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起真实事件,希望能够警示世人!八年前,台东县山区的一个小乡镇,一位老伯养了一条母狗,名叫“哈莉”。有天老伯要到相思林除草,哈莉也紧跟着他在后面跑,当时这只母狗已有身孕,即将分娩,到半山腰,即将生产,母狗就跑到很远的山涧边隐藏在草堆里,顺利产下七只可爱小狗。生狗的位置很隐蔽,后来主人全家上山寻找母狗踪迹,却再未找到。 哈莉生小狗后,为了哺育小狗吃奶,四处寻找食物。离此涧最近的住家是某夫妇,这天刚好是农历二月二日,夫妇俩准备了三牲礼品,准备敬拜土地公,而哈莉却偷偷衔走了那块准备上供的五花肉。主家不见了祭品,心里又气又急,猜想可能是山上的野狗或野猫来偷吃的,就计划隔天擒贼,以解心中怨恨。隔天(二月三日),他们准备了一只鸡腿作为诱饵,放在厨房椅子上,再将窗户、门全部关上,只开着灶上小窗。 没多久,哈莉又来找食物,沿小窗跃下,看到鸡腿,一口咬住,准备溜走,说时迟,那时快,两夫妻棒棍齐下,顿时将哈莉打昏,又将哈莉往炉里塞,当时炉中正燃烧着熊熊烈火,可怜的母狗,凄厉哀号之声,惨不忍闻,两夫妻却无动于衷!母狗为了哺育幼犬,不得已到人类家中偷食,不过吃了一块肉,人们的心胸却为何如此狭窄、残忍,非要将它置于死地?!结果哈莉被残忍烧死,那七只刚出生二天的小狗无人喂养,也惨遭饿死!而这对夫妻,也从此开始遭遇惨烈的报应! 两人育有五名子女,大儿子驾驶挖土机,二儿子在工厂上班,三女儿在加工厂做女工,四儿子上大学一年级,五儿子上高中,一家人本来生活无忧,其乐融融,可就在母狗被烧死后的第七天(二月九日),大儿子在开挖山路时,遇上土质松动,挖土机竟不小心翻坠山谷,人当场摔死。一家大小正在悲哀之际,二月十六日,老二骑机车下班回家途中,不小心撞到树上,严重脑震荡,送医不治。再隔数日,三女儿因为感情纠纷,竟在工厂服毒了却一生。而五儿子某日傍晚放学回家时,途中不幸被一条毒蛇咬到,抢救不及,毒发身亡。 短短一个月,四个子女相继惨死,怎不令为人父母者肝肠寸断?这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惨情形,不正与母狗临终时的痛苦、无助一模一样吗?将小儿子的丧事处理完毕后,女主人因为难以承受接二连三的家庭变故,了无生趣,竟也投河自尽了!

据周围人说,杀完猪后屠夫还去喝了茶,看起来没病没痛的,可是第二天一大早亲属就发现他已经去世了。

表弟听了我这样一说,心有点乱了。要知道他哥哥毕业于名牌大学,在另一城市机关里任职,可以说是前途无量,家族的骄傲,哥哥得了癌症后,治疗一段时间,回家休养,家里人都知道他的病情,只有他本人不知道。如果哥哥有什么三长两短,真不堪设想。

爷爷盯着店门的方向,打了个酒嗝,目光灼灼的说道:“我倒要看看,那鬼婆子拉的是什么阴媒,老子躲了这么多年,不代表老子就能任由别人搓圆捏扁了……”

首先我们看疑点之一,很多人都说是自杀,但自杀我们首先可以排除,一,据被害人同学及家人反映,死者生前并无自杀征兆,二,自杀不必搞这么麻烦,又是捆绑,又是针刺,还挂个破秤砣,呵呵,史上从无这么复杂的自杀法。三,操作性达不到,绳子的捆绑方式很专业,即使真能办到,在手和脚被同时绑着的情况下,挂上秤砣,将自己吊在木梁上,难度实在太大,何况还有额头上被针刺的伤痕,如果先绑住自己,再用针刺自己额头,办不到,如果先刺自己额头,再将自己双手双脚全部捆绑,再挂上秤砣,更是办不到,为什么?你的额头受到那么剧烈的疼痛,还会有多余的力气办那些复杂的事吗。

于是宁含拿起金色果子一口就要咬下去了,果子却直接滑进了宁含肚子,宁含感到十分怪异,可刘毅却说:“仙果,自然不同于凡间之物”宁含信任刘毅,认为他博智,见识广,也不再多问。

本来故事到这就该结束了,但是这学生的父母过来了,情绪很不满,然后就冲击寝室,在寝室里面烧纸钱,干了一切在头七能够把灵魂留下的事,于是中区1栋(现名)就成了第一栋鬼楼,各种人说自己见到了死者的鬼魂,后来有人请了法师过来镇压才把这位政法学子送去了该去的地方,但据说他的鬼魂在临走之前留下诅咒——一定会有人来陪他的。于是,按他所诅咒的,便有了前赴后继的第二位和第三位。

棺材里,一套红黑相间的衣服静静的摆放在那里,那款式很像古时候新郎官的衣服,不过,这衣服并不是由布料做成的,而是由纸做的。染色的纸糊的衣服,有种刺鼻的味道,红色鲜艳,黑色深沉,两种颜色混合,给人一种强烈的视觉冲突感觉。

我看一下卦象说:“看来你家中兄弟肯定出了问题,不过主要是老家的家宅不安!你家这段时间难道没有什么异常的动情?”

有年清明节,他很多年没有回老家扫墓了,老家的人来电说:你的小孩子都三岁多了,还没有回家认祖归宗,你们也应该带孩子回家拜拜祖宗吧?本来他对这些老迷信老传统是不屑一顾的,但自己在外地工作多年,孩子也三岁多了,不回家“拜拜山”也实在说不过去。

那些酒水洒落在店门外的那片香灰之上,那片香灰竟然沸腾了,像是油锅里炸什么东西一般,滋啦之声响个不停。

白天有阳光走其实还好,但有一种很阴凉诡异的感觉,路不是很宽,只能容下 3 个人经过,轿车只能勉强的经过。

他当时三十出头,正年富力强,在公司里也是业务骨干,但我总觉得他骨子里有一股傲气,一种自负。所以,虽然我们常接触,但关系并不很要好。

老太婆依旧没有理会我,她走到了寿衣店角落的那口黑色旧棺前,伸出枯瘦的手掌,轻轻的在那口棺材上摩挲着。

其实说穿了,这些仙婆也没有什么神秘之处,大凡仙婆都是一些文化不高,意志力不强,比较迷信的农村妇女,成为仙婆前她们与普通妇女无异,只是被一些有功力的鬼和狐仙类附体后,才成为具有“法力”仙婆,还能役使小鬼为其服务,其实役小鬼的不是仙婆本人,而是附体的灵体,她只是灵媒而已,这在佛经《楞严经》上阐述得很清楚。

老太婆脸上的笑容阴测测的,眸中幽绿的光芒微微闪烁,伸出了那枯瘦的手掌,伸进了棺材中。

现在细细回想一下,其实我在出差在外时,父亲已经要走了,但由于我这不孝子还不回来看他一眼,他就是不肯去。

地处武汉最繁华的中山大道, 旁边就是江汉路步行街,交通方便,周边有沃尔玛 , 万达广场,是典型的黄金地段,哪怕是个烤鱿鱼的不足5平米小摊位,生意都火爆到不行。

我一楞,确实在易学卜卦中介绍有用五行禳灾的办法,但我只是理论上了解,从没有用过。在表弟的请求下,我提了两个方案给表弟,一是在屋宅西北方做一小屋;二是在南方大门口处摆六口大水缸装满水。由于这些办法后来不知是否有效果,在这里我也不想细说了。

本人惠州市人,我父亲是个没文化的老实人,不会说假话。他和我说了一件闹鬼的亲身经历过的事。

得意生活网友@思帅琪怀着与传说抗争的心态,跟着那个很喜欢很喜欢的对象去了,好吧,确实分了……

极其恐怖,死者身上是穿着红色的花裙子,里面穿着他姐姐的红色泳衣,双手与双脚都被绳子紧紧的捆着,捆着手的那一根绳子还拴在屋梁上。在其脚上吊着一个非常大的秤砣,其额头前有一个小孔与不太重的外伤。在大腿、双手、两肋、双脚裸部上方,都有很深的勒痕。除此之外,在其下体还有少量的精斑。

老太婆没有回应我的话,打着黑伞走进了寿衣店,在寿衣店内慢慢踱步,转悠了起来,四处打量着。

大热的天,她身着长裤长褂,全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一副秋冬的装扮,看着就觉得热的不要不要的了。

我不是见了美女就忘了一切的人,短暂的失神之后,我很快回过神来,有些复杂的看着站在店门口的那个白衣女人。

就在网友们各种猜测,各种推理的时候,相关专家出来说话了,专家认为重庆红衣男孩死于性窒息。

一阵难听森冷的笑声从那老太婆的口中发出,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一场冥婚,缔结阴契,需要一点你的血,上次来的时候忘了取了……别怕,不疼,一眨眼就过去了!”

清明后,他与妻儿回到公司上班,不久,离奇的事发生了,他常常看到一个没有头的人出现在他家的楼梯口前,有时还跟着他,他与妻儿和邻居说,可人家却没有看到。

但是自从1997年佳丽广场开业以来,从来都是生意惨淡,好像开张又关门 ,关门又开张地折腾过几次,但是无论怎么样,生意都好不起来。

最后就是关于父母的事情了,我对于他们没有丝毫的印象,但是今晚爷爷说出那番话之后,让我心中深藏的那股思念涌现而出了。

在养小鬼里有一个说法,就是养小鬼的人,为了给自己续命,会专门杀害拥有阴命格的人。而此事件里面的小男孩便是拥有阴命格的人。并且在死亡的当天,小男孩刚好满13岁生日零13天,在道术上讲,这一天是最阴的一天。

这天晚上,爷爷把寿衣铺子仔仔细细的打扫了一遍,弄了一张大圆桌,一张黑布铺在圆桌上。

那个时候,佛教在那里并不时兴,如果他家人懂一些佛法,明白一些因果,能请高僧解怨消业,我想,他也许是不会疯的。当然这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谁又能看透因果?谁又能敌过因果呢?

其实这里是闹市区,四周都很热闹,都有人活动。唯独靠铁路桥左边的小路平时大白天也很少有人走动经过,原来是泥巴路,后来是那户大户人家出钱修的路。

快到年底了,最近农村里都在杀年猪准备过年。本来是件热闹的好事,没想到在宜宾江安县桐梓镇,某农户杀年猪却引出了一桩“奇异”事件。

办完丧事后,我那奇怪的肌肉痉挛现象再没有出现过了。某一天,妻子偶然说,你以前不是说肚皮肌肉有问题吗,现在怎么样了?这时,我灵光一闪,突然明白了,我的“肌肉痉挛”其实是亲人去世前对我的牵挂啊!

2009年11月5日,在中午12点的时候,一名叫匡纪禄的男子回家给自己的儿子匡志均送生活费,在到家的那一刻,发现大门和侧门都推不开,平时这门都不怎么关的。惊疑之下,匡纪禄走到了后门,发现后门虚掩着,当他推进去一看,就震惊了,发现他的儿子匡志均挂在屋梁上,他连忙跑过去,发现儿子已经身凉气绝了。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晓南湖,这个是学校传得最多也最离谱的,大体上是晓南湖淹死人,至于淹死的是谁,为何淹死,众说纷纭了。

认识他的人,对他的疯癫,有不同说法:有的说是他有先天精神病基因,到他壮年时发作,疯了;有的说是他功利心太强,一心想往上爬,但事不遂愿,竟想不开,疯了;有的说是他出现幻觉后用药不当,疯了。还有一部分人包括我在内,认为他的疯癫是与杀那条蛇有关。不过,当时这个论点是被看作迷信,谁也不敢公开这样说。

后来我离开这家公司到另处工作时,听说他妻子已与他离婚了,带着小孩改嫁了,他也被送到精神医院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