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父亲在书房写写画画,忙碌于工作;母亲在厨房煮饭炒菜,做着一日三餐;他们的背影被灯光拖的老长。

昨儿个,到楼下吃饭,点了个抄手,随意往旁边桌一瞧,那桌吃的羊肉格格(粉蒸羊肉),便想起了记忆中吃的粉蒸鸭肉。

明知这样的聚会对身体有害无益,但是,谁也不知道,内心是多么渴望着下一次这样的聚会。没有烦恼,没有压力,尽情的玩耍。

相信不仅我如此,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如此,“早餐”绝对不是食物本身,它背后总会藏着一个小故事。

作为一名上班狗,每天顶着困倦出门,行程日日如是、毫无新意。唯一值得期待的就是一日三餐。早饭吃什么、午饭吃什么、晚餐吃什么,都成了值得细细斟酌的难题。

有了房,不再担心风吹和雨打;有了灯,不再害怕夜晚没有星星和月亮;有了床,累了、困了、可以睡上甜甜的觉、做个美美的梦。

算了,无事献殷勤,肯定是“吃鸡”电脑不给力,想换新电脑了,我才不会上当,呵,男人!

大概这两者并无什么区别,味道呢,多去品尝,说不定就爱上了;事情呢,尽力试试,说不定就成功了。

兄妹几人当中,也只有我哥哥和我年纪相仿却也“不合”,记得有一次在餐桌上,我刚动手夹上我喜爱的糖醋排骨,他就立马伸出“魔爪”把糖醋排骨放入他的碗中,还洋洋得意的冲我一笑。

“你再搬冰箱都空了,我们吃啥哦?”大胖爸爸总是吃醋,“妈,我吃不完,不要了,我真吃不完!”大胖也是万般推脱,但是通通抵挡不住他妈大包小包装菜的决心!

可能我从小没吃过水煮鱼,当大胖将滚油淋在辣椒面上,那“滋啦”一声响,刚刚吵架时才“面目可憎”的大胖忽然在我眼中加了一层滤镜,“好腻害,真的是中华小当家诶!”

我的眼睛瞪得有铜铃一般大小,看着他慢慢的把糖醋排骨放入口中,心里默默说道:“你给我等着”。

前段时间,大胖似乎美食节目看的多了,又重拾对做饭的兴趣,什么“避风塘炒虾”、“牛肉面”、“杂酱面”、“牛排”时不时搞点新花样,还信誓旦旦的跟我说“你想吃什么就跟我说,我说了要做你的中华小当家的嘛!”

老先生以前也不吃芫荽(香菜)的,以为有臭虫味。一次有人请吃面,弄了一大碗凉拌香菜,咬牙吃了,从此就吃香菜了。后来每次吃涮羊肉,调料还总要撒上大量香菜。

于我自己,以前对香菜也是不感冒的。一次与友人吃火锅,友人帮忙打调料,忘记说不要香菜,端回来一碗看里面满满的香菜。硬着头皮吃了,竟然发觉还可以,没有想象中的那些怪味呀,以前是怎么不吃的呢?

是的,你没听错,新的一轮聚餐有开启了。在重庆这个夜都城市里,即使到了凌晨2、3点,外面依然是灯火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