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川广望着南昌上空漫天的滚滚浓烟,紧锁着眉头,从城墙外忽明忽暗的火堆中可以看出,这是地面上堆起了无数的湿柴草造成的效果,以至于整个南昌城都在烟雾中若隐若现,给人一种扑朔迷离的错觉,也给人一种未知的恐惧感。    中川广不自觉地摸了一下脸上那条蜈蚣样的伤疤,让他还有着隐隐的痛感,这是蒋浩然在马回岭给他留下的记忆,也是他从军二十多年最耻辱的记忆。他亲眼见证了蒋浩然的横空出世,甚至亲身经历了蒋浩然对皇军的种种杀戮。此时临危受命,他不知道是该感谢多田骏中将,给了他这个洗刷耻辱的机会,还是应该痛恨自己怎么这么倒霉,又要面对这个杀神。    虽然暗夜玫瑰提供的情报显示,南昌已经是一座空城,蒋浩然部已经退出南昌,而且飞机空中侦察,也证实城内有上万人的部队撤往高安方向。但却不能确定蒋浩然就在这支部队里,同时情报显示,南昌守城的可是两个师,也就是说,城里可能还有一个师的部队。    如果守城的换成任何一个**将领,别说是一个师,就算是一个军,中川广也不会有任何犹豫,直接挥兵进击。    南昌城上空厚重的烟云,让飞机都找不到目标,甚至看不清城里的任何动向,而城外,据尖兵报告,**挖出了三条壕沟,前两条都是又窄又浅,根本就是个哄鬼的玩意,铲不了几铲土,战车就可以过去,第三条壕沟太靠近城墙,估计不到四百米,加上还有一道火堆布下的烟阵,尖兵不敢上前,但从两边的堆土可以看出,跟前面两条也没有什么区别。    这烟云故布疑阵,壕沟暂缓皇军战车入城,与情报提供的消息如出一辙,一切好像都是为了掩饰部队撤离。而且从这又窄又浅的壕沟还可以看出,**根本无心恋战,一切只是为了交差,粗制滥造而成。难道这一切都会是真的?中川广也禁不住狐疑。    “师团长阁下,你就下命令吧,我亲自带着战车旅团冲进城去,我就不相信这个蒋浩然还长了三头六臂,就算是他在城里埋伏了两个师的人马,我们这一百多辆战车碾上去,步兵师团随后压上,他们渣都不会剩。”战车旅团的旅团长,松下雄一大佐咬牙切齿地说道。    步兵联队长井上太郎也请战:“是呀,师团长,我们装备精良,雄兵在握,怕他干什么?可不能再等了,如果真是一座空城倒还好,只怕城里还有小股部队,这天一黑,可是会给皇军带来不必要的损失的。”    “嗯!井上君说得对,是不能再犹豫了,不管蒋浩然会有什么把戏,总是要戳穿他的!命令:炮兵旅团,立即向南昌发起炮击,不管什么情况,先轰它几分钟。命令:战车旅团全线压上,两个步兵联队随后,实施坦步协同作战。”中川广咬了咬牙,终于下定了决心。    不多时,战车轰鸣着向前推进,密密麻麻的步兵也开始借着坦克的掩护,快速地向前。随即,集群的炮弹开始呼啸着升空。    中川广急忙拿起胸前的望远镜,只见无数的炮弹劈开迷雾,在南昌的城墙上开出一朵朵炫目的火光,在炮火的连续攻击下,城墙开始一段段垮塌,持续了五分钟的炮火中,始终没有看到一个人影,中川广有些相信情报的真实性了。犹豫了一下,还是让炮兵停止发射,同时命令士兵将指挥部前移,他要更直观地见证这个可以载入史册的战绩,第九师团攻下南昌,而且吓得不可一世的蒋浩然仓惶逃窜。呵呵!想想都让中川广觉得痛快。    很快,战车旅团已经越过第二条壕沟,越来越宽阔的地域,已经让整个战车一字摆开,密密麻麻的皇军勇士紧随其后,南昌城内依然一片死寂,看来**还真是撤得匆忙而彻底,不然也不会一路上连地雷都不埋一颗,让皇军一路如入无人之境。中川广有些等不及了,命令卫兵将他的指挥战车开出来,部队所有人员准备进城。    就在指挥车开过来,中川广准备上车的时候,他又看了一眼前面的装甲战车,远远地望去,好像炮管都要捅到城墙上了。只要越过最后一条壕沟,就算是城墙上还有抵抗的兵力,也已经来不及了,进入了坦克上机枪大炮的射程,这一路碾压过去,纵有千军万马也是白搭。    突然,数道强光从最后一条壕沟里窜出来,直接飞进了前进的坦克,随着坦克火光冲天之后,隆隆的爆炸声才传到中川广的耳朵里,他第一反应就是,壕沟里居然埋伏着一支携带战防炮的部队,但马上就又否定了这个想法,这么近的距离,战防炮怎么能打出这么刁钻的角度?心里顿时开始直冒凉气,“暗夜玫瑰”第一份情报就提起过,蒋浩然可能携带了某种新式武器,该不是指的这个吧?    很快,他的恐惧得到了证实,几秒中的时间里,壕沟里顿时就有无数的炮弹发出,而且全部都是平射,直接就往坦克里钻,一旦被击中,坦克顿时就火光冲天,中川广肉眼都可以看到,那强劲的炮弹,居然直接就撕开了战车的护甲,甚至还将战车打得通透。    中川广手忙脚乱地将望远镜架在眼睛上,这才看见成百上千的**士兵趴在壕沟的边缘地带,那炮弹居然是从**士兵,扛在肩膀上的铁管子发射出来的,看那不间断地发射的炮弹,一发就足以摧毁一辆战车,不到五分钟的时间里,中川广居然恐怖地发现,没起火的战车居然就没看到几辆了,而且壕沟里还有无数的冲锋枪手,皇军士兵一片片地被割倒,一放下望远镜中川广就跳起脚嚎叫起来:“撤退!撤退!快快滴撤退!八嘎!八嘎!”    南昌城内,一栋高层建筑的屋顶,蒋浩然正从炮队镜里看着城外发生的一切,从炮队镜里收回目光,蒋浩然随即拿起步话机,通知所有的人立即撤退。他知道鬼子一旦撤出炮火的可控范围,密集的炮弹,必定会将特战队和突击营所处的壕沟犁成平地。    “我的乖乖耶!这什么武器呀?鬼子的上百辆战车居然就这几分钟给报销了!还有这冲锋枪居然可以打死四五百米远的敌人,这、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六师的副师长张大彪好像才从梦中惊醒了一般,不可置信地狂呼起来。

案例要旨:股东妥善保管公司的主要财产、账册、重要文件等资料并及时履行清算义务是有限责任公司股东的法定义务,而股东未能尽到对公司账册、重要文件等的妥善保管义务,怠于履行清算义务,以致公司已经无法进行清算,应当对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公安机关认为,熊建碧在组织中是毒品和财务的总管。被告人王时翼、刘剑平负责少量毒品的保管、分发。大周磊、阳勇、高万礼等分别在熊建碧、王时翼、刘剑平处拿毒品,大周磊、阳勇、高万礼等人又让熊江、梁勇、王波、余飞飞、小周磊等人为其直接贩卖。大周磊等人将毒品销售后将毒资交给刘剑平,由刘剑平统一交给熊建碧入账。此外,刘剑平、熊建碧各有一本关于毒品销售的账本,刘剑平定时向熊建碧交钱和对账。

弘护小组经常放生,制作流通播经机和念佛机,布施医药,让我们福慧双修,同成佛道,阿弥陀佛

封曼的嚣张跋扈连政府官员都要让他三分。一次,巴南区区政府和区开发办开会,研究土地开发问题,封曼竟也大模大样地与会。当区建委副主任发言时,因内容不合封曼的意,被封曼一杯茶水迎面泼去,一声:“你他妈的给我闭嘴!”吓得建委副主任不敢开口,也不敢抗争,而其他与会人员对此竟也不以为怪。封曼的嚣张由此可见一斑。

封曼拥有3幢别墅,院内还建有大型室内游泳池。3幢别墅都各有高档洗浴间的套房七八套。这3幢别墅,一幢自用,另外两幢则用于接待,里面吃喝玩乐的设施一应俱全。当地人将这两幢别墅称作是巴南的“红楼”,当地的少数领导干部和那些封曼认为用得着的人物,经常在其中寻欢作乐,里面经常通宵赌博,而封曼则以“输钱”的方式向这些人成千上万地行贿。

既然对身边兄弟都能翻脸不认人,杨小林对外更是喊打喊杀,从不心慈手软。早在2004年4月,杨小林为了壮大实力,专门从大足县龙水镇一个叫“邓三”的男子手中购得一把自制左轮手枪,主要在贩卖毒品、放高利贷和收账时使用。

2.责任性质和范围依据承诺而定。如果承诺内容是对公司债务承担偿还、保证责任等,承诺人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偿还或保证责任;如果承诺内容是负责处理公司债权债务,则承诺人承担对公司财产进行清算的义务,如果公司财产流失而无法清算,承诺人在造成公司财产损失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

2.执行程序中申请追加股东等为被执行人。《变更追加当事人规定》第二十一条规定:作为被执行人的公司,未经清算即办理注销登记,导致公司无法进行清算,申请执行人申请变更、追加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东为被执行人,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在台湾拍戏时期,他和傅声、戚冠军等人结下了非常深厚的友谊,几乎部部电影都是大家一起合作。作为张彻导演养子的傅声与叶天行关系很好,当年他和甄妮结婚的时候,也是叶天行担任伴郎。后来傅声因车祸英年早逝,留下甄妮一人“再度孤独”,也让叶天行非常的难过。

1.注销登记时作出承诺大量存在。由于多种原因,如公司股东希望快速完结清算程序或者对法律规定不了解或者意图逃避公司债务等,公司解散后股东或第三人向登记机关承诺负责清理债权债务但公司并未清算即办理了注销登记的情形大量存在。因此,对已注销债务人要继续核查注销档案查找有无承诺书。

案例索引: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2015)三中民终字第3573号(详见附件案例五,来源于“法信”)

曾担任多个大型节目司仪,是一位不可多得的艺人。张国强一贯驻颜有方,出道几十年,虽奔波劳碌,却青春活力依然不减,是香港有名的“永远的靓仔小生 ”。

4.起诉股东等的要点:①该诉讼有时效限制,诉讼时效从债权人知道或应当知道债务人股东怠于履行清算义务且由此导致公司无法进行清算之日开始起算;②主张的标的额根据债权金额而定,因为该责任范围为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本质上为侵权责任,与其出资额等没有关系,且胜诉后法院亦会退回预缴的诉讼费;③如果存在股东、董事等变更情况且无法确定财务账册灭失责任人的,可将前后人等全部列为被告,通过法庭调查确定责任承担者;④务必做好财产保全工作,有的地方可以采取起诉股东与申请破产同步的方式,通过起诉以保全财产,然后中止审理以等待破产程序能否清算的结论再恢复审理,采取此方式务必先沟通了解清楚当地法院对此是直接驳回起诉还是可中止审理,以免打草惊蛇。(该部分要点适用于以下追究股东等责任的情形,不再赘述)

19日晚9时50分,一名身穿深蓝色圆领衫的男子出现在观音岩,他站了几秒钟,前后左右观察了一阵后,径直朝等候在一暗处的女人走去。就在两人交包的一瞬间,几名侦察员猛扑过去,将这名男子狠狠地按翻在地,一把“五四”式手枪从他手中滑落在地,此时,埋伏在此地的其他干警也涌了过来,共同将这名男子制服。民警当场脱掉被捕男子的左脚鞋袜,看见他左脚心上有一颗绿豆大小的黑痣,据此标志判定,此人正是被追捕多年的匪首张君。

2016年曾读过她的中篇小说《空色林澡屋》,十分喜爱,小说中的皂娘像“圣母”一样,用慈爱的目光、温馨的手为我们的精神洗澡,我写下了读后感《社会永远需要“空色林澡屋”》。这回她又为我们奉献什么?

案例四:克拉玛依市康佳建筑安装有限责任公司、新疆常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因与被上诉人伊犁州广进建筑安装工程有限责任公司清算责任纠纷案

被执行公司名下查无财产,案件面临终本,债权无法实现,怎么办?大家都会想要是能追究股东责任就好了。的确,有很多途径可以追究股东责任,其中最重要的方式之一就是股东清算责任。今天我们就来说说怎么追究股东清算责任。

2.清算方案未经法定程序确认。《公司法解释(二)》第十五条规定:公司自行清算的,清算方案应当报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决议确认;人民法院组织清算的,清算方案应当报人民法院确认。未经确认的清算方案,清算组不得执行。也就是说,未经前述法定程序确认,清算组制定的清算方案属于伪方案。

2007年4月11日晚,组织成员刘剑平、余飞飞等人在九龙坡一迪吧吸食毒品被抓,杨小林安排其妻从“公积金”中提出4500元用于缴纳罚款。同月,他两次安排“小弟”以上账方式,为被梁平警方羁押的王时翼、吴丹各送去“慰问金”1000元。当一系列制度宣布后,刚刚离开组织的蔡国华成了第一个牺牲品。

《公司法解释(二)》第二十条第二款  公司未经依法清算即办理注销登记,股东或者第三人在公司登记机关办理注销登记时承诺对公司债务承担责任,债权人主张其对公司债务承担相应民事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依法予以支持。

12. 也许,你只是一个基层小公务员,你以为黑恶势力“保护伞”永远都不会跟你挂上边。你错了,“保护伞”听起来好像“高大上”,实际上并不分层级,只要你拿了人家好处,不用什么称兄道弟,在管理职责内,对一些人欺压百姓、横行霸道的行为视而不见、包庇纵容、违法不纠、执法不严、有案不立、有案不查,那么你就成了地道的黑恶势力“保护伞”。

打架的时候,你下手狠了,捅了对方一刀,重伤,那你的行为就可能构成故意伤害罪,把人扎死了,那你的行为就构成故意杀人。

6、假如,你去酒吧喝酒,看到对面的妹子挺漂亮的,在酒精的作用和黑老大的怂恿下,调戏了那个妹子,还不管妹子的反抗,摸了不该摸的地方,这个时候你可能构成猥亵妇女罪。

从1994年张君在重庆首次犯案开始,已经记不清有多少民警,熬过了多少个不眠之夜。他们凭着一股“不破此案、誓不罢休”的劲头与张君及其团伙进行着或明或暗的较量。许多民警顾不上家庭,顾不上自己的身体,连续作战。专案组干警赵晓,身体累垮了都顾不上休息,在生病住院的前一个晚上还在专案组加班加点研究分析案情,后来因病去世,年仅40岁。

1989年,叶天行接到银都公司打来的电话,让他开拍自己编剧的电影《都市猎人》。在同期出道的朋友当中,叶天行是第一个有机会自己当导演的,“那种感觉就像天上砸在自己头上的一个大馅饼,连尔冬升都很羡慕我可以自己当导演”。银都公司叫叶天行自己注册公司,然后给他拍摄基金,又叫他自己去和台湾电影公司去谈合作。到后来他才知道其中的原因,是因为受制于当时的一些“政治”原因,台湾与香港的电影合作有很多禁忌,自己的新公司是成功的关键所在。正是因为如此,才歪打正着让他拿到了自己第一部电影导演的机会。于是,由叶天行导演,万梓良、王祖贤、黎明共同主演的《都市猎人》在1989年正式公映。再之后,叶天行还拍了诸如《曝光人物》、《少林活宝贝》、《至激杀人犯》.....等,风格类型各有不同的影片作品。

1.清算组织清算方案均无问题。这一类责任形态主要适用于已进行清算,且清算组织、清算方案等方面均无问题的案件。

迟子建说:“因为有了寒冷,有了对寒冷尽头的温暖的永恒的渴望,有了对盐那如同情人般的缠绵和依恋,我想北方人的泪水会比南方人的泪水更咸。”

1998年2月的一天,封曼以某洗脚城对其朋友的服务不到位为由,带领手下李显康、刘兵等人到该洗脚城乱打乱砸。当时,一名在该洗脚城洗脚的台商因无端挨打,起而与封曼理论,被封曼指使手下又一顿乱打不算,还强逼该台商跪地求饶。其后,封曼还是不解气,又命令该洗脚城老板将洗脚城全体工作人员召齐,由封曼进行了两个多小时的“训诫”。

真正让文强的声名到达顶点的,是2000年的“张君案”。这名杀人恶魔长年在渝、湘、桂疯狂杀人越货,犯下滔天罪行,却一次次逃过警方追捕,最后公安部向全国发出缉捕张君的A级通缉令。就是这样一名凶残狡猾的杀人狂,最终栽在文强手里。

4、假如,你建个微信群,觉得好玩帮一个“老大”在群里发淫秽小视频,你的行为可能构成传播淫秽物品罪,后来群变大了,听黑老大的你建了个会员制收费,你的行为可能构成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后来,他又让你发一些爆炸、放火的犯罪小技巧,你就可能构成传授犯罪方法罪。

第三款 上述情形系实际控制人原因造成,债权人主张实际控制人对公司债务承担相应民事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依法予以支持。

1999年9月7日,该组织成员沈先伟与当地居民万某发生纠纷,来到万某吃饭的某餐馆,将万某及其朋友7人乱刀砍伤。当晚,万某因伤重不治死亡。

同年,杨小林与其毒品供应上家广州阿华交往日趋频繁。2005年3月14日,杨小林与广州阿华联系好购买摇头丸事宜后,便安排王时翼、刘剑平二人到广州阿华处进行交易,刘剑平、王时翼在广州与许继东等人会合后,在广州云湖宾馆内以每颗21元的价格买进摇头丸1500颗。刘剑平、王时翼、许继东等人乘火车将毒品运输回重庆,交与暂住在重庆市渝北区龙山中学的杨小林。

作者仿佛在说,人们在情感上要像善良的张黑脸、德秀师傅,历尽世间浑浊、磨难后,做勇敢的候鸟,去追求人世间最纯美的爱。

2005年3月14日傍晚,重庆市九龙坡区杨家坪至尚国际俱乐部客人刘某某与服务生发生矛盾,被俱乐部保安打伤。为防报复,俱乐部经理李某某请孙勇找人“扎场子”,孙勇便邀约杨小林为其出面,杨小林便纠集近两百人持械前往重庆市九龙坡区杨家坪聚众斗殴,后因防暴警察出面干预被制止。

所谓股东清算责任,这里指以与清算有关的事由,依据相关法律要求股东承担赔偿或连带责任的情形。主要类型如下表所示:

作者为这对有情人倾注了自己藏于内心的深深情感,寄情于山川、绿草、蝴蝶,特别是那对人间仙鸟——东方白鹳,把张黑脸与德秀师傅的爱情恣意宣泄、有意拉长,这九万多字也成了作家迟子建至今最长的中篇小说。其实完全可以将其看作是一个小长篇,读过几遍后,我是这么认为的。

1.债权人提起破产清算程序。作为被执行人的债务人,因无财产可供执行被法院裁定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的,债权人可持该裁定用于证明债务人资不抵债,向债务人住所地法院申请破产清算或同意执行转破产程序。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一般会组织举行听证,债权人可在听证会上要求债务人提供财务账册以便于后续进行破产清算。

案例三:最高人民法院指导案例9号(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通过 2012年9月18日发布)-上海存亮贸易有限公司诉蒋志东、王卫明等买卖合同纠纷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