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72小时》里的影像非常朴实无华,场景寻常、人很寻常、故事也很寻常,它就单纯地记录着经过镜头前的人们的瞬间,却完美地具象出了属于每一个普通人私人的时光驿站。

跨年夜当天,女生从900公里外的福建来到长沙,她约了在酒吧驻唱的男朋友见面,一段不容易的异地恋,但她认为值得付出。

另一方面,它的两极分化的探讨,也让纪录片业者看到了中国观众对于纪录片发展的热望。然而,与拍地理、拍食物不一样,拍人物、拍世象,不仅仅需要扎实的纪录片的基本功,还需要被拍对象能更加乐于面对镜头、更加自然地倾吐和分享。

而由此,我们也在《纪实72小时》中,得以体会到纪录片“真实的魅力”,它的第一重真实,是被采访对象的个人真实,你看到一个个鲜活的人物、鲜活的故事;它的第二重真实,是所有作品齐聚形成的社会真实,它不止给你或者在都市、或者在城镇的单一截面式的中国,而是呈现了一个从一线都市到三四线城镇,有市井、有摩登,有喜有乐有悲有欢有聚有散,这样一个真正的中国。

观看日本的《纪实72小时》,会发现在每集不到半小时的时间内,人物出现的密度却很高。每组被拍摄对象大约展示两三分钟的采访内容,粗略地展现路过此地的人们可能正在经历的生活片段。

另一方面,虽然网络讨论中不乏有对采访者是否采访过于生硬、过于肤浅的质疑,但是,平心而论,对于镜头经验不足、稍显抗拒采访的目前的中国群众而言,从以上列举的例子中,我们已经看到了采访者已然带动了中国路人难得一见地打开心扉、诉说故事,这样的成片效果在当下已经实属难得了。我们可以想见,对于民族性格相对内敛,民族文化相对保守的中国人,愿意打开心扉说自己生命中的悲欢离合,没有一个好的采访者耐心地挖掘绝不可能。就像映秀茶馆中那位69岁的奶奶,在采访开始的第一反应是,是不是“家丑不可外扬”,然而,说着说着却越来越掏心掏肺、真情流露。

无论中国也好,日本也好,哪个社会的底层人民生活都是这样,平淡的、窘迫的,日复一日的,用中国一句老话说就是,看不到头。那看不到头的生活该怎么过,抱怨是没什么用的,抓紧时间吃点好吃的,暖暖和和地回家倒头睡一场才是正经事啊。

最近,腾讯纪实开播了《纪实72小时中国版》,此剧集通过购买NHK的版权,由陈晓卿团队负责制作,从长沙解放西路的深夜餐馆,到青岛卖大虾的水产市场......但是开播两周以来,这部众人期待的纪录片播出3集之后,豆瓣评分却不断波动下滑,目前只有6.5的及格分。

对于20岁的大梁来说,冒险就是一个人独来独往。即便轮胎坏成↓↓↓↓下面这样,车胎的前轮钢丝从胎里面出来,还能骑着钢圈走80公里,也不愿意去求助别人。

有位独身的白发老人,她有三个生活在不同城市的孩子,一年要移居三地,这一次,她是到昆明的孩子家住,然而看似活得自在,却哪里都没有归属感,过得很寂寞。

在抚顺的串吧里,一桌煤矿工人谈起为什么他们下班总要来吃烧烤,这是因为地底的煤矿世界总有未知的危险,他们必须学会善待每一天的生命,说着说着,一个几分钟前还在玩笑的东北汉子转而嚎啕大哭;

毕业后去往大城市发展,接受工作调动去往陌生的地方......原来我们也是像红嘴鸥一样生活着呢。

最近半年,中国引进日本NHK的经典纪录片《纪实72小时》进行了几次翻拍。当纪录片开始模式研发和引进时,我们也试图审视那些模式以外的进步空间。

“前几年,各家网站还没有把纪录片当成一个重要的内容品类,更没有专门的纪实频道。但是这两年,大家开始加大对这一块的投入。”

节目组选取的13个地点横跨整个中国,甚至到达了世界最高峰。13个社会空间,13个人间剧场,主角都是像你像我一样的普通人。

二来说明中国观众对纪录片有更高的审美,无论是来自BBC《蓝色星球》系列的顶级视觉震撼,还是就在本土《舌尖上的中国》、《我在故宫修文物》带来的社会热议,虽然在量上,纪录片尚未形成规模效应;但在质上,已经培养了这一届观众对纪录片有更高的期许。由此,也要求原本拍摄条件相对艰苦的纪录片从业者要尽快跟得上高级审美下的纪录片发展趋势,提升职业能力。

《纪实72小时》在内容的选择和谋篇布局上,显示出了节目组的匠心和独到。从长沙市中心的小餐馆到昆明初春的翠湖影像公园,从北京的时光邮局到横店小镇的步行街,从把酒言欢的东北串吧到珠穆朗玛峰的帐篷旅馆,13个剧集选择了元旦、元宵、清明等对于中国人有特殊意义的时间节点,从亲情、友情、爱情以及社会热点等多个维度表现出13个主题,全方面、多角度的展现出不同地区、不同阶层中国人的生活状态,就像张学娇所说,“这既是日常的,也是唯一的。”而在这种看似平淡的讲述过程中,带给受众的不仅有触碰泪点的小感触,也有引人深思的时代之问!

那么,收回探讨,回到原点,仅仅对于《纪实72小时》本身,它应该如何更客观的评价呢?

监狱中,一位和善的老人向摄制组坦白自己的过往,“你可能难以理解,但在二战末期,这种药非常多,我无法说明他们有多可怕”;年轻女孩向镜头展示最近的学习笔记,大方承认自己的梦想,“有一天我要开一间自己的美发店,一个让人们开心的地方”。

陈鑫在一边说着,旁边的女儿却哭了起来,父亲没有安慰,只是说了一句:“太不坚强了。”

在观摩《纪实72小时》的过程中,最让笔者动容的还是被采访者面对镜头前,能够坦然面对生命、赤诚剖白内心的质朴:

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大优酷事业群纪实中心总监李炳说,目前,视频网站的整体受众和用户是非常年轻化的,这和传统电视平台的受众有较大不同,如何让中国众多的年轻人成为纪录片的观看者、分享者、参与者,甚至推动者,正是各大视频网站正在努力的方向。

在这条进藏的最危险路段,四川饭店就像进藏者暂时停留的温暖港湾。每个过客有着自己的故事,每个冒险都有自己的理由。

在珠峰的帐篷营地,一对新婚夫妻想要尽快“打卡”珠峰,因为这里难度最大,丈夫要赶在他彻底失明前陪着妻子尽量地全世界多看看、多走走,而妻子却是在婚前就知道丈夫只有三到四年的光明;

给我留下印象很深的这位奶奶,儿子在昆明定居,女儿嫁到了深圳,她自己是河南人,家在湖北。得益于现在中国高效的交通方式,老人家在几年前老伴去世后,过上了四处奔波的生活,冬天在深圳过冬,春天在昆明,夏秋回老家,转了一圈一年也就过完了。听着好像全国哪里都是家,但实际上哪里也都不是她的家。记者问她,为什么不留在春城昆明生活,她说出了自己的苦衷。

在小餐馆,年轻女生参加完动漫展穿着一身汉服来用餐、见过彼此落魄样子的老朋友叙旧、男生和女生第一次约会、一家四口看跨年烟火前吃晚饭。

所以,客观评价,我们在评价腾讯视频的《纪实72小时》之时,必须要把发展的经历和发展的潜力联系在一起。这是一个由中国视频网站带领的纪录片团队向有着十年经验的日本团队学习、取经的作品。对于中国纪录片行业而言,这其实是难得一见的好事——在视频网站对纪录片予以重视之后,以往相对窘困的纪录片工作者才得以以合作者、学习者的身份,向全球最优秀的顶级同行正面切磋,这是一个能够让中国纪录片工作者工作能力相对快速提高的方式。

“我的外孙我才只抱了两次!”,当被问到怎么不在家帮着女儿看孩子时,这个骑行侠潇洒的说“我才不带呢,关我什么事!那是下一代的事情”。

“《纪实72小时》中国版,希望为中国观众提供一个入口,走入那些既陌生又熟悉的场景,从众多陌生人的只言片语中,既能看到自己不了解的生活,又能从芸芸众生中看到另一个自己。”李洁说。

与此同时,一批来自传统电视媒体的优秀纪录片创作人才流向视频网站,也促进了不同平台之间纪录片人才的流动,势必对整个纪录片行业的发展带来巨大影响。

如果我没有赶上那一趟公交,如果我坐的是下一班地铁,如果我绕另外一条路走......

第二集的拍摄选择在上海闹市的一个街机厅,营业超过25年,曾经在这里玩儿的小屁孩们都已经长大,结婚生子,甚至长出白发。

延续原版制作方式,中国版《纪实72小时》的第一站去到了长沙解放西路的一个小餐厅,大学生的成名梦想、子欲养而亲不在的中年悔悟、知足常乐的老年夫妻......

看多了大悲大喜,大情大爱,最后反而发现最容易让人感动的不过是日常的小事,因为真实,所以感动,应该就是这样吧。

虽然《中国版·纪实72小时》播出至今,没有在这十三亿的偶遇中碰撞出一个能够打动十三亿人的故事,但是诚如NHK12年来制作《纪实72小时》的意义:给普通人看见普通人的可能。

开店十几年,这里已经是很多本地人的饭堂了。一个月出差二十多天的曲大哥,这次回来长沙,冒着雨也特意跑出来吃碗粉。

她思考了很久新年的目标,最后还是「希望周围的人都能够消灾避祸,等到了年末的时候能感慨这一年过得也还算不错」。

今年年初,优酷出品的类似纪录片《三日为期》,也曾经被大家打上中国版《纪实72小时》的标签。这次,腾讯视频真的与日本NHK联手打造的中国版《纪实72小时》品质如何?看过片子的你们留言和我们讨论讨论吧!

在监狱这样的特殊区域,摄制组的拍摄权限不仅需要获得机关部门的批准,还需要服刑者的认同和接纳。摄制组倾听和询问的态度不会直接显示在纪录片之中,却会对最终效果产生很大的影响。自然而丰富的拍摄素材,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摄制组礼貌的“距离感”。

冷漠的采访,琐碎的镜头,在日本的高分剧情片《深夜食堂》、《求婚大作战》的中国版纷纷遭遇滑铁卢的情况下,日版纪录片模式的引进也难逃这个怪圈?或许,不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