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8日,爱明楼的17楼的一位婶婶在露台上做家务,攀爬窗户淮备擦玻璃,后据家人口供,擦玻璃过程中老觉得有人在耳后说话,心中阴凉,感觉不适,于是在客厅休息,后觉得家务没有做完,要继续擦玻璃,第二次爬上露台的墙时,没过多久,家人听到一句尖叫:鬼啊!然后是一声长呼:啊~~便没有声音了,后家人到露台查看,发现死者已经掉到楼下了,掉下去的过程中沿途碰到11楼晾衣服的铁架和7楼的天线,楼层太高落下有阻力也于事无补,最后也是坠地时死亡,警方在17楼现场查看,证实是事故坠落,但对于家人提供的死前的尖叫和话语没有给出进一步分析,最后没有判定自杀和他杀,为意外坠落结案。

那次深夜,过了凌晨之后,都沒什么人在唱歌,来了一帮烂仔,好象是帮派里的一群古惑仔,好多都是金毛、纹身、穿的花花绿绿都带了自己的条女。来了之后就开了一个房间,喝酒猜拳唱歌,唱歌又不太会唱,都在大声叫嚷,反正就是自娱自乐了。唱了一会,在房间打闹,撞门、推沙发、互相浇啤酒,服务生见也没有打架和损害物品,也就没有多管,因为这些金毛仔无法无天,成天混日子找刺激,打架就是每日工作,除了警察和老大就没有人敢管了。这时候,他们房间的门被推开了,这时候进来一个中年人,岁数大概四十多,鬓角有些白发,表情很严肃,穿了一件白色短衫,一条黑色绸缎裤子,脚上是双布鞋,就象是屋村出来散步的阿叔,这个打扮一般不会来砵兰街的卡拉OK,进来以后,看了一下房间,对吵闹最厉害的一个金毛说:后生仔,你们不要太吵了,这样不太好,老年人不习惯。金毛哪儿受过这样的教导,那帮兄弟们停下来看着他,这位“大佬”眉毛一横,拿着啤酒瓶指着中年人说:阿叔你活的不耐烦就去跳维多利亚港啊,别来啰嗦,再说我泼你,快出去,不然打你了阿!往外推了中年人一下,中年人没有说话就出了K房,于是兄弟们呼喊:大哥厉害,接着喝。又开始闹起来。沒过多久,这位最会折腾的大哥可能觉得玩的差不多了,就张罗兄弟准备走,去别的地方玩。    出了房间,刚走到走廊出口,快要到前台时,金毛仔突然抖了一下,然后猛然跑起来,头撞向墙壁,还好卡拉OK的墙壁上都有装修,隔音的海绵材质,没有受伤,在大厅的员工和他的细佬们都呆住了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他连续用自己的脑袋撞墙,疯狂撞了十几下后,突然跑到墙角的垃圾桶边,搬到垃圾桶,双眼呆滞,从地上捡起肮脏的垃圾,那些烟头、小吃的壳、柳橙皮等,很恶心的塞进自己的嘴里,开始嚼起来,他的兄弟们看见马上过去阻止,但是都拉不动,他还是推开众人拼命吃垃圾,仿佛是好久没有吃东西了。最后可能吃到酒瓶盖或坚硬的玻璃等东西,他的嘴很快留出血来,他的兄弟们最后把他按住双手双脚和头部,他才稍微停下来,大家都知道不是嗑药后的反应,一定是除了问题,有可能是“鬼附体”了。最后一个员工拿来一瓶水,浇在金毛的脑袋上,让他清醒,但是作用不大。过了几分钟,金毛抖动一会停了下来,眼神也回复正常,看见很多人在地上按住他,奇怪的问:你们在做什么?压着我干吗?好象完全不知道自己刚才的行为,大家看他神智又清醒了就不再动手,他坐在地方,头部流血,嘴上都是垃圾,样子恐怖,这时候都明白了可能跟那个中年阿叔有关系。询问服务员那个阿叔是谁,是否后巷做卫生的员工,抑或是附近街坊,所有人都说不认识,那个阿叔沒有经过前台,但是有服务员看他在房间门口站了很久,但是不知道从哪里出现,又是什么时候走的。古惑仔也怕鬼怪,沒敢再乱说话,也沒说要回来寻仇,最后安安静静的买单走人。员工后来纷纷传这件事,以前都是灵体自娱自乐,现在都开始伤人了,于是胆子小的就辞职了,闹的气氛很紧张。    香港的卡拉OK大都在寸土寸金的商廈开业,有的在楼房的地下室,卡拉OK內间格密集,房间阴暗,长期不見阳光.可能因此原故成為阴气聚集的灵体集中地。这些奇怪的“客人”可能在此生活多年,还是一身古着打扮,唱着陈年老歌,聚集玩乐。孤单的一个“人”就跟来此唱歌的年轻人混在一起,吃吃喝喝,让别人替他买单;嫌吵闹的就来提醒众人。看来“那边”应该没有K歌这些娱乐项目,还是人间繁华容易找寻欢乐。    其实年轻人去唱歌玩耍都很正常,玩的疯狂一些都沒关系,只要不影响他人,不去犯罪、滥药、加入帮派都可以。现在香港的社会对青少年的生长环境特别不利,年轻人生活沒目标,而诱惑又特别多,让他们没有积极生活的信心和斗志,反而沉溺沟女、打架、黑社会、吸毒、鬼混日子、虚度年华,犯罪率升高,已经成为极其严重的社会问题。其实不仅仅是后生仔,大多数人都抵制不了环境的诱惑,现在连警察都热衷去玩古惑仔电脑游戏,每日放工回家在网络修炼升级,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现在流行的古惑仔online的游戏好出名,虽然被政府列为禁游之一。这个游戏玩法非常简单,可以代客泊車、卖翻版DVD,又或做麻雀館看场子等賺取金錢,賺到錢可買手枪等装备,又或收购大排挡及拳館。游戏中甚至有黑市銀行保存财产,又或加入朋友作社团成員,借以扩充帮派实力,总之跟现实很象。香港现在很多年轻人在Facebook交流设计新的情节,里面有很多行內术语及活动,都令后生仔觉得新奇又刺激,连警察都觉得好玩。    环境对人的影响纵然很大,但是我们不能全都归结于外因,也要约束自己,虽说很难,但是一样有家庭贫困的中学生努力学习,考上大学,有好多年轻人勤奋工作,最后出人头地,在大公司做高层,都是值得学习的榜样。

听说两人是在一次旅行中相识后爱意渐萌,拍拖至今两年,阿男终决定在女友出班的人生大日子给她一个惊喜、一个一生承诺。问阿男有何优点得爱侣欢心,他则自言够真诚,更笑言﹕首先我肯定是个靓仔就不在话下啦,让她吃鲍鱼我没饭吃我都行呀。但阿仪强调是自己喜爱警务工作、绝非受男友决定加入警队。警队谱出一段爱歌,从今以后,一个结业纪念日,能忆起两段此世不忘的甜蜜回忆。结业礼除见证一段喜事出现,同时也见证每个人从警辛酸奋斗史,总结起来就是香港的警察人人都很努力,为了能当好警察付出了很多。曾荫权特首致辞时说,过去数年香港经济不景,有市民将怨气带到街上甚至在执法人员身上发洩,然而警务人员无怨无尤、全心全意维持社会稳定,纵面对种种挑战亦勇于承担不怕考验、将难关一一化解。

另外,火警中姓卢死者的家人及同事,第二日晨由警员陪同到葵涌殓房认尸,由于卢被烧过,警员为免卢母接受不了,事先将情况告知,让她有心理淮备。卢母认尸后伤心痛哭:那么多人逃离火警你(卢)都不知道,可能真系命中注定啊!死者的一名同事,因无法救出卢而自感内疚。后日劳工处职员到店内索取卢的资料,并到货仓调查。寿司店负责人解释,酒精原放于厨房,近日才将其中两桶搬到货仓,而仓库无人抽烟只有死者一人在,具体原因谁也不知道了。

☀关注鸳江乐淘,了解梧州民生热点鸳江乐淘每日为您精心奉上各种梧州热点,大事件,养生,轻松,娱乐的资讯话题。更多关于梧州嘅嘢,我哋一齐在尼度分享。

当日监督停尸间拍摄工作的警卫回答:“开始在外面拍大家悼念的场景,我们就在外面看,好多人演戏有人哭泣有人说话,大概拍了三个多钟,导演就说OK,要去拍停尸间的戏份,需要在里面拍几个人去看望一个女死者,并且哭泣講一些台词,扮演女死者的女演员就需要化妆后躺在尸体推车上,用白布盖好,其他演员进来掀开白布就看见死者,然后哭泣,对着死者讲话,就这么简单的一个过程,大概他们拍了有两个多小时。当时工作人员借给他们一辆闲置的尸体推车,他们自己有白布,其他就没有什么了。”

另一件在志乐别墅发生的诡异事件,也就是正式把志乐别墅当成猛鬼屋排名第一的那件事,当时是在1994年,当晚有人驾车经过青山公路时,骤眼见到一处房间理灯火通明。当车子驶过一段路程,司机才猛然想起那是荒废已久的志乐别墅。他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决定掉头再看一次,这次他把车子停在路旁,下车走路过去,因为如果真的有人在别墅,随便过去私人领地是不合法的,他从茂密的大花园树丛向内偷看。他见到别墅内亮满了灯,屋内还有很多人,像在举行派对宴会,音乐悠扬,房间内人们穿着华丽,翩翩起舞,在别墅的外卖有一个穿红衣的女人独自靠在阳台上,面色青黑,一动不动,司机看了她半天,连衣服的下摆都没有动,正在司机瞪大眼睛注视时,诡异的是,那个红衣女人似乎发现了树后的他,竟向他挥手!还是面无表情,脸色黑青但是单手缓慢的象他招手,好象在说:过来,过来啊~。当时这位司机反应过来,头皮发麻连滚带爬跑回公路,驾车离开,直接到青山警署,警方立刻对这个敏感单位高度重视,当时多名警员出动和司机驱车随即赶到志乐别墅,但是到了那里,鬼屋还是黑色一片,毫无人烟,警员近距离察看,从破旧窗户用手电筒照射别墅内部,什么也没有,更没有宴会后留下的任何东西,在报警司机所说的偷窥点察看时,还有司机逃离时留下的脚印和痕迹,所以应该不是假报警,但是此案无法解释。

在被警方最早拘捕並被起訴「暴動罪」的37名涉嫌參與「旺角暴亂」被告中,自稱「廚師」的陳卓軒是「城邦派」活躍分子,並成立「紅磡人紅磡事」「本土」組織,過去一年多次持象徵「港獨」的「龍獅旗」參與不同的激進「本土派」組織舉行的活動。

警方于是解剖尸体进行物证和技术分析,发现死亡时间超过1周,而不可思议之事件让法医都瞠目结舌,在四个死者的胃中,发现有消化程度不超过1-2天的新鲜食物,包括牛肉、河粉、叉烧等,在法医解剖历史中,这是从来不可能出现的。根据现代西方医学和解剖学理论,食物进入体内后,人体死亡,食物会停止消化,但是根据质谱分析和胃酸等发酵细菌的成分结构可以判定食物的正确摄入时间,而“他们”在潮涌记茶餐厅订的外卖正是这些。如果说这个技术结果还不够震撼的话,在警方从茶餐厅取回的物证--冥币上,又发现了除了送外卖的伙计和老板的指纹外,还有其中两名死者的指纹,别无其他。这些科学的解释结果和事实又对应不上,如果说没有古怪的话,也说不过去。

據本報記者觀察,「吳十三」在獲釋後依然高調出現在公開場合,除與一批「城邦派」成員在上月20日到沙田為梁天琦造勢大會捧場外,28日晚也到將軍澳調景嶺體育館觀看補選結果公佈。

许伯面有不悦道:“我出去?今日你们不来,我都完全唔敢落床,我哪里还敢揭开帆布望出去呀!那天整晚用張被住個頭,背脊係咁標冷汗,连厕所都不敢去,最後就濑湿张床!直到今日朝天光七点,先敢起身沖涼,同埋即刻装香。而家我屋企每日都要烧大紮香了!”

重案组的活也够忙碌,就在今年4月13号,2名黑社会童党首脑青年带同2名少女,潜入该屋村值班女保安员位于友爱村爱曦楼寓所,以迷晕毛巾闷晕女户主女儿,再捆绑行劫,伙计们8小时后拘获其中1名首脑及2名少女,另1首脑在逃。结果到了19号,警方又接到屯门友爱村发生的纵火及刑事恐吓案的报案,那天下午三点多,爱曦楼一个单位外的地毡著火,又是这家,消防员将火救熄后认为有可疑,警员到场调查,发现一张有可疑字句的纸张,上面写了些“多管闲事,杀你全家”之类的话,后来屯门警区重案组第二队接手调查追捕嫌疑人。之后小案件不断,到了30号,又发生了一起一死一重伤的案件,死者是19岁少女,重伤的是其男友,警方接到屯门友爱村爱晖楼发生凶杀案报案,现场一名十九岁少女死亡,警方拘捕死者十八岁男友,伤势非常严重最后送医院监视抢救,血案现场留下一把菜刀。当时是疑犯兄长晚上七时许进入事发单位,发现弟弟满身鲜血,女死者倒毙床上,全身至少三十处刀伤,包括手、脚、面、颈,立刻打999报警。重案组的人说不排除案件牵涉感情纠纷,后来我听伙计说估计是两人生气吵架,最后互抄家伙你一刀我一刀对砍几十刀(因为只有一把凶器菜刀),女方估计体力不如男方,支撑不住先走一步了,真不知道是爱还是恨,碰上这样的爱情谁受的了?用重案组的师弟讲:丢,友爱村的人真TM的友爱!

当晚,那个女警花无法正常工作,只能请假回家休息。次晨,事件引来警员议论纷纷,后来警署高层也知道此事,还询问下属此事细节,证实确有女警发生受惊事件,后来还被狗仔队得知,八卦一番。女警最后也没有接受警队心理辅导,我想这件事上司也会认爲却有其实,不是心理健康问题,况且也没有影响正常工作和警署运作,就不再引导去做辅导工作了,此事后来也就成爲大家茶馀饭后的话题了。

中年人笑着说:“我不是汀九村的,我叫黄健雄住在天水围,经过这边不过现在该走了,多谢你们警察的帮助”。

和合石火葬场在新界粉领的桥头路,靠近和合石坟场,里面有中式、西式礼堂和火化炉,从门口接待处往后走几百米就係骨灰龛和供人撒骨灰的纪念花园。后面坟场就是一层层的墓地和坟冢,放眼望去,墓碑谨然,人人自我独立,不吵不闹,不再似人间繁嘈你追我赶。自我年幼印象中,火葬场就是个阴森恐怖的地方,人类出生的地方-医院多少还有点温情;可是人类终结的地方就不再可爱,人烟稀少,建筑森严,设备清净,气味怪异,金属冰冷,远望去烟囱烟雾升腾,驾鹤西去。在我的印记里,死亡是悲伤的,但是面对死亡却是恐怖的,当年张国荣在歌连臣角火葬场火化,工作时我都一直在外徘徊。至今,我从没进过火葬场里。

后来,过了两天后天桑生一大清早便立即跑去警局说昨夜女儿报梦的事情说给警长听,初时警方都不太相信桑生.不过桑生在警局大吵大闹。坚持自己的女儿是真的报梦了,说自己在睡觉时.她女儿报梦给桑生说:老爸,我死了,是被人奸杀了.尸体被人丢在村子附近一个水潭裡,帮我把我的尸体找上来,那裡好冰冷、好黑. 呜.....桑生当场吓得跳起床来就冲到警局来了。最后警方唯有带队到所谓案发现场的村子找找看.结果还真的找到个水塘,有一个女子尸体在水潭中显露一点,察看后全身赤裸,正是桑生的女儿,可是奇怪事件又发生了,SSGT集合了6个消防潜水蛙人也不能把尸体抬出水面..女尸动也不动.好像下面有什么拴住一样,蛙人下去察看什么也没有,就是尸体漂浮在水中,当时天有点开始黑.最后只好收队.明天再来。

至于获陈云册封为“大鹏金翅神将”的温皓宗,曾多次参与激进“本土派”发动的“光**复**行动”,去年3月17日,他涉嫌网上公开教授冲击警察方法及上载制作汽油弹等讯息被捕。

既已不留恋人间,又何必再回来害人呢?佛说有轮回,仇怨何时才能报完?深夜未眠,窗外天光微亮,一整夜我重复听着《无间道》里黄秋生坠楼时的背景音乐,凡道俗尘,回首往事,我不懂,也许放弃和得到只在一刹那。这些友爱的人们啊,活在人世间都为了一个“情”字,为情打架混帮派,为情纵火绑架,为情动武杀人,为情跳楼,这样为个沉重的“情”字,

两位警员在深井通道下面进行搜索,因为管线复杂,两名警员在昏暗灯光下检查了各个角落,确实无处可以藏匿。在离开通道前,一名警员发现了在一条管道的下方有几张干净的纸张,地面全是灰土,应该是丢弃不久的,捡起来仔细一看,奇怪的是十几张糖纸,但是发现不是现在的普通糖纸,上面写着的年份和画面色彩都表明是五十年代出产的糖纸,如今在香港早已绝迹了。

到了晚上桑先生睡觉时.他女儿竟然又在梦里出现了,跟他说:老豆,可以先给我找一些衣服穿吗?全身赤裸不太好,一个女孩子,现场又是一堆男人!梦醒后,桑生便立即带同女儿生前一些衣服跟警方再到现在,便跟警员说女儿昨天托梦说最好先穿回衣服才会肯上来.当蛙人把尸体穿回衣服时,真的可以一下子就轻易把尸体抬出水面,当时在场的所有人,包括蛙人、鉴证科、那个师兄,甚至一个高级警长也对女鬼报梦的事深信不疑,尸体找到就很快有了线索,听说最后那杀人犯也被警方抓到。

2日晚,两人分手在即仍在爱巢共宿,后据IB的法医解剖尸体分析,在3日清晨时分,男死者林晓东睡梦中被人用一柄十吋半长,大概约三十厘米的尖头切肉刀狂插,左颈大动脉及右胸中刀,警方后来分析,刀身太长,身体前后都是窟窿,形成多个穿刺伤床单都扎破了。警方在现场看见到处是喷溅血迹,各处动脉的血迹喷洒到房间的各个角落,恐怖至极,用当年进过现场的伙计说,就是用血把整个房间重新喷漆还可以剩一些。 至早上八时许,欧女身穿红衣危立客房窗外,死后分析,自杀死者的红衣服原色就是红色,再加上死亡男友喷溅新鲜血液,手上脸上全身到处是红色,清晨在楼下的邻居发现马上报警,警员赶抵时,欧女已由十一楼跃下,穿越7个楼层,重伤倒卧四楼平台,救护员将她送院抢救,延至早上9时04分不治。

运动之人,是不太怕冷的,看来当晚也感到很冷。身后的女仔没发出任何声音,他们曾经回头望她,见她低下头,呆呆的样子,脸也依然不能看清楚。最恐怖的是他们突然发现电梯门的金属银色外表上反射的影子了,一般的电梯门都是金属颜色的光滑表面,象镜子一样可以用,而当时当镜子用的电梯门上只有梁先生和他太太的模糊影子,从什么角度都看不见身后女孩子的影子。梁太当时就吓到不敢说话,只想快些离开电梯,但那一刻感到电梯的速度很慢很慢,如同静止一般。当到达二十楼开门时,梁太立即拖老公离开。他们回头望那女仔是否走出时,发现电梯内竟空无一人!当时他们就明白撞鬼了!那晚他们没有去街坊家打麻雀,也没再坐电梯,最后老公拉着老婆走了二十层楼梯跑回了家。从此他们再也没有到过利祥楼的街坊家打麻雀。    自从多起灵异恐怖事件在利祥楼发生后,街坊自发性地要求利祥楼互助委员会筹办打斋超渡的法事,结果找到万邦殡仪的刘大师傅前来打斋。 筹办法事的互委会职员杨先生说:利祥楼约有二百户居民凑钱请师傅打斋超渡,凑了大概十万多元,刘大师傅他们当做功德,顺利举行法事。结案后多达二百多名居民便在黄道吉日,集资请了多名道士到现场逐个楼层打斋念经,超渡亡魂。 自幼修习茅山的刘师傅表示:当年到达利祥楼时,就感觉到怨气好重,其他七位道士都先后表示有相同感应。在案发单位办超渡仪式时,他们更加感受强烈的怨气和阴风,因为要帮六百户做齐所有仪式,所以到半夜才完成。后来,伙计再碰见利祥楼的居民反映就没再碰见什么奇怪的事情,可能超度工作还是很有用的。    玄学家高萌禧就该事件起卦,她称卦象显示相中出现灵体的机会很高,但卦象亦指这灵体只是怨气太深,死都晤全屍,并不是冲着居民们而来,所以居民不用太担心,话虽然这么说,但是哪个居民碰见了不害怕啊?而玄学家麦玲玲则表示,有些人特别招惹灵体,如眉毛淡的人、眼神太阴的人等,而碰见灵异事件的这类人,有可能是体质较弱,但有时可能睡眠不足亦会有所影响,建议可以穿一些鲜色的衣服,如黄色衫及带备护身符等。我看也就广叔一个人天天值夜更睡的不好吧~~    不管怎么说,这样有背千年伦理的案子和行为是众人发指的,杀妻弑女的事更是遭天谴与唾弃。无论行到何时何方,头顶三尺有神明,不畏人知畏己知,做正直不贪不嗔不戒不乱的人才对。

前几天,我跟老差吹水打听有关HKP灵异案件,被伙计C听见,当时就跟我讲:其实我都唔係好迷信,但是有时的事你是不信都不行啊。我就问他什么事情。他说记得有年农历七月,他跟一个伙计坐EU车返夜尾,我开车,那个伙计在后面,当时后面那个伙计回头从EU车后面的玻璃窗看见外面街上有象鬼影子的东西跟在车厢后面,跟了好远,最后不见了,真是听完心都好寒。还有次有个伙记就因为随地小便,没有讲唔该借借,之后就中招,突然发烧生病好多天,医生都查不出什么问题,只能请sick leave修养几天,后来莫名其妙就好了。我就讲,也许这些事情都是看花眼了抑或身体不好,不知道是不是就跟灵体有关系,别乱猜测了。伙计D这时候出现了,非要讲自己亲身遇见的事,比伙计C的事情惊恐多了,我都笑大家不用开工都在警署内吹水了,不过伙计D讲的好真,我就认真听完了。    伙计D以前不是CID,在元朗警署巡逻小队第三队,后来跟组长调到别的部门专门负责抓蛇客,就是非法入境或者偷渡客。有次荃湾警署休班警员抓到一名叫 bui的越南籍可疑女子,此人伪造智能身份证在港工作,有使用虚假证明文件嫌疑被捕,后承认为非常入境者,並供出当时还有一批人员也要偷渡入港。接到线报说有一批越南籍蛇客从海岸线过来后,伙计D和组长一众人等在元朗烂角咀的岸上埋伏,那晚因为机动船太多无法一一确认,只能等待。当时多艘渔轮到港后,蛇客们乘坐一艘类似捕鱼机动船,穿着都象当地渔民,当时伙计们埋伏在村里靠岸的废弃房屋里,确认蛇客以后迅速开始追捕,在混乱中,有多名越南籍女蛇客被抓住,但是几个腿脚利索的男蛇客迅速逃窜,分散开逃离岸边。组长和伙计D还有一个另伙计负责追捕其中两名,跟踪到渔村里以后,两名蛇客跑的非常快已经不见踪影了,屋村地形复杂还有农田和菜地等,这时伙计D发现了两人冲进了一幢旧楼,一看就是废弃多年的楼房,电筒的光远远的照过去,能看见门前长满半人高的野草,屋内黑暗,墙体斑驳,伙计D首当其冲持枪准备穿过草地进入旧楼,走在后面的组长突然一把拉住伙计D,大声喝令:不许追了,停下,快停下,行动终止,收队。伙计D和另外那个伙计满头雾水,于是三人在草地外的远处守候,等待着支援,伙计D不解的问:头儿,为什么行动终止啊,他们进了那个旧屋就没有出口了,能抓到的。队长心有余悸的说:刚才我正准备过草地的时候,我的电筒照到那个旧楼的楼梯,看见十几个公公婆婆穿着寿衣站在楼梯那里,笑着跟我挥手,示意我们进去...。夜晚的海边凉风阵阵,伙计D当时整个后背就湿透了。等第二天天亮后,大部队过来,冲进去以后,发现里面有很多废旧的棺材,整齐的摆放着,可能是一个姓氏村的祠堂专门来祭祀先人的,那两个越南籍偷渡客表情狰狞的一起躺在地上,已经死亡。伙计D后来好好请队长吃饭,还去黄大仙祠烧了香。 碰见天水围警署的师兄E告诉我,当初天水围警署开馆时候, 也发生了一起灵异事件。事发时间是早更, 有部巡逻车去左天水围有个叫鸡柏岭的地方, 那边当年还有好多山坟, 所以上面一般很少有人去,特备是清早和傍晚的时候,有位师兄不知道是喜欢玩耍还是觉得自己巡更太无聊,巡逻带了很多炮仗烟花,然后在一个山坟旁边开始“叮叮当当”放起炮仗来,玩完炮仗烟花之后, 即时就昏迷了, 其他警员发现之后就叫救护车,送院之后竟然抢救无效,死因不明,如果非要有个医学解释就是猝死,心脏停止跳动,这是医学对无法判知死因最好的概括解释,医院证实死亡。 而这位师兄平时无病无痛, 属于健康的身体,没事健美还想做大只佬, 而这位师兄去世之后两日, 有位不认识他的一个大探, 就是师兄E,见到他穿着一套军装在差馆出现打考勤卡,当时他也不知道这人已经死去两天了,还跟他打招呼,结果过几天后师兄E在墙上看见他的卜告大家要给钱了才慌张了,立刻烧香拜关公,于是多给了些丧钱多烧了些纸心里才好过一点。之后天水围就发生左好多闹鬼的事, 全部都关于这位巳故的帅兄, 而且有位当时同这位师兄同一辆巡逻车的师姐, 经常被他的鬼魂缠住, 半夜做梦梦见已故师兄,在出勤时看见师兄影子,最后师姐被搞到整个头发都快掉光了, 身心憔悴, 之后这个师姐的家人去求大师解答, 才知到他玩炮仗骚扰到了住在山上的某个“先人”, 所以就惩罚了这个伙计, 之后个师姐家人请了师父打堂斋平息四方后就不再闹鬼, 而那个师姐亦都恢复了健康及正常!真是不信都不行,同胞亲身遇见,说的我都甚觉寒冷。

http://news.stnn.cc/hongkong/2016/0301/290636.shtml

许伯连忙解释:“不可能啊,我还是村里的司机,视力特别好。其实第一次听到呼叫‘救命、好痛’的声音,就象是从从被打碎的檐蓬下发出来的,感觉特别近,巴士碎片打穿后我就用帆布蒙了起来,防止漏雨,结果从帆布下发出好多声音,有男有女”。

伙计环顾四周问:“不太可能吧,从来没听说火葬场停尸间有人敢来偷东西啊?会不会是工作人员失职呢?白天有冇异常呢?”

對於「本土民主前線」成員梁天琦在新界東補選中取得6.6萬票,黃毓民認為梁在9月可能會再接再厲參選。黃洋達則宣稱,屆時「本土派」會在每區取得兩席。

那天跟一个其他区警署的师兄饮茶,虽然叫师兄但是级别比我低,大家还是互相给些面子,吃饭聊天时听他讲了一个真实的案子。那个案子是2004年在新界发生的,他所在的警署,是一起奸杀案。有一天,一位桑姓先生到新界警局报案说女儿失踪了一天,刚开始时警方都是当人口失踪一单普通案件处理,因为失踪24小时就报案的很多,但是很多叛逆子女过了几天就回家了。

这时,有的反应快的警员迅速从值班室往扣留仓跑去,等他们到了仓门口什么也没有,只有当时关押在仓里的六至七个疑犯,每个仓门上的锁都没有动,这几个嫌犯大部份系单独囚禁,警员巡到尾仓,有个男疑犯突然发狂大叫:不要再吓唬我了,我不想再看见了.警员问询发生何事?疑犯哆哆嗦嗦的说:我刚才看见有个白色的影子刚才在走廊里飘黎飘去.跟住另一个单独囚禁的疑犯亦讲 :我……我也看到有葬东西啊!

本系列故事,讲的都是发生在香港的真实灵异恐怖事件,据传楼主的警察身份更确定了骇人事件的真实性,让人不寒而栗,堪称经典!

案子就这样结了,后来我和挖仔还有吹水王还是给死者烧了纸钱,但是我怎么也不敢相信是死者自己找到凶器的,可是科学也帮助不了我去解释这个问题,报告里我们都没有提这个情况,相信吹水王这次没吹水,是真的看见了。

不管官方否认还是承认,总之许多的灵异事件在民间和众人口中是一直流传的,对科学我们尊敬,对这些我们也一样理解就好,只要做人有原则,不违背良心和道德,问心无愧就能坦荡面对。

我见过很多世界各地的同行们,我们偶尔也会说起这方面的事情,大家身穿军装由于诸多因素如正义、形象、民心、职责、纪律等回答都是基本相同,但是在内心深处,每个警察应该都有自己的观点,无可非议。记得曾经碰到大马(马来西亚)的警察同行,我们聊天,有人就说:我们很多人都信,本身这些灵异事情在大马和东南亚就很多,而且有人也在办案过程中亲身经历过类似事情,下蛊、降头、古曼童、阴牌就在身边发生,叫我们怎么不相信?我都知道他们说的是实话,在香港都有好多师傅研究古曼童和降头巫术,但是太过邪恶和阴毒,很多人都不敢接触。去过台湾,碰见台湾警察,也是相当有意思,白天公事很严谨,晚上去士林吃饭逛街,就聊起来这个来,都有好多见解,总之工作还是要工作,怕也只能放在心底,也有人坦荡荡不信也有人把警察当成一种职业,养家糊口。

屈地站,这个目前MTR地图上没有的站。是当时西港岛线的其中一个被废弃的站,当时西港岛线的工程已经完工,但是由于屈地站兴建时邻近也发现不少怪事,所以最后只开放至上环站,而上环站以后的站亦关闭至今,但现在地铁公司又重题西港岛线,日后这几个站将有可能会重见天日。从地铁做夜间维修的人那里听说,佢话地铁上环站同一般地铁总站很不同, 但可知的是上环原本不是港岛线的尾站。在上环之后还有西营盘、屈地、西环,一直去到坚尼地城,但后来上环站以西的路段计划却取消了。地铁公司当时指,由于西环人口不足,加上地质问题,该段铁路没有兴建。但是,在德辅道西及西环西边街交界,一个商场内的地舖有一条通往地底通道的,那是西营盘地铁站的其中一个出入口,当年由于在这个站附近是著名的高街鬼屋-高街精神病院,令工地常常闹鬼,以至工程停止。屈地站同西营盘站的大堂结构全部做好,地铁冇理由浪费好几亿港幣建设好站点又不开放,觉得到依家都係一个谜。

看来风水不好,很容易招致各种阴气之物,中国的建筑风水学博大精深,已经有几千年的历史,应该不是无稽之谈。科学可以设计任何建筑的构造和样式,让外形美观使用方便;相信风水可以设计那些看不见的气场,一样保持精神上的美观和舒适。

早在上月20日晚,激進「本土派」組織為參加新界東補選的「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在沙田舉行造勢大會,幾乎所有「本土派」活躍人物均有出席。而被追隨者稱為「國師」的陳雲也為梁天琦站台。不過在兩天後,陳雲突然在其社交平台facebook上發文,宣稱「我已搬空書籍,預備撤離嶺南大學。」原來,陳雲是得知不獲任職的嶺大中文系委員會的推薦,預計在今年8月合約期滿後離開嶺大。據了解,陳雲不獲續聘的原因是他過往經常多次進行「言行與學者身份相悖」的行為,其中最惹爭議的是多次發表侮辱女性的言論。

由于事件太过离奇,警员暂时未敢翻看复查录影带,况且翻睇要有一定手续,所以都系以不变应万变.反而有其他同袍为能够出外勤感到心安理得,反正整个警署各自戴上平安符,亦有人就自己庆幸没有做过亏心事.经过上级领导和高级警司批淮调出闭路电视录影,画面中能清楚看见白色的长髮人形影子,但是技术科也没有进一步分析处理图像的交代,最后是销毁还是封存,不得而知.

最后找到在路边一间石屋中的村民许氏夫妇,询问汀九村工地的位置和情况,许太好心地带伙计们去工地,伙计问:“为什么不见那些村民呢?”许太说:“都怕撞鬼搬走了,我屋企差不多每个门窗,都贴晒青松观符,大吉利是讲句,幸好还没有什么事发生!我还特地在前段时间,向邻家要了两隻初生的黑狗仔,人话‘黑狗见到有咩会吠’,等我起码都知道,如果真是有古怪我也会搬!”经过九巴堕下现场,许太边行边说:“好彩而家重早,如果入黑之后,你请我我都唔敢带你过!” 伙计问:“点解啊?”许太有点恐惧的回答:“现在村里晚上都不再外出了,好几个村民都看见陌生‘人’排队行走,有男有女,穿着衣服都不是村子里的人,必定鬼古了。”这时天色开始转暗,许太便表示要离开:“工地就在前面,你们过去就可以看见,我走先喇!呢度我日头先敢。”说完,许太迅速往自己家飞奔去,消失在夕阳中。

住在隔邻海景花园的住客,在深夜经常听到大宅内有怪声传出;也曾有路人见到有白色影子在小山丘上的凉亭飘过。当然民众的说法总是越传越离奇,我倒是从退休警员吹水时听说过他们的经历,当年处理富商绑架案的前辈们,在处理完赎金交易和别墅内绑匪留下的线索后,很快找到多名残忍绑匪行踪,但是在拘捕过程中和警员发生枪战,几乎全部中枪死亡,在部分重伤绑匪的临终口供里,说已经把富豪撕票,究竟是枪杀还是活埋,一直没有找到尸体,所以虽然结案但是不够理想。当时,绑匪绑架富豪后,在青山湾附近找到空闲的破旧房间,就是志乐别墅,于是在志乐别墅里,绑匪一直控制着“肉票”,同时跟家属联系索要赎金高达两百万港币,那个时候的赎金价值根据物价已经赶上十几年前那个著名的首富李嘉X的儿子被张子x绑架的赎金了,真是物价高了水涨船高啊。收到赎金后,不知道多久以后绑匪撕票,但是有邻居和路人反应藏匿在志乐别墅的可疑人物,警方就找到了这里,发生了后面的事情。

香港文匯報訊(記者 張得民、鄭治祖)立法會新界東補選結束,鼓吹「港獨」的激進「本土派」雖然傾盡全力也無法將其參選人送入議會。不過,三大「港獨」組織(香港復興會、普羅政治學苑、「熱血公民」)並不甘心,昨日聲言今年9月會在全港5個選區參加直選,並發動「全民制憲」。據本報了解,由「香港復興會」主席陳雲率領的「城邦派」成員過去一年經常進行各種衝擊甚至暴力行動,其中至少有兩人因涉及年初一「旺角暴亂」事件而被捕。有評論指出,如果這種參與暴力的人進入議會,勢必令香港社會更加動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