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埃德加·赖特说自己并没有共感或联觉(synesthesia,指人接收一种感知后,会自然引发另一种感官或认知),但在听音乐时,脑中总会出现一些画面。“当时我正在听《Bell Bottoms》,脑海浮现一场飞车追逐战,我也不知道后来会真的拍成电影,总之就跟观众在《极盗车神》看到的第一幕差不多。”

从DaveBrubeck的爵士金曲到焦点乐队的洗脑重金属;从海滩男孩的迷幻小调到Beck的抒情拼贴;从说唱天才Young MC的嘻哈名作到皇后乐队的华丽摇滚……足见导演极其多元、刁钻的音乐口味。

网友Zach Ramelan拆解开头飞车戏码的时间轴,发现每颗镜头最长不超过两秒。另外一位剪接师Jonathan Amos表示,虽然前期有做动态预览和脚本,但最终还是得以实际呈现的效果为主。

无论是大街小巷上横冲直撞的飙车大战,还是令人眼花缭乱的街头跑酷,《极盗车神》都酷炫得足金足两——不同于《速度与激情》系列的“超现实主义”飙车,《极盗车神》没有脚手架,没有吊威亚,也没有绿幕来做后期,电影中很多特技场景都是真实的,飙车戏几乎都由真人拍摄完成。车神“宝宝”本人安塞尔·埃尔格特也极其敬业地在开拍前很久就开始苦练车技,而高难度的危险飙车戏份则由专业人士上阵完成。

片中这首歌的出场方式令人印象深刻。在第二次抢劫行动中,baby选择了这首歌作为背景乐,但不料团伙成员因为买错头套而干起嘴仗,耽误了时间,就在他们要下车的一瞬间竟被baby粗暴的阻止了,只见baby从容的把音乐进度条拉倒最开始,这才心满意足的准许他们下车行动.....

为影片执导筒的是英国著名导演、编剧、制片人埃德加·赖特。这位早先以“血与冰淇淋”三部曲(《僵尸肖恩》《热血警探》《世界尽头》)闻名于世的电影鬼才向来善于将个人风格融入典型的商业类型片,自成一派且质量不俗。此次,埃德加更独创性地采用30首原声歌曲全程掌控影片节奏,浓烈的复古摇滚配上令人咋舌的动作飙车戏份,让影片显得惊险刺激又有范儿。当主人公“宝宝”戴上墨镜耳机,按下手中iPod的“Play”键一脚踩下油门,整部电影立刻变成一场不可一世的公路尬舞,简直酷到没朋友!

瓶子姑娘,可乐不乐Cola,我爱吃土豆啊,陈紫涵,司马懿的二姨夫,guofei2016,不吃素,七宝,终究是梦,林丸丸,阿燕,hana,你若安好,张世成,耶耶耶,板子,胡萝卜,张维扬,单翼,西西里,郑小兔,北鼻的我,蛋壳,怪老师,路别,智障儿童,时光之余,咔嚓酱,肉三大魔王,文姬

经过调查,23岁的驾驶员邝某是珠海斗门人,2012年到2015年曾因盗窃、吸毒等违法行为,三次被公安机关收监。这些记录虽然都不光彩,但都是过去时。出来之后,他已经是合法公民,不必看见警察就跑。

歌曲前半分钟是广场盛大游行的嘈杂声音,在片中第一次出现时,正好暗示了被威胁参与行动的baby凌乱复杂的心情。当时带着耳机的baby冷眼旁观着巴迪和巴茨之间剑拔弩张的关系。巴茨对巴迪与baby在行动前探讨皇后乐队极为不满,此处还出现了一段关于“幸运歌”的有趣讨论。

这首歌由著名独立音乐制作人Danger Mouse与美国说唱组合Run the Jewels及说唱艺人Big Boi联袂打造,值得一提的是这几位说唱歌手还将在电影中露脸。而Danger Mouse作为金牌独立音乐人,曾经为阿黛尔、诺拉·琼斯等多位知名歌手和乐队制作专辑,并19次提名格莱美年度最佳制作人奖并于2011年获此殊荣。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条规定:  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

英国鬼才导演埃德加·赖特,是近年来被看好的新导演之一。《极盗车神》是他的最新作品,电影上映之后口碑一直不错,在奥斯卡上也拿下三项提名。

在这幕紧张的“警匪追逐”的大戏中,更多的画面并不是前面车辆跑,后面警车追,勤务模式今非昔比的珠海交警更显闲庭信步。在交警指挥中心,视频监控始终牢牢锁定这辆车技娴熟的粤P小车,电脑画面上,粤P小车周边的红点却越来越多,将其团团包围。这些红点,每一个都代表着路面一名交警。

如果你想查看更多关于剪辑的经验分享和技巧,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加入工具圈子,和全国“剪刀手”一起交流!

影片中的《Easy》是由1992年出生的年轻女歌手Sky Ferreira(斯凯·费雷拉)演唱的版本。

片名《Baby Driver》就出自著名嬉皮士二人组合Simon & Garfunkel 在1970年发行的专辑《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里的一首同名曲《Baby Driver》。

看完赖特的电影,笔者有一个最大的感慨就是,原来所谓类型片是在不断被挑战和颠覆的。世界上本来没有类型,有个导演风格被认同,然后学的人多了,就成了类型。埃德加·赖特就具有这种开创性的能力。

在Baby回忆的几个画面中,客串出演他母亲的,正是前面提到的女歌手Sky Ferreira(斯凯·费雷拉)。

《极盗车神》有一个mommy issues的天才少年主角,boy meets girl的故事,以及改邪归正的正统结局,包括Baby摆脱过去的方式也只能是「以暴制暴」,非常之美国口味的英雄主义。

《世界尽头》临近结局时,西蒙·佩吉饰演的King对外星人大吼:「我们有瞎搞(fuck up)的基本人权,这个文明建立在瞎搞上,我为此骄傲!我们是人类,不喜欢被别人指使。」

这辆粤P小车像一阵龙卷风,在迎宾南路右转进入粤海路后一路见缝插针。当粤P小车来到这个路口发现前面有车在排队等待红绿灯,自己过不去的时候,司机同样反映迅速,立刻打转方向盘,变到右转车道。▼

要不怎么说天才都惺惺相惜呢,埃德加·赖特称自己非常喜欢昆汀的《落水狗》;而昆汀作为前辈也曾表示赖特的两部情景喜剧《屋事生非》是“不可替代”的神作。

同时,为了配合电影的宣传,在8月23日-8月25日期间,100辆车身贴有《极盗车神》车贴的首汽约车亮相北京街头,只要用户打到有《极盗车神》车贴的车,就可以随机得到一张电影票以及一份周边礼品。这一活动迅速引发众人积极参与,活动三天共送出500张电影票,500份礼品~

不仅如此,《极盗车神》在内地观众与影迷中也是有口皆碑。8月17日举行的“夏末狂飙”点映疯狂席卷了上海、广州、深圳、武汉等十座重点票仓城市,为炎炎今夏刮来一股独一无二的酷爽旋风。方君荐电影形容“风骚曼妙不正经的飙车片,特立独行幻化成疾速大黑马!”桃桃林林称要三刷:“从没让我失望的埃德加·赖特,让人肾上腺素狂飙!”,大奇特夸赞“堪称经典,视听享受一流!”,丑鱼尼莫表示“荷尔蒙被彻底燃爆!”电影通缉令则直言“本月最期待,没有之一!”

埃德加·赖特导演曾经为来自英国曼彻斯特的电子乐队mint royale执导过一支MV。这首歌名叫《Blue Song》,收录在该乐队2007年发表的专辑《Pop Is?》当中。这支MV和《极盗车神》一样都讲述了抢银行的故事,英国喜剧演员Noel Fielding在mv中饰演喜欢听音乐的司机。这支mv可谓电影《极盗车神》的雏形,并且在电影中,作为baby公寓里播放的电视节目而登场。

不算与漫威影业联合出品的《蜘蛛侠:英雄归来》,《极盗车神》是索尼今年唯一在北美过亿的影片。

这首《When Something Is Wrong With My Baby》出现在baby一伙人因为吉米福克斯的神经质干掉了一票警察后,来到了Debora工作的快餐店,进门的一瞬间,baby正好迎上了Debora的目光,画面配合着歌曲的节奏做了慢镜处理。就好像歌名和歌词所描述的,Debora此刻终于明白了“baby心里的苦”。

然而,突发事件发生了。小伙子驾驶粤P小车扭头就跑,在迎宾南路的车海中疯狂变道,如离弦之箭向前冲去。为了避免强行追赶对周边车流造成影响,张警官并没有上演绝地追击,而是一边驾驶警车稳步在后尾随,一边对讲机上报交警支队指挥中心,并将情况通报给周边其他巡逻警力。▼

也许不得不沉痛承认,在制片人制度的高压下,能让影评人和观众一起喜闻乐见的,只剩下那种形式感十足,外表花哨而本质保守的电影,埃德加·赖特自己也深明个中要义。

今天推送这篇微信,有两层意思。一是,按照市公安局“夯实基础、提升能力”的战略部署,珠海交警现有的警务模式已经改变,市区已经被网格化覆盖,其快速反应能力大大提升,交警部门有信心有能力应对任何路面突发事件,保证市民安全;

这种观影的快感带给人一种意外的,故事之外的热情和真诚。这种热情让你看到飙车漂移过弯时差点尖叫出声,让你在乐音、镜头运用和景别的节奏里忍俊不禁。观众突然感受到,原来镜头可以用节奏自己跳出来讲段子。我们在电影院里,享受了一场与陌生人一起嗨的魔术般的盛宴。这不就是我们希望在影院里体验到的吗?

男主角Baby与女主角Debrah第一次相遇在波氏餐厅,Debrah哼唱的“B-A-B-Y, Baby”正是有着“孟菲斯灵魂乐女王”之称的黑人女歌手Carla Thomas于1966年推出的大热唱片《Carla》里的一首经典抒情曲《B-A-B-Y》。

如今我们谈资本、谈IP,却很少谈导演的创新和执行力,千篇一律的文化垃圾也在扼杀时代的创造力,从这一点出发,即使埃德加·赖特做的还不够完美,但我宁愿用十部《速度与激情》来换一部原创佳作。

《Intermission》和《Hocus Pocus》贯穿了片中最后一场失败的抢劫。杰米福克斯将赶来的警察一枪毙命,看傻眼的baby竟忘了要开车逃跑……这一幕更刺激baby要与劫匪划清界限。

导演删减了在银行抢劫的过程,着重表现抢劫前的谋划讨论以及抢劫成功又出岔子后团伙成员的矛盾和反应。

四人组在工厂黑吃黑,与墨西哥黑帮范儿的警察火并的一场枪战戏让人印象深刻。许多观众认为这是本片最好的一段动作设计。

大提琴层层递进的引入、手打节拍和钢琴节奏巧妙的融入都极富戏剧性,仿佛在用旋律讲述一个故事。这支经典名曲曾在《乌云背后的幸福线》《弱点》等不少影视佳作中出现。最早收录于美国钢琴家、爵士乐传奇作曲家Dave Brubeck领衔的爵士乐四重奏乐队在1972年发表的专辑《Adventures in Time》当中。

另外,影片中,Baby和Debrah在高级餐厅约会,碰到凯文·史派西饰演的老大Doc的时候,可以看到Doc正在和大冯波(Big Boi)、基勒·麦克(Killer Mike)谈话,他们两位都是亚特兰大的饶舌歌手。

再来看看极盗团成员的配置,由一个精于谋划的大哥招募一众身怀绝技的小弟去合伙抢劫,成员们互不了解,都以代号相称。

此外,在片中Doc还提到了一份过去的工作,这个工作名叫“The Spirit of 85”,而1985年正好是《回到未来1》上映的年份。