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死后六个月,豪华精美的画集《绘本青楼美人合》问世。代表了当时青楼春画的最高水平。春信在在画法上,喜欢运用纤细优美的线条和中间色,这是当时的画师们所无法企及的。他所描绘的人物,摒弃了栩栩如生的肉感,男女无差别地手脚都很纤细。这种看似缺乏现实感的人物,反而给人带来了梦幻般的美感。如他的名作《雪中相合图》(现收藏于大英博物馆)和《夜梅》(现收藏于纽约的都市博物馆),就充满了浪漫,物哀,静谧的气氛,观后令人有一种本能的窒息。可以说在浮世绘的画师中,没有一人能够像铃木春信那样将恋情,亲情,乡情与四季交织在一起加以表现的。月色下的梅/樱/菊,积满残雪的柳/竹,小河边的长椅,吹起门帘的秋风。男女欢爱,就在童话般的情景中悄然进行。微风翻卷起和服下摆的艺女,沐浴中裸露欲求的春女,走动上下楼梯,侧眼斜视的舞女。这种无造作的人体美,就是铃木春信在1765年前后的审美。这是大雪飘落山林无声无息的审美;这是脱在一旁的和服,花式纹绣,丝毫不苟的审美。

「是身如影,从业缘现。」人人都有五官,但是人人就是长得不同,健康不同,肢体也许有残缺,这没什么遗憾,都不是这一生的事,是多生多世因缘业力凑合而来的,身体只是果报所显现出来的影像。此中道理很深,要在法相唯识里去解决,普通经典没有说,但《瑜伽师地论》就讲得很清楚。

姜的解毒作用很明显,尤其是解鱼蟹毒,它可以帮助脆弱的肠道赶走病菌,防止呕吐腹泻的发生。

他在1814年完成《章鱼与海女》。这一享有盛名的春画图案是:在岩石耸立的海边,全身露裸,体态丰满的海女,仰天而卧。大小不一的章鱼,游动着疲倦的身姿,缠卷着她的身体。章鱼探头伸进她的嘴里和下体进行挑逗,海女被章鱼冷颤而黏腻的触感激发出无以名状的表情。是快感?是痛苦?是迷醉?这幅人鱼交合图,震惊了西方人。法国作家贡库在1896年出版的《北斋》一书中这样写道:

那么,我们的一个思虑是:既然有私小说,有私写真,那是否可有个叫作“私春画”的,在枕边慢磨撕糜?

她曾在法国著名红底高跟鞋品牌的赞助下,专门为疯马拍了一部脱衣舞大戏,她演一个外出归来的贵妇,在一票女仆的伺候下沐浴更衣的故事……撸过此片的HOT君只能说:男的看了会炸,女的看过变弯。

“谁家玉笛暗飞声/散入春风满洛城”。面对东洋春画,西方人也是一脸的亢奋和莫名的惆怅。2013年10月,在英国大英博物馆举办了以“春画——日本美术的性和乐”为主题的“SHUNGA(春画)回故里巡回展”。4个月的展期招来了9万多名观众,60%以上是女性。这是破天荒的。这是欧洲艺术的破天荒,更是西方人重新认识东洋文化的破天荒。

颜落落没有发现,在她向着公交车站方向走的时候,一个带着鸭舌帽的男人正拿着摄像机将她此时的落寞偷拍得淋漓尽致。

小院西风向晚晴 嚣嚣恩怨未分明南回寒雁掩孤月 东去骄风动九城驹隙留身争一瞬 蛩声吹梦欲三更山泉绕屋知深浅 微念沧波感不平

穆易霆站了良久,感觉到躺在地上的女人因为药物的关系忍到极限开始轻轻啜泣,穆易霆这才迈开双腿走了过去。

最近新上任的这位艺术总监菲力,是个背景板短了半寸都要纠结的男人,他甚至会为了艺术上的完美而和股东们直接开撕。他最令HOT君印象深刻的一句话是:

就在颜落落将自己尴尬的情绪平复准备掏出手机打电话的给自己的好朋友向晚的时候,卫生间外面的门却突然被推开了,紧接着一男一女两道熟悉的声音就从外面传进了颜落落的耳朵。

他当然知道主子的意思是再有下一回就要他的命,只因为他在酒里下了药,但是想到那抹白洁的身影,风离不甘心地又抬起了头。

姜里面含有一些挥发油和姜辣素,可以促进肠道消化液的分泌、促进肠道蠕动,从而提高食欲!

该死的男人,分明是她这棵好白菜被猪给拱了,凭什么他还要露出嫌弃鄙夷的模样?要是嫌弃她就别拱啊!装什么高尚?

「智慧是菩萨净土,菩萨成佛时,正定众生来生其国。」智慧就是般若,般若的智慧不是聪明,世间的人有学问,头脑聪明,有思想,不一定是智慧,而是散乱。真智慧必定是得一切三昧的正定,由摄心不乱开始,到不须要摄心,无往而不定,无时而不定,定中有菩提心,有觉心,这是正定,所以说智慧是菩萨的净土,因为一切菩萨成佛的时候,都靠定慧等持才能够往生佛国。修智慧修定就是修净土法门,修这个法门的菩萨,自己成佛的时候,因为智慧的力量来化生他的佛国。来生佛国不单是指众生往生佛国,也指菩萨自己化生佛国,这里特别交待清楚。

「佛知其念,即告之言:于意云何?日月岂不净耶?而盲者不见。」佛感应到了舍利弗的心念,就对他说,你的意思怎么看,日月难道不干净吗?为什么瞎眼的人看不见光明?佛这个道理是说,清净光明无所不在,为什么不能清净呢?是因为人自己心念的罪障的缘故。

姜茶,其实也是外国人非常喜欢的饮料。他们的做法和我们的不太一样,只要泡茶的时候放上一节鲜姜,然后加糖焖上10多分钟,就做好了。

还有她的下-身只穿着牛仔短裤,修长的双腿比例恰到好处地交叠着,脚上的鞋子因为挣扎甩掉了,小巧可爱的脚趾头微缩,像是彰显着她的胆怯和欲-望。

葛饰北斋用万物流转的思想,表现女性美的流动感。刚刚洗完头的长发,如波浪般地披散飘逸,合着美女迷乱的神情,给人一种香艳感。这是他拿手的神来之笔。在名作《浪千岛》的一个场面上,芳艳犹存的半老徐娘,熟练地以女上位和年轻小伙在逗乐取欢。她用陶醉的目光,一动不动地注视着已进入无我仙境的身下物。在《浪千岛》的另一个场面,丰腴富态的年轻妈妈,双手托起白胖的婴儿,逗他取乐。然而在她的裙摆下方却有意无意地走漏春光。妩媚的诱惑使女性本能,美得更加可爱。北斋确实对女人倾注了自己的理解,并把这种理解化解成自己的哲学观念,然后再用这个观念,关照天下所有的女人:女人自己就是时钟。如如生理的周期,如怀孕的周期,如哺乳的周期等。所以女人永远在时间中。所以女人对名表兴趣不大。

「是身为空,离我我所。是身无知,如草木瓦砾。」这个身体是空的,离开我,无我,也没有我的。身体自己没有知觉的,一口气不来就同草木瓦砾一样。

「若在护世,护世中尊,护诸众生。」护世是天神,庙里的四大金刚就是护世天神。是欲界天中层的四天王天的天神,我们这个地球世界就受他们的保护。譬如韦驮菩萨,相传就是四天王中南天门毘沙门天王的一名天将,他是在中国唐朝时始为人所知。当时有位禅师在终南山上坐禅,一时陷入昏沈跌下山崖,被护法天神托住而没摔死。禅师叩谢,请求天神现身。天神现身自称是韦驮,禅师把韦陀相貌描真绘下,才流传于世。在我们这一个贤劫中,一共会有一千尊佛出世,释迦牟尼佛是第四位出世的佛。韦驮菩萨是发了愿,将会是贤劫一千尊佛当中,最后一位出世的佛。

「辩才无碍」,不是说人很会讲话会强辩,而是什么问题都解答得了。为什么他能辩才无碍呢?因为多生多世修得口业清净。其实他的口业修法正如禅宗祖师讲的:「言满天下无口过」。即使骂人也是功德,不是过错,因为出发点是慈悲喜舍。同样的话,他说的人家会信;同样的话,他说的就有份量:同样的事,他说了就可以定案。如果这一生没有辩才无碍,要深自反省,是生生世世没有口业清净,老是批评人家,刺激别人,不讲好话,怎么会有好果报?更不要说辩才无碍了,以世间法来说,要找有演讲天才的学生都没有。现在的歌星或是播音员,他的声音悦耳都是前生的善因得的善果。有人相貌虽不是很好,但是声音好就盖过了一切外相的不足。

来源:HOT男人和mix型男会社产品图,版权属于原作者,若有违权,请立即联系。我们将立刻删除。

现在演绎什么是大乘道的基本道理,就是「诸有所作,能善思量,住佛威仪,心大如海,诸佛咨嗟,弟子、释、梵、世主所敬。欲度人故,以善方便居毘耶离。」大乘道做所有事情要再三思量,这是大乘与小乘不一样的地方,小乘人动辄想无念,求空,不求思量,万事怕啰嗦,山里头打坐最好,不敢用思想;大智度的成就是能善分别一切法,于第一义而不动,一切用心而菩提正道没有动过妄念,这是智慧成就的境界。所以是大乘道的人能善思量,不是情感的冲动,喜怒哀乐都自智慧发出。但是他的内心是「住佛威仪,心大如海」,就是佛境界,就是现生的佛,他的心量之大,包容万象。而且十方诸佛都向他求教,他的学生,欲界天的天主帝释天,色界初禅天的天主大梵天,人世间的帝王领袖,以及三界天人都尊敬他。因为要度人,以变化神通的方便,现普通人一样的身像,不是从石头里跳出来或者是莲花里生出来,为的是与众生亲近,否则众生不会修道了,以为成佛的人必须是天生的。所以维摩居士以善方便居住在毘耶离。(此时南师忽对某同学说:某某人,你在干什么?不要装模作样,放松!休息!很轻松地学佛作人就好了。听到没有?对了,笑了就好了,一个人每天笑几次多好!不信试试看,躺下来休息,躺下来听,不要打坐了,知道吗?去后面躺下来。)

「皆谓世尊同其语,斯则神力不共法」,是说众生根据自己理解的不同,认为老师说的就是我这个意思,这是佛的神力不共法。

「以决定慧,摄诸无智」,这是般若智慧的成就,他智慧力之高,对无量法门有决定性的判断力,无智的人到了他这里都变得有智慧了。

「驹隙留身争一瞬,蛩声吹梦欲三更」,是讽喻父亲不要想当皇帝,不要争了,光阴似白驹过隙,人生一瞬即逝,不要再作梦了,夜都已到三更了。真是好诗,外表不像是佛法,真实里子有佛法,等于是引用了《维摩诘经》「是身如泡,不得久立」。

「获无所畏,降魔劳怨」,比丘有怖魔之意,破掉烦恼、生死等魔,证得无所畏的阿罗汉果。有些比丘说法不能圆融,而大阿罗汉、大菩萨,因为生死烦恼之魔已经破除了,说一切佛法得无所畏,大小乘佛法、所谓经律论三藏十二部、世法出世法、外道法、魔法,无所不通。所以在魔道外道中说法无所畏,能够降伏世间的尘劳烦恼魔。你觉得作人作得很累,因为没有到达菩萨境界,不能降伏尘劳。自觉对人万分慈悲,却换来以怨报德,而生恼怒。菩萨若不能降魔劳怨,就不能停留在这个世界上游戏。到这里有个问题你们参一下,维摩居士能够降魔劳怨,为什么不能降伏病魔?

菩提心是彻悟之心,发了菩提心的人,必然是慈悲的。开悟的人还是那个人,但是他的起心动念,作人做事同以前是完全不同了,平常心量狭小的人变宽大了,窝囊的人变顶天立地了,习气结使全改了。有些年轻人找上我,姓名也不先说,要跟我谈禅,还要我给他印证,狂妄之极。唉!我只好说我不懂禅。要学禅,先读好《维摩诘经》《般若经》《法华经》《楞伽经》《楞严经》再来吧!先从行下手啊!菩提心是菩萨净土,所以菩萨成佛时,大乘众生来生其国。大乘众生没有不发慈悲行愿的,真大乘必有菩提心,所以大乘众生才来生佛国净土。

“别猴急,你怎么这么饥渴,嗯,平时是不是憋坏了?你别告诉我你的女朋友就是个摆设!”

「诸仁者!如此身,明智者所不怙(hù)。」他说,诸位,真有大智慧的人,不会怜惜爱护这个身体。失掉父亲叫无怙,失掉母亲叫无恃。这不是叫你自虐身体,而是不要姑息它。我们对身体愈不姑息,它愈健康,听起来很奇怪,但确实是如此。

颜落落一边在浴室里狼狈地流着眼泪,一边使劲儿地冲洗着自己的身体,连热水都没开,可水再冷也没有她的心冷。

颜落落喃喃低语,房间里站在颜落落身边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没有一个人敢抬头去窥视坐在主位上的男人是什么表情。

“亲爱的膀友们,我们可不是一家只给岛国游客解渴的club啊!五湖四海的贵宾我们都欢迎啊么么哒~”

「虽复饮食,而以禅悦为味」,在家人当然要吃要喝,但是一切的饮食营养是为了自己得道用,如果吃了反而妨碍自己学道就不吃了。

我们只知道日本千年前的小说《源氏物语》中就有光源氏宏大的乱伦气场,而歌麿则用线条,用一种柔软的透力,直接将乱伦鲜活于纸上,从此人间的乱伦走向了审美层次。乱伦也艺术?是的。这是从歌麿开始的。永井荷风说过浮世绘的女色曾“使我泣/使我喜/使我醉”,这里的泣/喜/醉/实际上就是对雨夜啼月,落花飘风的的一个可亲与可怀。因为再是恋母,再是乱伦,人仍然无法走出“无常/无告/无望”的深渊。

像有些年轻人一来就要行跪拜礼,你有恭敬心一进门就看出来了,打个招呼就好了嘛!不须要来这个,害我还得跪着还礼。你规规矩矩学佛,好过跟我磕头。你成了佛我还来拜你。我一辈子不受人跪拜,因为我受八关斋戒,不坐高广大床,这都是沙弥戒、比丘戒的基本,不坐上位。我讲经白衣升座已是不应该了,所以我一定摆个佛像在前面。你们是拜佛不是拜我,这样一来有人来磕头我也不在乎了。

宿醉后的头脑从迷蒙中渐渐清醒,睁开眼睛看着陌生的窗帘,感觉到拦在她腰间的手臂,颜落落本能的不敢回头,心里泛起深深的绝望。

「布施是菩萨净土,菩萨成佛时,一切能舍众生来生其国。」真能布施是菩萨的净土,一切能舍的众生才有资格往生佛土。我们虽然口口声声讲布施,都希望人家布施给自己,法布施、财布施、无畏布施,哪一点给人家了?「一切能舍」不是光把钱布施了就是布施,这是外布施;还有内布施,要把一切烦恼妄想乃至身心皆空。一切能舍的众生,是绝对无我,是人无我,法无我的菩萨,才能做到一切能舍,才有资格来生佛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