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2到1993年碎南瓜乐队在制作他们的第二张专辑时,Billy Corgan给两个小女孩拍了一系列照片作为专辑封面和内页。2007年,乐队发表声明寻找当时的这两名小女孩,后来两人被证明是LySandra R(左)和Ali Laenger(右),她们也为当时很多其他乐队的唱片做了模特。

图中的人为Spencer Elden,即当年为涅槃乐队的专辑Nevermind里的裸体小男孩,他是摄影师朋友的儿子。现在是帕萨迪纳一所艺术院校的学生。

他们的音乐既夹带金属核、硬核的劲道,不时又点缀出些流行的音韵,这些都让Fall Out Boy的歌曲朗朗上口容易消化。

The Prodigy《Music For The Jilted Generation》

看到这些黑胶唱片上的“摇滚猫”,cos各种角色表演,是不是有种喵星人大战地球人之势呢?快来说一说,你最喜欢哪一张?

当时设计师Nicky Lindeman 和Christopher Austopchuk,决定将Jeff Buckley俊俏的容貌,做为主要的封面设计。Jeff Buckley在1994年Interview杂志接受专访时,曾表示自己并不喜欢被贴上看板男孩的标签。

实际上,这张专辑充斥着满满的实验音乐和几乎刺耳的噪音与对话,被列侬和洋子用来互相庆祝他们萌芽的爱情。

和摄影一样,音乐也是具有丰富内涵的艺术形式。不同类型的歌手、不同类型的音乐,都可以通过他们专辑封面体会出来。

1966年9月,33岁的小野洋子(Yoko Ono)在伦敦再次表演《切片》。她让观众用剪刀剪割自己的衣服,直至她一丝不挂为止。

音乐性上萝卜白菜各有所爱,专辑封面注定名留青史。这张图是澳大利亚摄影师在缅甸街头偶然捕捉到的,燥热的夏天,虚化杂乱的背景,一个口吐烟圈的黑衣少年牵着略显羞射的小和尚走在路上,无疑是摇滚乐与旧传统的碰撞(原图黑衣少年衣服印着AC/DC的图案),眼神坚定的黑衣少年与眼神迷惑的小和尚自然而亲密,似乎在传达摇滚是可以跨越宗教,文化,地域,信仰。

这位英国设计师、摄影师,是一位现实的“超现实艺术家”,他的作品营造出了一种冲击力极强的超现实幻想,然而其创作过程却至少有95%是真实的——制作真实的雕像模型,搭造真实的梦幻场景。

和披头士相比,最初的地下丝绒显然是个“赔钱货”,但是谁也不能阻止他们成为伟大的乐队。地下丝绒推出的大香蕉专辑,对比披头士的独孤之心俱乐部有过之无不及。

《Nevermind》专辑封面的游泳婴儿和美金符号是乐坛史上最经典的设计之一。“Nevermind”可解读为柯本的人生观,或者是“Grunge”的音乐态度——愤怒、挫折、抑郁和沮丧。封面上乐队名字的下方,排列着弯弯曲曲、如同水波纹理的专辑名,字形呼应背景设计,使得两者相得益彰。

他叫Spencer Elden。在纪念《Nevermind》专辑10周年的时候,由滚石杂志邀请,Kirk再度操刀,于同一个泳池来了个原景重现。▽

纽约曼哈顿,96-98 St. Mark's Place。顺便一提,这个地方还多次出现在其他作品中。

除了作为模特,拥有深厚而独特嗓音Grace Jones还是歌手。同时,她还是个演员。

封面上天真无邪的婴儿却来拥抱一个以美元做诱饵的钓钩,柯本通过这样的封面来表达自己对于音乐商业化的无奈与反讽。

“音乐就像摇滚精神一样是可以跨越文化、宗教、传统、信仰、种族、等等一切阻隔,人们可以通过音乐产生共鸣走到一起,就像新信仰与旧传统的牵手,传统与变革的融合在一起。

Kurt在自己西雅图的家中自杀,留下了手写的一句话:“人生对我来说已经失去了乐趣,我不能再这么活下去。”(It's not fun for me any more.I can't live this life.)

Paul Thompson和Andy Vella向来都是负责The Cure的整体美术设计部分。直到《Disintegration》这张专辑,主唱Robert Smith希望来点新花样,于是Paul Thompson和Andy Vella就不再沿用过去他们所使用的抽象化设计,转而将这张专辑的封面设计放在Robert Smith的脸上,营造出一种异国情调的氛围。

Led Zeppelin 因为不满部分人士对前三张专辑的乐评,于是第四张专辑就干脆什么名字都不取,单纯放上一张 Robert Plant 在古董市集里所找到的绘画,另外再加上四个符号,代表著着各别成员。

《Nevermind》专辑曾有个暂定名叫“Sheep”,涅槃贝斯手Krist曾说过,“Sheep”的灵感来自于乐队讽刺大众对波斯湾战争中“Operation Desert Storm(沙漠风暴行动)”的态度。柯本在笔记中曾这样定义这张专辑的文案“Because you want to not;because everyone else is.(你不想,别人想)”。当专辑录制完成,柯本随即舍弃了这个名字,并和Krist提议改成“Nevermind”,他喜欢这个专辑名称,因为暗示了他自己的生命态度。

Gaga原名史蒂芬妮·乔安妮·安吉丽娜·杰尔马诺塔(Stefani Joanne Angelina Germanotta),1986年3月28日出生于美国纽约曼哈顿。

这首歌曲结合了Kurt对于Pixie乐队的喜爱以及对Boston乐队的《More Than A Feeling》的回忆。尤其是名字大有来头,“TeenSpirit”是美国一除臭剂的商标,而著名暴女(Riot Grrrl)乐队“Bikini Kill”的成员Kathleen Hanna曾在Kurt的公寓的墙上喷了一行字:Kurt Smells Like Teen Spirit。身为一个反商业主义者,当听到自己的歌曲竟然跟商标扯到一起,可想而知Kurt是多么不高兴,尽管如此,这首歌还是获得了异乎寻常的成功。

专辑封面是婴儿与钱的故事,柯本自己解释为只是看见孕妇水中分娩的过程,才有这个灵感。而更多乐迷相信另一层解读:婴儿代表纯真,美元代表拜金与污秽,人们从一出身就被灌输了拜金思想,封面实则在嘲讽这个污秽的社会。

原专辑封面:四人组在伦敦北边的AbbeyRoad上过人行道,那儿也是他们录歌的地方,这应该是英国全世界最著名的路之一了。

来自The Stone Roses的这张同名专辑被英国NME音乐周刊评为史上最伟大的专辑。引领90年代另类摇滚风潮当中,石玫瑰(The Stone Roses)是其中具关键地位的乐团之一。1989年的首张同名专辑The Stone Roses以完美的吉他声响混合当时方兴未艾的舞曲节拍,将摇滚乐注入一股新活力,一举突破后新浪潮的疲态。

△A Momentary Lapse of Reasonevermind - Pink Floyd

Aptitude的脑洞:Abbey Road实际上是美国的66大道,也许是指披头士占领了美国?

Nirvana第二张专辑发行之前,他们还只是一个地下另类偶像团体,柯本还穷得响叮当,经常在桥底过夜,或许他们自己都不曾想到这张专辑能卖到上千万张。

试着想像几个画面,一片荒芜的土地上只剩冰冷的人造物,一排无表情的青少年等待送去被改造,缓乱而暴力的资讯社会,颓败的舞厅,性泛滥等等;如果你对这些画面有所反应,或者你听过他们首张大碟那令人激赏的乐风,那么你就需要像Muse这样的团体以及这张代表作。

这张专辑的名字与封面完美契合。Modern Life Is Rubbish是Blur的第二张专辑,这张专辑在英国受到好评,最高排名15,好评如潮,但艺术的成就并不与商业的成功成正比,大碟还是没能受大众的赏识,即使当中没有多少热门曲目,虽然销量平平,这张唱片仍不失为Blur的开山之作,风格昭然。

这张图画来自一张老旧的明信片。主唱 Jeff Mangum 要求设计师 Chris Bilheimer 将女人的脸用马铃薯取代,就有这张有点怀旧却怪诞的作品出现。

在这篇推文中,小编将给大家分享7张专辑封面,它们要么带有明显的故事性,要么在影像层面早已成为经典。他们无一例外都是非常优秀的摄影作品。

早期的Gaga向来以夸张出彩的造型面对大众,1米6不到的她却具有超强的视觉表现力,《The Fame Monster》的封面即为其代表作之一。

另外加入酷味年轻与稳重斯文的两位男成员创作才情,使得听者不禁跟着呐喊高唱~耶!耶!耶!

The Kinks 《The Kinks Are The Village Green Preservation Society》

这张专辑的封面艺术有两个:首先是尖叫版,是由Stuart Haygarth所制作;接着是折页的部分,是由擅长画恐怖插图的绘图师Les Edwards所绘制(请见本文首图)。 Liam Howlett当初在伦敦肯顿市集里找到一颗由石膏所制成的头颅,便要Stuart Haygarth再雕塑一个类似的东西,但是要呈现出穿透皮肤的强烈感。英国在1994年将锐舞文化视为有罪的,当时许多人将这个尖叫的封面解释为是对于这项定罪的不满回应。

90年代风靡一时的另类摇滚乐队Smashing Pumpkins,曲风融合了重金属、歌特摇滚、迷幻摇滚,在首张专辑发表之后即引起评论界的重视,被誉为“下一个涅磐乐队”,在这张专辑中他们尝试了吉他和管弦乐合奏,成功进入了主流视野,排到Billboard第10位,有450万的销量,获得葛莱美提名。这张专辑在滚石杂志选出的500张历代最强专辑中排名第360位。

伦敦的艾比路,就是这条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马路,被4个长发英国男人走过合影留念之后。在接下来的47年时间里,它再也没有恢复过平静。每日有近百名来自世界各地的三次元朝圣者,聚集到这条位于英国伦敦,名叫艾比路(Abbey Road)的马路上,一直重复路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