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林是一个美少年,他幻想一辈子都保持青春和美貌,这显然不可能,但是他的肖像画,却能够历久弥新,永远停留在美貌时刻。所以他祈求上苍,让肖像代人承担年龄的负担。最终,画像果然逐渐丑陋起来,而格雷本人则依然青春。可惜,日日见着画像的格雷,终于不堪其丑,拿刀子捅向画像——这个唯美主义的所有的反义词。

写完这封情书后,高兹便与重病的妻子双双自杀,以一种惨烈又深情的方式,一起离开了人世。

她是百科全书学家塞缪尔·约翰逊(Samuel Johnson)的朋友,也是他文学圈子的成员之一。酿造业大王亨利·萨尔(Henry Thrale)是她的第一任丈夫,1781年丈夫去世后她得到了自由和不尽的财富。三年后,她和意大利音乐家、作曲家加布里埃尔·皮奥齐(Henry Thrale)成婚,成为皮奥齐夫人。皮奥齐夫人一生写了很多信,她从1776年开始写一本日记。在这本日记中,她评论了很多她认识或她认为可能是同性恋的男女。例如,1794年3月29日,她写信和一个朋友谈起了一些男人的事情,谈到了霍利斯·曼(Horace Mann),他是霍洛斯·沃波尔的密友:

另一种冒险则是属于王尔德的。道林尝试了两种爱,一种对女人,另一种对男人。一如现实中的王尔德。他把自己的现实体验,直白无误地告诉维多利亚时期的伪善者们,如果说他与道格拉斯之父的那场世纪审判,才真正捅破同性恋这层窗户纸,那么《画像》中无法掩饰的王尔德本人的同性倾向,其实已经为作家积酿了坏名声。

答:首先,你需要确认这种症状是暂时的还是长期的。你是否可能是巫术的受害者?好妒的前任造成不幸的新婚丈夫阳痿的不计其数。如果你确实有这样的问题,你可能需要咨询一个能够帮助你修行或驱巫的牧师。

作为父亲也好,作为年轻人的崇拜偶像也罢,王尔德肚子里的故事,可不只他发表出来的那么十来个。不过按照艾尔曼的说法,童话故事进展缓慢,而王尔德内心,还积蓄着许多要表达的东西。尤其是他对艺术的看法,和试图定义唯美主义的野心。

这类花花公子不仅在食物上深受欧洲大陆的影响,在着装上也是一样——关注欧洲大陆的时尚是花花公子生活的一个重要方面,也是数百张讽刺画的主题。在此类印刷品中,《花花公子的更衣室》(A Macaroni Dressing Room)出版于1772年,描绘了一群受欧洲大陆影响、沉迷于时尚的花花公子。在作品正中间,一个男子戴着美容面饰,衣着浮夸的美发师和黑人助理正在打理他的假发。另一个人在练习击剑,还有一个人在逗弄宠物鹦鹉:

当然,情书之外,《自深深处》这部作品是戏剧独白,也是自辩。从发现痛苦谈到发现慰藉,是他关于爱与恨、挂念、苦难和宽恕的哲学冥想。他最后的处境,的确与他钟爱的希腊式悲剧吻合。他无法抑制自己向浅薄靠拢,对轻浮的诱惑让步。同样,他也无法阻止爱人的背叛。命运发生逆转,就像他自己从声名鹊起到声名狼藉,也像他的童话中,乞丐变成了国王,宫殿坍塌成了废墟,被宠坏的孩子,最后只能吃猪草。

一些和你面临同样问题的女性会把新婚之夜安排在月经期间。月经血比失贞血颜色更暗,流速也更慢,但已经能够骗过你丈夫了。或者,你可以在私处擦一些东西,以使阴道变紧来假装处女,黑莓粉末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王尔德之所以是王尔德,是因为他不仅止步于此,他在狱中不仅反思了自己与恋人的关系,像心理分析师一样对自己对恋人进行解剖式的分析,还直面自己的生活,认真审视了自己的人生。他说“我想尝遍天下花园所有树上的果子……我唯一的错误就是将自己完全限制于花园树木中见阳的部分,避开了树木阴影昏暗的另一面。失败、耻辱、贫穷、悲伤、绝望、苦难,甚至眼泪……由于当初下决心拒绝了解它们,结果现在被迫将它们一一品尝,并且整整一季以它们为食……这世上没有一种欢乐我没有体验过。我将我的灵魂之珠扔进了红酒杯,穿过报春花径去追寻长笛之乐,整日啜饮着蜜汁。但要继续同样的生活将是错误的,因为那将是逼仄狭隘的。”一个人的快乐与苦难似乎遵循着能量守恒定律,入狱之前的王尔德经常以过食、豪饮、华服,以及一连串年轻英俊的爱人来享受感官之乐,过着一种奢靡放纵的生活,而狱中的他失去了一切,面对漫漫长夜,独自将痛苦一饮而尽。唉,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答:许多夫妇都会发现他们陷入这样的泥淖,因为生育是婚姻的主要目的,而抚养孩子代价高昂!如果你的丈夫能够接受,最佳解决方案是订立节欲协议——但是谨记,在没有经过配偶允许的前提下拒绝履行婚姻义务,是一种罪过。

强奸十二岁以下幼女,因而致死,及将未至十岁之幼女诱去强行奸污者,照光棍例斩决;其强奸十二岁以下、十岁以上幼女者,拟斩监候。

王尔德清晰地意识到波西的危险性,却欲罢不能,好比受苦比受窘更有吸引力,和危险硬碰硬也听上去魅力十足。在信中,他明白无误地告知波西他的缺点,又常常话锋一转,试图与他恢复关系,他抱怨自己受到的怠慢,又在想办法与怠慢他之人相聚。微妙的是,王尔德写完长信,并没有把他寄给波西,因为他知道信很可能被销毁,所以他决定寄给罗斯,由他誊抄一份,再将原稿寄给波西。

清朝的强奸罪并不仅仅是罪犯一个人的责任,纵容犯罪的人依然有罪。虽然这些人没有参与强奸的实施行为,但主持强奸私了、没有及时办理奸罪,就是一种纵容强奸罪发生的行为,得受到惩罚。

王尔德也许在这段关系里,得到了自己的影子,那些他从不容许自己去看到的部分,在和波西的关系中,他看到了。

“恃才傲物”倒还算旁人的评价之语,“声名狼藉”则出自他本人之口。1890年,出狱后的第四个年头,王尔德混迹于巴黎街头,他觉得应当想办法暗示自己的拥趸,自己身后该用什么话评价自己,于是他决定这样描述:声名狼藉的牛津大学圣奥斯卡,诗人暨殉道者(the infamous St Oscar of Oxford,Poet and Martyr)。

怎么样的爱情才唯美?是一生只恋爱一次,还是寻寻觅觅,悲观地爱上许多人,因为最正确的那一个不会那么轻易找到。在王尔德的警句里寻找,恐怕会得出一些前后矛盾的结论。而王尔德本人的情爱史,前半程与女人相爱,后半程在男人中发现自我,似乎也很难给所有人一个可以借鉴的范本。更何况,他还常常在爱里自我放纵。

1895年,王尔德因为与同性恋人交往,被格拉斯·波西的父亲公然斥责为一个好男色的“鸡奸者”。王尔德在波西的怂恿下,进行反诉,却最终被判入狱,服苦役2年。而服役期间,波西从未给他写过信。

更大快人心的是,如果发生了性骚扰行为,而相关权职人员不及时进行处理的话,也得受到惩罚。

正如后世对王尔德有一个笼统的片面印象,波西与这个印象骨肉相连。他身上被普遍指责的缺点包括:挥霍成性,生活奢侈,虚荣心强,鲁莽且难以控制。王尔德后来的追随者们,更是称他为“红颜祸水”。对于前两点,陷入热恋的王尔德全然没有放在心上,反正,他本人也是享乐主义的。

从这个角度来说,由文化史学家大卫·弗里德曼(David Friedman)在他的《王尔德在美国》(Wilde in America)一书中提出的“王尔德是最早意识到名声是可以先于成就到来的人”,早在他去美国之前,就已经显露出来。弗里德曼说他“发明了一种创造名声的公式,直到今日,那些名人们还在自觉或不自觉地使用着它”。

的确,与其说是波西和不容许同性相爱的文化让王尔德入狱,不如说是王尔德自己选择了囚禁心灵的囹圄。

王尔德笔下,唯一进过监狱的主角是戏剧《帕多瓦公爵夫人》(The Duchess of Padua)中的吉多·费兰蒂,他承担了不属于自己的罪责,并拒绝逃走。作为王尔德最喜欢的主人公,《红与黑》中的于连被囚禁后,同样在逃跑的机会面前选择留下。可惜,波西不像前两者的恋人,愿意共同承担,他的确也处在痛苦当中,但是仍然维持了自私的特性,并继续生活了50年。

我想再举一个我自己的例子。我从前一直是一个所谓的“正能量小天使”,几乎所有认识我的人都说我喜欢笑,乐观,内心强大并且充满活力,对于这样的评价我也一直欣然接受。后来在我漫漫自我探索,做咨询和学习心理学的道路上,我逐渐发现了另一个不为人知的事情:原来我之所以如此“快乐”,是因为在我的家庭里,悲伤是不被容许的。

1891年的王尔德,还想不到自己最后在巴黎潦倒而去。即便想到了,圣奥斯卡大约也不会在乎。因为他从没过过节俭的生活,而且总是欠债,又必须打扮得锦绣堂皇,即时行乐,以及,“从不因前途未卜而放弃当下的享乐”。

普通人的罗曼史,是爱情的一部分,而爱情,则是艺术生活的一部分。于是普通人的浅薄与否,似乎全然取决于艺术家对唯美主义的实践,爱情反而只是其中一次冒险,并且总以“拒绝多情”的方式存活。

这个如今以梵高、喜力啤酒和与众不同的夜生活(红灯区)而闻名的城市,在332年前正处于它的黄金时代。

如果你与疑似患有麻风病的女性发生了肉体关系,你需要立即用尿液或醋清洗丁丁,并找到刺络医师进行一次大规模放血。此后,你还需要使用一定的泻剂和药膏,其中可能包含干腐木材或水银。如果这些也不奏效,你的丁丁开始疼痛,你可能得去找外科医生,他会切除你患处的皮肉并在上面抹上生石灰。

朱生豪一生清贫,32岁便英年早逝,令人惋惜。他短暂的一生中,爱人宋清如就是他虔诚的信仰,是他生命中的那道亮光。

他在37岁的人生巅峰中认识了21岁的波西,当时波西跟当年的他一样,就读于牛津,当时也是小有名气的诗人。更要命的是,波西用现在的话说,是个地地道道的花美男,而王尔德,这个唯美主义的创始人,也是难过美人关。

将未至十岁之幼童诱去强行鸡奸者,亦照光棍为首例斩决。如强奸十二岁以下十岁以上幼童者,拟斩监候,和奸者,照奸幼女虽和同强论律拟绞监候。

如果不是巫术作祟,药物或许能派上用场:秃鹫肾脏、睾丸的粉末和酒的混合物,是治疗阳痿的良方。当你准备发生性行为前,确保创造良好的条件:高营养的食物(比如肉和蛋)和酒精能激发欲望,温暖的环境也有类似作用,所以你可以点燃炉火使房间升温。

原文/www.historyextra.com/period/medieval/call-the-medieval-sex-doctor/

当然,同性恋之外,唯美主义仍然是王尔德的叙述核心。对他来说,唯美主义不是一个信条,而是一个问题。道林的问题在于,他的形象是一个浅薄的放荡者,原本毫无破绽,却迷恋上了一个演员。爱情出面挑战,居然还胜利了。而王尔德的问题则在于,他既需要在男主角上自我投射,表明“自己也受到了来自约翰·格雷的爱情挑战”,又忙于描述唯美主义的悲剧。

《花花公子的更衣室》(A Macaroni Dressing Room,1772)细节图

心理学里总说自卑和自恋是一体两面的,内心强大和脆弱是孪生儿,而我们对一个人的理想化通常也会有随之而来的贬低。这个世界上并没有纯粹的“光明体”,或者换句话说:光和影都是相依相存的,并且在恰当的条件下就会相互转化,就好像一个人开始拥抱而不是逃避自己的脆弱时,她反而开始真正强大了。

他诚实地面对自己的苦难,学会了谦卑,也学会了快乐。以勇敢和诚实,捍卫了自我,使自己更接近真实。

所以其实我要做的,并不是遇到一个“悲观”的人,然后把他“改造”成一个“乐观”的人,而是充分容许自己去感受悲伤,体验悲伤,容许自己在某些时刻去“悲观”的看待周遭的一切。阴在阳之内,不在阳之对。当我可以这么做时,我就不需要在一段这样彼此折磨的关系中挣扎了:我不需要他来代替我经验悲伤,也不需要改变他的悲伤。

强奸十岁以下男童者,一个字斩。强奸十岁到十二岁之间男童者,判斩监候。和男童和奸的,按照幼女和奸罪,判绞监候。

清朝比起前朝各代来说,非常重视贞操观念。所以在法典《大清律例》中,专门把“奸罪”设置成了一卷,下边还设了十个罪名来惩罚各种犯奸之人。而其中对性侵儿童、强奸男生的法律保护,放在现在也会让人拍手称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