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睡下后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一个怪异的人边走边弹着一把吉它,看不出他是年轻人还是老人,当他走到我身边时掉头朝我笑着说“喂……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车凌敦多布这个人……那些传说和那些歌,还有……那一切都是因为你的心中积累了太多太多没有能消解的东西……那一切都是在土狗年以后的动荡岁月中产生的神话……你们是二元一体……”

当年我们的祖先匈奴人,那些失败的英雄在逃亡时有一个绝唱,就是后来有人译成汉文留传下来的《匈奴歌》:“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妇女无颜色。”这真是我们的祖先匈奴人的歌吗?翻译的准确吗?这些都是无法破解的谜。但在我内心里觉得这首歌确实是典型的游牧人思维,我相信这首歌是匈奴人或是月氏人乌孙人的歌。数千年前的匈奴人逃亡和后来尧熬尔人的逃亡是一脉相承的。这首歌里,匈奴人说得还是那个永恒的问题——生存还是死亡。匈奴人没有时间犹豫彷徨和流泪哭泣,他们离开了祁连山和焉支山,蜿蜒的队伍走向西北方向。那么在歌里面没有说的还有什么呢?他们要逃亡到遥远的地方,去寻找让六畜(尧熬尔人认为是五畜)能蕃息,让女人们更加美丽的草原么?逃亡是不甘心于子孙被奴役么?不甘心于被毁灭或吞噬么?逃亡就是这个苦难大地上的生存状态么?逃亡就是战略转移么?

我和车凌敦多布认为,人类在大洪水中逃亡的历史说得很清楚,人类的毁灭不是因为技术和知识,而是因为精神生活的缺位和道德的沦丧,所以人类在宇宙生存竞争中远不仅仅需要技术和知识,更为重要的是精神和思想。

2008年,执导面向青少年儿童的科幻连续剧《手机搜查官7》,由洼田正孝、津田宽治主演。

从如日中天,到声名狼藉,再到淡定复出归来,据说这个纪录片中展示了一个真实的陈冠希和他背后的故事。在第一集中,我们看到陈老师露了臀部,堵了狗仔,辣妹傍身,一口流利英文,几乎每句话都不离fuck 和 shit。

人在逃亡中那些渺小而猥琐的东西往往会消失的干干净净,多余的想法和多余的语言只会让人们倒霉,而自私自利、斤斤计较和互相倾轧会毁掉整个逃亡者们,生死攸关的时刻需要最好的内心素质,就是勇敢、智慧和善良,就是远大的眼光、开阔的胸襟和坚定果断……

放眼整个韩娱圈最惨的背锅侠要属CNBLUE队长郑容和。之前他就因为内部股票交易的传闻一度暂停演艺活动,但后来调查结果显示无嫌疑。今天我们重点说说特惠入学的事情。

这个稀奇古怪的梦让我想到了如今祁连山下纵横的铁丝围栏,圈在铁丝围栏里的畜群。牧人们的确是有空闲时间了,但一大堆头痛的事儿接踵而来。因为买楼房需要贷款,贷款买了楼房后,牲畜价格下跌,还不起贷款,而贷款的利息会一年年增加。那只有拼命去挣钱还贷款。夏日塔拉的牧民日益贫穷,黄羊和獐子已经绝迹了,在人迹罕至的地方也开始有旅游者堆下的各种垃圾了,不时听到的是有关酗酒、忧郁症、家庭破裂、车祸和自杀的消息……

是人类对宇宙的惶惑和惊异,成就了逃亡之后永远的乡愁么?是因为人类渴望保卫地球好好活着,所以就只有像漂泊的白云一样永恒地逃亡么?

我和车凌敦多布的这个小小族群,在吐蕃高原东北边缘的群山中,具体说就是祁连山的群山草原和山下的戈壁沙漠。在某种程度上,这个小小的族群就是亚欧大草原游牧民族的一个缩影,一个标本,这个小小的族群浓缩了突厥系和蒙古系的几大主要氏族。从历史中了解到,铁猴年(公元840)的回鹘汗国,在战场上一败涂地,接着又是大雪灾,很多人都从蒙古高原绝命逃亡。数百年之后,又在无人知晓的塞吉哈吉死里逃生,到了祁连山下的三个巴彦巴斯图山川之间……

虽然年轻人提起陈冠希的潮牌CLOT,都觉得算是国内街头潮流的鼻祖,不过不得不说这两年有些颓势了,潮牌质量不敢恭维,价格又动辄几千。。。现在陈冠希还是会时不时去店里撑一下门面,粉丝为了见他都去店门口排队。

从传说中的大洪水时代的逃亡,到尧熬尔人的祖先匈奴人从南西伯利亚的泰加林中逃亡到了蒙古草原上,然后在神圣的鄂尔浑河和于都斤山麓发祥,建立了匈奴、突厥、柔然和尧熬尔兀鲁斯——回鹘汗国,铁猴年(公元840)汗国崩溃,尧熬尔人从蒙古高原逃亡,几百年后,他们和内亚所有的游牧人一样经历了游牧人达到顶峰时的历史——“蒙古和平”时代(13世纪)。又过了几百年,一支尧熬尔人又从赛吉哈吉逃亡到了眼前的祁连山……

我诧异好半天又大声说“您不是还给西北局的负责人写信反映草原日益狭小的事吗?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是水蛇年的冬天,也就是公历的1953年11月6日,是您和瓦科,还有昂什克,你们用吐蕃特文字写了信,信是写给当时西北局领导的,您忘了吗?后来他们回复了没有?”

逃亡的路上共同的命运让这些使用不同语言的人们都自称为尧熬尔。逃亡者们说“尧熬尔”一词的意义就是“天下一家”,就是“大地上的逃亡者联合起来”。

很久以来,车凌敦多的笔记带给我的艰难思索让我身心俱疲而又欲罢不能,还有那些焦灼和忧虑时不时涌上我的心头。

……如今,在这个亚欧大草原的三个亚区之一——吐蕃高原,时间又过去了许多年,这个春天的节日——察汗萨日节我再一次回到自己的鄂金尼部落时,我一次又一次目瞪口呆,在一次同部落的人们宴席中,当有一位通晓尧熬尔语的牧女深情地唱起自己族群的古歌时,他看见宴席上的年轻人和中年人都是一脸的麻木和冷漠……后来我已经司空见惯。

明石藩主齐昭是现任将军的异母弟弟,其人嗜血如命、暴虐无常,引起朝廷上下诸多人等的不满,他们家的家老受不了他,直接跑到幕府老中土井大炊头的宅前自杀,此举引起朝野震动。

傍晚,太阳在西边的巴彦哈喇山顶鄂博那边消失了,山顶上空是渐渐淡下去的暗红色。我坐在山冈上,在长久的寂静中,那熟悉的“嗡……嗡……”声又在我的耳畔响起,有时候那个声音由远而近,滚滚而来,浩浩荡荡。接着又渐渐远去了,不知消失在什么地方。有时候那声音若有若无,虚无缥缈,又像牧羊女手中纺锤捻出的纤细洁白的羊毛线,牵牵绊绊,缠缠绕绕,从不停歇,也没有尽头。起初我以为那是风的声音,但用心听了很久,又感觉不像是风。我询问过许多牧民,他们大多都对这种声音司空见惯。许多年后,达河志告诉我那就是天地之间极强悍的神灵“赞”神的呼啸声。

反拍狗仔的事情他做过不止一次。还跟卓伟叔叔的手下交过手。据关爱八卦成长协会爆料,在机场办理登机遇到大叔插队,扔了对方身份证,随之起了冲突。可警察说因为陈冠希中途离开,大叔以为他已经办好,才上前询问。

1995年,三池崇史制作了首部影院原创作品《新宿黑社会》(Shijuku Triad Society 新宿黒社会~チャイナマフィア戦争~)。

在漫画中,垣原是个丑陋的穿着黑西服的矮胖的疯子,而在电影中则垣原穿着花哨衣服,由瘦瘦的浅野忠信扮演,显得既妖又娆,当然同样也是满脸刀痕的疯子;而书中的KAREN是个不出彩的角色,而在电影中,由新加坡小姐孙佳君扮演,她有着一双大而目光怪异的眼睛,并在片中混合着英语,日语,普通话,粤语说话,令人印象深刻。

我不知道该不该写关于他的事情,可仔细想想又没有什么不可以。毕竟我不是绯闻的制造机也不是八卦的搬运工。以前爱慕他年轻的容颜,现在偏爱他活得真实。所以,我还是简单说说我喜欢的部分,顺便期待他明天正式上线的纪录片,触手可及。

10月,执导爱情片《切肤之爱 オーディション Audition》,该片改编自村上龙的小说,获得鹿特丹国际电影节的国际影评人联盟奖和荷兰影评人协会奖。

她说,在2012年接到国税厅发来的“有关费用的证明材料不确切,因此不予认可”的通知之前,她对由税务代理人进行的税务申报过程中出现的漏税现象完全不知情。但她明白最终责任在于自己,作为受人瞩目的演员,她就自己在缴税方面不够重视表示歉意。

我整理车凌敦多布的笔记的工作也将告一段落。他的笔记、日记和书信都令我感到不安,在他那奇崛的语词背后,甚至在他的矛盾、局限、错谬和语无伦次的背后,隐约闪现着某种令人惊讶的东西,那是颠狂、异端或是别的什么?我不知道。但我越来越觉得车凌敦多布的笔记对我来说是性命攸关的。《逃亡者手记》是逃亡者们的一个集体记忆,一部回忆史,一部对未来生活的注解。我的气味肯定也会融入这本非虚构作品《逃亡者手记》中,尽管我在努力置身这个逃亡者群体之外,以一个外星人般冰冷的眼睛观察。有时候我感觉我和车凌敦多布,还有这本没有写完的手记融合成为一体,成了一个长翅膀的人,在幽暗的天地间飞翔,在寻找,在逃亡……

逃亡让我联想到了父亲所说得撤退和转移,这一切都和进攻、占领是一样伟大的生存方式,为了最终取得胜利或变得强大。游牧人的逃亡或撤退不是消失或灭亡,而是抓住稍纵即逝的机会再次攻击,取得最终的胜利。这是游牧文化的精髓之一。在逃亡和毁灭中重新复活。那是另一种方式的复活,复活之后也许和从前的面貌迥然相异。但那是一个新的生命。匈奴人在东方失败后,又在欧洲的土地上崛起,在西方失败后,过了一个漫长的时间他们又成为伟大的匈牙利民族……

(家老是大名家中的职务与幕府无关,他是统帅家中的所有武士,总管家中一切事物。说白了就是藩里的二把手)

韩国网友除了在网络上谩骂还能做出什么样的事呢?最出名的恐怕要属东方神起成员郑允浩毒饮料事件。2006年允浩在录影节目后,有一名二十多岁、假扮成是粉丝的女性递上一杯加了强力胶的橙汁及一封信给他,允浩喝了发现有异样,吸管上有粘着剂,黏住嘴唇,最后好不容易拿掉吸管,嘴唇撕裂流血,之后到医院接受检查。但事情发生之后该名女子主动去警察局自首,在被问到为什么这样做时,她回答;“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就是看他不爽”,在恐吓信里她还留下这样的内容:” 东方神起并不比其他歌手出色,为什么如此自大,没有自知之明,你们永远不可能被视为流行歌手,只是娱乐的偶像罢了,真的很想亲手杀了你。

世界像一条大路,世人都在那里逃亡,步行、骑马、汽车、火车、轮船或飞机,匆匆又匆匆。迎面走过,擦肩而过,点头招手,拥抱亲吻,盛宴聚会,死亡出生,杀戮压迫……不知道逃向哪里?

刻在岩石上的文字大多都没有能保持下来,如今呵!只有祁连山之巅才是的见证,只有贝加尔湖,只有阿尔泰山,只有昆仑山脉,只有内亚形形色色的牧人兄弟姐妹们是见证……

如今,我看见当年那个古老语词弥漫的鄂金尼部落的的确确已经面目全非,不仅仅是会说自己语言的人已经寥若晨星,不仅仅是人们不再谈论部落、阿鲁骨骏马、那个失败的英雄,不仅仅是没有人在乎史诗和古歌的含义。

《来自天国的男人们 天国から来た男たち The Guys from Paradise》

前段时间一些韩国女团的成员就摊上事了,有一位女星因为在签售会说自己读了一本书然后就被男性网民认为是女权主义者。这本书讲述了女主人公作为一个普通女性在日常生活中所经历的差别对待与社会层面的不平等现象。男粉丝知道女星读了这本书之后开始对她进行攻击并扣上女权主义者的帽子,部分男粉丝甚至剪毁或者烧毁女星的照片,卡片。

1989年,29岁的三池崇史曾被大导演今村昌平选中,在《黑雨》里跑了回龙套,三池后来回忆:“我猜今村先生一定觉得我跟这号外表特恶心的人很像,所以他把角色给了我。”虽然很难否认,三池戾气横行的长相,天生适合在黑帮片里,跟着菅原文太或者石桥莲司行走江湖,但更大程度上,三池与今村或远或近的师徒关系,才让他有可能成为今村组的一员。一切还得从三池迷狂的童年说起。

电影对于信仰的表达很真实,通过人物极端的行为展现出人物的内心世界,为了自己的信仰,不畏强权,不畏生死,最后40分钟的战斗更是嗨到爆。

三池崇史的青春就这么沿着《坏孩子的天空》的剧情飞流直下,就差成为黑帮喽啰,“家里有一个黑社会成员在我们那儿是很普通的事情,或者是父亲,或者是兄弟。”不是没想过,但当时的三池觉得成为一名赛车手更有希望,“我两次试着在跑道里赛车,不为比赛,就想试试,可是太难了。你得全神贯注控制机车,同时还要想法儿超过对手,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原本,上电影学校也不可能,但对脱离暴走族的三池来说,入学零门槛的横滨放送专门学校(现为日本映画学校)正是“离开家继续游手好闲”的好机会。就像许多人选择在18岁出门远行,三池也不例外,在横滨租下一间公寓后,三池崇史作为一名电影学校学生的生涯就此开启,而这所学校的校长正是声名在外的今村昌平。

最近韩国娱乐圈揭露性丑闻的Me too运动愈演愈烈,目标已有多名韩国知名男艺人被举报曾经对他人进行过性骚扰,这些人中有的暂停了演艺活动,有的不堪压力选择自杀。

林木措奶奶说《沙特》是写在纸上的,是驮在阿鲁骨良马的背上运来的。那么是用哪一种文字写在纸上的呢?

1987年,今村昌平为新片《人贩子》招了三个助理导演,这其中就有三池崇史。陆陆续续,三池为舛田利雄、恩地日出夫、黑木和雄这些电影界大拿当副手,直到1991年的《四万十川》,三池终于坐上第一助理导演的交椅,虽然他后来打趣说,哪怕眼下让他做第三助理导演也不介意。

10月,翻拍同名小说改编的犯罪惊悚片《恶之教典 悪の教典 Lesson of the Evil》,该片以高中校园为舞台,由伊藤英明、二阶堂富美合作主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