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如《希魔复活》,日版与美版尽管画风不同,但意境几乎是一模一样的,而且都体现了关卡特色与主角技能,经典要素一个不少。

剧情方面,《双截龙2》日版和美版的故事还稍有不同,日版街机在故事开头中,上文提到的女性角色玛丽安就被不明身份的恶人杀害,玩家需要在游戏中寻找真凶并为她报仇。而在日后移植的FC版中,最终玛丽安并没有死去,比利和吉米两兄弟在打败最终Boss后三人(?)最终团聚,这也是国内玩家所熟识的版本。虽然故事设定上略有不同,但这两个版本都获得了成功。

值得从各个角度对这些不成功的翻拍作出检讨,比如选角、投资、宣传、编剧、观众的观影习惯,等等。可是不容忽视的是,美版的日漫改编一直没有解决的根本问题是如何在「接地气」和「还原」之间把握好平衡。

今天来看,这种差异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比如下面这两幅《塞尔达传说 荒野之息》的日版、欧版封面,由同一个画师执笔,只是在意境上稍有不同而已。

1994年尚格·云顿主演的《街头霸王》、1995年盖瑞·丹尼尔斯主演的《北斗神拳》都是这一时期的代表作,显然这些粗制滥造的录影带电影成本都不会太高,带有几分自娱自乐的狂热粉丝色彩,一直到10年前后翻拍《龙珠:进化》、《拳皇》沿用的都是这个路数,这些作品中的「接地气」实际上是种种客观条件限制使然,很难说是一种自觉的艺术追求。

点评:评分就算了,基本都是6分以下的,艾伦变得巨人还是很高大上的。。但是太tm恶心了。为了等兵长出来,结果!!全tm原创人物,没有兵长!呵呵,怪不得这电影的评价这么低,还是想赞美下三浦春马的,印象最深的还是:害怕恶狼而躲在牢笼里的叫什么,是家畜。

时隔多年后,瀧邦夫、半谷孝志和岸本良久三人再次聚首,时过境迁,此时的瀧邦夫已经是一个远离游戏多年,并且刚刚从癌症的死亡线上挣扎过来的古稀老人,而已经担任社长多年岸本也早已建立起了属于自己的事业。

该作的幕后阵容强大,来自《圣斗士星矢:冥王十二宫》的导演山内重保监督,《虫师》《三国志》《冥王十二宫》的作画监督马越嘉彦负责人设,可以说该作品的画面算是街霸动画系列中的顶级了,但故事相对一般了。

“一群说了不算的人凑在一起讨论我们要干这个干那个有什么用?有想法不如直接不如去找能拍板的”。

1999-2000年,《街头霸王阿尔法》(Street Fighter Alpha)问世,顶着《街霸2》问世10周年的光环,以《街头霸王ZERO》为背景的2卷OVA,全长90分钟。

无论身在东方还是西方,消费者看到的索尼永远是一个充满异域色彩的他者,这正与《机动警察》的观众处境相似:无论美国的还是日本的观众,看到的都是一个漂浮在平行宇宙中的美利坚。

最近,日本演员伊藤英明也借着《北斗神拳》掀起的热度,为乐敦的沐浴乳“DeOu 沐浴乳”拍了一则同样魔性的广告。

点评:效果不错,但是剧情荒唐,看到这么强大的阵容和这么无力吐槽的内容我都要哭了,不过麻生姐姐美呆!我唐泽叔和他的好基友狠刷存在感都排不进豆瓣的演员表吗,口亨!

好好的萌系高中生一到美国转眼就变身成了一群油腻中年大叔,鬼知道他们在航班上都经历了什么。

2009年,《街霸4》发售的时候,OVA版动画《街头霸王4:新的羁绊》也被作为发售特典公布,全长60分钟。

来到理想中的新天地后,如鱼得水的岸本马上就启动了新游戏的开发工作,这是一款控制人形角色战斗的动作游戏。学生时代曾是资深不良少年的岸本对于“打架”这两个字的理解自然要比其他科班出身的游戏制作人深刻得多。

幸运的是,街机版《热血硬派くにおくん》上市之后获得了极大的成功。这款游戏为Technos赚到了第一桶金。次年推出的FC移植版更是红得一塌糊涂,自此《热血硬派》系列也坐实了Technos顶梁柱系列的位置。

其中我们的春丽同学奉献了非常养眼的露点画面,这是除了同人作品之外,来自官方出品唯一一次春丽全裸戏份,随后衣不遮体的春丽与前来偷袭的巴洛克在卧室展开了一场带有调教色彩的打斗。

与《午夜凶铃》同样十分火热受大家欢迎的还有《咒怨》系列。2003年上映的《咒怨》创下了全美票房榜第一名的记录,也让全世界观众重新认识了日本的恐怖片。原本OZ可以继续在恐怖片系列中挖掘,进一步开拓年轻人的市场,但后续推出的《呼喊》、《预言》等作均未达到预期,表现平平。于是他们的资金状况愈发糟糕,终于来到了破产边缘。

1987年,公司决定把《热血硬派》移植到FC上,岸本在移植的时候遇到了巨大的技术障碍:FC贫弱的机能无法再现街机版角色丰富多彩的肢体动作。这让开发组的人着实头疼了一阵。

就像《死亡笔记》原作漫画,死神琉克访问夜神月时发现笔记本上已经写满了名字——从夜神月捡到死亡笔记和死神重返人间之间的时间段里发生了什么,读者和琉克一样一无所知,只能对主人公的行为感到莫名震撼。在漫画的分镜与分镜之间,有着无限的空白空间供观众自行想象。

好吧,槽君写完这些整个人都不好了,有的动漫改编电影真心不能看,就算改编电视剧都不是很好,《死亡笔记》倒是还不错。。好了今天就到这里了。。。

点评:说实话前半部真人版拍的还是可以的,至少比那个《进击的巨人》好很多,不过后半部的话,人物设定、主要情节和对白和原著基本一致,不是主要人物的角色直接被删除,不是主要的寄生兽都瞬间被K.O.,男角里就市长的角色颜值可以,男主比原著里小个,心脏重构后也没有大的变化,接过婴儿后流泪的前因介绍没有原著清!

比较讽刺的是,堂堂大公司的著名格斗游戏,这么知名的IP,在大小银幕上的表现,竟然需要粉丝来拯救。

所以说,《街霸》能达到如今的地位,无论是游戏的跨时代意义,还是年代上的机缘巧合,都证明了一款游戏的成功。把不容易成为爆款的格斗游戏推广至全世界,这个要赞(其实主要归功于1991年的《街霸2》)。

在得到组员一致赞同后,岸本把这个想法告诉了瀧邦夫,希望能在“热血硬派”的后面加个“くにおくん”(邦夫君的日文平假名),老板一口应承下来,还夸岸本这个主意不错,不过,就在岸本正准备离开办公室向同事通报的时候,瀧邦夫嘴里冒出的一句话让岸本着实紧张了一下:“既然我把名字都挂上了,卖得不好的话你就得走人哦~”。也许岸本担心的是辞职之外还有什么连带惩罚吧(切手指之类的)……

日版名字叫《成龙之龙》,属于FC中后期经典作品之一,那个时代的小伙伴们应该都玩过。

原因很简单,除去“第九艺术”游戏与电影之间这种跨媒介跨平台的表现方式差异之外,格斗游戏的形式与电影蒙太奇实在差异比较大,虽然FTG也有自身的故事线,但说实在都不敢恭维。

现在大家都知道了,一个游戏通常在每个地区都有各自的版本,不同版本之间由于地域文化不同,在卖相——也就是封面及海报上多少会有点细微差异。

战斗模式全开的岸本为《双截龙》设计了基于拳打、肘击和脚踢三种方式的多套攻击模式,在开发组员的努力下,《双截龙》最终为我们带来了一次“拳打流氓、脚踢恶霸”的爽快游戏体验。

由于《双截龙》对肘部打击的描写过于真实,以至于后来美国某些州甚至禁止当地的街机厅提供该作给未成年人玩。但也并未影响《双截龙》在全美范围内的迅速爆红。很快,大街小巷的男孩子们都在讨论一款玩起来像是在看李小龙功夫电影一样的游戏。

功夫不负有心人,街机版《双截龙》推出之后很快获得了日本初中、高中生的狂热追捧。之后推出的美国版更是狂卖了20万台,并停留在全美街机人气榜上长达15个月之久。

而且短片的总制作人,是《谍影重重》的特效导演乔伊·安沙,就是《谍影重重3》里与呆蒙对打的那位彪悍的拉丁裔特工。

这个牌子的广告画风是这样的,大家一起感受一下这种有毒有病的感觉。有可能刷新了日本广告界“魔性水平”的新高。

日本学者东浩纪认为今日被视为日本流行文化代表的日本动漫其实是地道的舶来文化:「御宅族系文化的起源……是战后五〇到七〇年代从美国进口而来的次文化,所谓御宅族系文化的历史即是将美国文化『国产化』,这个脱胎换骨的历史。」嫁接异域性为日本ACG作品打开了无限的想象空间。

不过还是让时间回到1986年,我们再来讲一讲Technos的另一个代表作——在《热血硬派》开发完成,即将上市的前夕,岸本开始进行最后的全面Debug工作。就在这时,他意识到了一个不起眼的事情:如果玩家能捡起敌人掉落的武器,或者利用背景的建筑物来进行攻击的话会不会更有意思呢?

这样的处理方式带来了两个很直观的好处,一个就是头部的放大让制作人员可以绘制更加生动多变的表情,这会让游戏的战斗过程更加细剧性,另外一个就是肢体的简化直接导致了动作的简化,并且在后续的衍生作品中还可以大量重复应用。

而这款融合了前者的功夫和后者的世界观的新作,就是日后Technos二大顶梁柱之一的《双截龙》。

尚格云顿饰演的古烈成为主角,片中还有一招“月光脚”,可惜没有特效加持。这是电影最难受的地方,本来各种招式其实都着零星展示,可偏偏电影的世界观是基于现实的,改世界观这事对于一部有着原著IP的作品来说实在令人费解。

性格豪爽,喜欢直来直去的瀧邦夫崇尚高效简洁的工作方式,极度讨厌开会。在2015年的某次访谈中,很少跟媒体打交道的他道出了他对公司会议的真实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