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Verona那个酒店很贵,贵到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因为那儿就是朱丽叶的家呀,每天晚上7点之后,大门就关起来了,只有住这个酒店的人可以承包朱丽叶。

即便是伦敦,高楼也不多,英国人认为高楼大厦不是衡量大城市的标准。整个城市的房屋、道路规划仍是一百多年前的样子,所以有种古色古香的调调。很多建筑年代久远的,街头会看到很多房屋在维护保养。

这次带上全家英国9天行,主要景点、城市基本都去到了:剑桥、牛津、约克、爱丁堡、曼彻斯特、温德米尔湖、莎士比亚故居,最后回到伦敦,从南到北、从北到南,晃了一圈后,感觉就像剥洋葱一样,剥了一层又一层,最后什么都没有。没有震撼、没有惊喜。不过还是有一些可以思考和借鉴的地方。

她在那英的脑袋上贴了我的照片,在王菲的脑袋上贴了她自己的照片,两个人站的背景被她换成了我现在恰好站在的这个市政广场。她这是千里眼呢,居然知道我在哪里。刚想回,就到点集合了,便又把手机收进包里。

起床时候给女儿发了条微信,没回。时差七小时,算了算,她那边晚上十一点多,估计睡了。

曾经英国著名文学家、批评家Samuel Johnson说过:“如果你厌倦了伦敦,你就厌倦了生活。”这个一度影响整个世界近现代史、引领世界现代化进程的国家,仍存有帝国的傲气,固执而保守。

我兴奋地觉得自己根本不用倒时差,拥有一个无时差体质。下午,去超市购物,那是美国东部夏令时时间下午3点,和北京时间的时差为12小时。所以正好是北京时间的凌晨3:00。在走出超市的那一刻,突然一阵睡意袭来。那种睡意强烈到,我的眼睛完全睁不开,分分钟可以倒下去,但是思维是很清醒的。

酒店旁边是本地人的集市,清晨的阳光下鲜花怒放,老爷爷们已经坐在路边的长凳上开始喝啤酒;美丽的萨尔斯河,将萨尔茨堡分成新城和旧城。

Anne Hathaway和Jim Sturgess共同成长的城市;更有曾经帝国最出名的港口,泰坦尼克号的起点,一座属于红色的城市。

茨威考属萨克森州,是德国东部的一个小城,人口十几万,是“奥迪”汽车和音乐家舒曼的故乡。德国像柏林、汉堡、慕尼黑这样的特大城市很少,主要是中小城市,50万人口绝对算大城市。女儿很快适应了新的环境,开始研究生课程的学习。可能是长期养成的习惯,女儿几乎每天都要和我们联系,因为才到一个新地方、新学校,女儿饶有趣味地给我们介绍学校的校舍、场馆、设施,城市环境,住宿条件,食堂伙食,德国的老师和同学等等。同班的德国同学有7人, 5女2男,中方5人全为女生。特别说明一下,中方的五个学生不住一起,她们被学校安排在不同的楼层甚至不同的楼栋,宿舍一般4人一个单元,每人一个单间,厨房、卫生间公用。这样中国学生总是和外国学生住在一起,以免本国学生扎堆,不利于提高语言,这一点非常重要!真要感谢现代通讯技术的发达,听说以前孩子留学,与家里只能通过电话联系,且话费昂贵,所以轻易不敢打电话的,即使打也是长话短说。现在好了,QQ、微信十分方便而且廉价,在德国办的手机卡每月送话费90分钟,想打就打。

英国的环境很好,伦敦大片大片的草坪,伦敦之外的城市就像乡村,更美。英国的街头可以看到很多小动物,温德米尔湖畔到处是天鹅、海鸥,伦敦是鸽子特别多。我一想到在国内的话,这些鸽子估计会被人抓回去吃了。所以我们在自然环境、动物的保护上面还比较落后。

当你们关灯入眠,城市渐渐安静。我正开始享受的晚餐,看过日落晚霞,安静地自习或者坐在沙发上看有趣的视频,然后一个小时的睡前阅读,当我关灯后,月光照进了房间,此时远方的你们已经苏醒,开始了新的一天。

洗漱完毕,赶紧下楼去吃个大年三十的高级早餐,给自己点心理安慰。平时都是一杯卡布奇诺,一个牛角包。今天我要了一杯卡布奇诺,又要了一杯鲜榨橙汁,外加一个意式烟熏三文鱼三明治。三明治的面包是小的圆形芝麻面包,里面夹了一片鸡蛋,两片烟熏三文鱼,芝麻叶和蛋黄酱。一口下去,口感层次丰富互相叠加,不咸不腻,好吃。

路线是先坐市内线叫作S1的,从机场到了慕尼黑火车东站,然后再转线去奥地利,中途不用出站,因为奥地利逗留几天后,还会返回到慕尼黑,所以打算把我们俩的大箱子寄存在火车站,同时也不知道站台与站台之间的距离有多远,于是我过于谨慎地把两趟车之间的换乘时间留了一个钟头;

午饭是在在莫扎特咖啡馆吃烤肋排(对的又是莫扎特),德国和奥地利的食物还是很适合小妞的胃口,薯条配番茄酱、烤猪排炸猪排、还有每顿必喝的酸酸甜甜的橙汁,而且分量都超大,我一般都是故作优雅的跟她分一盘。

穿过花园,不远的古建筑物群中,便是著名的“粮食胡同” (Getreidegasse),被称作奥地利最美的购物街,人来人往,热闹非凡;每栋楼上都清楚写着建造年代,最有意思的是整条街每个店的招牌是用金属打造出来的,很精致很艺术很古典,保留着16世纪的风格,成为了粮食胡同一道特别的风景线。

还有《音乐之声》的资料影像馆和博物馆,我非常乐意地给她买了一大袋周边产品,OK这应该是萨尔茨堡一天游最大的收获;

Aquatech Amsterdam作为世界第一品牌水展,2017 年 10 月 31 日至 11 月 3 日在荷兰阿姆斯特丹 RAI 国际会展中心隆重开幕。2017 年 Aquatech 总面积超过 5 万多平米,共分为五大展区:水处理展区、末端净水设备展区、泵管阀展区、过程控制技术与自动化展区和国家展团展示区,佐证了国际净水行业的发展。

时尚与现代的完美结合,古典与潮流的相互辉映 ,财富与梦想的世纪星辰,都在这座红色的大都会之中蕴藏。

中午,我俩弟弟各自带着媳妇儿踩着饭点到了,估计一进门就闻到了馄饨的香味,洗洗手往桌上一坐,便不客气地等着开饭。

慕尼黑机场很方便,落地后,按照德国友人Max的远程微信语音指引和tips,地铁站里的机器上买了去萨尔茨堡的火车票,儿童好像是免费的。由于这一趟全程几乎没有自驾,都是火车出行,而德奥的地铁和火车票系统实在是太烧脑,十分不适合我这样的文科生,所以后来每次买票,和大眼妹遭遇了很多略为惊悚的小故事。

那是到美国后的第二天。由于我在旅途中近28个小时没有入眠,落地以后很快就睡着了,而时间正好又是当地时间的晚上。所以我无缝对接上了那边的时间。睡到第二天十点多,一个正常的懒觉。

提起英国,花少的旁白是这样形容的:这个没有老虎的国家,这个对人类文明贡献最大的国家之一;这里有高贵的古建筑、有让人尖叫的音乐;这里有欢乐无限的女王八卦、有令人迷醉的贝克汉姆和戴安娜;这里有神奇的哈利波特、福尔摩斯和邦德,有艺术和创意都很美妙的BBC;当然,这里也有高昂的物价和从来没准过的天气预报;有礼貌但冷漠的绅士,说着七八种让人耳朵出血的口音;

夏令时间:是一种为节约能源而人为规定地方时间的制度,在这一制度实行期间所采用的统一时间称为“夏令时间”。一般在天亮较早的夏季人为将时间调快一小时,可以使人早起早睡,减少照明量,以充分利用光照资源,从而节约照明用电。各个采纳夏时制的国家规定不同。

另外我们还租了车,一共5天,人均532.32rmb,给的车是阿尔法罗密欧,感觉特别潇洒

汉开书院作为Cambridge International School (剑桥国际学校),其办学使命即为“通过出色的学术教育与领导力培养,造就具有中国精神的世界公民与未来领袖。”“剑桥梦”作为书院的顶级课程,其目的是引领汉开学子“用英语认识世界,用英语解决问题,用英语表达自我。”

就在那一刻,我真正体会到了身体拥有一个稳定的时刻表,它的清醒与疲惫是有“定数”的。

有别于中国展会的免费观展,Aquatech Amsterdam水展的进展人员是收费制,每张门票75欧元(约等于人民币五百八十元),所以在阿姆斯特丹国际水展上,你看不到簇拥的人群,只会看到那些真心寻找合作伙伴的客户。

都说英国的食物是世界上最难吃的,现在算是领教了,他们只是把东西弄熟,完全不管味道。把炸鱼薯条列为国家最好吃的,可以想象他们在饮食方面多么欠缺。但是既然这么不懂吃,为什么会讲究下午茶呢? 既然糕点做得精致,那为什么不把主食做做好,怎么能忍受如此难吃的饭菜?

说起德国人,我们总喜欢用“严谨”一词来形容,没错,德国人有严谨的一面,比如煮饭用量杯加水,钓鱼带一把尺子,拜访朋友至少要提前一个月约定以便对方做出安排,等等。其实德国也有“不严谨”的一面,比如德国的火车是经常晚点的,如遇上铁路工人罢工,可能要等上一天,因为罢工是工人的法定权利,政府不得干涉。不过火车站可以为你联系换乘,这就要看你的沟通能力了。相比而言,国内的列车算准时了,尤其是动车、高铁几乎分秒不差,真了不起!没去过的德国的人一般认为德国人很冷漠,其实德国人和我们一样重感情,比如慕尼黑小男孩两次专程从南德到东德去看望女儿和同学,他的姐姐和女儿仅一面之缘,当了空姐飞到上海还特意约女儿见面,再比如萨拉和阿妮卡在杭州留学时专程到天津找女儿玩,可见人类的情感往往是相通的,你对别人好,别人就会对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