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在后来的比赛中大胜对手,有必要说一下这部电影的动作场面,通常来说,拍擂台搏击类的动作电影,都是靠剧情取胜,为什么呢?因为擂台搏击就有规则限制,有规则限制就注定能使用的招式有限,比较固定,这对于广大的非习武者影迷来说,是比较枯燥的,所以大多数擂台搏击电影都非常注重描写双方拳手的面部表情,而且非常喜欢用慢镜头去描写一拳一脚的击打效果,其实这种做法非常容易让观众疲劳,因为同样的招式老是重复使用,就算再怎么描写面部和心里镜头观众还是会腻,显得非常拖沓,而《美丽拳王》里面的擂台搏击拍得非常出色,首先就是不拖沓,每场比赛时间不会拍长,拳手几乎都在进攻,而拳手的进攻则会配合上台下观众发出的吼声,泰国拳迷非常专业,会根据拳手发出的招式,腿,膝等发出不同的助威声音,而电影中,拳手每一个进攻都会换来对手的反攻,形成你来我往,并且有节奏的打击,连续三个打击以后给一个慢镜头的动作,这些动作往往是跳跃性的攻击或者重击,偶尔加入一些表演性的击打,给观众一个非常好的代入感,肘击,膝击,扫踢都很好的呈现在观众眼前,不得不说是泰国擂台搏击电影中的佳作!

当母亲发觉欺负东的人是他的亲弟弟之后,母亲也哭了,她知道也许东无法逃过这条路了,再盛怒惩罚东之后,母亲开始妥协,希望东能照顾好自己,按照泰国固定的习俗,每名男子一生之中需要出家一次,一般情况下,7天是最普遍的,现代社会趋于浮躁,许多男子选择3天的出家修行,而如果在小时候就选择出家一个月至数月的男子,成年后则不需出家,在寺庙的修行是考验一个人毅力和品格的最佳方法,也坚信出家能消除自身的业障,获得加持,能为父母修来福报,这也是泰国佛国的特色文化,而东生活的泰北山区更加坚信这种文化,所以东的父母选择让他出家,来化解东身上的业障,让他能成为一个正常的男人。

泰国大部分人妖并没有足够的钱去支付变性手术的费用,能当一个女人是他们一生的愿望,即使没有爱人,他们也心满意足,他们内心是真正认同自己是女孩的,这点东也不例外,在赛前称重仪式上,东拒绝脱掉短裤称重,要知道,按照规定,拳手必须全裸称重才能保持公平性,如果称重不过将会被取消比赛资格,东却甘愿冒着风险,顶住压力不脱短裤称重,这也是人妖们真正当自己是女孩的表现,而之后的比赛中,最唯美的一幕诞生了,那就是至今仍被世界泰拳迷所津津乐道的东西——东的拜师舞。

彼时的张腾在面对老辣泰拳王的犀利进攻时明显很被动。“当时就觉得完了,这场要输了,但一定不能被对手KO,那很难看!”好在张腾还是凭借较好的抗击打能力和顽强的意志在对方的连续的低鞭腿重击下坚持下来,捱过了第一回合。第二回合一开始,张腾就被对手的一记直拳迎击打中头部,紧接着张腾开始组织反击,无奈泰拳王严密的防守根本没有一点可趁之机,反倒是科撒米连续的扫踢又给张腾造成了极大的威胁。而当所有人都以为接下来的这次缠抱会让年轻的张腾败下阵来的时候,处于被动的张腾突然祭出了冷招,以一记极为隐蔽的转身摆肘砍中对手下巴,科撒米应声倒地,10秒未起。

上天的安排总让人赞叹或感无奈,明明一心向往变成女人的东却因为意外的拳赛收入而萌生了成为一名职业泰拳手的想法,泰北山区典型的泰拳馆,捡漏,一个擂台,一排轮胎,几个捡漏的沙袋,一间大的集体宿舍,就是泰国乡村拳馆,也是最基本的拳馆配置,拳手们同吃同住,唯一的乐趣的就是看看电视,然后一起嬉戏,东在表明来意后,与拳馆教练有一段很有趣的对话。

这是一段让笔者深深为之震撼的片头,短短的两分多钟片头展示了泰国一刚一柔,一文一武,一阴一阳,从女子与拳手分别穿戴好自己的配饰的过程中,画面,道具甚至音乐都配合得相得宜彰,把原本抽象化的东西形象解释了,这得益于人物原型的传奇性以及泰国文化的独特性,片头过后以泰国风格鲜明的同志酒吧表演开场,拖出东•芭林亚所工作的环境,已经成功转型的他,依然未能离开聚光灯下的舞台,泰国特色的雄性舞蹈表演却同样是为雄性准备的,而在美国记者开头找错的那个人妖则是泰国非常明显的恐龙级别人妖(又称牛妖),当记者遭遇袭击,东挺身而出相救那段,也暗示了救赎这个词语,我们会在全片中看到这个主题,这里抛出了一个问题,也是大多数人最关心的问题,为什么泰国会有人妖,为什么要去做人妖?之前因为商家的炒作也好,文化差异造成的不理解也好,种种原因下,国内泛起了一种至今仍未消散的对于泰国美女大都是人妖或者人妖都是因为小时候家里贫穷才去做人妖赚钱的观念,笔者一开始也深为好奇,但通过了解以后,发觉人妖毕竟是少数,而且除了极少数难以辨认的以外,大都有比较明显的男性特征,而做人妖的人里面,家庭条件优越的不在少数,许多人也从事各种工作,至于为什么想做人妖,泰国人自己也难以给出确切回答,影片在这个时候给出了一个或许让大家满意的回答。

视频为2010年3月20的第五届国际武术搏击王争霸赛(中泰对抗)男子站立规则比赛,由蓝方来自泰国的“美丽拳王”阿敏对战红方来自中国的“中原侠客”王冠(王冠当时的绰号为“中原侠客”),阿敏为泰国著名“变性拳王”龙唐的弟子(点击蓝字查看龙唐介绍)。前两回合,王冠在进攻中多次踢中对手,阿敏面对王冠的正蹬腿防御的相当从容,并使出泰拳飞肘进行反击;第三、四回合阿敏占据优势,一个抱腿摔直接摔倒了王冠,并多次跳起来使用肘击进攻;第五回合,双方体力下降,阿敏遭到王冠的紧逼进攻,一直被压迫在擂台角,双方打满五回合,最终泰拳拳手阿敏获胜。

东开始化妆上台源于一次意外,这也来自于波姐与蔡哥的一次对话,蔡哥一直抱怨自己没有拳手能去打伦批尼,自己顶不住拳馆老板施加的压力,波姐则劝说蔡哥,说伦批尼不是谁都能去打的,必须要能吸引人,拳手要有特质才可以,就连蔡哥你这样厉害的拳手都没能去伦批尼打比赛何况别人呢?波姐因为激动,说出的这句话深深的击中了蔡哥,蔡哥的眼神顿时变得有了怒气……

目前作为广东散打队最炙手可热的选手,张腾不仅在体制内的比赛中斩获佳绩,也在国内职业散打联赛中战绩斐然,在散打天下比赛中,张腾更是将其硬朗凶猛的比赛风格展露无遗。

泰拳被誉为八臂拳法“拳,雷霆万钧;腿,横扫千军;肘,泰山压顶;膝,力挺山河”,号称“泰拳五百年打遍天下无敌手”,泰拳是国际公认的最有效的站立式格斗技术,历史上,频繁与中国、日本、韩国、欧美进行武技较量,结果胜多负少,战绩辉煌。然而近年来,中国搏击得以迅速发展,逐渐具备世界顶尖水平,与泰拳的较量呈现逆转之势。

当波姐拿出蔡哥给她买的化妆品套装,让东给她化妆的时候,东的机遇也来临了,仿佛缘分就是这么巧妙,这套化妆品虽然很普通,但是花在波姐脸上非常好看,蔡哥回来很开心,但是看到东自己也化好妆以后,蔡哥突然愣住了,随即就想起了波姐说的话,“必须要有特色才能去伦批尼”,于是蔡哥带着化了妆的东去了拳赛现场,果不其然,引来了观众们的阵阵哄笑,但是东沉着冷静的战胜了对手,拳馆的老板也看到了商机,都支持东以后化妆扮人妖参加比赛,东好像如愿以偿了……

关注国内散打的朋友们一定都会有所了解,目前广东队拥有一对“65KG双虎”,一位是世界冠军徐吉福,而另一位就是后起之秀张腾(点击括号内蓝字查看徐吉福的介绍)。但是几年前,小将张腾只能作为大师兄的陪练,直到2015年在中国真功夫的擂台上,张腾凭借稳定的发挥将同门师兄徐吉福挑落马下,成为这一级别的新霸主。而作为大师兄的徐吉福面对张腾近年来的进步也赞不绝口:“他的成长很快,现在可以做一哥啦!”不过属于一哥的冠军奖牌,似乎来的有点晚。

最后,用电影的主题曲作为结尾吧,电影的原声音乐也非常不错,泰国古典风格为主,现代流行音乐贯穿其中,让人听了非常之享受,希望大家都能去欣赏这部电影。(格斗迷雷武龙)

这还远远不够,成为女人后的芭利娅,四度参加泰国选美,并且三次夺得“泰国美后”的荣誉,175cm的芭利娅不仅有着高挑健美的身材,五官中也有着一种刚柔并济的美,把两个性别角色都演绎的淋漓尽致。

泰国的僧侣修行中最苦的一项就是赤足苦行与在森林大山深处独处修行,东跟随着师父开始赤足苦行,这种漫无边际的苦行方式是最能消除一个人的业障的,但业障如果无法消除,那就是缘,是缘就得续,于是有了东与师父的对话。

张腾火了!一时间他成了整个广东队、甚至国内散打界一匹跃出的黑马,获胜后的张腾兴奋地冲上围绳接受观众的。而一回合前,谁曾想过,这个被泰拳王追着满场跑的小兵,竟能使出这惊世的夺命一肘。

那个时候,泰国穷苦人家的男孩想要赚钱,只有两条出路:一是变性,二是泰拳。而泰拳的训练之辛苦,完全超出了人们的想象。

阿敏,正是师从龙唐。龙唐还不到20岁时就曾拿下泰国全国冠军,因喜欢涂脂抹粉走上擂台,击败对手后还会亲吻他的风格而得到了“美丽拳王”的绰号。一直相信自己是男儿身女儿心的龙唐,在1999年完成变性手术后退出泰拳,身兼歌手、模特、泰拳导师数职,现在曼谷经营一间泰拳训练营。 阿敏虽然拳术上受到龙唐指导,但性格是百分之百的男人,他的拳路继承了龙唐的细腻灵活,又凌厉生猛,是一位技术全面的选手。击败对手后还会亲吻他的风格而得到了“美丽拳王”的绰号,同时阿敏也是WFK环球搏击王系列赛签约运动员

事实上这个绰号的由来就是因为从2013年起,连续三年的全国赛张腾都取得了第三名的成绩,这样“不尽如人意”的结果也让小伙子时不时会自嘲两句,索性给自己起了个外号叫“三哥”。但是在他心里,这三哥的名迟早是要换的。

生性顽皮的张腾从小就喜欢和小伙伴嬉笑打闹,是一枚不折不扣的“孩子王”,但这样的“地位”在进入塔沟后就彻底没有了。武校的学习训练很苦,13岁的少年根本吃不消,再加上教练对于每天的训练任务要求很严格,没待一个多月张腾就有些承受不住了。这时候班上另一个“小老大”也整日在他面前“耀武扬威”,本就不服气的张腾终于没按捺住自己的小性子和同学打了一架,但这一架却直接让他受到了严惩。

在赛后的采访中,芭利娅表达了她对中国的喜爱和感谢,由于她的性别问题,在过海关时遇到了许多困难,但中国海关还是让她顺利通过了,让她非常感谢中国海关对“第三性别”的尊重和包容。

似乎东的生活中总有些不足,就好像他的愿望一直不被所有人认可一样,当他和拳馆老板来到繁华的曼谷,面对四面八方的记者提问,东开始紧张了,泰拳虽然如今在泰国的地位并不是战场的主导,但是仍然是泰国人心中的一种精神,以人妖身份成为著名泰拳手的,东还是第一例,所以不少人对他这种作秀方式认为是在伤害泰国的文化,这也抛出了一个问题,就是泰国人对于人妖到底是如何看待的,如今的泰国对于人妖的看法已经成熟了许多,人妖从事着各行各业,大红大紫的明星或者商人也并非什么稀罕事,但是在当时的泰国看来,东的做法还是非常超前的,而东却表达了自己的意愿,他认为自己所做的事情都是按照自己内心真实愿望来做的,如果比赛顺利,获得奖金后会先改善家人生活,然后再继续挣钱去做变性手术,圆自己的女人梦。

阿纳一直暗中资助东,让东在拳馆训练生活,大家同吃同住同洗澡,东因为自己内心女孩的身份,所以经常偷偷的晚上一个人才洗澡,一个炎热的夜晚,东独自洗澡,阿纳突然出来,然后抱怨天热,偷偷走到东的身后说自己要做一件平时人多的时候不好做的事情,东误以为要捡肥皂~~害羞的说想做什么就做了,结果阿纳却开始放声歌唱,正是这种感觉让东着迷,阿纳与他谈心,一起弹吉他唱歌,让东放佛置身于恋爱中,但之后阿纳离开了拳馆,并且私下约东见面,他欺骗了东,让东在比赛中输给自己,东知道后非常难受,和阿纳在雨中大战,直到KO掉阿纳。

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你。无论什么性别,什么职业,这都是你自己的人生,与他人无关。过得好不好,只有你自己知道,何不痛快为自己而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