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地区聊了那么多,也是时候说说亚洲了,亚洲地区内都市传说最为盛行的国家非日本莫属,这与日本独特的怪谈文化背景有关。日本怪谈从江户时代开始就是以“言说”的形式存在,比如17世纪初兴起的通俗志怪文学《伽婢子》就是如今“百物语”形式的雏形——灯笼里放入一百根灯芯,每讲完一个鬼故事就要吹灭一根灯芯,直到第一百个故事讲完,灯芯全部灭掉的时候,就会有怪事发生;而到了1904年,小泉八云所创作的《怪谈》便是以一种事后追溯的口吻在讲故事。也就是说,日本怪谈其实很早开始就建立了一套“讲故事”的方法。

据传后来有一支9人科学考察小组进入切尔诺贝利研究核原料泄漏对生态环境的影响时,曾遭遇一群巨鼠袭击,只有一人生还,最后政府不得不集结大量军队将巨鼠群消灭。虽然这个传说流传度不广,也不足以“奇”到能令多少人争论不休,但当这个“变异鼠”的概念发展成“变异人”的时候,也就有了《切尔诺贝利日记》(Chernobyl Diaries)这样一部伪纪录恐怖片,尽管电影整体来说没有太多有趣新意之处,对鬼城的挖掘不深,伪纪录手法配上类似《隔山有眼》的畸形人魔设定似乎也不是特别有效,但赚足噱头的选材背景、还原度较高的场景布置以及惊险紧张的黑暗氛围营造也足够成为部分恐怖影迷“尚可一看”的理由。

印象中最近一次听到比较火的日本都市传说,是2015年的“里拍手”事件,这一都市传说来自于大冢爱的代表曲《星象仪》(プラネタリウム) ,这首歌的歌词实际上是大冢爱送给过世前男友的。据说当天大冢爱在Music Station(MS)上演唱了《星象仪》,不过到场的观众中,有一人仅在大冢爱演唱《星象仪》时才出现,而在其他艺人演唱时不见踪迹,这位谜之客人就是大冢爱死去的前男友。他面无血色,与其他观众混在一起。而且,当大冢爱唱起《星象仪》时,大家都在跟着节拍来拍手,这人却采取了异常行为:拍手的速度比其他观众快得多不说,而且不是手心拍,而是反手用手背的指甲拍。而实际上,这位前男友是从事社会福利(如照顾残障人士)相关工作的,拥有手语交流的技能。用手指甲拍手(即“里拍手”)换成手语的意义就是——“快啊,到这边来~”

但11岁的年龄便穿著比基尼泳衣拍摄性感写真引起当地社会很大回响,首先发难的是日本教育委员会。在年初公布的《日本儿童色情法案(简称)》修正案中,对原先一些较为“宽松”条例作了修改,这也是长久以来社会广泛声讨呼吁的结果。

入江纱绫还多次参与电视剧电影的拍摄,例如地狱少女真人版, 涉谷怪谈4:真实都市传说等。

当时位于事故发生地50公里处的另一队滑雪者声称,事故发生当晚看到天空的北方有橘黄色的球体,而负责此案件的首席调查员表示那些飞行球体很有可能与滑雪队的死亡有联系。总之关于死亡的原因有许多的理论,比如雪崩或秘密武器试验等,但无论哪一种都只是猜测,都无法完全解释所有的疑点,那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也成为了直到今天都无法查明的未解之谜。2013年的伪纪录恐怖片《迪亚特洛夫事件》(The Dyatlov Pass Incident)就是以这个事件为基础,讲述五名拍纪录片的美国大学生申请许可,重返乌拉尔山调查,一周后被发现全部死亡,而从他们遗留的摄像机里发现了一个骇人的真相。

不过俄罗斯最为恐怖的都市传说,还是要数那件著名的“迪亚特洛夫(Dyatlov)事件”:1959年2月,9名俄罗斯登山客进入俄罗斯偏远的乌拉尔山区探险。两周后,这些登山客被发现全部死亡: 帐篷附近有5个人冻死;稍远处另外4人个死后被雪埋着,其中一人头部被击伤,另一个女性舌头被割掉。事故现场无打斗痕迹,帐篷从内被撕开,9名登山客遗体完整但衣着单薄,并遗有大量辐射。

应该有很多朋友已经看过这部电影了,但要聊起剧情还是难免剧透就不方便在这方面说太多了,总之电影对这个事件挖掘出了一个独特有趣的概念,但对于这个设定喜欢的人会觉得构思新颖,不喜欢的人会觉得无稽之谈。虽然这种解读方式未必合理,观众也不一定买账,但至少相比于其他同为都市传说或未解之谜类题材的恐怖片来说,这部算是一次比较大胆的尝试,也令不少观影者会对影片的伏笔和结局展开各种分析讨论,而伪纪录镜头下对细节的安排也是可见心思。当然要指望一部伪纪录恐怖片去解释所有疑点是不可能的,事件本身远比电影来得复杂。

②挪威海怪(Kraken):即北海巨妖,指的是北欧神话中的巨大的海怪(有记载说它有150米长),平时伏于海底,偶尔会浮上水面,象征着“扭曲的、缠绕的”生物。自从18世纪晚期以来,关于挪威海怪有许多不同的说法,大都把它描述成类似章鱼的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