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李鸿章|鲁迅|胡适|汪精卫|俾斯麦|列宁|胡志明|昂山素季|裕仁天皇|维特根斯坦|希拉里|特朗普|性学大师|时间|1215|1894|1915|1968|1979|1991|4338|地点|北京曾是水乡|滇缅公路|莫高窟|香港|缅甸|苏联|土耳其|熊本城|事件|走出帝制|革命|一战|北伐战争|南京大屠杀|整风|朝鲜战争|反右|纳粹反腐|影像|朝鲜|古巴|苏联航天海报|首钢消失|新疆足球少年|你不认识的汉字|学人|余英时|高华|秦晖|黄仁宇|王汎森|严耕望|罗志田|赵鼎新|高全喜|史景迁|安德森|拉纳・米特|福山|哈耶克|尼尔・弗格森|巴巴拉・塔奇曼|榜单|2015年度历史图书|2016年度历史图书|2015最受欢迎文章|2016最受欢迎文章|2017最受欢迎文章

驳杂的知识结构及对生活的把玩,向来属京派见长——在提笼架鸟儿喝茶洗澡的闲档儿,肇始出民俗学、性心理学、妇女儿童研究等诸多学科。“周作人一生喜谈鬼神、岁时、野趣,学问大而广……汪曾祺六十岁以后的写作越发有苦雨斋的痕迹……由废名而沈从文而汪曾祺,是一条向高的智性和幽深的情趣延伸的路。”孙郁非常清晰地描绘出一张族谱。这条高智之路亦在他温润大气的书写中铺展延伸下去。这个虚拟的精神家族里的年轻一代,即被他冠之以“新京派”的文人,多是一群“不冲动、喜深思、弄古董、说闲话”的静雅之士。钱钟书认为这种追认先驱,可以“使新作品从自发的天真转而为自觉的有教养、有师法;它也改造传统,使旧作品产生新意义。”从这个意义上,孙郁对前人的归纳传承显然是一种自觉且负责任的努力。涉足野外考古的他,深谙无用之学里的高明,会心于“中国的书法、戏剧、诗词背后都有相似的东西支撑”——那是一个民族的根器。他于是乎“在古老的母语世界,去发现现代以来文化遗失部分的复苏。”

克利现代芭蕾舞团始终在与世界一流的舞者共同携手,通过多变的编舞形式来推动芭蕾舞艺术的发展。在这里你将会看到受过古典芭蕾训练的专业舞者用其丰富的情感,有力的肢体语言,老练的叙事手法向观众娓娓道来,他们的舞蹈动感、多变、发人深思。

这必是寂寞的。在《革命时代的士大夫》后记中,孙郁写到,“我沉入此中,不过是寻梦,以填补自己多年无聊的心境而已。”以热闹表现无聊,读来令人心有戚戚。马克思早有预言:“人们自己创造了自己的历史,但是他们并不是随心所欲地创造,并不是在他们自己选定的条件下创造,而是在直接碰到的、既定的、从过去承继下来的条件下创造的。一切已死的先辈们的传统,像梦魇一样纠缠着活人的头脑。”出过一本《写作的叛徒》的孙郁,大约内心里自视为时代的叛徒,而他又并非文坛执刀笔的武吏,他的反叛,人同其文,乃是君子的反叛。

改编自法国同名绘本,描绘了三段温馨有爱、滑稽欢脱的法式谐趣小故事。画风有点像小时候的彩铅水粉画,故事蠢萌蠢萌的超可爱,一只想吃鸡想到发疯的狐狸被迫成了“鸡妈妈”,三只误入歧途的小鸡一心想当“嗜血狐狸”……

展览按时间顺序呈现了这一建筑团体自1966年成立伊始至八十年代初正式解散的整个职业生涯,共展出逾两百件装置、绘画、蒙太奇摄影、设计手稿、版画、出版物及影像系列作品。

还记得儿时最火的神级动画片吗?当年抢着用的天马流星拳现在还施展得出来吗?“圣斗士星矢·燃烧三十年”主题展来了!

本文已由“古典书城”(ID:gudianshucheng)进行授权,转载请联系“古典书城”

捕梦人的后花园,一个超级治愈的地方。喵星人,自来熟的安格鲁貂,网红土拨鼠,龙猫先生,肚皮软软滴非洲刺猬……有时世界上最美好的,往往都来自于一些很单纯很简单的东西。

作为亚洲首屈一指的国际性设计盛事,“设计上海”不断突破新局面、为亚洲日益蓬勃的设计市场树立标杆。

影片讲述了田园冒险大王“比得兔” 带领一众伙伴,与麦格雷戈叔侄二人,为争夺菜园主权和隔壁美丽女主人贝伊的喜爱而斗智斗勇、各显神通的爆笑故事……

借科技之力,展现日常生活中的土木,将看似深奥难懂的“土木知识”解构,变得简单易懂、乐趣无穷,重现“土木工程”无比的震撼力,让人人都能感受其中的造物之趣。

荣获美国电影学会2017十佳影片;获得第75届金球奖剧情类最佳影片、剧情类最佳女主、最佳编剧和最佳男配角,可谓2017年当之无愧的年度最佳犯罪片。电影主要讲述了一个女儿被杀害的母亲,在无法得到正义的情况下,开始树立广告牌“怼”当地警察的故事……

一个讽刺戏谑的故事,一群诡计多端、狡诈刁钻的女人和惶惶不安的男人们,让克里萨尔一家日渐脱离生活的常轨,几近瓦解……

一群艺校生,一段难忘的艺校生活,一本被封存的青春日记。那些想留住的片段,随着时光飞逝,渐渐远去。

我住在你喜欢的那场电影里,拥抱着所有黑夜白昼;我睡在你缺席的那个屋子里,怀里是那条黄色丝巾。

二战前夕,一个美国游客在佛罗伦萨购买了一幅提香的油画,为了偷运出意大利,他请一位油画修补师在其表面画上一幅风景画作为掩饰,待此画终于逃脱耳目抵达巴黎,再请另一位更高明的修补师清除掉表面那一层风景画。这位修补师千辛万苦洗出了提香,但总觉不够满意,继续擦洗,直至擦出了最底层的墨索里尼肖像。

早些年,从事周氏兄弟研究的孙郁老师提出了“新京派”的概念。在他的《革命时代的士大夫:汪曾祺闲录》中,对这一条隐性传统上的众多相关人物多有点染,“我只是想通过汪曾祺,来写一群人,沈从文、闻一多、朱自清、浦江清、朱德熙、李健吾、黄裳、黄永玉、赵树理、老舍、邵燕祥、林斤澜、贾平凹、张爱玲……”。他似乎全心全意和那些先辈们的灵魂生活在一起,周身浸淫在某个光泽迷人的往昔,而这种复辟又绝不是简单的。

根据游戏《古墓丽影9》改编,讲述劳拉的冒险家父亲神秘失踪,而劳拉决定前往父亲最后出现的地方寻找线索,就是一座传说中的古墓……

被誉为行走的CD,JJ给我们带来的经典歌曲实在是太!多!啦!探索君敢打包票,你的歌单里一定有林俊杰!时隔2年回归,终于要开巡回演唱会了!包含了:上海、武汉、深圳、郑州、大连、北京、济南、南京、重庆等。JM们一起尖叫吧!

舞台剧《如梦之梦》是21世纪初期华人剧场受瞩目的话剧之一,整出戏就像一次庞大的旅行,从主角的生命末端开始,从二十世纪末到二十世纪初,从亚洲到欧洲,从生到死,从痛苦到解脱的可能性,一层一层 的故事……

“安藤忠雄展·引领”以建筑模型、纪录影像、创作产品、设计手稿、书籍文献等形式,直观展示安藤忠雄不同凡响的经典名作以及建筑之外的深远影响。

至于钱钟书提到的“改造传统”的第二层,孙郁的太极推手恰恰呼应了谢阁兰碑体诗中体现出的超然的历史观:“所谓的‘往昔’,乃是一个需藉由贤圣者寻觅乃至重塑的‘往昔’”[ Pierre Ryckmans :“Chinese attitude towards the past”]。正是在孙郁细末温存的寻寻觅觅中,旧的京派传统完成了对当下最为熨帖的“附体”。古中国以转喻的微妙的或是意外的方式影响着现代性的书写。一方面中国有着最长的无中断的史学传统,另一方面唐以前的建筑存留不过五座,按照汉学家牟復礼(F.W.MOTE)的观察,中国文化中的永恒基因不是附着于物质实体,而是存乎于不断蜕变的精神审美和集体想象[”“A Millenium of Chinese Urban History: Form, Time and Space Concepts in Soochow”,Rice University Studies 59.4 (1973)。]。这些想象和审美又偏要附体于诗词、戏剧、书法、民俗、野史等这类智巧的存在。贾平凹称汪曾祺是“文狐”,这算点到了他的穴;孙郁评贾平凹的字与汪曾祺的画很像,都有狐气,亦是恰中要害。对传统的招魂,须避开众人踩踏的阳关大道,绕走生僻幽谧的野径。赏玩之余,得来全不费工夫,终究应了沈从文八十大寿时汪老相赠的二句诗“玩物从来非丧志,著书老去为抒情”[ 孙郁:《一个纯粹的人》]。

表面的提香,用以掩饰的风景画,最内里的墨索里尼——这层层掩护的身份,或许可以是剥开表象理解一个人精神实质的绝妙途径。风景画对应的是孙郁怀古温润的一面,他用鉴赏家的身份掩饰了他内在的提香——一个清醒的革命反思者。革命吞噬了一切人和原则,而这些原则曾作为时代的特征和人心的特质。“艺术的沉醉比什么都适于掩盖深渊的恐怖,天才可以在坟墓旁边带着一种阻止他看到坟墓的快乐表演喜剧”(波德莱尔语),这是文学鉴赏家孙郁所奉献的美与纯粹;然而,“你执著于你的责任,因为你执著于德行”(布罗茨基语),在轻灵优美的风景画下, 按捺不住的是对革命的沉重反思。

“欢乐!疯狂!幸福!”来自美国的红鼻子阿嘎先生带来的一场经典家庭喜剧,带上孩子来和三个陌生叔叔大闹剧院吧!来吧,一场前所未有的互动狂欢盛宴在等你!赶紧加入,阿嘎先生就要开演啦!

音乐剧《想变成人的猫》改编自美国儿童文学家劳埃德·亚历山大的同名小说。这是一部具有魔幻色彩的优美音乐剧,讲述了一只憧憬着人类生活的猫咪莱奥尼(Lionel),在主人的魔法下如愿变成人,并与所在小镇的镇民相处、相知,尝到了人间之爱的故事。

展览以“前卫主义新潮”为主题,在承接上一单元“重启现代主义(1979—1985)”之遗绪的基础上,超脱了早期的抽象艺术,以行为表演、表现主义、实验水墨、装置艺术等形式进行激进的探索。

“臭虫的象征意义很浓,它可能是你的欲望,也可能是被解冻了的思想,它甚至已爬进了你的脑子和骨髓。臭虫的概念之所以很有现实意义,是因为在我们现在各种观念混杂的社会,你的身上、头脑,是真的有臭虫。”

由万达影业和原力动画出品,更有曾参加过《狮子王》《美女与野兽》等经典动画电影的制作的导演克里斯·詹金斯加入。讲述了桀骜不驯的“最棒飞行家”大鹏和两只落单淘淘、憇憇组成了“临时父子档”,共同南迁和寻亲的亲子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