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这个时候行刑的目击证人开始陆续抵达监狱,他们的任务就是确认死囚被处死。一般行刑目击证人的人选是民众自愿的,但必须是与案情无关的平民。除此之外还有媒体。不过德州在95年之后允许了受害者家人目击行刑,而死囚也可以选择目击证人。

终于,死囚踏进了他的地狱,而行刑人也会穿上防爆装备,严阵以待。行刑人有时候还负责控制住情绪激动的死囚犯,把他们按到电椅或者推床上。

行刑人开始前往行刑室。关于行刑人的选择也是根据各州法律各不相同。像德克萨斯州的行刑人身份就从未公开过,而弗洛里达州的行刑人则是由平民来执行。

这个夜晚对于死囚来说是五味杂陈的,有睡着的,也有睡不着的。不过不管睡着睡不着,狱警都会随时随地的监视着死囚。

21日凌晨1时许,林在忠告诉妻子自己身体不舒服,便起床上卫生间。等待约20分钟后,蓝能晖发觉丈夫迟迟还未回卧室,便马上起身前往卫生间查看。眼前的情景,把她惊呆了:林在忠横倒在地一动不动,抽水马桶里有呕吐的血迹。

所以在移监过程中,警方会对这段车程保持高度警惕。而美国德州警方的做法通常是同时发出三辆一样的押解车,以此来迷惑可能要来劫狱的同伙。

首先强调一下,与一部分人的认知不一样,其实美国也是有死刑的。根据每个州刑法的不同,死刑的方法又分为很多种。笼统的算的话分为以下五种:枪刑,毒气,电刑,注射,绞刑。有的州还很人性化,允许死刑犯自选一种死法。

“纪比法严,严是爱,松是害,干纪检工作,必须抓早抓小,要把纪律挺在‘法’的前面。”平时工作交流,林在忠的话,总是能帮助汤朝勋进一步坚定做好纪检工作的信心。

林在忠早早来到了办公室,开始了一天忙碌的工作。稍作休息时,林在忠与汤朝勋拉家常道,“最近工作压力大,感觉身体有些不适,特别是工作忙时就容易疲惫,有些工作还要你多辛苦了。”

这个时候死囚可能还没起床,但狱警们却早已经开始了一天的忙碌,因为他们需要检查执行死刑的机器运转正常。比如注射用的推床,电刑用的电椅。

“不怕苦、不怕累,敢于攻坚、敢于拼搏,林在忠不愧为一名优秀的‘云和铁军’。”回忆起一起工作的点点滴滴,在街道党工委书记魏斌心中,林在忠就是一位扎根基层、任劳任怨的“老黄牛”,在平凡的岗位上,默默奉献。

“工作再忙也一定要注意休息,如身体不适,晚上的村里会议就延期再开。”汤朝勋起身劝林在忠说。林在忠点点头表示感谢,说道,“村里党员白天忙着工作,晚上能凑到一起开会不容易,昨天就发出了通知,临时改期不妥当,我已经答应他们,不去不好啊。”

与一部分人的认知不一样,其实美国也是有死刑的。根据每个州刑法的不同,死刑的方法又分为很多种。笼统的算的话分为以下五种:枪刑,毒气,电刑,注射,绞刑。有的州还很人性化,允许死刑犯自选一种死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