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水平高,工作能力强,擅于做思想工作,形象也好,江水英是按着高大全的英雄人物模式塑造的。

李志田有局限性,也有学习的能力,经过江水英的思想工作,他认识到自己的问题是被“扩大了的私字”迷住了心。

剧中的阿坚伯,第四生产小队队长、党支部委员,也是具有高度觉悟的人物,他坚定地支持江水英,是水英的强有力的战友。

龙江大队是东南沿海地区的一个生产大队,位于九龙江入海口附近,地势较低。春耕期间,全县遭遇大旱,龙江大队有江水灌溉,没什么问题,但后山旱区就顶不住了,几万亩田地面临绝产危险。

西溪一条龙水利配套工程的龙头项目,位于榜山镇洋西村的西溪桥闸于1967年1月开始动工兴建,1970年6月竣工,为当年福建省大型水利工程。桥闸全长1公里,由654米长的拦河坝和346米长的引桥土堤组成,高12.6米,有99孔闸门,其中排涝拱2孔,排洪拱11孔,单板闸2孔,拦河闸83孔,船闸1孔。西溪桥闸具有引水、蓄水、提水、防洪防涝、纳潮、通航、交通等综合效益。设计总灌溉面积18万亩。西溪一条龙水利配套工程也被称为现代版的“都江堰”。

困难大了,阻力也就大了,斗争也就复杂了。不过,在江水英的领导下,龙江大队最终完成了支援旱区的任务,旱区的数万亩庄稼也得救了。剧的结尾表现的是丰收的喜悦,大家抢着交公粮。

最近这一年多来,我着重从一个不受人重视的侧面阐释毛泽东思想,致力于完整地理解党群关系和党的群众路线,点出群众的责任。不出意外地,我的这些工作受到了流氓无产者和无赖(或者脑子里装着流氓无产者和无赖的意识的人)的攻击,他们说,你别自称毛主席的小学生了,你早背叛毛泽东思想了。

沿着红色柏油路铺就的江滨景观路,来到堵江大坝遗址观景平台。站在观景平台,面对着宽阔的江面,聆听着导游员的解说,我们仿佛看到五十多年前万人千船堵西溪那场波澜壮阔的雄伟场面,仿佛听到桀骜不驯的江水发出的震耳欲聋的吼声,仿佛重现了来自莲花公社玉枕大队四十名勇士跳入波涛汹涌的大坝决口,把几十根木桩打进江里,为大坝顺利合龙赢得宝贵时间的惊心动魄的场景。

然而,随着工作的进行,更大的麻烦来了,后山虎头岩迟迟打不通,江水流不到旱区,无奈下,只能继续提高水位。而继续提高水位则意味着,不光要淹三百亩高产田,三千亩大田也要被淹,连十几户地势低的人家的房子也要被淹。

这样做可以救旱区数万亩田地,但龙江大队要付出代价,三百亩高产田随着水位上涨会被淹掉。有人就不乐意了。在支部书记江水英的思想工作下,大家想通了,堤内损失堤外补,农业损失副业补,三百亩淹就淹了吧。

睢,远处那座新楼房就是当年《龙江颂》里盼水大妈儿孙住的,我们中午就在她家休息的,主人热情好客。

我批评过的那些人,是合格的群众吗?比如,违章占道停车,不遵守交通规则,这无论如何是不对的,遇到警察纠正,开罚单,这些人不但不承认错误、改正错误,还动手打警察,这是什么样的人?拿《龙江颂》里的人物来比对,这样的人连常富都不如,只能对应阶级敌人黄国忠。是不是这个道理?

在这里,我们可以亲切的感受到漳州人民的母亲河——九龙江博大精深的文化内涵:一千多年前,一代理学大师朱熹在漳州任职期间,在云洞岩和白云岩开设学堂,收徒授业,传播儒家思想和国学文化;四百多年前,名扬天下的古月港打开国门,开启了海上丝绸之路,来自全国各地的商品很大部分就是通过九龙江的北溪、西溪、南溪汇集到月港码头,经过查验之后再出港运往东洋、南洋乃至世界各地;一百二十年前,世界级文化大师林语堂先生就是坐着帆船从这条黄金水道走到厦门、走出国门、走向世界;

关于赞赏的想法和思考,我在《向打赏的朋友道一声感谢,你们我看到了媒体独立性复兴的可能》(点击阅读)一文中已经说过了,这里不在重复,仅对各位在金钱和精神上的双重鼓励再次致以谢意

在这巨大的锦缎上,西溪桥闸如同一条巨龙横卧着,喜欢游泳的人们自由自在的穿梭遨游,江边的龙江文化园树影婆娑,人们或三五成群,或举家出行,沐浴着软软的余辉,吹拂着凉凉的清风,享受着夏日里最为惬意的时光。

爱国华侨陈嘉庚到厦门兴建的集美学村及厦门大学等建筑采用的红砖材料都出自于这些享负盛名的红砖窑。

特别是1963年6月21日,《人民日报》头版发表了特约记者、著名诗人郭小川采写的长篇通讯《旱天不旱地——记闽南抗旱斗争》,同时配发了短评《“榜山风格”的光辉》,以及话剧《龙江颂》、京剧《龙江颂》、彩色电影《龙江颂》的成功演出,一时间,“龙江风格”从九龙江两岸传遍了长城内外,大江南北,得到了党中央毛主席的高度赞扬。当年,龙海人民在中共龙海县委的坚强领导下,在抗击百年罕见的特大旱灾的斗争中,团结协作、无私奉献、顾全大局、舍己为人,创造了大灾之年大丰收的奇迹,奏响了一曲集体主义、社会主义、爱国主义的胜利凯歌。

再次,《龙江颂》刻画了一个进步群众的群体,以团支书阿莲和社员宝成为代表,还有几个没有名字的配角。他们能理解社会主义思想,没有私心,坚定地跟着县委、跟着江水英的脚步,干劲冲天,党指哪就打哪,是生产革命的生力军。

这些人想垄断毛泽东思想的阐释权,但我不能如他们所愿,那样的话,毛泽东思想就被这群无赖给弄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