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史》的主人公叫梁生宝,小名“宝娃”。而汉语中的所谓“宝”有两个意思:一个宝贝,另一个则是“活宝”(即类似于“傻瓜”)。

2006年,孟加拉国银行家穆罕默德 尤努斯因为长期从事反贫困事业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其获奖理由不过是:他长期向穷人提供小额贷款(每笔20美元),只是不要利息和抵押而已,像尤努斯博士一样,柳青的事业更属于千千万万人,而且可以毫无疑问地说,他所作所为比尤努斯更为彻底。

这让我想起自己的事,以前有一朋友,跟我诉苦,说她老公如何渣,想离婚。本着劝和不劝离的原则,我就说,这不算什么事,我家那位也是各种渣……然后她感觉好多了……

象许许多多从中国泥土里涌现出的梁生宝一样,吴仁宝和华西村的故事,给了柳青的《创业史》另外一种结尾的“可能性”,也给了我们另外一种历史的结论,这个结论也许就是吴仁宝这个朴实的农民所说的:“集体经济救华西,社会主义救中国”。

后面的故事,大家就耳熟能详了,悉达多王子先经过六年苦修, 牧女献奶,菩提树下入定,他发誓“我今若不证,无上大菩提,宁可碎此身,终不起此座!”,经过四十九天冥想,最终成就“无上正等正觉”,成为佛陀,意为人类的“觉者”,佛号“释迦牟尼”!

1982年,柳青去世4年后,同为“小延安”的《白毛女》的作者贺敬之来到皇甫乡为柳青扫墓,亲耳聆听了梁生宝的原型王家斌谈柳青和现实中艰难的“创业史”,感慨万千之余,诗人留下了这样的诗句:“床前墓前恍如梦,家斌泪眼指影踪,父老心中根千尺,春风到处说柳青”。――农民不能写文章,在关于柳青的回忆和评论文字中,当然没有一篇出自最有发言权的梁生宝的原型王家斌,而涉及到王家斌的,也只有贺敬之这诗中形象的一句。

在那个时代,鲁迅没有走在时代之前,不像切格瓦拉,超出了那个时代,鲁迅好像安分守己一些,既然不知道,他也没有用力去想,他把所有的力气花在了当下,时代是什么样子的,国民是什么状态,为什么会造成这个时代,是什么禁锢了国民,他用手术刀割开那个时代,将所有的脏器血淋淋地拿给大家看。

也有喜欢墙上挂画的:比如喜欢收藏的王健林,办公室挂着石齐的山水画;王石的办公室曾挂着带有“虎”主题的字画;“红衣主教”周鸿祎,办公室的墙上挂着切格瓦拉的人像照片。

比如,当下的人们也许不知道,所谓“中国人放歌维也纳金色大厅”的历史,并非从宋祖英等“当下艺术家”开始。因为早在1951年,中国歌剧《白毛女》就轰动了维也纳,而在柏林和德累斯顿,当年喜儿的扮演者王昆,几乎被歌剧之乡欧洲观众热情的鲜花所掩埋,谢幕的时候根本无法下台。今天热衷于 “超女”的人们也许不想知道,芭蕾舞剧《白毛女》至今依旧是世界上顶尖芭蕾舞团的保留节目(例如著名的日本松山芭蕾舞团),至今在世界各地(除中国大陆外)巡演,长演不衰。

耿直boy王兴没有自己的办公室,图片中的办公桌是早些年的,只有用一个字“乱”来形容了。目前,在美团总部,他依然和员工一起坐在大平面空间。这个典型的技术男,一个小小的办公区域放了三台电脑,吃着饭也要工作,有才华又勤奋。中企哥只是深深地为坐在他工位旁边的朋友捏了一把汗。

他没有自己单独的办公室,只是在大平面的角落开辟了一块空间给自己办公。他的电脑由一个高支架支起,以适应他站着工作的习惯,多站以及过午不食是他的健康之道。看得出古永锵是重视家庭的人,身后摆着他和家人的一些照片。

而我们的埃内斯托也是一样,他和好基友阿尔贝托计划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从阿根廷出发穿越南美大陆,一直向北。

此后,充满革命理想主义和浪漫主义的切,放弃古巴政府部长头衔和优越生活,于1966年离开古巴,抱着解放全人类的宏愿,继续投身到刚果和玻利维亚的革命中,组织游击队策动共产革命,最终被美国中央情报局和当地政府军抓获并处死,时年39岁。

冷战时期的美国《时代》周刊曾说:“切是一位危险人物,他的脸上充满着使妇女为之动心的伤感微笑。这种着装使他与20世纪60年代那种革命激情与充满北美大陆的反叛气质相吻合。美国的激进分子把他当成自己的目标与榜样。即使那些整天在台上嘶吼的摇滚歌手也是如此。因为没有多少国家的最高领导人会像他一样,性感、不拘一格,甚至有些放肆。这些都是执政者与革命者令人难忘的形象,切轻易就做到了。”

谁说岁月无痕?你落下的每一个文字都是你的痕迹,都是你的脚印,让我们回首岁月的时侯,有字可依,或笑从前的傻,或叹光阴的美。

埃内斯托的家庭环境虽然不能跟悉达多王子媲美,但是也是生长在一个殷实的阿根廷中产阶层家庭,其父母同样是望子成龙,希望他拿到医科学位,成为世人尊重的医生,安安稳稳过一辈子,永远的幸福下去。

当你走在世界的某一角,你满以为对世界有更多的了解,这个世界似乎开始被你掌握在手里。在自己的舒适圈里,你从来没有发觉自己的不足。后来,当你越去发掘别人的文化、越抱着开放的态度去认识世界各地有才能的人,你越会发觉自己的认知范围有限,自己的能力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了解的越多越发觉自己生活在冰山一角。旅行教你懂得谦卑,同时也令你有更多的求知欲去了解每天在世界各地发生的人和事。

年轻的时候,如果能读一读鲁迅,尝一尝人性的酸涩与辛辣,摸一摸属于人性深处的沸腾与冰凉,长大了,面对自己与人生,就会少一点茫然,多一些执着与操守。年轻的时候,如果能读一读鲁迅,看一看那个社会的浮光掠影,闻一闻那个社会的味道,长大后,面对其实没有太多变化的社会,就会少一点愤怒,多一些从容与冷静。

2、你公司有只出钱不干活的股东吗?他的股权比例设定多少才合理?他购买股权的价格应该和你一样吗?

既然“没有丢人不丢人的问题”, 也就具备了常人所没有的自信与从容,既然智商比别人短半截,因而笨鸟就必须先飞,当阿甘为逃命被迫跌跌撞撞跑起来的时候,种地搞不过富裕中农的宝娃,也被迫去搞新稻种、去扎笤帚搞副业(时至今日,我们可以设想,如果宝娃也象富裕中农一样迷信自家的二亩三分地,他就将更深地被“捆缚在土地上”)。于是,在上世纪的50年代,太平洋两岸的这两个傻小子,被自身条件所逼迫,就这样不约而同,从摇摇晃晃、步履蹒跚,到健步如飞,如风如电,在漫天风雨中他们跌到爬起,终于给我们留下了奔跑不止的“现代英雄”形象。

“一个历史时期或一种风尚、一堆人群需要的格瓦拉,甚至比一个个体需要的格瓦拉更虚假。在我的戏剧中的格瓦拉,是我的格瓦拉,与别人怎么想无关。 ”张广天这样评价他所导演的话剧《切・格瓦拉》。这是性幻想自由的时代,格瓦拉是政治人物,也是大众明星。他是属于女人的,也是属于男人的,一剂鸡血针。

我不知道这辈子能不能看完它,但看到梁冬,六六,……这些牛人常常把伤寒论挂在嘴上,无上经典的样子,就觉得有必要入手一本,给我那颗中医心当震心之宝吧。

周鸿祎的办公室比较有家的风格,更像个办公室套间。放办公桌的房间摆着沙发茶几等,像个会客厅。

临近下班时看到兄弟发给我的微信说他的项目又有了重大的进展。看后难掩欢喜之心。兄弟有鸿浩之志,创业路上的爽甜苦辣、点点滴滴感同身受。成大事者,必先劳其筋骨!相信兄弟将来会越有越好!以此记录今日心情。

对于当代中国人来说,这个“鸡毛上天”的意象更是别有深意:1955年9月-12月,毛泽东亲自编辑了长达95万字的《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资料集,并为每一篇资料加了按语。在一篇题为《谁说鸡毛不能上天》的文章前面,毛泽东这样写到: “富裕中农说:‘穷光蛋想办合作社哩,没有见过鸡毛能上天。’鸡毛居然上天去了,穷人要翻身了。旧制度要灭亡,新制度要出世了。” “‘鸡毛不能上天’这个古代的真理,在社会主义时代,它已经不是真理了。”而《创业史》和梁生宝,就是产生在这个“鸡毛可能上天”的时代。

去年看到《摩托车日记》,看到切格瓦拉迎着太阳与灰尘,在南美洲的大地上奔驰,我想起了一个台湾作家的话,年轻的时候不相信理想,那就不是真的年轻过。我好后悔,在我还充满棱角的时候,错过了切格瓦拉,也就错过了那个可以变得更好的机会。

看《朝花夕拾》,鲁迅说,最烦那个婚礼仪式,不过是准备性交的广告罢了,笑得我32颗牙齿都露了出来。其实类似这样的话,马克思也说过,他说:到了共产主义,婚姻就不需要存在了,婚姻本质上不过是合法的卖淫……看着满街的单身汪,看新加坡政府许诺你约会我买单,看发达国家鼓励生娃养娃……隐隐约约觉得共产主义就要到来了,不知道有生之年还能不能成为接班人。

昨晚女儿开心的说居然到了第三节课没有平常饿和慌的感觉啦……不得不安利一个事实。一年之季来了、一天之际你们也把握的很好……我负责养你三年、你负责养我一辈子!

“咱们的天,咱们的地,咱们的锄头咱们犁。穷帮穷种上咱们的地,穷帮穷走咱们的社会主义。”探索一条团结互助的中国农村发展道路,这是几代中国人的坚定意志与不可动摇的信念。中国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历史经验告诉我们:如果没有粮食增产和丰收,连吃饭都谈不上,谈何发展;而仅仅依靠种粮食,农民却不可能增收致富,甚至难以脱贫。对于那些主张将粮食生产交给市场的“郭世富的子孙们”来说,他们或许根本不懂得增产不增收,谷贱伤农的道理,他们也可能完全不懂得单纯地依靠变化莫测的“市场”,会给农民带来怎样的灭顶之灾。

看了这个演讲,默默流泪,希望人间有更多这样的设计师,心怀慈悲,让城市变得温柔起来。

所以,我们首先必须在这个意义上,将《创业史》的诞生,理解为第一个五年计划(1953-1958)大规模工业化和农村合作化――对于中国传统生产方式和中国传统社会的全面改造的标志,这种“全面改造”不仅仅意味着胡风一首著名诗歌题目所昭示的《时间开始了》,而且更意味着“时间改变了,” 全面改造,当然包括对于中国人的时间观的改造,也包括了“勤俭创业”、“劳动光荣”的崭新伦理的确立。也可以说,正是这种与劳动、工作和使命伦理相关的时间观,才是把农民组织起来的根本基础。正是从第一个五年计划开始,中国农村和农民祖祖辈辈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时间观念被彻底打破了,农民和农村被组织进现代工业化的时间体系中:“工分”完成了农村劳动力的货币化,土地在集体化的基础上被重新配置,在农林牧副渔的现代农业的意义上,劳动的合理分工得以完成。而《创业史》恰恰由于深刻地抓住、或者表现了这一根本性地变革,才成为一个具有现代标志性的作品。

雪茄的地位在二战后达到顶峰,由于以英国英雄邱吉尔为首的一批雪茄客的出现,雪茄被与高贵、勇猛、顽强、男人味儿等特质紧密结合在一起,手持一根上好雪茄成为了身份的代名词,也成了男性自我确证身份的标志之一。我们可以在此后列出一长串名单,英国浪漫诗人雪莱、印度诗豪泰戈尔、英国首相邱吉尔、美国总统肯尼迪、美国硬汉作家海明威、古巴卡斯特罗、切格瓦拉等等。

中企哥观察发现,在办公室里,受喜爱度排名第二的植物是蝴蝶兰。柳传志、陌陌的唐岩、高晓松的办公室都摆放着粉色的蝴蝶兰。

Gap,Urban Outfitters,,Belstaff,Vans,甚至,LouisVuitton 产品都开始追赶这个潮流;Chanel最近的古巴游轮秀上,模特们带着闪闪发亮的贝雷帽,金贵的CC标志被替代成了格瓦拉头顶的那颗五角星。不过,最亲民的,还是印着格瓦拉的T恤——代言人包括哈里王子,约翰尼德普,还有Jaz Z,在2003年的一支公益广告里,唱着“我就是金光闪闪版的格瓦拉。”其他潮牌,比如Stüssy和Fuct也来凑凑热闹——2006年的时候,这股切格瓦拉潮流实在刮得太猛,伦敦V&A博物馆甚至把有他露面的物件收集起来,专门举办了一个切格瓦拉时尚展。

将鲁迅的文章放到课本里,很大程度上,恐怕是基于鲁迅本身,而不是他的文字。在我们这个时代,回过头去看鲁迅,那些要把世界撕碎、要把自己点燃的文字似乎不那么合乎时宜了,血淋淋、赤裸裸,充满着人性深处最低层的东西。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尽管那个时代急于剔除的东西还遗留在每一个国人的血脉里,恐怕再经过百年仍旧无法摆脱。可是,时代确实过去了,无论怎样纠缠不清,还是过去了。剩下这些文字,乍一看,突兀得让人胆战心惊。

当年乐视体育疯狂扩张的时候,我们去过时任乐视体育CEO雷振剑的办公室,办公室里摆放着23号球衣和篮球。

以后但凡我遇到她,她就问,你过得怎么样啊,老公对你还好吧?我笑笑说,还行吧。后来,又遇到一次,她问:你是不是离婚了?握草,这什么心思啊,盼着我不好是吧?此时此刻,我正坐在车里,拍拍车子说,这是老公去年给我换的新车,抬抬手道,这是今年他送我的瑞士手表,给她丢下一大坨狗粮,点点油门,扬长而去。

1、股权可以设定期限,有长期、中期和短期,你公司的股权分层了吗?股权有分层才会有身材!

也许,把鲁迅挪出课本是好事,至少传递出了一个信号,那个龇牙咧嘴、让人握紧拳头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可是,少了课本的强制性阅读,现在的孩子们又有几个会去读鲁迅呢?在这个以高考作为学习最大动力的时代,太少人会去细想,从课本中剔除,其实意味着绝大多数孩子将失去好好认识鲁迅的机会。

男性天生需要一些刺激的物质,这也正是男人热衷探险、赌博的原因,相对于可卡因、麻黄碱之类毒品对身体伤害较小的烟草征服世界事实上只是一个时间问题。所以第一次登上美洲大陆的海员们很快无可救药地爱上了这些神奇的叶子,像土著那样把它直接卷起来后点燃、切碎以后放到特制容器里点燃或者干脆磨碎以后直接用鼻子吸。烟草带给了他们无穷的快乐,也顺理成章地随着他们返回欧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