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格兰乐队奏响哀婉心碎的哀思曲,1500名与会者全体起立,庄严的加拿大国歌和中国国歌回荡在追思会大厅。熄灯号响起,灯光渐渐暗淡。一曲《松花江上》合唱,把现场参与者引领到令人悲痛的往事 ,全体肃立默哀1分钟。“纪念南京大屠杀殉难者八十周年追思会” 肃穆地拉开了帷幕。

而大屠杀基金会的提议,与徐新多年的夙愿殊途同归。“大屠杀基金会做的项目影响力很大。作为中国人,面对这样的机会,我当然要参与进去,发出自己的声音。”徐新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这就是为什么我在2016年安省立法会上提出第79号法案,即在安省设立“南京大屠杀遇难者纪念日”的原因。把每年的12月13号定为安省的“南京大屠杀遇难者纪念日”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机会,确保我们的学生了解并且把这段暴行的苦痛历史铭刻在每一个亚裔加拿大人的心灵里。

今年清明之际(当地时间4月3日晚),黄素梅和侨社代表齐聚多伦多。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张建军和正在南京参加祭奠活动的加拿大南京同乡会会长王海澄等通过越洋视频连线,与黄素梅通话,共同缅怀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呼吁“牢记历史,珍爱和平”。

视频:中国新闻网关注,加拿大多伦多举办 “纪念南京大屠杀八十周年追思会” 活动现场。

十多年来,加拿大南京同乡会一直坚持在海外举办南京大屠杀祭日活动。在得知12 月13 日设立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后,王海澄非常激动。

早在1993年,徐新就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策划了一次纳粹屠杀犹太人主题展览。当时美国派代表团来参观,他们看到展馆里还有许多和纳粹屠犹的相似场景时,深感震撼。那时,他们大多不知道南京大屠杀。

推动这一议案的议员是来自香港的华裔黄素梅女士,她于去年12月上旬提交议案,旨在让全世界都知道南京大屠杀这一历史史实,还原历史真相,让安大略人就二战期间发生在亚洲的残忍行为进行讨论和深入了解。

在每次采访中,凯伦都会在监视器前,记录采访者和家属沟通过程中了解的幸存者的信息以及他在镜头前遗漏的问题,然后在采访的第二阶段把所漏的问题补充进去。所以,对幸存者的采访一般都会分为三段,第一段是了解幸存者的基本情况,第二段是补充问题,第三段会邀请幸存者的亲属和幸存者一起接受采访。

加拿大安大略省是华裔和日裔的人口大省,因此,不管是华裔议员黄素梅此前提出设立“南京大屠杀遇难者纪念日”的第79号法案还是如今的66号动议,都意义重大。

作为大屠杀基金会研究文献部主任,凯伦已经与全球各地的合作方共同记录了世界范围内多次大屠杀幸存者的证言。但她坦言,在中美双方启动共同记录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证言的项目之前,自己对南京这段历史知之甚少,“我只是了解到在那次大屠杀中有多少人遇难等基本信息。” 而在美国,像凯伦一样不了解南京大屠杀的民众不在少数。

黄素梅已经在2016年12月,向安大略省议会提交第79号《南京大屠杀遇难者纪念日法案》,于去年12月8日通过二读,并已提交司法政策常设委员会。如果第79号法案在安大略省议会通过三读,该省将宣布每年的12月13日为“南京大屠杀遇难者纪念日”。

“我已经太老了,也不想再看外面的世界了,更不想再参加和大屠杀有关的活动了。”采访进行到约四十分钟时,泪水再次从陈文英满是皱纹的脸上流下,她攥紧了膝盖上的暖水袋。长时间陷入对过往痛苦经历的回忆,让陈文英的情绪有些难以自已。

在老人休息的时候,凯伦将卢彦名拉到一旁,小声交谈了一阵,希望在下一段的采访中补充几个问题。

原编者按:今天,是南京大屠杀80周年,也是第四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就在三天前,12月10日凌晨,最年长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管光镜走了,享年100岁。据南京大屠杀纪念馆的统计,如今健在的幸存者已经不足百人…

△6月21日,在加拿大多伦多,设计师张斌向与会者介绍纪念碑设计情况。新华社 邹峥 摄

正式的纪念日有了,但我们的道德义务远未完成。纪念是出于一种使命,这使命要求我们去保护每一个人的生命,去保护每一个人的自由与平等权利。今天我们聚集在一起缅怀历史,我相信大家会对不同族裔、不同宗教、不同文化之间互相尊重与和平共处的必要性,有新的体会与更深刻的理解。

图片:加拿大多伦多中加两国的政要以及华人华侨等1500人出席 “纪念南京大屠杀八十周年追思会”。

西澳深圳联谊会会长吴粤表示,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今天的和平是先辈们用鲜血换来的,我们必须要加倍珍惜,不忘历史,敬畏生命,珍视和平。我们身在海外的中华儿女更加要加强团结、自强不息。

据加拿大《明报》报道,加拿大安大略省华裔议员黄素梅于本月19日向安省议会提出一项动议,要求将每年的12月13日定为“南京大屠杀遇难者纪念日”,从而使安大略省民众有机会了解这一历史事件,以及二战期间日军在南京的暴行。

12月12日,第四个国家公祭日,首次荷兰海外华人华侨悼念活动,在海牙议院国际新闻中心Nieuwspoort举行。

东瀚、北盛、赤岭、西海、大邱、后坨、北西营、南西营、大壤等村,先后在当地村委主干林同喜、林同安、陈尚彬、杨金瑞、林长煌、杨道銮,以及在陈基富、陈基河、陈必国、林贤钦、林昌彪、林贵茂、林其祥、林述金、魏进平、薛来平、林玉钦以及台湾95岁老人林友茂等一大批热心人士协助下,查阅了当地所有的族谱、家谱和相关资料,走访知情者和老年人,并且进行多方求证与缜密比对,找到了陈盛(信)美、林友庆、薛能贵、陈善庆的后裔。

以前,以色列大屠杀纪念馆和美国华盛顿大屠杀纪念馆都曾采集过其他大屠杀幸存者的证言,但他们的素材是不能被检索的。而大屠杀基金会的一个特点就是制作可被检索的影像资料。如今,该基金会的视觉历史档案库中收录了超过107000小时的幸存者的影像资料,而这些资料中含有6.2万个关键词、130万个名字和628323张图片。

2015年11月2日,林文清带领福清黄檗文化促进会一行到东瀚镇文山村,向当地长者打听有关陈盛美、林友庆、陈存礼、薛能贵等4位东瀚籍遇难者后裔的下落。由于时隔近一个世纪,许多地名已经变更,许多族谱已经不复存在,还有原居住地姓氏早已搬迁,且无人知晓其下落,更重要的是几乎所有当事者、知情者或离世或老去,林文清此行毫无所获,文山村之行让他们深深意识到寻找遇难者后裔将是一个漫长而艰辛的历程。

这次采访随后还扩展成对一个家族的访谈,两位姐妹的许多亲戚都在采访的这段时间登门,急欲一吐为快。这对姐妹的儿女们还领着凯伦参观临近的老房子,告诉她哪些是二战中留下的遗迹。他们清楚地指出,哪些地点曾有防空洞。

自2013年始,林伯耀先生先后三次来到福清寻找遇难者后裔,但都无功而返。2015年10月下旬,林伯耀先生第四次来到福清,联系到福清黄檗文化促进会会长林文清和《福清侨乡报》记者陈仁杰,请求帮助寻找遇难者后裔。林伯耀先生交给了陈仁杰一张记载着13位遇难的融籍乡亲名单,其中4位乡亲的籍贯为“福建福清六十都”,其余的9位均记载为“福建福清”。握着这单一的线索,林文清和陈仁杰便开始了艰辛的寻找遇难者后裔历程。

该动议是加拿大安大略省议会议员黄素梅近日在省议会提出的。黄素梅表示,安大略省很少有人知道二战期间日本在亚洲的暴行,尤其是该省年轻的亚裔并不熟悉这段历史。设立“南京大屠杀纪念日”,旨在使该省所有民众有机会了解这一历史事件。2017年是南京大屠杀发生80周年,设立这个纪念日尤为重要。

如今的南京是一个现代化的城市,摩天大楼环绕着她们满布风霜的家,但她们仍然从一口古井中舀水喝。采访当天,凯伦和同事们不得不穿过一个小胡同,“从一个繁华的城市街道步行到老人家的门口,就像是在做一次穿越时空的旅行”。

回到南京后,徐新就开始进行准备。他问当时自己带的博士后卢彦名是否愿意协助美方团队做采访,卢彦名一口答应了。

下午2点30分,主持人宣布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荷兰华人华侨悼念活动正式开始。

中华全国台湾同胞联谊会副会长杨毅周表示:“坚持历史的正义,了解历史的真相,才有可能实现现实的和平。两岸和平发展,是两岸同胞的共同愿望,也是两岸同胞的共同利益所在。很遗憾的是,随着民进党当局在台湾的全面执政,拒绝承认‘九二共识’,拒不放弃‘台独’立场,不断地推动以去中国化为内容的‘文化台独’。其结果必将导致两岸同胞的对立,撕裂两岸同胞的感情,使和平发展的道路面临严峻的挑战和危机,使两岸和平状况受到了威胁。”

随后活动大会主席,荷兰广东华商总会执行主席钟麟昌先生首先上台致辞,他表达了对牺牲者的追思,表明了我们华人华侨要不忘国耻、自强不息、众志成城、振兴中华,为我们的下一代做表率,弘扬民族精神,倡导大家为世界和平作出努力。

因为陈文英提到她在大屠杀结束后曾给一家日本商人带小孩当保姆。凯伦希望卢彦名问一下她,既然她的哥哥姐姐死于大屠杀,她再去日本人家当保姆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情,为什么去日本人家当保姆?如果日本人提议要带她去日本的时候她是什么样的感受?如果真有那样的机会,她会不会去日本?

面对镜头,陈文英回忆道:1925年,自己出生于一个纺织商人的家庭,有三个姐妹和一个哥哥。在南京大屠杀中,她的哥哥被射杀了,对她格外好的三姐被日本人强奸后又惨遭杀害。讲到三姐时,老人有些抽搐,流出了眼泪。

2014年10月,卢彦名(中)在采访南京大屠杀的幸存者。从2012年中美合作纪录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的证言开始,双方迄今已进行了三批采访,用影像记录下50名幸存者的证言。图/受访者提供

加拿大当地日本文化会馆曾发起反对设立纪念日的签名征集活动。日本执政的自民党还以“部分有志议员”的名义,要求加拿大安大略省议会停止审议“设立南京大屠杀遇难者纪念日”议案,声称设立这样的纪念日,将引发不必要的政治争论,影响日本人和在加拿大日本人的声誉。

这让徐新一直觉得遗憾。犹太文化是徐新研究的重点课题,他一直思考一个问题:如何借鉴犹太人的做法,让南京大屠杀的史料以及背后的这段历史为更多世人所知。因为如果能有机会把这些史料带到海外展览,会有更多人、在更早时间就会了解这场人类浩劫。

这意味着,加拿大成为西方第一个设立“南京大屠杀遇难者纪念日”的国家。今后,加拿大安大略省将每年12月13日定为“南京大屠杀遇难者纪念日”。

凯伦格外注意受访幸存者的情绪。在采访开始前,凯伦单膝跪在轮椅前,握着老人的手:“您好吗?如果一会采访中觉得哪里不舒服,我们就停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