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简介:影片讲述了旧金山出现了一个自称“十二宫”的杀人狂,杀人后,向媒体寄一封信,留下密码、线索,连环杀人案件引起了《旧金山纪事报》的记者注意,他们在警察的帮助下,开始调查这一系列的连环凶杀案件。影片对每个置身其中者的心理轨迹有着抽丝剥茧式的呈现——“十二宫杀手”的身份终无定论。

几经生死的小齐仍然要探寻真相,最后发现每个牵涉其中的人都非正义之士,每个人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在掩盖真相。他们为了掩饰一个丑闻、一个秘密,制造了更多的事故来遮掩,不惜牺牲任何人。就连他自己曾经犯下的过错,也显得肮脏卑鄙,毫无正义可言。

而最终的牺牲者是惨被截肢的徐爱婷,和卑微爱着她、疯狂恨着她的凶手。小齐在与凶手的搏斗中九死一生,最后参透了自己的利益才是最重要的。

出生于底层而一心出人头地的社会线记者王逸齐小齐(庄凯勋 饰 ),工作以来一直冲劲十足、富有野心。某天,小齐意外在高速上偶遇目击一桩车祸,车内的一对男女重伤昏迷。小齐凭借其新闻素养,很快辨识出这对男女的身份——立委和G奶嫩模,他没有立刻报警或者叫救护车,而是立刻拍照取材,在第一时间报道了两人的“婚外情”。

对于国内罪案类型片的发展来说,很大的一个问题在于中国没有电影分级制度。在犯罪悬疑片中,难免会涉及血腥、暴力、情色等镜头和情节,“送审”是一个让诸多导演头疼的关卡。

“观众的电影观在改变也很重要。而曹保平、丁晟也在越走越远,有一些突破,大家会相互影响。”

这是一个开门见山,却不具吸引力的电影名,全片都围绕着“目击者”、“追凶”的关键点展开。影片错综复杂的案情和千丝万缕的人物关系,非常满足烧脑迷的需求——

还有一本书是王安忆的,有一本书叫《匿名》,张新颖老师跟她对谈,他认为王安忆老师的创作就是斜行线,当时访谈说了一个事情,王安忆老师说,我一九八几年的时候到上海的妇联听故事,说是哪个大学有一个教授跟着很多的同事出去游玩,好像是去雁荡山,去了以后这个老师看到一个人在岩石下面擦一把脸,以后再也没有见过,后来这个人消失了,叫做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其实一开始就是想问这个人去哪儿了,很多的信息回馈给他,这个人找不到他了,安忆老师想,这个人是不是自己跑出去了,从现在的日常生活跑出去了,去了什么地方,不回来,有没有这种可能?又过了几年他去了浙江一个地方,看到一个小镇,这个小镇是当年他母亲插队的地方,当年是很忙碌的镇,过了那么多年以后这个镇只有两户人家,他就有一个念头,如果那个消失的老师到这个镇上会是什么样子?这个事一直在他脑子里面不断的盘旋,后来就有了一个小说名字叫《匿名》。

影片由王学兵、马伊琍、朱耕佑主演,唐高鹏执导。作为公路犯罪电影,《未择之路》以西部戈壁为故事背景,讲述了几个性格迥异的人物在西部公路上相遇,三天两夜间发生的一系列连锁事件。

导演丁晟执导并担任编剧的《解救吾先生》在去年国庆档获得1.95亿元高票房,并获得业内一片赞誉。丁晟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他一直对这类比较感兴趣,“这个类型对我来说,做出好片子就需要接中国的地气。我最早拍《硬汉》时,会参照好莱坞英雄片和一些港片,但在拍《解救先生吾》时我有一个很明确的目标,就是这个片子不能像我看过的任何一部片子,我尽量让它做到只属于这个电影的气质,老百姓一看就能够有认同。我不追求什么场面、大制作。”

这部电影里,最让人承受不了的是两个小孩被亲生父亲性骚扰而不自知。她们在门外看着爸爸强暴妈妈,以为那是疼爱。

影片改编自小说《God's Town》,作者保罗·林斯花了八年的时间采访、收集毒品交易的相关资料。贫困、暴力、毒品、腐败...本片对拉美地区的残酷社会进行了真实写照。透过几个主角的故事,影片要传达的是,生活在贫苦不安中的底层人物,不管种族肤色,都难免会在身不由己中一步步坠落到暴力深渊。不过,仍有极少数幸运的孩子,凭借自身努力和机缘巧合,终于走向了城外。

影片简介:电影讲述的是在韩国的一个小镇上,出现了一系列的连环杀人案,被害人都是年轻女子。小镇警察和从汉城调来的苏警察共同办案。小镇警察作风粗暴,刑讯逼供,几次将犯罪嫌疑人屈打成招。汉城来的警察冷静观察和分析,几次排除了嫌疑。但是,被害人还是在一个个雨夜神秘而残忍的被杀害。小镇警察和汉城警察的神经都到了崩溃的边缘。当他们抓到一个所有特征都极其符合的嫌疑人时,从美国传真来的鉴定报告却否定了他们的判断。

他也提到,犯罪题材翻拍新闻自由度不大,而且碰不到合适的剧本,好编剧难找,“行业很繁荣,但很难静下心有人找这个题材去挖”。

今天给大家推荐一部以轰动一时的2004年金淑英一家灭门惨案,失意暴戾的丈夫杀死全家制造灭门的真人真事电影——《天水围的夜与雾》

在四川的时候,看到李森一棍棍把狗活活打死,看到李森性骚扰自己的妹妹,她为什么还要跟他到香港?

这部《目击者之追凶》没有机会在国内上映,甚至连阉割版也没有,但是好作品不应该被埋没,还是再次推荐给喜爱悬疑烧脑的观众。希望大家观影时专心一点,因为稍不留神就会错过细节。

他表示,在犯罪或者警匪片的片种里其实有两种,一种是架构在类型基础上,它的商业表达和诉求更清楚;另外一种是基于现实主义出发,表现人物内心或者表现人物关系这样一种东西。《烈日灼心》选择后者,关注人物与人物之间复杂的心理,而包括《李米的猜想》《追凶者也》都有不一样的表达方式,“有可能更关心不一样的人物关系,或者不一样的人物状态。“

小齐发现除了失踪的徐爱婷和神秘莫测的凶手,还有他看似无辜的好友阿吉(郑志伟 饰)、心心念念的女神学姐Maggie(许玮甯 饰 )、亦师亦友的上司邱敬凯(李铭顺 饰),貌似都与这桩事故脱不开干系。

第二,作为一个好的作家或者好的小说家,得有勇气直面自己内心里幽暗的东西,这个非常重要,包括我们看小蔡的《皮囊》,会有触动,因为打动了我,因为说到我内心某些软弱的东西,某些疼痛的东西,这个东西很珍贵。为什么一个犯罪小说家或者悬疑小说家都是特别有生命力的人,因为你得面对那些匪夷所思的案件,那些案件太残酷,我们现在重新回到他小说本身的时候,你会发现所有的一切都是可以被解释的,都是可以接受的。小说家怎么把这些东西洗干净的,怎么把这些幽暗的匪夷所思的东西放在小说家这儿洗干净,洗干净以后再交给读者,发生过这个事情,这个事情怎么发生的?我觉得这两点可能是那多说他现在越来越有写作感觉的状态。

《你好旧时光》和《最好的我们》幕后团队都是小糖人公司。巧的是,小糖人的董事长、两部剧的总制片叫朱振华......

导演忻钰坤去年执导的《心迷宫》作为小成本影片不仅收回成本,还获得业内人士极高关注。

今年春天,在韩国水木剧激烈厮杀时,金土剧《信号》凭借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的剧情赢得超高口碑和收视率,甚至有人认为它代表了“韩剧所能达到的高度”。

随着剧情开展,观众和小齐一起获取零零碎碎的证件,进而将整个案件一点点拼凑、还原。当线索越来越多,牵扯进来的人也越来越多。

蔡崇达:为什么写作?因为这个世界上最奇妙,就是一个一个人,一个一个人都是充满了复杂,相互冲突,本身你的情感也是相互冲突的,很多欲望也是相互冲突的,很多东西也是相互庞杂的,最终变成浑然一体的人,这就是人特别奇妙的部分。

第二种说法是“那多你终于重回巅峰了”,说我重回巅峰的是喜欢那多手记的,喜欢软科幻,喜欢那种作品的人,现在看到完全不一样东西的时候也会同样喜欢,他们本来吃的另外一盘菜,他们吃到这个发现也很好。

近几年犯罪题材影片发展空间慢慢在拓宽,标志性的事件是2012年《边境风云》和2013年《毒战》上映,到了2014年《白日焰火》连夺柏林国际电影节两项大奖,更是使这一类型片得到了更高的关注。2015年《烈日灼心》《心迷宫》《解救吾先生》等口碑票房双收的影片更使得这一题材让电影人有了信心,也获得了市场的关注、观众的认同。

那多:其实书里面各种各样的人物是慢慢在我心里面成型的,一个来源是我开餐厅的时候碰到了各种各样想不到的人,举个例子,我开的餐厅主打盐烤,有一个招牌菜是盐烤大闸蟹,在餐厅开业头两三个月的时候,顾客经常排队排到半夜两点钟,有一天晚上我正好不在店里面,当时店长打了一个电话给我,说店里面碰到一个客人,从我们的大闸蟹里面吃到了一只蜜蜂,问我怎么办?我当时傻了,店长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补了一句,蜜蜂还是活的,他从烤熟的大闸蟹盖打开,抓到一只活的蜜蜂,问店长怎么办?店长问我怎么办?如果我没有开这个餐厅,我肯定会说报警,把这个家伙赶出去,但是当时我给客人说,你把他免单,让他走,为什么呢?因为当时外面排了大量顾客,这个顾客既然敢跟你这样说,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可能他是神经病,第二种可能他就是随便找了一个理由来讹你,而且是明目张胆地讹你,他不管,就是随便找了一个理由,你说你答应不答应,你如果给他讲道理也好,找警察来也好,你接下来的生意就别做,警察来了,那是一个小店,外面排了一堆人,今天为了你这100多块不接生意吗?我就给店长说免单,让他走。这样一个人物做这样一个事情,是我不开餐厅绝对想不到的,你说端一个盘子,翻出来一个死蟑螂,这种讹的方式我能够接受,你说吃到一个活蜜蜂,我写小说怎么都编不出来,这是一个想不到的。

所以很快的,晓玲的家庭暴力转变成了家庭纠纷,被移交至社区社工赵先生那儿。而这位社工赵先生的态度甚是漫不经心,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

周周是唐人99年小花李兰迪演的,她之前演过《无心法师2》的女主苏桃,民国装扮实在是不好看,被喷像包贝尔▼▼▼

不过电影审查不是一件新鲜事,也不是一个一时半会儿就能解决的问题,在这样的情况下,依然能有好的罪案悬疑类作品出来,说明这一类型电影的发展还是有机会和空间,只是要更加考验导演的智慧和恒心。“我会在这条道路上一直探索下去。”杨树鹏说。

本片的催泪指数无影能力。但难得的是,影片并没有利用亲情过度煽情,也没有过分纠缠于法律漏洞,而是聚焦在创伤之后一家人的心理治愈过程。这部影片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韩国另一部电影《熔炉》。相比之下,《素媛》要“光明”很多。面对压抑敏感的话题,能有直面现实的勇气,并努力追寻人性美好温暖的一面,非常让人钦佩。

一是女主,先拍了这部剧,后被官宣了新版《流星花园》的杉菜沈月。于是这部剧莫名其妙成了大众检阅她长相和演技的地方。

从一开始的爆红到后来又出现一些问题,去解决这些问题,然后生活里又发现一些新的变化,我父亲13年去世一年以后,我太太的父亲也去世了,等于是结婚后第二年我父亲去世,第三年我太太的父亲去世,加上开餐厅。又过两年我太太做了她自己的品牌。可以说我在开餐厅的过程当中,接触到了大量的人和我之前在家里完全想象不到的事情,又经历了亲人的离世,经历了爆红的网红餐厅,怎么起来又怎么落下去的。等到我决定把所有的餐厅全部关掉重新回来的时候,我大概写了4、5万字。其实我在开餐厅的时候就每个月写一点。两年前,我把这4、5万字整体拿给太太看,因为我太太的阅读品位很好,她一看,她说怎么回事,整个语言,整个小说的氛围,整个小说里面的人物都和你之前完全不一样,当我开始继续往下写的时候,我发现在6、7年前刚开始写的时候,我碰到的问题现在都没有了,我觉得这个是时间,这个是生活,甚至是生命和死亡给我上的课。

那多:这个人物是我在写作中越来越喜欢的一个人物,一般来说也是读者会很喜欢的人物,因为读者都喜欢爱情,这是小说当中几条爱情线当中最让你放感情进去的,我之前就在想:最不可能的爱情是什么样的爱情?最无望的爱情是什么样的爱情?如果双方都很真诚地去面对这段感情,但是因为某种原因,这是一段绝不会发生的爱情,不是因为道德,不是因为家庭,因为某种我不能剧透的原因,在这种原因下而展开的对话和感情,是什么样的?我把这样的一段感情写在了书里,而且也是因为,如果把这个人物抽掉的话,这个故事就太阴暗了,很多读者读了以后觉得郭慨是这本书里面的一道光,所以也是必须要把郭慨和他的故事写好才能够让人在看完这本小说,看完这个故事的时候,心里面会有一些温暖的地方,对人世有一些能够抓得住的地方。

继2008年上映的《烽火》,2009年的《我的唐朝兄弟》,和2012年的《匹夫》之后,《少年》是杨树鹏首次尝试犯罪悬疑题材。承袭他一贯的作品风格,在电影《少年》中,有对“爱”的写意绘画,同时也充满血性和蛮荒的力量。

一味的忍受和犹豫让她变成“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对象。对她,导演许鞍华没有同情。她明明有那么多机会带着女儿走的,偏偏一步步走向无法挽回。

程伟豪在细节上也很用心,除了不时抛出案件相关信息的细节作为破案关键以外,电影中反复出现的手表、结尾的冷笑话,乃至一条短信息,都能帮助观众缕清人物关系和人性的转变。

或许因为她想成为真正的香港人,而不是永远疏离无法融入,所以她只能依附。晓玲虽然口口声声说自己要自食其力,却也只是在异乡做鸡,然后找个男人,遭家暴后连狠心离开那个家的勇气都没有。

时间长了接触的案子也比较多,有很多案件我听下来,如果说我把这些故事直接写出来,读者会觉得你编得太过分,完全不会相信这会在真实世界发生,哪怕写成小说,读者也觉得怎么这么编小说,作家你得编得靠谱一些,不能编成这样。在真实世界里面发生的东西,我们觉得跟我是两个世界,但是他其实就发生在同一个时间,甚至就发生在上海,但是你完全想不到上海有这样的事情,上海有这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