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非空洞的理学,而乃为生命的大道。基督徒不是遁入空门的修士,而乃是「基督的大使」(林后五20,英文为大使)当把「平安的福音当作预备走路的鞋穿在脚上」(弗六15),不在坐而论道,而贵能起而奔跑。基督圣道乃是富有生命力的宗教,乃为感化人心,改良风俗,推进社会,造福国家,协和万邦之动力;而基督教会,乃为神旨施行,神国降临之导体。因此,吾人对于教会与社会之关系,尤其我们对于社会的责任,实应有深切的体认。

巽高无子生离兑,孤峰孕不成。东西若到厅屋,正母无生妾有孕。坤上栽花并池沼,纵有妻妾子螟蛉。

348.港澳传奇.forbidden.tales.of.two.cities.1975

七脑行龙人不识,闺子祭酒有人恭。朱粉宝盖出何职,人臣位极至三工。飞凤冲霄势人汉,状元宰相显门风。

从上帝的启示,圣经的记载,以及客观的史实,我们可以看到人类社会苦难祸乱的厉阶,乃是在人类藐视上帝的诫命;随从魔鬼的哲学,悖逆上帝,远离上帝;而且还造塔巴别,企图通天,由于这种「自高之事」,「拦阻人认识上帝」(林后一○5),人类便高举自己,目中无神;「随从今世的风俗,顺服空中掌权者的首领」,成为「悖逆之子」、「可怒之子」(弗二2一3)。因此,「神的震怒常在他身上」(约三36)。质言之,社会的祸乱和人类一切的病态,其基本问题,乃是在人与神的关系,而非仅在人与人的关系。易言之,人类与神为敌,始为其因;而人与人为敌,仅为其果。自来忧心世道,有志治平之士,困心衡虑,救偏补弊,仅仅在表面上注意人与人的问题,调整人与人的关系;仅求人与人和好,而忽于神与人和好;仅教世人「仁民」「爱物」,而独不肯「敬畏天父」,「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我们的上帝」;实为舍本逐末。语云:「本立而道生」;今本既不立,道自无根。是又何怪现在世界灾难,空前惨烈;不但「民要攻打民,国要攻打国」(太二四7);而且「弟兄要把兄弟,父母要把儿子,送到死地,儿女要与父母为敌,害死他们」(太一○21)。不仅和平大同的理想,渺不可期;而一切政治革新,社会改进,乃至所谓「道德重振」,种种头痛医头的办法,亦只扬汤止沸,结果反而变本加厉,治丝益紊。现在人心陷溺,情况空前,据美国联邦情报局调查平均每一分钟,有五桩重大罪案发生。各人「专顾自己,贪爱钱财……违背父母、忘恩负义、心不圣洁、无亲情、不解怨、好说谗言、不能自约、性情凶暴、不爱良善、卖主卖友、任意妄为、自高自大、爱宴乐、不爱上帝」,而「『那行毁坏可憎的』站在圣地」,自称是上帝,人类「离道反教」,可谓几臻于极(提后三2一5;帖后二3一4;太二四12一15)!第一次大战以后,世界尚有若干年喘息的机会,而第二次大战以后,则举世鼎沸,人心惶惶,曾无宁日;真是到处都有「打仗和打仗的风声」(太二四6)。这个五光十色的世界,人类艰难创造的文明,随时可能在几分钟之内完全毁灭(彼后三10一13  )。是诚末世将临之危机,救主再来的征兆;宜为举世人类痛切反省,真诚悔改,皈依救主,寻找上帝的最后关头!

7、点穴要考虑穴的富、贵、贫、贱。古人云:十个富穴九个离,恍如天堂一暖阁。十个贵穴九个高,气度昂昂压百僚。十个贫穴九无天,砂飞水直不湾环。十个贱穴九反弓,桃花射胁直相冲。这是诱人明白,点穴虽然复杂,花时间,费财力,但为了摆脱贫贱,得到富贵,点穴是有必要的。

武威话中的动词、副词和形容词更是显得绘声绘色、活灵活现。比如,说看是“料”,傻是“勺”,小是“尕”,多是“好少”,是是“刚就”,“看病”是“瞧病”,吃药是“喝月”,挠痒是“挌搂”,顶撞是“日觉”,厉害是“日能”,利落是“及撵”,天热是“沤热”,可怜是“孽障”,弄脏是“组骇”,除草是“薅田”,磨蹭是“踮晃”,笑话是“笑薄”,叫嚷是“呱喊”,理睬是“日顾”,回应是“愣增”,哭泣是“楚吸”,倒霉是“shóng着”,非常是“零刚”,干啥是“zua哩”,修理、倒饬、操作一律是“挖抓”;说发呆是“苶(nié)掉料”,一起是“一搭里”,刺头是“杂圪哒”,懒惰是“懒荒胎”,软弱是“囊滴很”,糟践是“破败星”,聪明是“尖滴很”,不孝是“忤义种”,不想是“木心怅”,实在是“系系儿”,厌倦是“破烦着”,捣蛋是“胡日鬼”,聊天是“喧谎儿”,厉害是“歪滴很”;说语气冲是“臭麻疯”,二流子是“仵耳鬼”,脖子脏是“车猪头”,低着头是“头囊上”,大手大脚是“草花子”,瘦骨嶙峋是“麻杆子”,木头朽掉是“枿(niè)掉料”;说心眼多是“机古”,记不住是“忘吽大”、看不清是“眼花麻”,不稳重是“踮不停”,听个声是“刮拉拶(zā)上”,咬个牙是“牙巴骨挫上”,皱个眉是“鼻梁骨敊(chù)上”,瞪个人是“白眼仁子翻上”,打个雷是“呼噜爷摘头”,下个雨是“龙王爷打喷嚏”,成心找打是“皮涨滴晃囊囊滴料”,痴心妄想是“头不料想成个蒜锤子料”;说不注意形象是“鼻子拉芒”,说“不干净、龌蹉或者讨厌”,那就是“脏八怂、窝心鬼,抹布索索吊吊灰”。来个武威话小测试,“唉,乃个球娃子芒,骨筋(音)就多滴料不嘚嘚子”,知道这个“骨筋”是啥意思吗?

风水先生点穴,讲究深浅。当浅而深,则气从上过;当深而浅,则气从下过。虽得贵地,而效不应。也就是说,棺材放高了,蚁从盖入。棺材放深了,水从底浸。

265.天使出更.Carry.On.Doctors.And.Nurses.1985

雷伤人,在何方。震上廉贞石嵯峨。乾上更有峥岩拱,只恐震乾风路过。脚如云走形如狗,雷打伤人没奈何。

双金双乳出双儿,前后相连金水星。若见面前双峰出,又兼山俊双气形。子癸水朝迎,双生女子真。

东北斗(根为鬼怪),鬼怪入。三阳不照名阴极(阴胜出怪)。破壁屋停丧,及此**有向穷鬼祟入聚。

背水城水路反弓不可求,左右齐来真性不柔。无情破军山背去,(金石带石反去)龙虎交牙父子髻。

其一,她乃是超世而入世。主耶稣在其伟大的祷告中,说:「你怎样差我到世上,我也照样差他们到世上。」(约一七18)他在升天之前又吩咐门徒要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可一六15  ;太二八19)基督徒虽为世界所恨,却不「愤世嫉俗」。他们不但要爱人如己,而且还要爱他们的仇敌,要为仇敌祷告,不与恶人作对。其次,教会乃是入世而超世。圣徒虽在世为人,却「要思念上面的事,不要思念地上的事」(西三2)。要出污泥而不染,绝不同流合污,投降世界。不能重蹈别迦摩和老底嘉教会的覆辙;虚有其表,仅求属世的灌荣;转向世界,失去敬虔的实意,而把主关在门外。基督徒虽应爱他们的仇敌,却不能爱上帝的仇敌,与罪恶相妥协。主耶稣说:「人一切的罪和亵渎的话,都可得赦免;惟独亵渎圣灵,总不得赦免。凡说话干犯人子的,还可得赦免;惟独说话干犯圣灵的,今世来世总不得赦免。」(太一二32)保罗对于那些心里刚硬不信的人,不但自己离开他们,并且「也叫门徒与他们分离」(徒一九9)。且一再警告:「背乎所学之道的人,……要留念躲避他们」(罗一六17一18),「行淫乱的,……或拜偶像的,……不可与他相交」(林前五11);「和不信的……不要同负一轭。义和不义有什么相交呢?光明和黑暗有什么相通呢?……『你们务要从他们中间出来,与他们分别』」(林后六14一17)。「那迷惑人、敌基督的。……凡超过基督的教训……不要接他到家里」(约贰7-11)。但这绝非闹宗派成见,我们切不可因教政例规的不同,自相纷争;凡属主内同道,都应彼此尊重,彼此相爱。

「万国要来就你的光,君王要来就你发现的光辉。……素来苦待你的,他的子孙都必屈身来就你;藐视你的,都要在你脚下跪拜。……你地上不再听见强暴的事,境内不再听见荒凉毁灭的事。你必称你的墙为拯救,称你的门为赞美。……你的日头不再下落,你的月亮也不退缩,因为耶和华必作你永远的光,你悲哀的日子也完毕了。你的居民都成为义人,永远得地为业,……至小的族要加增千倍,微弱的国必成为强盛。我耶和华要按定期速成这事。」(六○3、14、18、20一22)

更厅堂前墙真,主山是对火星。开门若有双沟水入,断他必定主双生。阴气盛多生女,龙裙虾须又不明(无界水也)。

社会学权威苏鲁根氏(Dr. P. A. Sorokin)认为这乃重蹈始祖吃分别善恶树果子的覆辙,其结果势将摧残人类自己的生命。箫伯纳氏(Bernard  Shaw)一生崇拜科学,结果也痛切忏悔,坦白承认他所迷信的科学,现已宣告破产。他说科学本想建立一个理想社会——千禧年国,但现却在导演人类自杀的悲剧。氏本反对宗教,妄想消灭千千万万宗教信徒的信心,孰意现在他回身看到无神主义者的大悲剧,也不得不废然而返,放弃他对科学的信心。是可证教育文化的推进,并不能建立理想的社会。

「耶稣回答说:『你们要谨慎,免得有人迷惑你们。……你们也要听见打仗和打仗的风声,总不要惊慌;因为这些事是必须有的,只是末期还没有到。民要攻打民,国要攻打国;多处必有饥荒、地震。这都是灾难的起头。那时,人要把你们陷在患难里,也要杀害你们;你们又要为我的名,被万民恨恶。那时,必有许多人跌倒,也要彼此陷害,彼此恨恶;且有好些假先知起来,迷惑多人。只因不法的事增多,许多人的爱心才渐渐冷淡了。,惟有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这天国的福音要传遍天下,对万民作见证,然使末期才来到。你们看见先知但以理所说的那行毁坏可憎的站在圣地。……』」

水木之星乱且生,文笔秀兮龙**轻。笔斜案侧真画士,尖山双陷出丹青。寅甲之方尖且侧,毛延寿用计害昭君。

461.火烧红莲寺之江湖奇侠.Temple.of.the.Red.Lotus.1965

廉贞照,被贼凶。更有探头侧面逢,胁腋开门盗贼至。子午卯酉廉贞山逢,门前有路如川字,年年常有贼人逢。

风水先生点穴,有以时间而论的,说什么阳年东西利,阴年南北利。也有以五行而论的,说什么木星葬节,火星葬焰,水星葬泡,金星葬窝,土星葬角。有的说很容易,有的说很复杂。

左右砂压如逼龙,虎欺主奴恶极样头。若架小梁头,火屋高楼强婢出。**前砂崛起,奴婢常欺主。家**处孤单,案山多摸背。 肩多奴无理。高堪巍然左右边,堂耸厅低奴无体。

其次看龙虎明堂、罗城水口,要威风排场。凡山水向是为真,山水背是为假;风藏水逆气聚是生,风飘水荡气散是死。龙逆水方成龙,穴得水在砂逆。

白中赤(西方红赤),产难逢。披连(属水)又兼离气凶(不接脉),四生水朝(寅申巳亥)。前池墩石产中死。

「看哪!我造新天新地。从前的事不再被记念,也不再追想。你们当因我所造的永远欢喜快乐,因我造耶路撒冷为人所喜,造其中的居民为人所乐。……其中必不再听见哭泣的声音和哀号的声音。……豺狼必与羊羔同食,狮子必吃草与牛一样;……在我圣山的遍处,这一切都不伤人不害物。……」「看哪!耶和华必在火中降临,……以烈怒施行报应,以火焰施行责罚;……时候将到,我必将万民万族聚来,看见我的荣耀。……我所要造的新天新地,怎样在我面前长存,你们的后裔和你们的名字,也必照样长存。……」(六五17一25,六六15、18、22一24 ;并参启二一章)

576.少林搭棚大师.Return.to.the.36th.Chamber.1980

我国儒家哲学,颇有一套崇高的理想;要想建立一个「止于至善」的,「书同文,行同伦」的乌托邦。他们相信,人类社会,可逐渐进步,从「据乱世」到「升平世」,从「小康」到「大同」。他们以诚意、正心、修身为起点;认为只要尽其在我,完成自我,己立立人,己达达人;便能由身修而家齐,家齐而国治,国治而天下平。所谓登高自卑,行远自迩;这乃是一种平易可行,「极高明而道中庸」的道理。他们这种想法,乃是建立在「人性本善」之假设上面。孟子说:「口之于味也,有同嗜焉;耳之于声也,有同明焉;目之于色也,有同善焉。至于心,独无所同乎。心之所同然者何也?理也,义也。圣人先得我心之所同然耳。故义理之悦我心,犹刍豢之悦我口。」又曰:「人性之善,犹水之就下,人无不善,水无有不下。」又曰:「人皆有不忍人之心;……以不忍人之心,行不忍人之政,治天下可连之掌上。」孔子也说:「政者正也,子帅以正,孰敢不正。」「子欲善而民善矣;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儒家这一套人生哲学,和政治哲学,两千多年来,士大夫都奉为圭臬。他们深信人性乃天然趋善,只要存心养性,明德修身,便不难止于至善,完成治平之业,实现大同理想。殊不知人类从始祖犯罪以后;「人心唯危,道心唯微」;「肉体之中,没有良善」。「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罗七18)诚如他们自己说:「小人闭居为不善,无所不至;见君子而后厌然抢其不善,而著其善。」(《大学》)「此言小人阴为不善,而阳欲掩之,并非不知善之当为,与恶之当去也。但不能实用其力,以至此耳。」(《朱子》注)此实他们自承人之为善,毫无能力;而又证明孟子「义理之悦我心,犹刍蒙之悦我口」,「人性之善,犹水之就下」之说,并不符合事实。故荀子便一反孟子之说,认为人类所以需要礼教伦常,严刑峻法,正足以证明人性非善而实邪恶。而数千年来,中国儒家所向往的「知行合一」、「天人合德」的境界,始终成为纸上的空谈,空中的楼阁;即儒家学者,亦不得不叹为「圣人的悲剧」。是足见儒家之说,实仅一种虚骄的幻想,殊不足谋人类社会的救治。此则老子早已对孔子面加指责矣。

亥山见路叫沿街,砂水返开蟠间客。入门山缺,八风吹离。虽在朱门无衣食。朱雀山,似芭蕉。提箩执碗沿街讨饭。

以赛亚先知得到神的默示,大声疾呼:「天哪!要听。地阿!侧耳而听。因为耶和华说:『我养育儿女,将他们养大,他们竟悖逆我。牛认识主人,驴认识主人的槽,以色列却不认识,我的民却不留意。」嗨!犯罪的国民,担着罪孽的百姓,行恶的种类,败坏的儿女。他们离弃耶和华,藐视以色列的圣者,与他生疏,往后退步。你们为什么屡次悖逆,还要受责打吗?你们已经满头疼痛,全心发昏。从脚掌到头顶,没有一处完全的,尽是伤口,青肿,与新打的伤痕,都没有收口,没有缠裹,也没有用膏滋润。你们的地土已经荒凉,你们的城邑被火焚毁,你们的田地,在你们眼前为外邦人所侵吞,既被外邦人倾覆,就成为荒凉。仅存锡安城好像葡萄园的草棚,瓜田的茅屋,被围困的城邑。若不是万军之耶和华给我们稍留馀种,我们早已像所多玛,蛾摩拉的样子了。」(赛一2一9)这虽是特指以色列人而言,却正可当后世的鉴戒,亦正就是现在人类社会灾祸苦难一幅逼真的写照;而尤其值得在陷入水深火热中的世人,痛定思痛,深深反省,「为罪、为义、为审判,自己责备自己」(约一六8-11)!

火旺木废如何断,家照回禄不相饶。如船形满载多(地小而屋造大者)主火灾。四畔石壁乱嵯峨,寅龙午戌水会局。

为了打响邵氏影城的第一炮,邵逸夫亲自挑选剧本,从几十部剧本中,最后选中了描写貂蝉故事的《江山美人》。邵逸夫大胆起用年仅30岁的李翰祥担任导演,《江山美人》一炮打响,创下当时香港电影票房最高纪录,并且囊括了第五届亚洲电影节五项大奖。这部电影不但使邵氏公司站稳了脚跟,也使李翰祥一举成名。紧接着,邵逸夫又不惜重金,把《杨贵妃》、《梁山伯和祝英台》搬上了银幕。《梁山伯和祝英台》在台湾上映时,有位老太太居然连看了100多场。各种报刊争相评论邵氏出品的电影,欧美人也纷纷前来订购邵氏的影片。

《堪舆漫兴》云:迢迢特至为正受,正受之穴世罕有。万水干山结我坟,儿孙庆泽天壤久。分受穴:一枝臂上脱形来,亦有规模堪剪裁。莫谓分龙为小结,小以成小有余财。旁受穴:问君何者为旁受,正受龙身气脉洪。或在两边龙虎上,或于官鬼护缠中。

廉贞照里出武官,贪狼平顶火星端。旗鼓拱夹枪刀案,出身闪侧掌兵权。右牙之刀武职官,右砂磊磊庚位端。

游鱼漆损城门助,指挥职佐位朝端。人高马低为主帅,马高人矮走卒官。金诰居东公与伯,金诰居北阃师专。

总之,世界的盼望,乃在救主的再临,上帝完全救世计划的实现。基督教所以不同于一切自然宗教的特点,便是因为他乃是上帝的真道,乃是上帝的计划;绝不容人的私意加以更张。诚以自始祖犯罪以后,人和地都已受咒诅,「全世界都卧在那恶者手下」(约壹五19);受造之物服在虚空之下,受到败坏的辖制,失去了上帝儿女自由的荣耀,叹息劳苦,无由自拔(罗八18-25)。这个败坏邪恶的世界,弯曲悖谬的世代,已非人力所能改造革新。此则绝非宗教的迷信,亦非仅为神学的理论,近代社会学家、历史学家,如苏鲁根、如汤恩倍诸氏,均尝著书立说,用许多历史的社会的事实与统计予以证实,上文已稍加论列。且「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六12)「我们虽然在血气中行事,却不藉着血气争战。我们争战的兵器,本不是属血气的,乃是在上帝面前有能力,可以攻破坚固的营垒」(林后一○34)。魔鬼一天在这世界,掌管政治经济社会生活,我们一切世俗的改造革新的企图和努力,均将徒劳;此则史家汤恩倍氏亦作是论。因此,必定要把上帝的敌人,从地上、从空中除去了,把它关在无底坑中,永远扔在火湖里,万物才能复兴,天地才能更新,人类才真能「千年万世永垂无疆之庥」。所以,「开万世太平」的人类的救主,非政治家、非哲学家,亦非世俗的宗教家;而乃是上帝、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我们的救主,主耶稣基督(赛九6一7)。

「耶和华看中了亚伯和他的供物,只是看不中该隐和他的供物;该隐就大大的发怒,变了脸色。耶和华对该隐说:「你为什么发怒呢?你为什么变了脸色呢?你若行得好,岂不蒙悦纳,你若行得不好,罪就伏在门前;它必恋慕你,你却要制伏它。』该隐与他兄弟亚伯说话,二人正在田间;该隐起来打他兄弟亚伯,把他杀了。……耶和华对该隐说:『……你作了什么事呢?你兄弟的血,有声音从地里向我哀告。……现在你必从这地受咒诅。你种地,地不再给你动力;你必流离飘荡在地上。』该隐对耶和华说:『我的刑罚太重,过于我所能当的。你如今赶逐我离开这地,以致不见你面;我必流离飘荡在地上,凡遇见我的必杀我。』……」

121.陆阿采与黄飞鸿.challenge.of.the.masters.1976

这样的行走方式,可以活血化瘀,解除酸痛,保持各关节柔韧性。同时还可以锻炼肺部,有助于呼吸通畅。

坐巳山亥向直流,坐亥山巳向直流。坡连杀不可裁,堂内圆墩堆凸来。胎息露风龙虎短(漏胎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