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4年12月,我们小分队在滇西北找矿。小分队一共8人,其中4名警战士每人配备一支冲锋枪。一天,出发前,一位纳西族老乡搭我们的车去维西。那天路上积雪很大,雪下的路面坑洼不平,车子行驶一段就会被雪坞住。我们不得不经常下来推车。就在我们又一次下车推车的时候,一群褐黄色的东西慢慢向我们靠近。我们正惊疑、猜测时,纳西族老乡急喊:“快、快赶紧上车,是一群狼。”司机小王赶紧发动车,加大油门……但是很不幸,车轮只是在原地空转,根本无法前进。这时狼群已靠近汽车……大家看得清清楚楚——8只狼,个个都象小牛犊似的,肚子吊得老高。战士小吴抄起冲锋枪,纳西族老乡一手夺下小吴的抢。比较沉着地高声道:“不能开枪,枪一响,它们或钻到车底下或钻进树林,狼群会把车胎咬坏,把我们围起来,然后狼会嚎叫召集来更多的狼和我们拼命。”他接着说:“狼饿疯了,它们是在找吃的,车上可有吃的?”我们几乎同声回答:“有。”“那就扔下去给它们吃。”老乡像是下达命令。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除了紧张,大脑似乎已经不会思考问题。听老乡这样说,我们毫不犹豫,七手八脚把从丽江买的腊肉、火腿还有十分珍贵的鹿子干巴往下丢了一部分。狼群眼都红了,兴奋地大吼着扑向食物,大口的撕咬吞咽着,刚丢下去的东西一眨眼就被吃光了。老乡继续命令道:“再丢下去一些!”第二批大约50斤肉品又飞出了后车门,也就一袋烟的工夫,又被8只狼分食的干干净净。吃完后8只狼整齐地坐下,盯着后车门。这时,我们几人各个屏气息声,紧张的手心里都是冷汗,甚至能够清晰的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我们不知道能有什么办法令我们从狼群中突围出去。看到这样的情形,老乡又发话道:“还有吗?一点不留地丢下,想保命就别心疼这些东西了!”此时,除了紧张、害怕还有羞愤……!作为战士,我们是有责任保护好这些物资的,哪怕牺牲自己。但是现实情况是我们的车被坞到雪地里出不来,只能被困在车里。我们的子弹是极有限的,一旦有狼群被召唤来,我们会更加束手无策。我们几人相互看了一眼,迟疑片刻,谁也没有说什么,忍痛将车上所有的肉品,还有十几包饼干全都甩下车去!8只狼又是一顿大嚼。吃完了肉,它们还试探性的嗅了嗅那十几包饼干,但没有吃。这时我清楚地看到狼的肚子已经滚圆,先前暴戾凶恶的目光变得温顺。其中一只狼围着汽车转了两圈,其余7只狼没动。片刻,那只狼带着狼群朝树林钻去......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不一会儿,8只狼钻出松林,嘴里叼着树枝,分别放到汽车两个后轮下面。我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些狼的意思是想用树枝帮我们垫起轮胎,让我们的车开出雪窝。我激动地大笑起来……哈……哈……刚笑了两声,另外一个战士忙用手捂住了我的嘴,他怕这突兀的笑声惊毛了狼。接着,8只狼一齐钻到车底,但见汽车两侧积雪飞扬。我眼里滚动着泪花,大呼小王:“狼帮我们扒雪呢,赶快发动车,”车启动了,但是没走两步,又打滑了。狼再次重复刚才的动作:“先往车轮下垫树枝,然后扒雪……”。就这样,每重复一次,汽车就前进一段,大约重复了十来次。最后一次,汽车顺利地向前行了一里多地,接近了山顶。再向前就是下坡路了。这时,8只狼在车后一字排开坐着,其中一只比其他7只狼稍稍向前。老乡说:“靠前面的那只是头狼,主意都是他出的。”我们激动极了,一起给狼鼓掌,并用力地向它们挥手致意。但是这8只可爱的狼对我们的举动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定定地望了望我们,然后,头狼在前,其余随后,缓缓朝山上走去,消失在松林中......看完不忍思考:连凶猛的狼都懂得报恩,我们是否应该反思自身?自诩为“万物灵长”的人类,我们是不是应当让这个世界充满爱?

当你因为其他的事情悲伤难过希望他安慰的时候,他不管不问。还说:我理解不了你的想法,有什么可难受的。

请注意,这个时间段,是丈夫已经死亡的时间段。但是,因为自动程序的缘故,妻子接到了“丈夫”的电话,给大众造成一种“这个时间段丈夫还没有死亡”的假象。从而完美的逃脱了杀人嫌疑。

买再生保险的原因也很简单:丈夫深爱妻子,害怕妻子因为自己的离去而奔溃,希望永远陪在妻子身边。

女主肯定没有,于是假装跟服务员争论了一番,最后不耐烦的说,算了不退了,给我个袋子吧!

西丽的作品如同她的穿着一样,具有强大的感染力。她展现了一个伊斯兰女人眼中的传统与世俗、压迫与权力、性别与生活。

这部影片的画面很美,加上坂本龙一的配乐,使它看起来更像是一首关于女人的伤感的诗,不过这首诗有些沉闷,甚至有些凛冽,所以,对大多数人来说,它不是一部必看的电影。

“我觉得这是非常虚伪的、矛盾的,同样一个女人,既要防止性诱惑而把身体裹起来,又要把身体献给军队。”

念头产生之后,妻子开始伪造自己的不在场证明。首先,她在丈夫到家之后直截了当的用老虎钳砸过去,直至丈夫脑袋开花、鲜血直流。面对突然施暴的妻子,丈夫显得非常惊悚,不解的问着:“为什么。”然后,获得了一个让人心碎的答案。“当然是希望你去死啊。”

出生于伊朗的西丽,挂着绚丽的大耳环,下眼睑总是涂上一层厚厚的“黑墨”,她的穿着与我们印象中长袍加身、面戴黑纱的伊斯兰女性相去甚远,不过,80 年代之前的伊朗女人,本就是如此。

即便躲在家中,人们也总担心秘密警察会随时上门。“我的感情是矛盾的,我们那一代人也反对伊朗国王(1979 年伊斯兰革命之前 )的政权,但现在的革命,令我感到恐怖。”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越来越厌恶自己的丈夫,讨厌他说话的语气、拥抱的温暖。每时每刻,都有一个恶毒的念头在妻子脑海内徘徊:他要是能够早点死掉就好了。

“我的作品,总是回溯到我的情感和对生活的理解。我很难想象可以通过描绘自然风景来表达这些,即便我要画,也肯定不仅是画它的形状。环境注定了我们的视野,这是我的理解,也许是错的,但没有选择。”

以前,一个女人很想和老公一起去旅游,安排了许久,老公永远都没有空。从此以后,她的旅程里,不再需要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