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中的扛把子在大城市自立帮派、经营黑市,甚至和贪官勾结,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时,刑满释放的黑帮分子还帮苏联政府维稳过治安……

俄罗斯足球暴力团如此嚣张,背后除了有地方议员在暗中撑腰,还和当地的黑帮传统有着密不可分的“血缘关系”。

他们甚至还允诺,只要阿根廷流氓团能派来特使助阵,机票食宿全报销,就算打人被抓了我方也会免费提供律师援助。

可怜的腐国球迷甚至恐惧地称他们为“黑色死亡军团”——因为俄罗斯恶棍们常常统一身着黑Tee来看(打)球(人)。

律贼内部的约束更极端:以犯罪为使命,把牢房当故乡,远离亲人,不参加劳动,不帮助狱警,双手沾血奋斗终生!违背者,要被大长铁钉凿烂脑子。

虽然欧洲杯一役俄罗斯流氓取得压倒性胜利,但国际舆论的一致讨伐,也令普京大帝在外交场合很没面子,即使他强撑说“200人打1000人简直是个笑话,我不造这些家伙是怎么做到的”,也难以消除人们眼中俄罗斯野蛮暴戾的国际形象。

BUT,仗刚一打完,老林便不认账了,从哪儿来的都给老子滚回哪儿去。“叛徒”归来,那些没去保家卫国的混混立马开始对他们打击报复,理由就是“帮政府者都得死”。但这些“叛徒”经过战场的历练,打怪能力可不止增强了一星半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