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朋友说谎,好多时候是为了掩饰自己的错误行为。他们害怕,万一被人发现会受到惩罚。而家长以为惩罚可以将小朋友的错误行为改正过来。

湘子思量道:“他虽然认着我,我且把地上土灰搽在脸上,变做一个老儿,三分似人,七分似鬼,看他还认得也不认得。”便捉着张歪头的空,改了仙容,变成老相。这老儿怎生模样:

当然没这么简单。因为小朋友做错事,其实他们知道会让父母不开心。所以单单不惩罚没还没有足够的诱因让他们讲真话。你还要像华盛顿的爸爸那样跟他们说:“如果你够诚实,讲真话,我会比有一千棵樱桃树还开心”。这样小朋友选择诚实的诱因才会大于做做事所面对的风险,然后愿意坦白。

不少流传于我国民间、令人耳熟能详的故事并非地地道道的中国故事,然而在其流传过程中,人们并不追流溯源,反而视为己出,与自己的生活血肉相连了。比如同是伊索寓言,《龟兔赛跑》似乎还保留着一丝泰西的影子(如“赛跑”与古希腊竞技运动的照应),而《狼来了》则几乎不见踪迹。有意思的还在于故事在流入和传播过程中的改写。就笔者儿时听到或征诸友人了解到的“版本”,孩子撒谎的结果皆是丢掉了性命,而不似伊索《牧童与狼》中的仅损失了羊群。这一改写至关重要,因为它可能反映着一个民族的民间文化和习俗中道德力量的严酷程度。

先要明白孩子为什么会说谎?一个有趣的实验让你懂得小朋友为什么会说谎,家长有如何处理呢?

话说湘子既得脱化凡胎,超出世界,在那山中逍遥自在,无拘无束。一日,钟、吕两师领了湘子去邀游海外,遍踏名山,参谒那历代仙真,蓬莱道侣。朝游碧落,暮下沧桑;浪迹烟霞,忘形宇宙。潜踪于大地之山,寓目于壶中之景。正是:神游紫府瑶池内,名在丹台石室中也。

在我们所有人的判断里,孩子是弱者。而弱者是需要保护的。更可怕的是,我们都以为弱者是无错的。

玉帝传旨问道:“来者是何等样人,敢闯进我天门之内?”钟师道:“臣等是上八洞神仙,来赴蟠桃大会。”玉帝开金口露银牙,问道:“上八洞只有七个神仙,今有八个,这一个是谁?”

韩湘子全传(又名《韩湘子十二度韩昌黎全传》、《韩昌黎全传》、《韩湘子得道》、《韩湘子》)明代天启三年(西历1623年)九如堂刻本,共八卷三十回。作者杨尔曾,叙述韩湘子成仙并度化韩愈飞升的故事。

湘子道:“这般年纪不肯修行,更待几时?只怕没我老儿的年纪,岂不错过好光阴?”两个低头叹气道:“我们真是晦气,一位神仙老爷不见了,倒吃这老头儿在此歪厮缠。”

李直腿道:“哥,也不是鬼火,比如大清早晨红红闪闪的光,是日轮初从扶桑推起来,照映得大地光芒的烁,这叫做晨光。晚间青青荧荧,光在地上移来移去,倏远倏近,才是鬼火。午间有光,黄黄灿烁,直透天庭,便是神仙的瑞气。如今这光黄亮灿烂,直透在天庭之上,恰好是晌午时分,一定有一位神仙在那个去处。”

曾子是孔子的学生,有一次,曾子的妻子准备去赶集,由于孩子一直哭闹,曾子的妻子就许诺孩子回来后杀猪给他吃。曾子的妻子回来后,曾子便去捉猪,妻子却阻止他:“我不过是跟孩子闹着玩的。”曾子说:“和小孩子可是不能说着玩,小孩子不懂事,凡事都是跟着父母学,听父母的教导。现在你哄骗他,就是教孩子骗人啊”。于是曾子把猪杀了。曾子深深懂得,诚实守信,说话算话是做人的基本准则,若失言不杀猪,那么家中的猪保住了,但却在一个纯洁的孩子的心灵上留下不可磨灭的阴影。

湘子道:“牧童,凡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孔子云:『以貌取人,失之子羽。』你怎见得我老人家就不是神仙?我且问你,你们要寻那神仙做恁么用?”牧童道:“我们情愿跟他去修行,做个逍遥快活的人。”湘子道:“方才那个道人也是我的徒弟,你们肯跟我出家修行,我就度你们成仙。

村里的人跑出来三、四次。当他的邻居们出来帮他时,他却嘲笑他们傻笨。后来狼真的来了。牧羊的孩子很恐慌,他在恐惧中叫喊着:“请快来帮我啊,狼在吃羊呢!”但是没有人注意他的呼叫,也没有人来帮助他。

尤其是第三块巧克力,以诚恳地向孩子检讨自己的疏忽的名义而奖励给自己的孩子,让孩子感受到母亲对他无私的爱,则更让我们这些做家长的自愧不如了。这位母亲,奖励给孩子的不仅仅是三块巧克力,更是伴随他一生的教育,教育他在以后的旅途里,诚实做人。

捐助善款后请第一时间电话联系通知我们。宫观现在建设中,捐助善款者较多,避免混淆,我宫根据捐款人需要开具正规功德收据。愿道祖庇佑您千祥云集,百福骈臻!

张歪头道:“神仙老爷说得是,我情愿跟老爷去出家。”湘子道:“你且不要忙,那边树下又是一个神仙来了。”两个回头望时,湘子化一阵清风,隐形而去。张歪头跌脚叫道:“哥,这个不是神仙,是个白日鬼。”

一次偶然机会,在央视电影频道“佳片有约”,看了一部伊朗电影《说谎的牧童》,深受感动。回来就上网一口气看了不少伊朗电影,譬如《黑板》,为了教学生识字,老师把黑板背在身上,让脚印留在崇山峻岭,即使冒着空袭危险,也要四处游说、锲而不舍。譬如《白气球》,小女孩过新年买金鱼的钱,被风刮进地沟,求助老太太和裁缝店老板,都未成功,最后还是靠哥哥,找到卖气球的阿富汗男孩帮忙,在一根系着白气球的棍子底部粘上口香糖,终于把那钱粘了上来。

所有人认定这个男人就是变态。他们从最初喜欢这个男人的一面看到了许多以前看不到的“一面”。比如:他怎么会那么喜欢孩子?

首先是避免惩罚的恐惧心理。因为学业的原因,很多孩子都会根据家长或者老师的惩罚的强度而有所蒙骗。罗素说过,幼儿的不诚实几乎是恐惧的结果。学生已有了“自我防御”的意识,当他们因做错事而将要受到惩罚时,他们会产生恐惧和逃避的心理。

嘎子虽说已经入伍,但毕竟是个孩子,难免幼稚和顽皮。最典型的是和胖墩摔跤,咬肩膀,接着又去堵人家烟囱,活生生就是我们当中的一份子,能不喜欢么。而海娃的可爱之处,除去机智、聪慧,就是冷静。想想看,小小年纪被日本鬼子同羊群一起抓去,危急时刻,沉着应对,把一封非常重要的鸡毛信,灵机一动,藏在了羊尾巴下面。从此我们和海娃一样,眼睛始终都在那只羊尾巴上,捏着一把汗不说,心也提到了嗓子眼。然而冒了极大风险,最终却是化险为夷,每一个细节都像石头一样,深深刻在脑海,一辈子抹不去。

接着,她又在孩子手里放了一块巧克力:“这块巧克力奖给你。因为你有杰出的修复能力,虽然用的是胶水,但是,裂缝黏合得几乎完美无缺。

用更简单的话来说,他们的很多谎言,来自于虚无缥缈,甚至于他们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很多成人不仅相信,而且深信不疑。

新浪微博 | @西安万寿八仙宫官方网站 | http://www.baxiangong.cn

如果顺序颠倒过来看,我们就会明白一个有关孩子的存在的故事,如何被讲成了一个有关诚实与否的道德故事。在这个倒退的过程中,人的有关死亡的记忆全然流失了,存在被简化为道德,进而被继续缩减为一件自我保护的利器。而可怕的是,它并不仅仅作为自我保护的工具。

还有就是《小鞋子》,电影给人最大的视觉冲击力,就是哥哥和妹妹反复轮换奔跑的镜头,为什么奔跑,就是因为哥哥不慎丢失了妹妹的一双鞋子。整个电影道白不多,场面也不大,一个眼神,一次奔跑,却能诠释出同胞兄妹的浓浓温情,百折不饶的追求和影片所展现的人文关怀。这或许就是伊朗电影成功的最大秘诀,不靠技术和噱头取胜,全凭故事本身说话。

作者简介:艾贝保·热合曼,男,维吾尔族,生于1958年8月15日,1982年2月毕业于山东曲阜师范大学中文系,大学本科,文学学士。先后担任教师、校长、县委统战部干部、乡党委副书记、纪检委书记、乡长、县政协秘书长、县政府副县长、乌鲁木齐市劳动局副局长,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党委书记、副局长等职务。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乌鲁木齐市作协副主席。组诗《在春天的怀抱里》获山东省大学生诗歌奖,诗歌《把草原和牧民放在心上》获自治区三十年少数民族文学奖,组诗《新疆大写意》获2006年“雪莲杯·天涯诗歌奖”,散文《爱,就在字里行间》获2007年《乌鲁木齐晚报》征文一等奖,散文《我是孔子的弟子》荣获新疆日报(汉文版)2010年度好新闻一等奖,散文《“老热”是父亲的一个爱称》荣获当代华文亲情散文征文一等奖,中篇小说《儿子娃娃》荣获乌鲁木齐市首届红山文艺奖,著有散文集《家园或一个春天的童话》《拌面传奇》《味蕾的旅行》《九颗珍珠》《一张纸拴了人一辈子》和小说集《瓜棚记事》等。

孩子怎么会骗人呢?他一定是受到了逼迫,她一定是一时的痛快。但是没有人会说,他为什么会骗人,受到欺骗的人会怎样。

只是海贼世界和真实世界一样,能看穿他人谎言的不过那寥寥之数,芸芸众生只是在一个又一个的谎言与他人的演技中迷失觉醒再度迷失着循环往复而已,凯撒也只是这一环中的其中一人罢了。

塔娃儿教授认为小朋友学会说谎话,这其实是智力发展上的里程碑。能够认清真相,然后想象出一个不存在的假象,再去说服其他人相信这个假象,需要一定的认知能力和沟通能力。

凯撒是此次盘点里堪称演技最浮夸,也是将谎言之道贯彻地最恶劣的人。用虚伪的笑容诱拐小孩子,用虚假的眼泪欺骗部下,用最本质的盲目自负来助长残杀的合理性,另一种意义上的自欺欺人。

加拿大麦吉尔大学儿童发展心理学家维多利亚.塔娃儿设计了一个名为【偷看游戏/The Peeking Game】的实验。尝试了解小朋友说谎的行为。

比如小朋友明明有偷看,知道答案是足球,但考虑到如果这么刁钻的问题也能猜中的话,很容易被人戳穿。所以会假装猜不到,但也不会承认自己有偷看过。

混迹尘寰百二秋,芝田种子喜全收。光生银海天无际,气敛华池水逆流。金鼎漫藏龙虎象,玉壶分别汞铅头。丹成指日归蓬岛,始信人间别有丘。

两个牧童近前稽首道:“神仙老爷拜揖。”湘子道:“你怎么认得我是神仙?”张歪头道:“远远望见师父头上霞光万道,瑞霭千重,因此识得师父是位神仙。”湘子暗笑道:“我叔父读诗书,中科第,也认不得钟、吕两位师父是神仙,这小小牧童到认得我是神仙,真是异事。”

面对这情况小朋友当然毫无头绪,但在他们还没开始之前研究人员就会假装突然有事要离开,在离开之前会叮嘱小朋友,你千万不要偷看。

塔娃儿教授又将“偷看游戏”实验在西非的一间学校进行。这学校的特色是体罚非常的普遍。例如学生没做功课或是忘了带文具,都可能会被老师体罚。

玉帝道:“朕敕马、赵二将在卿左右,听卿调遣。”湘子谢恩领旨,即便参拜王母娘娘,俯伏奏道:“娘娘千岁,臣上八洞神仙韩湘,领玉帝金书宝贝,前往昌黎度臣叔父左卷帘大将军冲和子韩愈成仙了道,特启娘娘讨些职事。”

在对《三声枪响》中的“撒谎”故事作了存在论性质的解读后,我们就容易建立起与《牧童与羊》\《狼来了》的一种有趣的比较关系。由于《牧童与羊》和《狼来了》尚存在一定的差别,为了分析的简便,我们只取《狼来了》与《三声枪响》进行比较。

通过分析我们已经看出,在上述三个矩形中,第一个与第二个的功能相同(关于孩子的说谎的故事),意义也相同(故事人物和故事叙述者都判定孩子说谎);而第二个和第三个功能相同,意义却相反(不是孩子说谎成性,而是在死亡恐惧面前“谎言”的重要性)。三个矩形呈递进关系,并经历了由削弱到瓦解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