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太太说,您老每礼拜都给毛主席唱堂会,您去跟毛主席说说,让怹老人家发句话不就结了!侯宝林说,这种事儿能跟毛主席说吗?甭说怹老人家日理万机顾不上这芝麻大的事儿,就是怹想管,能管得了吗?怹老人家也帮不上忙呀!这是《婚姻法》规定的,毛主席也只能有一个夫人,就连怹老人家也不能破这个例,我侯宝林怎么就特殊呢?我侯宝林身边怎么能有三个老婆呢?侯宝林把驴脸一板,三个太太都不敢言语了。

在《上甘岭》的医院里,院长《李时珍》爷爷从背篓中拿出了一颗大人参,问我象不象《人参娃娃》?又把《五朵金花》戴在了我的头上。

多瑙河上灿烂的阳光,毫不偏袒的照射在每一寸富有魅力的土地上,从山川到湖泊、从城市到小镇,华丽与朦胧在这里交织。

红卫兵刚说“给侯宝林戴高帽!”侯宝林马上从身上摸出自备的纸帽子,向造反派们高喊:不用找、不用找,戴着呢、戴着呢!边喊边自己主动戴上。造反派头子看了说:不行,不行,太低了!你这算什么高帽!侯宝林不慌不忙地说:哦、哦、哦,要高的,能高、能高……说着,将脑袋摇一摇,纸帽子便长高半尺。引来台下又一片哄笑,连台上主持批斗的红卫兵头子也忍不住了。造反派强忍住笑,说:还低、还低。侯宝林又把纸帽子鼓捣了一下,纸帽子又长高了一尺。整个批斗会场立即被笑声淹没,广大革命群众在高潮中感到极大的满足。

这一问不要紧,三个女人哭哭啼啼,异口同声,死活都要跟他一块儿过日子。这哪儿行呀!侯宝林说,你们光哭不行,什么问题都解决不了。这不是我个人主意,我也不想和你们分开。可人家人民政府不答应,人民不答应!

“相声公司”马德禄。马德禄,原名马恩禄,是马三立的父亲.相声“八德”之一。因为马德禄功底扎实、活路扎实、活路宽绰,所会的相声段子很多,所以有了“相声公司”之称。

文革造反派抄家、打牛鬼蛇神,把侯宝林扭送上台,万众振臂高呼“打倒侯宝林!”侯宝林闻言立即向前卧倒,趴在台上,逗得全场轰堂大笑。斗他的红卫兵连踢带打把侯宝林从地上薅起来,质问他为什么要趴下,侯宝林一本正经地说:“这可不是我自个儿想趴下的,是你们要我趴下的。”红卫兵问他:“我们只是喊打倒你,并没要你趴下呀?”。侯宝林趴在地上一脸严肃:“是呀,我这不是配合你们斗争吗?如果我不全身着地儿趴在这儿嘿儿,怎么能叫打倒呢?”

《丰收之后》的《槐树庄》真是喜气洋洋啊!我们采了一大捆《天山上的红花》给了小三黑,因为他哥哥《小二黑结婚》了。

它们此时已经生长出一对小翅膀,却不像天使一样温顺,而是用力扑打着,挤在栅栏前,叫喊着它们的愤怒。

侯宝林从4岁起住到什刹海,起先在地安门织染局胡同,后搬到恭王府南侧的龙头井32号,再搬至羊角灯胡同、东煤厂胡同、尚勤胡同、麻花电台胡同、藕芽胡同2号、扁担胡同、福寿里19号……,文革被赶到十三中西墙外的麻花电台。以后重回龙头井,最后住在南钱串胡同6号旁门。侯宝林在什刹海南钱串胡同的住处,距老鸭出生的佛教图书馆不过两分钟步程。我不止一次亲眼目睹侯宝林到三座桥合作社打酱油,现而今合作社倒闭,已经转产变庆丰包子铺了。

湖面过往船舶鸣笛,向军垦战士致意。古时,此地为建康和宣城之间内河交通的必经航道。那时我登堤瞭望,心有灵犀,朗诵宋张孝祥的 《西江月·丹阳湖》:“问讯湖边春色,重来又是三年。东风吹我过湖船,杨柳丝丝拂面。世路如今已惯,此心到处悠然。寒光亭下水如天,飞起沙鸥一片。”心绪释然,既来之则安之。种茶、养猪、养鸡,平整营房区的道路,一切井然有序。对于住草舍和繁重的体力劳动,大家都能逐渐适应,唯独新围垦湖田时发生流行性出血热的瘟病特别凶险,患者高烧不退,甚至危及生命。据说,是一种背部有黑线的老鼠作祟,携带了病毒。登时大家谈鼠色变,终日提心吊胆,严防传染成为军营里最急迫的事。连队收养了一条无主犬,偶然发现它咬死了黑线鼠,大伙露出笑容,为它取名“义”,遂悉心训练其捕鼠本领。秋收过后,大田一片平坦。我们持铁铲,带“义”去大田,“义”沿田埂探头嗅闻,一旦发现鼠情,立即前爪扒土,我们赶紧用铁铲开挖,鼠穴见光,老鼠们马上逃窜。说时迟那时快,“义”猛扑上去,一口咬死鼠。它继续搜索捕鼠,如工兵挖地雷般排摸,真义犬矣。较之猫捉老鼠先于爪控之下欲擒故纵地玩弄一番,捉放弄死,再食之或弃之,狗咬老鼠则干脆利落,义无反顾,没有猫的拖泥带水。大家感恩“义”除瘟有功,经常以肉骨头犒赏之,即便难得上集打牙祭,也欣然带“义”分享。

以上影片全部采用35毫米胶片电影放映机放映,欢迎广大群众届时踊跃前来观赏,免费提供马扎(押金10元)

侯宝林说:“你这个马树槐呀,绕嘴。做演员,名字就得响亮,人家才能记得住。另外笔画还要少。”当时北京城正热映匈牙利电影《牧鹅少年马季》,马树槐人极聪明,立即就坡下驴借人家《牧鹅少年马季》的名气,把“马树槐”改为“马季”。侯宝林称赞说:“好!这个准行。”

侯宝林有悟性,文化修养极高。他有一封印章“一户侯”,“我的官印叫一户侯……我姓侯,我一家姓侯,我只管一家,过去的都叫万户侯,我没那么多,只管一户。”

从山川到湖泊、从城市到小镇,奥匈帝国无以伦比的遗产、辽阔的草原、蓝色的多瑙河,匈牙利让人呆得越久越觉得有味道。

当时,我的老班長《赵一曼》为了让我一专多能,我还兼职队伍上的《女理发师》不管我理得好不好,总是微笑地问:

马三立的艺名最有学问。马三立原名马桂福,马三立是他给自己起的艺名。虽然他在相声中自己调侃自己的名字是“马剩下三条腿,对付着还能立得住”,但实际上,他的名字三立却有很深的文化内涵。所谓“君子有三立,立德、立功、立言。”语出自《左传·襄公二十四年》“大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 虽久不衰,此之谓不朽”。马三立曾经在天津汇文中学读书,在老一辈相声演员中被称作秀才,取这样一个艺名,既容易记容易叫响,又不失文化内涵。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到天空红得可怕,醒来依然心有余悸。心说,这不是代表血光之灾啊?推开门,地面是湿的,昨夜不知道什么时候下了一场大雨。赶紧到了鹅巢一看,我的心都凉了。

侯宝林说自己“42岁研究了50年戏剧”,被郭全宝迎头抓住:“42岁研究了50年,这不矛盾了吗? ”侯宝林迅速发挥道:“任何一个事物都会有矛盾存在的,就看你有没有办法使之统一起来……”借机把毛主席的《矛盾论》编了进去,听得毛主席哈哈大笑,一旁的周恩来笑得直拍毛主席肩膀。

“郭三元”郭荣启。郭荣启的代表作《打牌论》从上世纪40年代火暴天津,至今不衰。当年这个段子曾于同一个剧场连演十几天,场场爆满,甚至郭先生提出换演《拉洋车》或者《黄鹤楼》,观众不同意,非要听《打牌论》。据说为了表演准确,他多次深入赌场观察、体会,把赌徒们输钱时垂头丧气、赢钱时眉飞色舞、停牌时紧张燥动的各种神态刻画得惟妙惟肖。因而,深得观众喜爱,并用麻将牌术语送给他一个“郭三元”的绰号。

1949年在香山,侯宝林首次给毛主席说相声,一下子就把毛主席逗笑了,毛主席夸侯宝林是语言学家。

信步于小镇蜿蜒起伏的小街中,两旁是一个个小巧的画廊、作坊、博物馆、酒吧和特色商店,散发着艺术气息,特别讨人喜欢,这里的人文风物都能在店里看到。

俺们天门口,-------说一句他就顿一下,然后大口地吞下一口旱烟,由于用力过猛,他的脸颊都凹陷了进去,也仿佛把我的灵魂吸了进去:俺们天门口,想当年就是辽国对付穆桂英摆下的天门阵的口。天门阵知道不?八根盘龙柱,包括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象阵,瑶池金母阵,金童玉女阵等共计108阵。。。

慢慢的,我都能感受到这群货的暴躁和压抑,并且能感受到它们跃跃欲试的目光,那是冲着一望无垠的田野和远方去的!

侯宝林4岁从天津搬到什刹海,1983年底搬走,一辈子没离过什刹海,一住就是67年。织染局、龙头井、羊角灯、东煤厂、尚勤胡同、藕芽胡同、扁担胡同、东福寿里、麻花电台、龙头井、南钱串胡同……,前后左右,都不离什刹海周边。

真想冲到天门阵去杀一个人。不是说除非抹脖子,小鹅就不会死的吗?那地上这横七竖八的一地小鹅的尸体是怎么回事?数了数,一共是七十六只。我欲哭无泪,捂着脸蹲在地上。直到老戴哥阴魂不散的声音从我身边飘起:塞翁说,未必不是好的事情。

侯爷立足胡同“市井文化”,跻身单位“大院文化”,登堂入室皇城“帝京文化”,三天两头为毛主席唱堂会,俨然雄踞“帝师”地位,连人大代表都是毛主席“钦点”,近水楼台、家喻户晓。

1917年11月29日,“相声大师侯宝林”生于天津,家境贫寒,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当然更不知道自己的家世了,天生一倒霉孩子。

侯宝林23岁以前没有姓名。小名“小酉儿”,来自黄昏5、6点钟呱呱坠地坠地的时辰。“小酉儿”没上过学,童年卖过杂货、要过饭,天生聪明、禀赋过人。

匈牙利经济上不及邻居们财大气粗,物价跟国内差不多,却仍保有优质的生活水平,对于穷游的朋友们来说简直就是福音啊!

一直都说布达佩斯是“世界上最安静的首都”,或许就是因为她的与世无争才把浓郁的历史古老气味永远地留了下来。

他从任丘县天门口骑车子过来,深深的皱纹里,满是故事,随便扯出一条,都仿佛带有唐宋元明清的炊烟。

苏文茂的艺名有两个---苏伯光、苏仲仁。这个事情苏先生生前多次说过:“我拜师的时候,唱单弦的谢芮芝先生给我起了个艺名-苏伯光。等我到了北京启明茶社演出时,我师父的师父张寿臣先生不高兴了,因为前辈说相声的有一位叫卢伯三的,所以又给我改了个名叫-苏仲仁,因为我前边还有一个师兄叫李伯仁,后来他不说相声了。后来我回天津演出,演出时海报上的名字有时是苏伯光,有时是苏仲仁,有时是苏文茂,后来我师父说:老这样不行,你自己说你到底叫什么?”我说:干咱们这一行的走南闯北哪儿都去,我就妈妈一个亲人了,我怕改了名字,回头她找不着我!从此,我一直在用我的原名—苏文茂。”此后,这一辈的相声演员就以“文”字来取艺名了,比如刘文亨,魏文亮等。

前文我确实用到了寸草不生这个词汇。你见过它们吃草的时候,是怎样的吗?从草的根部,用它们的喙拧住,从下往上快速一掠,可怜的小草,就只剩下埋在土里的根了。这种吃光杀光抢光的策略,得有多大的一片草原支撑才行啊。

“文革”前,侯宝林的中央广播说唱团、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都是老式磁带录音机,有声没影,没有电视录像。这回CCTV在中南海电视录像,跟拍电影似的。侯宝林为毛主席奉献的这批录像,成为绝无仅有的影像珍品,伴随中央电视台反复播放而家喻户晓。可惜《卖布头》、《戏剧杂谈》等录像带部分脱磁,无法播出了。

“朝花时文”上可查询曾为解放日报“朝花”写作的从80岁到八零后的200多位作家、评论家、艺术家和媒体名作者的力作,猜猜他们是谁,把你想要的姓名回复在首页对话框,如果我们已建这位作者目录,你就可静待发送过来该作者为本副刊或微信撰写的文章。

圣安德烈,一座充满浪漫气质和文艺气息的匈牙利小城。来到这里,你会明白,这里被画家文青们青睐的原因。

你知道上海外滩的建筑充满异域风情,但你不知道上海许多诸如国际饭店、大光明电影院、沐恩堂等标志性建筑,都是由一个叫拉斯洛·乌达克的匈牙利人设计的。

以后毛主席移驾中南海,工作之余更常请侯宝林到住处说相声。工作累了听,烦了听,高兴了也听……。侯宝林家住什刹海,走恭俭胡同、北海夹道去中南海仅一箭之地。如果穿北海走305医院更是捷径。侯宝林一共给毛泽东说过150多段相声,红墙内外泾渭分明,其中50多段从未公开发表过。

除了网友“宽宽的姥爷”之外,我们还收到了“呼鸣”的投稿,这位网友也十分的有才华,我们来一起看看他的“电影故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