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朔从破旧的楼房里走出来,他已经躺在床上两天没有吃东西了,现在感觉腿有点儿发软,他搓搓手,先把上衣的拉链拉到尽头,才把手放进口袋夹紧身体,可是风还是寻找个缝隙往里面钻,今天也依旧还是那么冷。

冷瞳,原名巨敏珍,网名冷瞳、傀蕾画心。甘肃省秦安县人。从小喜爱诗词歌赋,受父亲影响,闲暇时写些拙作,多次发表于《成纪文化》网络平台,曾给天水文化馆投稿制作诗集。

一共七首诗。先看他的《暗蚀》,这是片段的组合:“2.夜里,瓦片上铺就了一层霜;/沉寂的屋子内部,/一位年轻母亲双手护着烛光/走过又一年,/ 又一年的/ 霜落的时节。”又“ 4.密集的雨点打着靠在院子角落里/ 的一把铁犁/ 它腥味的铁锈/ 被雨水反复冲刷/ 它红色的铁锈/ 经由父亲修缮的水路/ 再次堆成一把铮亮的犁”......举凡这两个小段,可以看出作者从实景移向诗性的意识和修辞技巧,是既有内容又有形式,得体的。

秦朔一愣:“我爸爸不是为了给我和妈妈好的生活,为了能去新的星球,所以才要去参加测试的吗?”

“天梯”中,穿梭的人群,他们个个儿都是那样年轻,阳光从玻璃外墙投射进来,让每个人的脸上、眼中都闪着光,只是他们的眼中也没有任何属于人类的情感……

“后来,你父亲成为一个科学家,一个很优秀的科学家,同时他又非常喜欢研究历史,这就让他对于这个世上很多的现象有了很多自己独特的视角,从而能窥探到一些真相。”

今天就是秦朔去领食物的日子,他今年才14岁,从出生就没有一天吃饱过。他也无法像别的孩子一样,得到爸妈从自己的配给中挤出的哪怕一小片面包,因为他的父亲早就过世,在当年那场灾难中被暴徒杀害,他的妈妈差点儿精神崩溃,只是因为肚子里还有一个未出世的孩子才咬牙坚持着,可是生完秦朔之后再也无力支撑,难产死在了病床上。

张宇翔:外号冷瞳,16岁,LCC战队队员,天才打野,是本届城市争霸赛山西赛区最年轻选手。

陆十就像平时和秦朔聊天一样,安静的说着,“当年,我被安排在这座城市进行观察,我是个机器人,本来没有感情,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在地球上生活得太久了,在我的程序中莫名自动生成了一些特殊程序,让我好象体会到了一些类似人类情感的感觉,所以我开始真正的接触人类。”

A:我当时是瞒着家里人偷偷跑到黑网吧去玩,后来被我父亲发现,他严厉批评我,禁止我再玩。但因为热爱英雄联盟,我还在继续玩,那时父亲对我禁足,也曾打过我。

秦朔没有抱怨过,也无法抱怨。人类要活下去,而且必须让最有可能的人活下去,已经变成残酷至极的生存准则,在这个准则面前,已经容不下人人平等。

“然后,我就遇到了你的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我很认真的观察他,看着他一点点长大。你的父亲性格有些特殊,常爱思考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甚至有时会把我问住。

陆十眼中的蓝光开始黯淡:“我会被销毁,因为我不该违反主人的意愿,我只是个观察者。”

“天梯”外的地球上,人们似乎还在照常生活,可是无数像陆十一样的人,冷冰地注视着人类……

冷瞳的这组诗造境特别,似乎在经验中,开拓了经验之外的通感形象和想象时空,是创意的努力:它的空灵、流动、存在命运的况味,都展观得自然、生动、通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