拒绝了,并对巨人的威胁和众神的恳求都置之不理。最后,大地之神埃达(女中音)出现了,她警告沃坦这枚指环将会给他带来灭顶之灾,他必须放弃。沃坦听从了埃达的告诫,将指环抛在宝物堆上。巨人释放了弗赖娅。法夫纳为争夺宝物将法佐尔特杀死。众神准备进入天宫。唐纳登上巨石挥舞锤子,把云雾团聚在周围,霎时电闪雷鸣。云开雾散之后,一道彩虹跨越山谷,直通瓦尔哈拉城堡。众神依次从彩虹桥走过,只有洛格看上去落落寡欢。山谷中出现为丢失黄金而悲伤不已的莱茵少女。沃坦不理会她们,带领众神跨过彩虹桥,迈向雄伟的瓦尔哈拉城堡。

为此,“天交”已和汤沐海大师达成共识,从现在开始,一年演出一部歌剧,四年时间内,将《尼伯龙根的指环》四联剧全部完成。

3. 进入“K+现场”剧院:注册登陆后,点击网页右上角“K+现场”图标,进入观影剧院;

2. 登录会员账户:点击网页右上角“登录 | 注册”图标,请先登录库客音乐会员账户,如没有库客音乐会员账户,请注册后登录(目前,注册观影会员无需付费);

当晚的汤沐海就像一个战场上的将军,面对如此冗长的歌剧音乐,他驾驭起来却是那样的娴熟流畅,得心应手,其超凡的能力令人感叹不已。

在瓦格纳之前,德国歌剧的造诣远逊于意大利歌剧。瓦格纳从韦伯的《自由射手》一剧出发,以一己之力构建德语歌剧大厦,使得德语歌剧与意大利歌剧分庭抗礼。另外,歌剧一般以音乐为重,以优秀的剧本著称的歌剧作品不多,即使有,也都是文学名家之笔,作曲家兼任剧作家的例子几乎没有。但瓦格纳是一位真正的剧作家。他一个人先创作《指环》的德语散文脚本,然后改成韵文脚本,不仅人物形象鲜明、作品意蕴深远、结构充满张力,而且文采飞扬,不仅有诗词常见的“尾韵”,而且还有“头韵”。《指环》剧本是戏剧历史上的杰作,尤其是《女武神》,戏剧造诣极高,不逊于莎士比亚的代表作。瓦格纳生前靠着出卖《指环》剧本的版权就能获得大笔收入。

Q:加入橄榄古典音乐粉丝群?A:【微信群】请加小编个人微信(ID:ganlanmusic,ps:小编有点忙,要是没能及时回复消息请大家谅解一下喔~)

他认为“无休止的旋律让节奏感变得混乱,而这种手段的运用仅是为了戏剧性效果。”尼采对瓦格纳的批判是复杂的,但两人的情谊却依然相互影响着对方。开始时,尼采对瓦格纳的批判大部分都是针对《帕西法尔》,后来他又把矛头指向了《指环》。

瓦格纳曾宣称,他的艺术理想是“整体艺术”(Gesamtkunstwerk),即各种艺术形式在舞台上有机综合到一起。他相信整体艺术品是最高的艺术形式,是演出者和观众共同经历的精神洗礼。

第3场:死亡国的地下坑道中。在尼伯龙根家族的洞穴里,阿尔贝里希正在折磨他孱弱的兄弟、擅长锻造的米梅,要求他交出用莱茵黄金制成的魔法隐身盔,因为任何人戴上它,便能隐身或变成任何形状。为了证明隐身盔的魔力,阿尔贝里希戴上了它,很快就消失了,并用无形的木棍狠狠地鞭打毫无反抗能力的米梅。阿尔贝里希走后,沃坦和洛格出现。洛格提出要帮助米梅,并从他的口中得知阿尔贝里希如何迫使和奴役尼伯龙根家族的铁匠铸造指环。不久,阿尔贝里希驱赶着一群雾魔回来,命令他们把金子堆在一起。他对洛格所提到的昔日友情表示不屑,开始炫耀指环无穷的力量,威胁说总有一天他能征服众神,夺走他们的女人。洛格狡猾地对阿尔贝里希大献殷勤,请他证明隐身盔的强大力量。阿尔贝里希随即变成了一条巨蟒。洛格假装害怕,于是阿尔贝里希变成一只蟾蜍,不料被洛格踩在脚下,并剥下头盔。阿尔贝里希没有了头盔,立即恢复原形,洛格下令把他捆起来带往神界。

此时,莱茵河的仙女们在河底也唱起了歌,思念着自己曾经日夜守护的“莱茵黄金”,盼望着它能早日完璧归赵,回到它原本应该在的地方。

《莱茵的黄金》是瓦格纳大型四联乐剧《尼伯龙根的指环》中的第一晚,全剧在此序曲中拉开序幕。

四部乐剧组成的四联剧《尼伯龙根的指环》。瓦格纳称之为“历时一个前夕及三天的戏剧节(Bühnenfestpiel)演出”,全套包括《莱茵的黄金》《女武神》《齐格弗里德》和《众神的黄昏》。作曲家自撰脚本。1876年8月13日至17日完整首演于拜罗伊特。

《莱茵的黄金》是《尼伯龙根的指环》中的序幕部分(四联剧的第一部),它向人们讲述了指环全剧的前因与谜底。全剧戏剧结构清晰,音乐一气呵成,与其他三部剧相比,有着较好理解的情节和相对“规范”的旋律。

《莱茵的黄金》(Das Rheingold)是瓦格纳的四联神话歌剧《尼伯龙根的指环》的第一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