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性行为发生在两个认识的人中间,那就不可能是强奸。如果其中还涉及到饮酒,那就彻底与强奸无关了。

他们害怕的不是孩子受到伤害,他们害怕的是因荷尔蒙作祟的意外怀孕,他们害怕的是自己脸上无光,平白无故被抹上“人生污点”。

看到母亲被父亲当着孩子们的面训斥,毫无尊严地尴尬笑着的时候,你有一瞬间的心痛吗?希望这种心痛不要再延续到下一代身上了。

伊藤诗织并没有像大多数被性侵的日本女性那样选择了沉默,而是选择了报警。只是,她未曾料到接下来等待她的却是一个又一个噩梦。日本女性警员占比偏低,接待诗织的居然是交通部门的女警。当得知诗织是来报告一起性侵案时,接待诗织的又换回了刑侦部门的男性警官。

因为求救甚至报案会得到羞辱,甚至性侵检测的工具的使用权都掌握在男性占绝大多数的警方手里,那么为什么还要公开自己的遭遇来自取其辱呢?!

这可能是你第一次听他的名字。在此之前,他是原《瞭望东方周刊》主笔,《中国新闻周刊》的编委,《环球》编辑部主任,是业内人人尊敬的大记者。

但一旦涉及到约会强奸、性侵犯这些话题,从不会被舆论提及,你看不到这方面的公开指控。因为日本《强奸法》本身就存在着很严重的问题。

选择站出来,源于诗织对自己的发问:我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我要默默承受不该承受的伤害。我站出来,是以期用自己的行动,对日本社会,产生哪怕一丁点影响。

尽管是发达国家之一,但日本有关强奸法的最新修订要追溯到1907年。人们普遍认为针对女性的暴力并不是严重的社会问题。截止去年,日本强奸罪的法定最低刑期甚至短于盗窃罪。

而在“章文事件”被曝光后,著名公益人雷闯、作家张弛、《新周刊》创始人孙冕、著名主持人朱*、中国刑法学研究会会长赵秉志,中国传媒大学教授谢伦灿...... 等都相继被爆出涉嫌性侵、猥亵、性骚扰等行为。

你永远摆脱不了做我女人的命运,我上过100多个女生,做了十几年记者了,认识圈内无数人。

而这,也是“ME TOO”运动的意义吧。压抑了太久,自卑了太久,终于让自己从沉重的道德枷锁摆脱,从内心认定自己是受害者,让自己敢于倾诉,让更多的男性开始学会尊重。

日本的性文化发达,可以在任何报摊买到体育报刊,报刊上会列出哪里的口交服务最好,或者谁的性爱按摩做的最棒,色情杂志被公开摆放在便利店里,其中有些杂志涉及到对强奸的幻想——如果女性对男性没有意思,男性强迫与其发生性行为后女性发现自己喜欢男性这样的故事。

我们平时说起日本,都不会叫日本,而是叫“岛国”。日本是个充满性意味的国家,你可以在任何报摊购买到体育报刊,报刊上会列出哪里的oral copulation服务最好,或者谁的Sex massage做的最棒。

一位女性政府议员面对镜头义正言辞地指控受害者有罪:“她作为一名女性有很明显的问题,在男人面前喝那么多酒,还失去了记忆。”

假疫苗事件爆发后,文艺圈蹦出了很多强奸事件,最具代表性的要数章文性侵事件,随后一大批教授,媒体人和知名公益人,纷纷被爆出强奸。

不是受害者不站出来,而是不敢站出来,这个社会并没有创造一个允许她们勇敢说不的环境和条件。

在这个过程中,她勇敢无畏地站在公正面前揭露山口敬之的龌龊行事的行为,侵害到某些人的利益,致使她遭遇到了诸多攻击。

能得到资深媒体人山口敬之的注意,这对于初出茅庐的诗织来说实在难得,而当这个媒体人还是首相传记的作者时,诗织甚至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去白马的路上,看了BBC纪录片《日本之耻》,由于没带耳机,只能静音看,但是晚上回来后开了声音,哇,感叹这片的英语好好听哦(好听的标准是我听的懂大部分。。),以及发现日本的小姐姐真好看!

在伊藤诗织的事件中,暴露的不仅仅是日本搜查和司法制度的不透明性,还有一些令人触目惊心的事实——

府议员和政事评论者开始公开质疑她的说法,并且把她形容为靠和人上床获得工作的女人,并劝告观众小心落入这类女子的圈套。

当诗织经历性侵后,也曾想过将此忘记,承认这是作为一名女性应该承受的。妹妹问诗织,为什么一定要你做呢?

即使被百般刁难,诗织与出租车司机的证词,酒店的监控录像还是让警方做出了逮捕山口的决定。

B:你不想一开始就别接近人家。废话,谁上班活着不付出代价啊?你既然不想出卖身体来走捷径ok,那你就别理人家。废话,人家一个混到国家领导层的人物了,你啥都没有人家凭什么理你?她二十好几的了学历不错,我可不相信她天真到这地步。

除了报案过程对于女性极为不友好的原因外,更深层的因素是在日本,根深蒂固的男尊女卑思想。“物化女性”在日本已经成为了一种惯例,尤其跟性有关时,女性更是被当作一种商品来看待。女性被侵害的问题被天然的忽视掉了。

诗织在案件无进展的时候选择公开自己的身份和姓名后,网上有的人在针对诗织和家人,诗织失去了正常的社交,还要提防家里不时出现的窃听器……

等待诗织的也许还是失败,毕竟想改变根深蒂固的歧视,绝非一朝一夕的事情。但是因此便选择沉默,现状就永远不会改变,就如诗织所说,即使失败,也总比保持沉默要强。

当诗织以本人本名现身新闻发布会,陈述自己被强奸时,在日本社会引起了极大的动荡。一部分人根本不相信她,骂她是婊子,靠跟人睡觉获得利益……。

只是,犹如山口在发给诗织邮件里叫嚣的那样,在逮捕的前一刻,警方高层命令不予逮捕山口,案件就像之前的那些那样,随着时间的推移被渐渐淡忘。

性侵与性骚扰话题在亚洲地区尤其是东亚地区一直是一个谜一样的存在,事件发生后当事人往往迫于压力选择隐忍与放弃,使得本该引起民众关注的话题变得销声匿迹。甚至,当有站出来发声的人出现时,人们往往先去审视被侵害方是否有不当的言行,是否穿着过于暴露,反而忽略了真正应该被谴责的是那个兽性大发的施暴者。播出之后大火的纪录片《日本之耻》便选择了这样一个敏感的话题,而事件主人公便是因为这个性侵事件在日本引发大讨论的伊藤诗织。

日本女性警察占比8%,警力基本上是清一色的男性。在诗织去警局办案时,向警局要求派名女性警察来,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名女性警员,在诗织涕泪聚下地向她讲述完自己的遭遇后却被告知不属她的职责,而又向男性警察再次讲述自己的遭遇。

在向男性警员讲述遭遇后,用人偶重现侵犯案件的事发经过。活动家们认为,这种方法会对女性造成心理创伤,有人甚至称其为二次强奸。

之前网上流传过一个话题,说外国人喜欢中国的原因之一是因为它很安全,三更半夜一个女孩子走在路上都不带怕的。

今年年初,美国奥运体操队队医拉里纳萨尔被156名女性当庭对质,铁证如山,获刑175年,他将死在狱中。

比《日本之耻》更无耻的,是对受害者发声的置之不理,对他人尊严践踏掩耳盗铃的《中国之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