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黄面皮瘦刮刮,八尺来高瘦竹竿子,一双骨碌碌乱转眼睛,无一根胡须,轻飘飘一个衣服包,细悄悄一根短棒。

奢遮,这个词,我想估计很多人不知道意思。这是个方言,是了不起、牛币、老厉害的意思!再加上后面的山东及时雨呼保义宋公明!听起来那叫一个美啊。

“文化漾泉”为纯粹的文学交流平台,没有任何额外收入,所以暂时没有稿费。平台现在开通有赞赏功能,届时会把赞赏收入微信转账给作者,所以还希望作者积极分享转发朋友圈。精神享受与物质利益缺一不可,愿我们合作愉快~~~

【且不说对影山人马陆续登程,只说宋江和燕顺各骑了马,带领随行十数人,先投梁山泊来。】

------以上是影视剧里面的石勇石将军,壮硕肥胖,似乎诨名叫石将军,又姓石头的石,这个梁山好汉应该雄壮长大,才符合绰号吧?

这样产生一个问题,石勇不认识宋江,如果要寄书,只能去固定地方(比如清风寨,打听宋江下书),现在却是大酒店专等宋江(宋江又不知道来人要寄书,万一错过了怎么办?),总不能让石勇逢人便问:“你是不是宋江?我要寄书。”

二:梁山泊是有探细的人在四下里探听。搞情报的小喽啰正是干这个的,现在宋江一行人马只有三五百人,且没有船只,梁山泊八百里水面,你这么点人马又无舟艇去围剿梁山,怎么可能?

什么石将军?其实反讽。这人瘦高个子,没有胡须,眼睛乱转,一根短棒,大言不惭,十分别扭。

而说柴进跟宋江,是有很大区别的。柴进管过他一段时间的饭,嘴巴里也就念个好,没说事迹,只是说了柴进的身世。但是拍宋江就不一样了。

小人姓石名勇,原是大名府人氏(今河北省邯郸市大名县)。日常只靠放赌为生。本乡起小人一个异名,唤做"石将军"。为因赌博上一拳打死了个人,逃走在柴大官人庄上。

宋江因见那人出语不俗,横身在里面劝解:“且都不要闹。我且请问你,你天下只让得,那两个人?”那汉道:“我说与你,惊得你呆了!”宋江道:“愿闻那两个好汉大名。”那汉道:“一个是沧州横海郡柴世宗的子孙,唤做小旋风柴进柴大官人。”宋江暗暗地点头;又问:“那一个是谁?”那汉道:“这一个又奢遮!是郓城县押司山东及时雨呼保义宋公明。”宋江看了燕顺暗笑,燕顺早把板凳放下了。“老爷只除了这两个,便是大宋皇帝也不怕他。”

毕竟刚骂过了赵官家,所以那两个人肯定不是官府的人了,那就只能是社会人了。既然是社会人,那有没有我呢?我这心里好痒痒啊:

宋清很客气的说,三哥在白虎山下孔太公庄上,你要结识他,就去找他,顺便帮我捎封家书。

甘溪上的石头为此整整响了三天三夜,石将军的坐骑,就是那匹石马也紧接着死去。后来,人们把石人的身子和石马搬到黄泥岙的寺庙内,给后人观看。

过了两天,杨家将杨六郎的儿子杨文广奉旨平南经过金乡城时,看到城西妖气冲天。于是派人到处打听,最终发现在这对老夫妻家里面的冬瓜有问题,立刻让人把冬瓜抬到城内的一块空地上,杨文广上前,抽出宝剑,一刀把冬瓜砍成两半,这时从冬瓜里面蹦出一个小孩转身就要逃走。

裹一顶猪嘴头巾,脑后两个太原府金不换扭丝铜环;上穿一领皂衫,腰系一条白搭膊;下面腿护膝,八搭麻鞋;桌子边倚着短棒;横头上放着个衣包,生得八尺来长,淡黄骨查脸,一双鲜眼,没根髭髯。

首先,得先去了宋江的戒心,告诉他,我这公人是假的。但是,自己说自己是假扮的公人,没人会信。最直接有效的办法当然就是骂官府了,既然要骂,那就捡最大的骂,那样才显得老爷我牛币:

刚好宋太公想把儿子骗回来,于是让宋清写了封假的报丧家书,让石将军去找宋江。请注意,这在宋太公那里是个天大的事,所以宋江长什么样,我们的石将军肯定是清楚的,我想宋江的画像,石将军肯定是看过并记得很清楚的。说不定甚至连宋江说话的语气习惯,宋清都会给他交代的一清二楚的。有人问了,宋江的画像哪里来?一者宋江是在逃被通缉的杀人犯,官府肯定是有带画像的追捕海报的;二来作为当地的有钱人,宋江完全有可能请人画个全家福、艺术照神马的。

显然是宋江洞悉了石勇的内心想法,干脆挑明,你想跟我混便去梁山泊做强盗,你自己选,不勉强。

石将军十分可怜,一点江湖经验也没有,闭着眼睛瞎蒙,一个没有什么本事的小人物,为了生存,千难万难的是生活本身!

凡篇幅在500以上(诗歌除外)的文章均可投稿,稿件要求原创,不得抄袭,已经在报纸发表但没有在其他微信公众平台上发表的文章可以再次投稿。投稿邮箱13703534947@163.com.投稿时请注明投给“文化漾泉”。

那汉便跳起来,绰了短棒在手里,便应道:“我自骂他,要你多管!老爷天下只让得两个人,其余的都把来做脚底下的泥。”

在地域书坛,志刚先生实在是特质之人物,其所饱受之于“不理解”乃至“误解”乃至“诟病”之多亦为其一特质。先生书作性情作品比较抢眼,天真烂漫、自然天成,值得玩味,值得遐想无限。这是具有这种特质之人所理解之书法表现。志刚作品是“抢眼”的,属于“表现性”实践者,属于“性情形”实践者。行草是先生较之其它书体表现最为凸出的,看得出这种凸出之行草之“玩性”,最受抢眼。为“众矢之的”之凸出者。而其根植疏简,散淡,总体上做得到“玩性”,却亦非常难得也!对古人之书法研磨因人而异,不能一概而论,故而书艺之璀璨,百花之齐放,“抢眼”和“玩性”是其一也。波澜需要起伏,洪波需要涌起也。相对于其书法之特质,志刚先生之篆刻,从亦步亦趋到凸现特质,“抢眼”和“玩性”是亦其一也。哪枚九叠仿内府印,赫赫“石氏图书之印”之突兀,之“玩性”较之书法突兀更甚。这种在“传统与前卫”间之实践亦一奇也!

当然,石勇所打的可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可就算是这样的人,石勇能一拳打死,也不简单了。

再说了:你宋江自说“有恩于晁盖,梁山泊皆受宋江大恩情”,以宋江和梁山泊晁盖的交情和宋老大巨大名气,直接通知梁山就行了,哪里需要亲自报信?

【花荣、秦明:“兄长高见,正是如此计较。陆续进程,兄长先行半日。我等催督人马,随后起身来。”】

按理说,石勇上梁山泊的时间可算够早的,但是他一直从事的都是些杂活。长期在后勤部门工作,不是去酒店蹲点,就是派到外地去买马。石勇离线时间很长,所以没机会出征,这又是一个苦劳不少,功劳没有的人。

因为宋清安排这个人寄书,没有办法交代清楚,也不能明说,却要求这个人在某地大酒店死等,却不是让石勇去清风寨直接寻找宋江?

以亲历过新时期地域书法复兴运动, 留命刀影间,画楼离魂地。顽石乎?磐石乎?抢眼与玩性共存,纸墨穿因,刀笔相向。众说云耳,我自表现,我自突兀,哪美哪丑,云耳云耳矣!步军将校之末位,书坛之石将军在!当得起这书印双雄之“地丑星”者,非石志刚先生而已!故点为现代书坛步军系步军将校一十七员之十七,乃地丑星石将军石勇是也。

走了好长好长的时间,终于到头了,原来瓜藤一直伸到九龙岗。在山的中间,他们发现了一个巨大的冬瓜,比家里面的水缸都要大,少说也有200来斤重。这个冬瓜把他们惊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