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天后,阳宗隧道发生死亡2人受伤5人的交通事故。这一天昆石高速上发生多起交通事故导致路面瘫痪,救护车花了7个小时才将伤员送到医院。

在一栋筒子楼中发生了火灾,十具被烧死的尸体被送到UDI。尸体烧得焦黑,全体都身份不明。因为数量太多,全体UDI成员,以及前来支援的法医一起进行解剖,但是要查明死者的身份仍旧困难重重。

据统计,今年7月昆石高速车流量为248万辆次,较上月增长31万辆次,增幅为14.46%,平均每天车流量为8万辆次,远超5万辆的设计流量。

小团山隧道和阳宗隧道的特点在很大程度上相似,全长2320米的分离式双向隧道,路况好、车流较大、车速也较快。小团山隧道回昆方向是一个带弯道的长下坡,一些驾驶员在出口会不经意间放任车速过快,而在出口突然面对内外光线变化时,在带有弯道的路段下意识刹车减速,往往会导致车辆打滑引发危险。

小编非常地希望,在这样的综合整治之下,阳宗隧道能在不久的将来彻底摆脱“死亡隧道”之名,大家在行经这一路段时也不用再担惊受怕。

隧道内光线昏暗,而且很多车不按规定行驶。我曾经在隧道里被堵过,昏暗、缺氧、烦躁的感受永远忘不了。

据悉,目前交警、路政和昆明东管理处3家单位已形成联动机制,共享消息,紧密合作,及时应对发生在高速公路上的各类事件。

今日(17),网友“风一样的男子”向镇雄门户网爆料,称约在今日中午11时30分许,镇雄县关口隧道内发生一起车祸,但未造成人员伤亡。

昆石高速公路沿途桥梁多、隧道多、长下坡路段集中,且部分点段经常出现强风、团雾、积水、结冰等恶劣天气现象。其中阳宗长下坡路段、清水沟长下坡路段、木喳箐长下坡路段、小团山隧道、阳宗隧道、清水沟1、2号隧道路段易发生因跟车距离过近、隧道内变更车道等引发的交通事故,而在车流量较大的情况下,车辆一旦发生故障或事故,也极易引发路面拥堵或二次事故。

近年来,关口隧道内因车祸发生的交通事故很多,死亡人数也不断上升,被网友戏称为“死亡隧道”。

记者看到,对于限速的调整,大多数驾驶员视而不见。隧道口速度监测显示,很多车辆都是以80余公里的时速驶入隧道。执勤交警说,驾驶员不仅不按限速提示行驶,而且跟车也非常近,一旦前车急刹,后车根本来不及停住,很容易造成追尾。

这个面积大概10平方的岗亭建立4年了,那扇门几乎没有关上过,最冷的时候,岗亭内的温度只有零下12℃,连空调都不起作用,只有在大年三十这一天下午,岗亭的门会关闭,晚饭一过,大门又会被打开。

针对隧道的灯光问题,交警部门表示,他们此前已就隧道灯管问题发函给昆明东管理处,建议更换光源,但迟迟未见更换。直到省政府作出挂牌督办的要求后,该处才对阳宗隧道内的照明设施进行改造。

国内隧道内灯光较为昏暗、车流量又大,容易导致司机对安全距离产生误判,如果隧道有转弯,昏暗光线同样容易导致驾驶员对弯道的半径产生误判。

2015年以来,有关部门完善了阳宗隧道的应急广播系统40台,安装电话报警系统23台,在出入口安装车速检测提示牌4套,在隧道内安装禁止超速标志8块,安装反光路标1887个,路面车道标线3392平方米;

侧围多方向攻击,在侧围我们可以等待敌人进攻随后重刀击杀,也可以协助队友支援中心位置。如果对方人数占优果断退后等待支援。是个可攻可守的点。

解剖结果显示,第九位死者很可能在烧死前后脑部遭到重击,另外,死者腰部有像是被绳索捆过造成的皮下出血。

生命不能儿戏,拒绝车祸发生。亲爱的司机朋友,请你经过关口隧道时,务必提醒自己小心驾驶。

8月2日上午11时左右,昆石高速阳宗服务区,记者随机采访了多位司机。说起阳宗隧道,大家的反应如出一辙:“车一进隧道,就有恐惧感……”

“如果能拦下来,他就不会死。”尽管这是岗亭成立以来,截至目前唯一的一次事故,但就是这个唯一,让四人都耿耿于怀。

在阳宗长下坡路段坡头,昆石高速交巡警把一个集装箱执勤点搬到了这里,3名交巡警和协警24小时值守。“一旦长下坡路段发生交通事故,坡头的执勤点就马上对后续车辆进行临时管制,禁止大货车再驶入长下坡路段,避免二次事故发生。”

而对于隧道的道路情况,交警部门曾向云南公投昆明东管理处发函建议将隧道内由水泥路升级成的沥青路面改为防滑性能更好的沥青混凝土路面,但未能得到及时回应。“一开始,管理处只在隧道出入口处铺设防滑材料,约两年后才在全隧道铺设新型防滑材料。”

在充满死亡的死亡隧道中玩家们享受着厮杀的快感,近战武器嗜血的刀刃锋利无比,一起刀起来吧!

记者驱车进入隧道,虽然隧道内车道为实线,但行驶过程中就有4辆小车随意变道,其中一辆微型车甚至连转弯灯也没打就突然从左侧车道并入,把记者吓了一跳。

底层厮杀有些时候会很混乱,在适当的时候可以在边缘处停下来寻找合适机会出手。在下方重刀的优势明显突出,轻刀的伤害不足以一击致命对方,所以尽可能的使用重刀来偷袭敌人。

所有司机需要注意的是,在隧道里行车严禁打开远光灯,此举是非常危险的。在隧道中由于隧道内外的光线差已经使得司机视觉感受很难受了,如果加之远光灯光线,更容易出现危险,因此远光灯是避免使用的。

每天登记在本子上的车辆信息,至少要写满3张白纸。任承龙说,他们会把每天登记下来的司机手机号码,交给交警中队,然后录入电脑,隔一段时间,就会给司机们发信息,时刻提醒过往隧道要注意安全。

1996年5月12日,我永远忘不了这一天。一场意外的车祸险些夺去我的生命。在车祸过去8周年的时候,我将这一疑问写出来,请大家评说指教。    记得在入院救治的第一天,我一直昏迷不醒。迷迷糊糊之中感到自己走进一个黑黝黝的山洞。只见山很宽敞怪石嶙峋阴森森的,光线很暗,一眼望不到尽头。一些看不清面孔的人们——有大人,也有小孩,一个个缓慢地向前走动着。我跟随在他们的后面行进,感到步伐沉重,每走一步都要费很大的力气。我见到有人蹲在地上点燃了火堆,似乎在取暖休息。前方,还有几处火堆在燃烧着,跳动着可怕的火光。    我不由自主地一直向前走着,忽然发现远处有一团亮光,仿佛是山洞的尽头。于是我径直向那亮光走去。亮光雾蒙蒙得晃动着十分刺眼。我走着走着突然觉得有点不祥之兆,一种恐惧感涌上心头。我毅然转过身向着山洞的这边返回。一路上,我看到仍有三三两两的看不清面孔的人们往山洞的亮光处走去。    猛地,我感到有人推了我一下。我从昏迷中苏醒,朦胧中看见护士正在给我的臀部打针。在医院大夫们的全力救治下,我一天天得以康复。过后,我看到一本杂志上有篇文章说,人们在频临死亡时,要穿过一条漫长的隧道。这隧道的尽头便是闪着亮光的地狱之门。这情景与我在昏迷中见到的有些类似。我臆想,这个黑黝黝的山洞是否就是一条死亡隧道呢?如果是的话,我毫无疑问地走入了死亡隧道。只是由于我中途返回,才得以与死神擦肩而过。我将这事说给母亲听,她感到莫名其妙,似信非信不置可否。

在这里小编也给各位司机提个醒,无论是在阳宗隧道还是在其他隧道路段行车时,下面这些事儿都要注意哟:

2013年5月15日,隧道口两辆重型货车迎面相撞,瞬间起火,两个变形的车头死死卡住了4个人。

要破解事故黑点的“魔咒”,或许必须采用综合性的治理方式。这种“综合性”不仅在于警方执法、路政管理、设施完善,地方政策或立法都应该纳入其中。昆明理工大学交通工程学院副教授胡立伟长期研究道路交通安全,他提出,应出台地方标准以保证安全!

今年6月起,交警在隧道内抓拍车辆实线并道。设备启用至今,共发出针对此项交通违法行为的违法处理通知书5111份。机动车违反禁止标线指示的违法行为将被处以罚款200元并记3分的处罚。

他们坚守了4年的地方,是210省道30KM处的马岭隧道,一个横穿建德、浦江的最险隧道。往建德方向隧道出来,是一条巨长的下坡路段,自2008年路段开通以来,已经发生了16起交通事故,死亡26人,因而被司机们称为“夺命坡”。

父母断绝关系十多年的三郎,在死后不经证明就被用老眼光看待,这正是法医学所不愿看到的。

另外,由于照明不足,在隧道内上下坡以及转弯时会对司机的心理产生压力,进而导致反应迟钝。如果在司机疲劳驾驶时,昏暗的光线更容易让人产生昏睡感,因此增加灯光亮度是必须的。

可能的火灾原因是凶手杀人后为掩饰痕迹故意纵火,而疑似被仇家报复而死去的三郎,因为“连累”了众人,被其父亲严厉地斥责,说他的死是遭了天谴。

昆明理工大学交通工程学院副教授胡立伟长期研究道路交通安全,他说,尽管阳宗隧道不应该被称为“死亡隧道”,但这一隧道事故高发,被称为事故黑点并不为过。因此,阳宗隧道在2015年11月被列为全省29项安全生产重大隐患进行挂牌督办,要求今年11月30日前完成整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